Homart
Government
Ettaso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3日 11°C-36°C
澳元 : 人民币=5.25
悉尼


去印度旅行,没抓到小偷还上了骗子的当(图)

24天前 来源: 留学生日报 原文链接 作者:CJUN 评论5条

每年都去印度一次,一待就是一个多月。去的次数多,不敢自认对该国文化有多了解,印度人的故事倒是集了一箩筐。

1

印度的火车卧铺以空调和风扇做等级区分,空调车厢不乏各国旅人,风扇车厢就大多是印度本土人了。空调车提供洗净后独立包装的枕头、床单、被套和毯子,长途车供应三顿餐食。风扇卧铺只有一张软垫和头顶那几把永不止歇的电扇,吹得人脊背发凉。

第一次到印度旅行时,我还是学生,见价格实在低廉,干脆选择风扇车厢。最初几次,同厢乘客都是印度人,倒也相安无事。在南印待了三周后,我决定去北部圣城瓦拉纳西过胡里节,于是选择了足有12小时的长途火车。

旅途的开端就不怎么愉快,列车长啸而来,卷起沙尘股股,在一旁候车的我起身跳跳拍拍,抖出沙土足有两层。风扇车厢的乘客能挤就挤,一会儿从窗户塞进一把货物,一会儿又伸出一只脚,爬出一个人来。

我站在一旁,等乘客上得差不多了,才开始上车。车厢十分吵杂,有人一手捏着票一手指着床位,示意床位上坐着的人让座,言语不够时,就伸出右手扭扯对方衣领;有人速速往铺位赶,好为行李占足空间,路上不知踩了多少双无辜的脚,也吝于拧头道声抱歉。

过道本就狭窄,乘客的大包小包躺在地上堵住前路。眼看着属于我的25号铺位就在几步开外,却怎么也找不到迈步空间,我只好站在那里,等身边乘客塞完货物和行李。

这时,一米开外有两个坐在上铺的男孩,把头从人堆里努力地露出来,他们看向我:“你几号床位?”

“25”,我说。

于是两个男孩缩肩弓腰、左躲右闪地穿插在行李和货物中,他们来到我面前,领着我,一路叫其他乘客让开,总算把我引到了25号床位上。

男孩们用印语叽里呱啦地聊着天,聊天中我得知,他们竟比看起来还年轻,一个15岁,一个16岁。我身边的乘客则是一位穿着纱丽、披着纱巾的印度老太太,骨瘦嶙峋,倚着我的床位看向窗外。她的儿子搬好行李后,也坐在我身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

但我毫无聊天的心情,夜里10点多,我佯装要睡觉,老太太和她儿子回到自己的铺位。我把围巾裹在身上当被子,背对着大伙,没有留给任何人交谈的空间。

直至卧铺灯光熄灭,我才转过身偷偷观察身边的人们。两个小男孩睡一张床铺,位置狭小,他们一人躺着,另一人倚床边坐着入睡;老太太睡我对铺,她骨架瘦小,显得毯子里像是没人;定睛一看,发现老太太的儿子竟睡在床位间的地板上。而我的床铺脚边居然也坐着一个人,他侧身倚着卧铺爬梯,头半靠着爬梯把手,露出半睡未睡的疲惫模样。

我想这个人该是坐一会就走,便没理会。

半小时后,他还在。我忍不住拍他肩膀问,“你的床呢?”,他听不懂。我指指他,又指指床,“你的床呢?”,他手乱指一通,最后停在对床上铺的方向,呜呜囔囔不知在说什么。

我猜那就是他的床铺,既然是有床铺的人,应该晚些时候就会回去睡了,便又躺下去。但出于初到异国的谨慎,我还是偷偷摸出了防狼喷雾,暗暗握在手里。

“风扇车厢的乘客能挤就挤,一会儿从窗户塞进一把货物,一会儿又伸出一只脚,爬出一个人来。”

“风扇车厢的乘客能挤就挤,一会儿从窗户塞进一把货物,一会儿又伸出一只脚,爬出一个人来。”

睡了一会,窗外下起大雨,虽关了窗,仍有风源源不断灌入,吹得头疼。我想把头脚对换方向,偷瞄了床尾一眼,那人竟还在!

我心里始终不踏实,这次有了撵人的理由,就又拍他。他怕是睡着了,被这一拍惊住,转头愣愣看着我。

我没好气,指着他身后的方向,又指我的头,说:“我要头朝这边睡。”他神情慌张又抱歉,噢噢地应答,还用英文连说了几声对不起。

我脚对着窗户躺了下来,头枕在他臀后的空位,想着这回他总得走了吧。十几分钟后醒来,抬头看他,还是在!我气得一屁股坐起来,再不客气,用力拍他,指着那所谓的“他的床铺”,“你回去睡!”他看我怒气冲冲,赶紧起身,唯唯诺诺地点头。我这才放心躺下。

夜里,我起身去上厕所,漆黑一片中伸手去摸自己的鞋子。一摸地板,触到一片衣角,发现那人居然睡在过道上,只在身下铺了一张极薄的被单,冷得缩成一团。

原来他没有床位,一直坐我床边,大概是想等大家都睡去,过道空下来。我心有歉意,于是蹑手蹑脚地穿鞋,不想吵醒他。

但过道实在拥挤,中间睡着老太太儿子,一边又睡着那个人,我找不到地方落脚,还是不小心踩在那人被单上,把他吵醒了。

他一看是我,慌得立马坐起,给我腾出空间。直到我上完厕所回到床铺,他仍缩着身子等我回来,看我跨过他的“床铺”,回到自己的床上,他才终于躺下。

我躺下后,下意识用手去摸手机,摸不着。

明明记得手机是放在铺位上的,起身翻随身小包,还是没找到。找出电筒照亮床边和床底,也没有。我看那人,他也看我。

我直觉他就是嫌疑人,向他借手机,想给自己打电话,还幻想着电话一接通,他的裤兜就会发出光亮。不料那人没借,因为他没手机。

他似乎也着急了,站起身拍醒上铺的两位男孩。男孩开了头顶的阅读灯,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我向他们借手机,男孩没犹豫,直接递过来。可此时列车在轨道里飞驰,没有通讯信号。

动静太大,老太太的儿子也醒了,他问我怎么了。我说起手机不见的过程,阐述间隙还用余光去瞥过道那人,想观察他的表情。老太太儿子听了,去翻自己外套好几层里的口袋。他翻出一个厚纸包,把纸巾层层剥开,取出外层的一些硬币,又继续一层层打开,最后居然取出一支手机。他递给我说,“你打给自己吧”。

我接过手机,这次终于有了信号,我却发现压根不记得自己的印度号码,只能拼凑出一个大概,也不知对不对。

不想拨错电话浪费他的手机费,也担心大半夜的扰人清梦,左思右想,忽然记起火车票订购单上,我填写了自己的联络信息,便伸手去摸随身包里的小口袋。不摸倒还好,这一摸,竟然在口袋一角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我楞住,足足用了5秒来酝酿演技,故作惊讶地取出手机,万分歉意地看向大家。

过道那人最开心,哇哇地叫着,还转身去拍两个男孩。其他人也笑了,场面顿觉轻松。我也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开心,是否是察觉到了我对他的猜疑。

终于又再睡去。

没多久,车厢外的夜幕渐渐撕裂,漏出蓝紫的晨光一片。远处过道传来茶水的售卖声,印式拉茶的浓香在车厢里弥漫开来,中途要下车的乘客也缓缓起身交谈,睡眼惺忪。眼看着身边过道就要热闹起来,我不禁担心那人还怎么睡,于是起身去看他。

过道空了。他走了。

脑中浮现他慌张又抱歉的神色,那蜷缩起的瘦弱身板,和他身下那张并不御寒的薄被单。我不知他去了哪里,不知昨晚那份不信任有没有刺伤他的自尊,而他曾睡过的过道,只剩下匆忙的脚印。

2

要赶在日落前,爬上古堡旁的城墙。

焦代普尔古堡曾全天候开放,近期却在黄昏时分闭门谢客。前不久,一位印度青年登上古堡最高处想自拍,人却重重摔落下去,尸体挂在檐尖上。自此古堡黄昏后不再待客——这就是印度人的逻辑,明明可以设置围栏或加强管理,却选择懒政。

眼看就要到城墙,我累得喘不过气,无暇留意身旁歇脚的老头。老头正清理着鞋里的沙砾,指指我手里的相机,冲我笑:“拍照,给我拍张照吧”。

在印度,这样的人太多了,不是想揩油,就是想讨钱。我瞥他一眼,没搭理。

坐下一会,老头还是一直巴巴望过来。我不禁心软,招招手,让他过来,“喀嚓”一声随便给他拍了一张,敷衍得连背景是一片灰黄的土墙都不在乎。

他从裤袋里掏出纸笔,边写边问:“我给你写下地址,你可以把照片给我吗?”

想着他对一张照片的期待,我点头,说当然可以,猜想他留的是电子邮箱。

不料他却写下家里的邮寄地址,写得不全,门牌号都欠缺。我无奈:“实在很难给您寄过来。”

老头执意:“可以的,请你尝试一下吧。”

“您没有电子邮箱吗?”我问。他摇头。

“您孩子没有电邮吗?”他低头,沉默一会,抬头说道:“我,没有孩子。”

“您太太不懂上网吗?”我不死心继续问。

他还是不作答。我无奈:“您的朋友总有电邮吧?”

他又低下了头,还是沉默,半晌后说:“小姐,我没有太太,没有孩子,我没有结婚……我甚至连朋友都没有,一个朋友都没有。”

“不可能呀!”

“小姐,我真的没有朋友”,头垂得更低了,微风在他发白的胡须间柔柔穿过。

我有些心酸,开始认真打量他:眉梢和鬓角的发须都细致修剪过,卡其色的长裤连褶子都难见,衬衣有致地束进裤腰里,干净齐整。街头的印度男性多趿拉一双简陋的皮凉拖,后跟处踩在脚板下,边缘磨得稀烂,老头却讲究,穿的是软质登山鞋。

我答应他:“我试试吧。”

老头笑了:“小姐,不勉强,但也请你尽量尝试一下。寄不到的话,没关系,放轻松。你开心就好。”

见我不语,老头又安慰我一句:“真的,你开心就好。”

他身后是北印蓝城焦代普尔,身上的卡其长裤和白色T恤衫,同这一水的蓝根本搭不上界,更显孤单。联想起老头连家人朋友都没有,还拾掇得洁净体面,想来定是很有自尊的人。

跟老头儿告别后的夜里,我拿出字条来细看。他没留电话号码,我没法寄快递;门牌号也没写,怕是平信也寄不到。

再细看,“焦代普尔”,这就是本城的地址嘛!

我盘算着给他送照片,翌日起了个大早。

打印店不好找,近40度的沙漠天气里,我步行了90多分钟才找到一家。细心分好尺寸,全景的那幅大张打印,好让他摆家里;纯人像的那张,既洗了标准的相框尺寸,又印了钱包相格的小尺寸;再细想,干脆印了一张人头照,想着万一老头要征婚寻偶,也用得上。

一路走一路问,在喇叭轰鸣声里寻了近一小时,总算找到老头的家。还没敲门,一旁厕所里走出一个男人。我指着字条上老头的姓名问他,他颇热情:“进来吧,进来吧,他就住这。”

不敢掉以轻心,我问他:“你确定是这个人?”

他说:“确定得很呢!” 凭什么?

他更疑惑,“他是我父亲呀!”

我惊得合不上嘴了。

随他走进大屋子,见老头正坐在地板上,和家人们喝着茶,其乐融融。见了我,老头又惊又喜,拖鞋都顾不及穿,站起身迎上来。

我好气又好笑,“原来你骗我呀?”

他也不解释,只尴尬地摸摸头,笑着邀我去和家人们坐。

老头儿的孙子英文很好,在当地念的是学费高昂的英式私立学校。我问他,老头儿干嘛的?

他回答,爷爷以前在焦代普尔大学做行政工作,现在退休了,“私人工作”是闲时去古堡让人家给他拍照。

“他最大的兴趣就是收集各种他自己的照片,但外国游客都不搭理他,没人给他拍照,更别说洗照片和寄照片了。”

我损老头:“你爷爷演技好着呢。你是没看到,他当时那副低着头沉默,眨着眼说自己没结婚没孩子的模样。”

小孩子笑着翻译给奶奶和姑姑们听,女人们纷纷指责老头。老头也不怒,挠着头,还是乐呵呵的。他满嘴的牙都掉光了,只剩一颗虎牙,孤零零地晾着,一大笑,那颗牙更是摇摇欲坠。

孙子责怪他骗我。我说,我没生气,我本来忧愁他一把年纪却没有依靠,现在看他家族大维系紧,也就安心了。

老头的屋子很大,足有四层,至少10间客房,4个子女里有医生,有律师,皆事业有成,6个孙子则在印度各地求学。一旁站着的儿媳,肚里还怀着女娃娃。他家装潢大气、颜色讲究,不是焦代普尔普通民众住宅能比的。

老头儿和他家人留我吃饭,我怕打扰,找借口开溜。他执意送我到街口,劝我:“把旅舍退了吧,过来住,我太太每天给你做饭吃。”

得知我第二天就要离开蓝城,又真诚地说:“下回再来访,别住旅舍,直接住我们家里。”

“好,一定。”

也不知是真答应他,还是我也撒了个谎。

3

瓦拉纳西是我最熟悉的城市之一,每年的印度之行都去看它一眼。

国内媒体对印度 “牛粪满街、臭气熏天、脏水横流、恒河浮尸”的报道说的正是瓦拉纳西。但也正是这座卫生条件堪忧的小城,同耶路撒冷、麦加和梵蒂冈一道,被视为全球的精神圣地,六千年来受着无数印度信徒的朝拜。

白日里的瓦纳拉西,街巷里人声鼎沸,喇叭声此起彼落,而清晨拂晓和黄昏入夜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日出时分,大批印度教信徒来到恒河边上晨浴净身,他们称此为“晨间圣浴”;入夜,恒河边有四处祭坛,由种姓制度里最高阶的婆罗门男祭司,主持这场已有数千年历史的夜祭,圣坛边烟雾缭绕,梵音钟声环绕着会场。

印度教徒认为,瓦拉纳西是天堂的入口,若能在此死去,便可得到湿婆神的庇佑,免受轮回之苦,直接进入天堂。瓦拉纳西在恒河边上有两处24小时工作的手工烧尸庙,不仅本地人死后在此焚化,也有大批外地的信徒嘱托家人在自己死后将尸体运到此焚化。

遗体被放入恒河水中净身3次后,被裹上灿金色麻纸,按重量配以适量木头焚烧,烧为灰后象征性取出几把放入瓦瓷骨灰盒,再用小船载到恒河中央敲碎倒入河中。

逝者家属在仪式后要下恒河圣浴,象征与逝者脱离关系,家中不摆遗照不设灵堂,因逝者已进入轮回,不再眷恋往生。

我曾以为这是印度宗教观念里,最打动我的部分:一切情感一切外物都无法逃脱生老病死,人们该看淡生死,学会豁达。

过几年再去瓦拉纳西,与恒河边上的船夫闲聊。他好奇我对瓦拉纳西的感情,想知道这座小城的哪个方面吸引我每年来一次。我答,“烧尸庙。”他诧异,问原因,我说,“烧尸庙旁的逝者亲属,大多冷静,连看见包裹遗体的金色砂纸被牛舔舐,都毫不动容,由此可窥见印度教徒对生死的从容。”

我说得头头是道,自以为几次长途旅行已让我对这个国度有了深层次的认知。

印度的“小偷”和“骗子”

不想船夫会反对我的观点。他说:“不,我们对待死亡一点都不从容。”

他问我,“你知道为什么烧尸庙没有本地女性吗?因为女性感情太丰富,很难压得住情绪。她们总是停不住哭泣,而在我们印度教观念里,这会让逝者不快乐、难以轮回。”

“两年前”,他继续说:“瓦拉纳西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在新婚后驾车旅行度蜜月,没想到遇上车祸,丈夫当场死亡,而妻子仅受皮外伤。丈夫的尸体被送到恒河边的烧尸庙,用人工以木头火化。可那天,在火化行进到一半、正是火势最大时,妻子忽然扑向火堆。由于火太大,没人敢救她,她被活活烧死。

在那之后,为防止再出现‘殉夫’行为,也为了不让女性的恸哭失控、拉慢逝者升天的脚步,瓦拉纳西烧尸庙谢绝逝者的女性家属近距离参加火化仪式。而男人们,尽管表面不哭泣,不过度悲伤,但他们的心在哭泣。”

船夫说着,掏出自己的钱包,给我看相格的黑白照片:“我的父亲去世几年了,我一直揣着他的照片,每天都为他祷告。对于任何国家的人来说,死亡都不是轻松的事。”

这番话,使得我对印度教生死观的见解全数坍塌,原来他们也一样,即便相信轮回,也并不觉得生死是可从容面对之事。

常去烧尸庙看告别仪式,看得多,也自然熟悉那一带的讨钱手段。只要外国游客走近烧尸庙,就有印度人迎上来,说作义务讲解,可几分钟的简单介绍后,就会让游客付钱,理由是,“用作尸体焚烧的木头运费昂贵,你们给的钱会捐作买木。”

印度教徒深信,以人手用木材焚尸这样的方式,才能使灵魂缓缓进入天堂,因此家中只要付得起木材费的,都会选择手工焚烧。贫苦的人,只能在感知到生命将终结时,步行到火化场处,在焚化炉旁择地而睡,死后被电化焚烧,这笔费用由印度政府拨款支付。

在烧尸庙工作的印度人告诉我,一般而言,在火化后,男性会被烧剩胸骨,他的解读是,因“男人用胸腔扛起人生一切责任”;而女性被焚后,会余下盆腔骨,他认为,这是“因为女人最伟大之处在于孕育新生命。”

瓦拉纳西政府规定,有几类尸体是不接受焚化的,包括苦行僧、孕妇、处女、幼童、被蛇咬死的人等。这几类尸体都会被直接放入恒河中,任其漂向下流、泡胀腐烂或进入鱼肚。

烧尸庙的前方就是恒河浴场,人们毫无忌讳,在此圣浴、刷牙、嬉闹。瓦拉纳西,生死之间仿佛没有界限。


关键词: 印度小偷旅行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cacaonoir 24天前 回复
一个女人,敢在印度挤火车,这是得丑到什么程度!
followspirit 24天前 回复
露胸短腿低腰裤,边当游客边当鸡。身无分文行千里,别人刷卡你刷逼。
子直兄 24天前 回复
虽然有点乱。但还是很安全。印度人没有中国人易怒。不过作者为什么去那些地方呢?
小二爬 24天前 回复
一个国家,地区穷了才会出现更多的犯罪,有钱了还会要那么多的暴乱吗?
某人的陈大北 24天前 回复
写的有些意思。在印度也走过很多地方,但是没去过瓦拉纳西。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地址: Suite 3, Level 10, 66 Hunter Street Sydney, NSW 2000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