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art
Government
Ettaso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8日 17°C-22°C
澳元 : 人民币=5.01
悉尼


忆子玥《录梦人:用梦想改变世界》 崔兆强(中)

2017-09-01 来源: 忆子玥 评论0条

“梦想是一条不归路。”——崔兆强

image001.jpg,0

Tangalooma Island是世界上最第三大的沙岛,在这个岛上你看不到一块泥土,所有的绿色植物全部长在沙子上,汽车颠簸地行驶在狭窄而凸凹的沙路上,每一次我的心脏就如同小孩子手里的玩具被扔到半空再掷下来,好像坐碰碰车一样惊险,大家一路尖叫直到抵达高达几十米连绵数公里沙丘的沙岛中心地带。

窗外的世界突然开始进入一种漫天无垠地宏大境界,下了车,每个人都光着脚站在柔软细腻的白沙里。我环顾四周除了如三四层楼房那么高的巨大环形沙丘,什么都没有,周围安静极了,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这种极度地寂静无声使我有种真空地存在于一个异度空间的不真实之感。

只有偶尔从远处人们从陡峭的沙丘顶端急速地颠簸而下,因滑沙而发出的欢笑声划破悠长地天空又忽地转瞬消失在远处的沙地丛林深处。

日落前的时分是全岛最神美的时刻,野生海豚群将要在上帝挥别世界的那一刻成群地游弋而来,这群大脑袋的智慧小天使个个都有一个属于自己超Cute的名字。

与此同时,我领略了此生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海的颜色,好像小美人鱼透明薄纱的裙子上闪着琥珀和贝壳亮泽的淡粉紫色。没有一丝血的鲜红,那把必须在日落前刺进王子心脏的匕首,最终还是掉落在裙边,随着海上泛起的泡沐一起平静地升入天堂。

从渡船上下来,一路上急急忙忙,我必须在6点准时赶到昨天吃饭的那家Great Bar & Restaurant,这是昨晚和Simon的夫人Ann约定好的面访时间。

“他是一个很有傲气的人。”Ann点着头告诉我。

image002.jpg,0

一个有傲气的人自然有其特别之处,也一定是有故事的人。

7月初冬季的澳洲,6点不到天色已经完全属于夜。5点58分我跨上我采访用的大黑包,一路风尘仆仆小跑到餐厅门口。和Sydney周末夜晚Darling Harbour的海面倒影里摇曳生姿的弥红光影以及风格时尚的酒吧里飘出来有节奏的鼓点不同,Brisbane 星期天的晚上是大部分商家休息的时间,有种万岗空巷的清寂与安然,采访就顺其自然的安排在了注定没有客人的今晚了。

能够在这样一个意外的情形之下,采访到一对大厨夫妇的故事,真是一份惊喜。餐厅的门头等在夜晚清冷的空气依旧如昨晚那样亮着,空无一人的店堂显得更加安静和整洁。

image003.jpg,0

我刚走到门口,餐厅尽头一位昨天我没有见过的个子高高戴眼镜的年轻人便赶紧快步走到门前给我开门。我一眼就看到厅堂尽头一位中等身材略显消瘦,身穿全黑色大厨制服的人微笑着冲我点头:“你就是Iris吧?”,我想这一定就是Simon师傅本人了,也赶忙一边微笑地快步走过去,一边点头致意问候道:“Simon,您好!”。

Simon是那种天生就神采奕奕的老人家,那发光的面庞上有一种天然地温和而自信,原来我昨晚品尝到的美味佳肴就是出自这位大厨之手。

image004.jpg,0

“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一落座,Simon就问我。

“停好车一抬头就看见您的店,自然就进来咯。”我答。

“原来是就这么误打误撞进来了。”崔叔点头。

“这就是缘分啦!”旁边的一开始为我开门的年轻人说道。

“这是您的儿子吗?”我问崔叔。

“是啊!Leo!”Simon朝他的长子笑了笑,采访正式开始啦!

六十而耳顺的崔叔上个世纪50年代末出生在澳门,一直在澳门读小学到六年级,才随做鞋匠生意的手艺人父亲移居到香港。

“我小的时候命不好的,母亲在我10岁不到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留下我们这些孩子们,最小的妹妹当时才1岁多,父亲不得不白天做鞋,晚上再做一份工才能养活我们。”崔叔叹气道:“但是因为一个人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忙不过来,就把我和妹妹送到外婆家寄养。所以我就很小的时候就每天煮饭给妹妹吃。”

都说“有妈的孩子是块宝,没妈的孩子像跟草。”因为母亲过早的离开,原本应该吃着妈妈做的饭的Simon,不得不承担起母亲留下的那一份家务空缺,早早地开始当起这个家的重任来。

“所以说那时候有没有觉得自己给妹妹煮的饭特别好吃呢?”

“有啊,小时候就觉得自己煮起饭来很有意思。”

“最早对自我天赋的一种发现就算是从母亲过世之后开始的咯?所以当时就想到长大后要立志成为一名大厨?”

“真的没有,只是觉得有兴趣而且也很擅长这样子。因为您知道在60年代的香港,厨师这个职业在社会里的地位是非常低的,在人们的印象中厨师是一群从小书读不下去没有出路的人才会去干的工作。那时候爸爸对我们的教育也是要好好读书,长大了才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了解,了解,其实在中国人眼里厨师的工作一直都没有达到他应有的社会地位。”我深有感触。

“我算是读书读的还不错的了,一直在香港读到高中毕业。之后去火车站做列车长,算是公务员,从罗湖到金沙嘴这条线一跑就是两年。”

“哦~所以第一份工作不是Chef而是列车长?”我没有想到。

“然后我就对自己说我不能再这样跑下去了,就偷偷去辞了公职。”崔叔笑道。

“为什么要辞去人人都羡慕的公务员的公职呢?”

“当年我才20岁,我想难道每天就这样从罗湖跑到尖沙嘴,然后再从尖沙嘴跑回罗湖这一条路吗?世界这么大,难道我这一辈子就只能在这两个点之间往返吗?我看着那些在火车上的老职员,真有这样一辈子都只跑一条线直到退休的人,我感到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讲真是太可怕了。我不能过这种一眼就可以看到头的日子。”

崔叔的这种想法就和我刚毕业当艺术课教师时看到那些在学校当了一辈子的退休老教师们的感受完全相同,我非常能够体会到那种机械般单调而重复的终生劳动所带来的巨大恐惧感。

不愿意人生只跑一条线的Simon就这样背着父亲偷偷地辞了职,可是没有了工作下面该怎么办呢?

“在辞职前就有打算好下一步该怎么走了吗?”

“我在报纸上看广告,然后去香港的希尔顿酒店做学徒,从此算是正式入行。”

“辞去人人都羡慕的公职,就是为了去实现大厨这个梦想,是什么样的力量在驱动自己做出这样一个让常人不太能理解的决定?”我问。

“因为衣服漂亮啊!”崔叔幽默地一边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扯了扯穿在身上的黑色大厨服,金色的滚边和闪闪发光的雕花纽扣在落地玻璃门窗外夜幕逐渐降临Brisbane淡蓝紫色的暮光之中显得格外明亮。

image005.jpg,0

“我看到之前有媒体的专访都说您是“大器晚成”,20岁入行不算晚啊?“我问。

“你知道在香港厨师界一般入门都是十三、四岁开始了,迟的也十五、六岁。20岁转行过去,我真算是年龄大的了。”崔叔抬起头望向天花板想了想,笑着告诉我。

image006.jpg,0

“原来是这样”我说:“在大厨房做学徒的感受又怎样呢?我在看迪斯尼的动画电影R在大饭店里做学徒一开始都只能练习切菜,为大厨师傅们配菜,打扫卫生这样。”

“一开始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自己比别人都学的更快,什么ingredients我一学就会。”

“所以感到原来隐藏在自己身上的潜能都能够得以发挥和施展了吗?”

“哪儿有那么容易啊?”崔叔仰头呵呵笑道:“主厨教完,一个recipe人家还在想,我早都记在脑子里,很快就做完了。”

“这就是天赋!”

“是的。”崔叔点头

“我听我原来一个在澳洲学Chef的同学说,大厨房里等级森严,大厨们都可凶了,他们什么都不做,就在那儿指挥。只要学徒有一点做的不好就有挨骂的可能,是这样吗?”

“大部分都是这样咯!”Leo在旁边说还夸张的瞪大眼睛。

“不过香港的希尔顿还好,因为我在大厨房里的学历比较高,英文比较流利,希尔顿又是一家国际大酒店,我就经常担任外籍大厨的翻译工作,他们(其他厨师)有什么不懂的都来问我。只是有一次真的碰到一个”崔叔仰起头搜寻着记忆深处笑着说:“那是我们酒店经常举办全世界行政总厨级别的promotion,在一次有一位来自法国的知名总厨叫Jean-Pierre Vigato先生,你看我直到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哦,他到我的餐厅来指导,当时我已经做到大餐厅的主厨这个位置了负责希尔顿的一个西餐厅。”

image007.jpg,0

“总厨和主厨的区别在哪里呢?”我有点迷惑了。

崔叔解释道:“哦,是这样的。一家大酒店里有好几个大餐厅,每个餐厅的风格和口味都不一样,每个餐厅都由一个主厨负责。但是每家酒店只有一个行政总厨负责整个酒店的所有大餐厅。主厨下面就是负责各种不同菜品的厨师,再下面就是学徒帮厨了。”

“嗯,那也就是说行政总厨其实没有几个了?”

“可以数的过来的。”

“那么这位法国总厨也一定很严厉吗?”

“他非常严厉,我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成心,反正是让我切蔬菜细丁,他先做了一个示范,然后让我来,我就按照他的要求来切咯!”

“切工应该是一个大厨的基本功吧,这个您在做学徒的时候就应该练过无数次了吧。”

“是呀,但是我还是留着小心的,特别注意了下他的刀法和尺寸,照样切好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是谁知道Mr.Vigato这位总厨大人大踏步到台前,看都没看一眼,对着我一瞪眼干吼一声:“This’s not I want!”然后一挥手拿起旁边的切刀,手起刀落“划”的一下把我刚才切的小丁全扫到地上,然后厉声说:“Do it again!””崔叔一边说一边在桌子边将手一挥而就地做了个使劲往下扔的手势。

“哇~~”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我就再切,可是这样连续切了三、四次之后,他每次都这样把菜丁打到地上,就是怎么也不满意。我那个时候32岁,已经做到整个餐厅主厨的位置了,没有想到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当时的心情真是想大哭一场。”

可是就是这位魔鬼一般的行政总厨大人,却意外的成了崔叔这一生的大贵人。

忆子玥

2017年8月22日

于海上悉尼•一态书屋

image008.jpg,0

版权声明:《录梦人:用梦想改变世界》由忆子玥个人原创在今日澳洲独家首发,所有版权归忆子玥所有,不得转载,欢迎转发。特此声明。

作者简介

忆子玥.JPG,0

忆子玥,旅澳华人女作家。微博:@忆子玥,公共微信号:忆子玥

身高:1.75米。江苏南京人。太阳星座:天秤座。

已出版古典奇幻小说《橴月亮》,已完成科幻小说《爱奥尼克斯之谜》。正在撰写现代都市爱情奇幻小说《Farewell,北京》。

自幼习学美术、钢琴、声乐、舞蹈。先后就读于宁海中学高中美术班、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设计与表演专业、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与教育专业、北悉尼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新南威尔士大学美术学院设计学专业。多年在海内外担任艺术教师。

热爱阅读与写作,除小说外,还写有大量散文如《小睡莲》、《致童年小伙伴的一封信》、《春夜里的紫月亮》等;诗体短小说《二月的最后一天》,《遂雨而爱》。

此外大量古体、新体诗词如《蕡酒词赋》、《问紫藤仙人大归隐何处》(七律)、《明月出山涧》(七绝)、《明月千古》(五言)、《春夜雨紫藤居》(七绝)等。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