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art
Government
Ettaso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5日 13°C-26°C
澳元 : 人民币=5.25
悉尼


忆子玥《录梦人:用梦想改变世界》 崔兆强(下)

15天前 来源: 忆子玥 作者:Zero 评论0条

“梦想是一条不归路。”——崔兆强

image001.jpg,0

第四季《奇葩说》第16期执中欧巴在谈到什么是完美的时候讲了个完美鸡蛋的故事:香港著名的美食家、专栏作家、主持人、电影监制,与倪匡、黄沾、、金庸并称香港四大才子的蔡澜先生,他在自己的一本书里说到有一次他去采访一个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大厨,最后问他:“你可以煎出一个完美的鸡蛋吗?”

每个人对完美的标准是不同的,仅就鸡蛋而言,有人爱吃生的,有人爱吃半熟的,有人非全熟者不吃,所以其实所谓绝对完美这个概念是不存在的。

image002.jpg,0

 然而,这位大厨想了一下,回答道:“可以”,于是他拿起一个平底锅,滴了几滴油,打了一个鸡蛋下去,然后指着这个正在锅里滋滋作响地煎蛋对蔡澜说:“当你愿意吃的那一刻,这个鸡蛋就是完美的。”

黄执中总结道:“任何厨艺到了一定程度,都是哲学家。“

经历过法国行政总厨Vigato大人这次对“完美“苛求的暴击之后,其实还有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在后面等着崔叔。

“你知道在法国如果你一辈子能够做到行政总厨的位置,那么社会地位是非常高的,跟大法官、大律师、艺术家、电影明星、政界要人都是一样的。后来公司把我派到法国去学习,每个主厨分到一个总厨的私人大餐厅去,总厨一般都有自己的餐厅,而且名气极大,档次也是最高的,去吃饭的人都是名流为主。”崔叔仰起头思考着开始讲述他与法国的不解之缘。

“哦~,就像Ratatouille里面巴黎的大总厨Gusteau的豪华顶级 restaurant一样。”我恍然大悟道:“嗯,我知道在日本,大厨的地位也是相当的高,人们的观念里认为厨艺是艺术的一种,因此对料理人怀有尊敬和感激。比如日本有全世界知名的三大料理王,寿司王小野二郎先生,连美国总统和日本首相都是他的座上宾。还有云集大艺术家作品的天妇罗王早已女哲哉先生,深受昭和天皇喜爱的鳗鱼王金本兼次郎先生。所以在法国也是这样的情况咯?”我由衷赞叹道。

“法国人可能更加是热爱,日本人则更恭敬。去顶级料理大神的餐厅吃饭都跟学生敬神一样。”崔叔一边说一边做了个敬拜的样子:“不过顶级大厨的地位在这些国家的确是非常高的。但是,可能他们更多的是遵从本国的总厨,因为我一直走的是Classical European Cooking Styling 的路子,所以当时在他的餐厅Apicius里学习,就一直遭到所有人的质疑。”

“什么样的质疑呢?”

“就是大家都不相信你,认为你一个中国人怎么能够坐到主厨这样的位置。”

“嗯,这点可以理解,就好像一个法国人在中国做到川菜主厨的位置一样。”我猜想。

“还有,我爸爸他又不会讲法语。在巴黎那种地方,人们认为法语才是全世界最高级语言。”Leo做了重要的补充。

“了解,了解。”我点头。

“倒是Jean-Pierre先生处处维护我,他非常照顾我,知道我一个中国人在巴黎的种种困难。”崔叔微笑着回忆道。

“觉得在Vigato先生的大厨房和香港希尔顿的大厨房在工作方面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我问

“哦~”崔叔再一次仰起头思索着:“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气氛,在香港可能每个人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可是在巴黎的大厨房里安静极了,连烹饪时的声音都非常小,你只能听到一种声音就是:“Yes, Chef!”“Yes,Chef!” “Yes,Chef!”Vigato先生管理他的大厨房就像管理一个军队那样严格。”

“我在Ratatouille里看到小老鼠Chef偷偷的改soup 的 Ingredients,大厨房里真的有人这样做吗?”

“那就直接请你回家啦!”崔叔哈哈笑道,所有的cooking menu都是只有总厨才能亲自制定的,那发下来的Ingredients就像皇帝的圣旨一样,任何人不可以做更改,那是一种绝对权威!也可以说大厨房的严格的制度(所在)”

“就是任何人不可以更改?”

“绝对不可以!”崔叔肯定的回答。

我彻底震惊了,在Disney Movie  Ratatouille里面,我还一直以为法国的大厨在大厨房里是一边跳舞一边烹饪的呢?

 “哈哈,因为那是美国人拍的电影啊!”崔叔笑道。

在中国人的电影里大厨房是什么样子呢?看过《饮食男女》的人都应该对老爷子婚宴鱼翅深夜救场那场戏印象深刻。那种大厨房千军万马的气势,若非亲身经历这种大场面,用语言真是难以描述的。

原来任何厨艺到了一定程度,不仅是哲学家,还有可能是军事家。

也正是这样一位看似严厉如同将军一样的总厨大人,当年推荐崔叔到全法国最高等级的厨艺大赛LE BOCUSE D’OR 参加1991年度的比赛。崔叔是这个近一百位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最顶尖大厨里面唯一的一名华人主厨。

 image003.jpg,0

“这个比赛的参赛资格是很难得到的,先在各国举办分赛场,然后每个国家或地区的冠军才有这一个参赛名额。”崔叔开始讲述这个让他终生难忘的比赛的经历:“所以我就先回香港参加香港地区的比赛,拿到全港冠军之后,又再回法国这样。”

“那么,在这个一个厨艺界最高级别的比赛中您对自己的最终成绩满意吗?”我问

“非常满意,七八十个国家,近百位同仁,参加这种极其严谨地古典欧洲西餐的大厨秀,作为唯一一名华人能拿到前十名,我很知足和感恩。”

 image004.jpg,0

崔叔一直都是用这种谦逊和礼貌的态度,彬彬有礼,谦逊有加,如同Queensland这温暖和煦暖冬的阳光。

之后崔叔再次回到香港,因为被希尔顿送到法国培训和比赛之前签订了2年的服务期,所以两年后崔叔再次从希尔顿辞职。

“就香港的五星大酒店来说,所有的总厨都是由西方的白人担任,无一例外,华人最多就只能做到主厨这个职位了。做总厨是每一个Chef一生的梦想,只有最后做到总厨这个位置,才能最大程度发挥自己在厨艺上的天赋,才能有更大的空间。”崔叔如是说。

一个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在大厨房一个不想当总厨的Chef也不是一个好的Chef。

所以直到2000年之后,全家移民到澳洲之前,崔叔已经是一家大酒店的总厨和三家酒吧的主厨。

“香港人一般都会很早移民,为什么你们家移的比较晚?”

“因为实在是舍不得在香港当时的那种工作状态,很忙很充实,但是移民似乎又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所以一直在犹豫。最后一直拖到儿子去瑞士读大学,才来澳洲。”崔叔惋惜道。

“我昨天看到展示台墙侧的那个Chef小偶人好可爱哦,是您吗?怎么来的呢?”

image005.jpg,0

“那是在香港临走时同事为我举办了一场退休的告别宴会上,一位同事专门为我定制的,然后作为临别礼物送给我。”崔叔微笑的告诉我。

“退休?所以其实当时您就想移民后不再做大厨了?”我听出了弦外之音。

“对呀,金盆洗手了,本来我就想在自己50岁的时候退休的。”

“可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还会坐在这家餐厅里面呢?”我笑道。

“所以我不是说嘛:梦想是一条不归路啊!一旦上路就无法回头了,只能一道路走到底好了,这或许就是我们中国人常讲的“命”吧。”

“那作为一名迟来的新移民,在异国他乡刚开始一定遇到很多新的问题吧?”我换了一个方式问。

这次回答是Leo:“我们刚来的时候的确非常艰难,去别人的店打工不如还是干自己的老本行,去别人的店吃饭还不如在自己的店里吃饭,又不是自己没有这个手艺,所以先从一个离市区比较远的郊区开始开了一家小Café Bar。”

“说的正是!”我点头:“当时生意怎么样?”

“头三个月连只苍蝇都没有飞进来过。”Leo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细黑框眼镜,接着说:“全家人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天天回去就吵架,还差点打架。”

“那里有打?”崔叔赶紧朝儿子撇了一眼。

“也快要了,好不好?”Leo看了一眼爸爸,对我说:“你无法想象当时那种压力有多大!”

“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我点头,然后问崔叔:“在香港已经做到华人里面很难达到的总厨这个位置了,初来乍到在澳洲却要面对一家举步维艰的小咖啡店,您当年是如何在心理上去平衡和协调这种巨大的落差呢?”我终于抓到了这个重点问题。

崔叔颌首沉思不语,这时Leo突然抬头对我说了一句让我暗暗吃惊的话。

“任何事情就怕一个坚持,只要你坚持,这个世界就没有任何事情是你不能够做成功的!我们就这样一路坚持下来,到了第六个月的时候慢慢开始好转起来,直到现在我们已经搬到市中心开了这家Café Bar 加西餐厅为一体的餐馆了。”

我对崔叔赞叹道:“你们真是不容易,特别是Leo这么年轻就这么有志气,意志坚定,实属难得,虎父更有虎子!”

Leo笑着对我说:“也不小了,三十多了!”

“Leo在瑞士学的什么专业?”我问道

“酒店及工商管理”

“那么学成回来,现在就是在自己家的餐馆做Manager了?”我推测道。

“是啊!每天高高在上的站在那里趾高气昂地做指挥。”崔叔自豪地朝儿子笑道,指了指黑色吊顶下倒挂满透明酒杯的吧台。

“小时候爸爸带你去大厨房玩过吗?”我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Leo

Leo点头:“有啊,大概是我四五岁的时候吧,我那时候还小,第一次去爸爸的大厨房,觉得像迷宫一样,那是一个终生难忘的经历。”

“有跟爸爸在大厨房学吗?”我问:“Jamie Oliver也是从四五岁开始跟着他当Chef的爸爸开始去Market里面辨识各种香料了。”

“爸爸不让啊~”Leo无奈的叹了口气,用拳头轻轻扣了一下桌面,好像这话打在了他的心板上,有点埋怨的盯着他父亲的眼睛。

“为什么不让啊?这么多年用心血积累下来啦,再说他自己也想啊!”我转头对崔叔有点遗憾的说。

崔叔低头避开自己儿子犀利的目光叹道:“是不甘心啊!有谁甘心就这样让自己一生积累的手艺流失呢?但是天底下又有哪个父母会愿意自己的孩子跟自己吃同样的苦呢?”

我突然无言以对,只好沉默着。我想起李安的《饮食男女》中的台湾大厨朱爸爸也不让他极有厨艺天赋“从小就在大厨房玩,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的二女儿家靓进大厨房,而让她去读书做航空公司的白领高管。

在电影里,大厨房好像只是属于大厨朱爸爸他自己一个人的禁地,大院四周那些高高的围墙如同壁垒一般保护着他的全部梦想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没有人会去打扰他,很安静,他也很享受一个人去烧菜的整个过程。

“子玥,你知道吗?厨艺的梦想是很美好,可是大厨房的工作却非常艰苦。夏天厨房里的温度至少40多度,有空调也没有用。就像你们昨天晚上来吃饭,一下子四到五桌的客人十几个人同时点单,大厨房一开火是一秒钟都不能停的,所有人都必须全神贯注,集中所有的精力去做事情。客人下的单,就如同军令一样,“军令如山倒!”就算是再大的炮火,也只有往前冲,没有任何退路可选。”

“嗯,了解,大厨房的工作的状态是思想高度紧张的。我就从新闻上看过一位Chef因为工作节奏太紧张而长时期不能及时上厕所,最后竟然得了膀胱癌。”我皱紧眉头:“可是这么辛苦的工作成果,还是有很多人毫不在意,在饭桌上浪费食物,点很多根本就吃不完的菜,然后就倒掉。不过昨天晚上我们来的时候,后面的主菜真是越吃越觉得不同凡响哎!Spaghetti和Steak和大虾都堪称完美哦!所有的菜可是都吃的干干净净,一点儿没浪费。”

 image006.jpg,0

 “噢!谢谢,谢谢!”崔叔连声感谢,Leo也说:“Thank you!”

“还有那个超大的黑胡椒粒研磨木瓶。”我指了指前面备餐台上安静伫立在柜顶那个巨大的木制研磨器,此时此刻它就如同一个身穿棕红色制服的Nuts Cracker立定站的笔笔直,小灯塔般屹立在海边的悬崖上一样昂首挺胸。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你们餐厅的厕所是如此干净,所以我判断你们的厨房一定也很干净。”我赞叹不已。

听了这句话,Leo和崔叔都开心地笑起来。

然后Leo又很严肃地正色道:“要知道,厕所是一个餐厅人们最不愿意去打扫的地方,如果你去到的这家餐厅连厕所都很干净,那么厨房就不用看了,所有地方都一定比厕所还干净。我们周日下午休息就是专门利用这半天的休息时间来打扫卫生的。”。

“Iris,你这点可是说对了。我们的厕所都没有使用任何的香精,客人进去都闻不到任何一点异味。”崔叔对此非常自信:“你可以想象我们的厨房干净到什么程度了。”

 “是的 ,我对此完全深信不疑。只有一个绝对干净的厨房才能够烹饪出最好的菜肴。”我补充地说,同时看到对面崔叔和Leo都不住地会心微笑点头。

“还有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的Menu上都没有食物图片的?”Leo问我,

“我当然有注意到,觉得一开始点菜有点不方便,全得靠自己想,有点费脑子这样哦。”我是一个有点懒的吃货。

“所有顶级的大饭店的Menu都是没有装盘照的,你知道为什么吗?”Leo继续问我

“哎?还真是哎,你不讲不觉得,一讲回想下真是没有。”我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如果给了图片,那么人们先入为主,就会在脑子里先形成一个印象,等菜上来之后,他们就会感到失望,因为总感觉实物没有照片拍的漂亮。所以我们就是要让客人去通过文字想象,在这样一个幻想的朦胧状态中,等到真的菜肴上来,他们才会由衷的感到惊喜。”Leo像在透露武林秘籍一样。

“所以这样才会符合人们之前心中对这道菜的想象,觉得物有所值。”我说

“不,不是符合,我们做的是超越,超越人们的对点的这道菜时的期待和所有想象。而且我们做到了。”Leo直起身,那种骄傲的眼神和坚定的口气有种不怒自威的神采。

“对,我完全感受到了,也正是因为这种超越想象和预期的呈现,所以才会有我们今天的专访。”我笑道:“那么这么紧张的工作之余,崔叔您还有什么业余爱好吗?”我切换话题点:“常言道:功夫都在诗外哈!”。

崔叔又习惯性地把头往上仰过去,眼睛看着天花板思考着,然后再低下来:“有啊!我喜欢唱歌,大声地唱,不然我想我会疯掉吧。”(笑)

我突然把头转向Leo:“爸爸唱歌好听吗?”

“难~听~死~了~”Leo把每一个尾音都拖的长长的,一字一顿地看着他父亲,阴沉沉地说。

这回是我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我对着面前的父子俩一边笑一边说:“你们知道,如果刚才这段如果是在电视节目里呈现的话,效果有多好吗?”

“其实在香港的时候,TVB有请我去做一档节目,我都没有去。”崔叔也乐了。

“嗯,为什么不去呢?”

“我不想出名。”崔叔又变成那一个谦虚的大厨了。

“如果人们不知道你,又怎么会有机会了解你的梦想呢?”我直言不讳道:“如果人们不知道Picasso,又如何知道他的那些伟大的梦想之作呢?我们不要做Van Gogh,我们要做Picasso和Dali。我们不是为了出名,我们要让自己的梦想在这世界发光,而不是让黑暗把自己吞噬。”

崔叔低头不语,Leo不住的点头。

“在我看来,厨艺就是一种艺术,和任何一种艺术一样没有任何区别,所有的大厨都是艺术家,一种生活的艺术家,只不过他们在用来创作作品的材料不是油画颜料和画布,而是来自大自然的各种各样的天然食材。每一份美食都是料理人连接品尝它们的人的纽带,这和画廊里的画把画家和欣赏者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空中连接起来是同样的道理哦!一位大厨烹饪出的美食不仅仅是给客人食用的,而是代表了他如何看待他自己,如同一位艺术家如何对待他的作品一样。”我不禁侃情绪激动起来。

“说到美食的艺术性,恐怕任何一种国家的菜肴都比不过日本的厨艺,日式菜系的摆盘是我做见到过最精美和最艺术性的,当然其制作过程的技艺也是极其精湛的。尤其是他们作为料理人对于上天赐予的食材的那份恭敬之心。”崔叔补充道。

为日本首相和美国总统演绎过寿司交响乐的寿司神小野二郎先生说:“美味如何定义呢?美味很难解释,不是吗?我会在梦中浮现想法,脑子里满是各种新奇的点子,我会在梦里梦到捏寿司,我的电子多到半夜惊醒。”总统四年一到就下台了,但是小野先生还是那个神一样的寿司王。

云集天才艺术家作品的天妇罗神早已女哲哉先生说:“17岁的时候,我决定把天妇罗当作一生的事业。当我站在客人面前,我希望我要以不输给这些一流艺术家的水准来制作天妇罗。”他还说:“世间的人们总是认为能瞬间实现的事情才叫做梦想,单那些东西其实什么也不是。只有每日每夜的积累才是促使梦想实现的源泉。”

而百代职人,200多年传承历史的鳗鱼神金本兼次郎先生说:“我凭着自己的感性在烤制鳗鱼,那是一种火盆上的战斗。火的强弱,摆放的位置,这些细致微妙之处都是作为料理人必须去追求的。”

“日本人恭敬他们的大厨如同敬仰神明一般,而法国人则更视他们的大厨为艺术家。”我回想起刚才崔叔说的这句话。

 image007.jpg,0

SBS电视台有一档节目叫Iron Chef的,就是一位日本的铁厨和一位法国的铁厨,还有一位中国的铁厨每集分别接受一位挑战者的挑战。每人限时一个小时,以专家评审团指定的一个主材做出四道大菜,然后看谁得到的票数最多谁就是本场的擂主。

当时我就对那位日本铁厨印象很深刻,由于只给一个小时的限时,有些挑战者到最后根本来不及完成四道大菜的任务,甚至有几次个别铁厨也是到最后几分钟手忙脚乱的才勉强完成,真是活活把人急出一头一身的汗来。

每次开场其他挑战者早就急急忙忙冲向主持人站立的食材台拿主材去了,可是偏偏这位日本铁厨在时间这么紧的情况下,气定神闲的先磨墨站蘸笔,然后气运丹田,屏气凝神,提腕下笔,在一张四尺三开的熟宣上,将今时所要料理的食材写好那四个回目。然后遂将那狼毫中小楷一掷,这才踱着方步正式上场。实可谓:“任凭风吹雨打,我自闲庭信步。”

现在全澳洲最火的一档综艺节目就是10频道的Master Chef,每年的总冠军都会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Chef,我问起崔叔有没有看过这个节目。

崔叔点头:“当然有看过啦,只是实在有点看不下去而已。怎么原来还可以那样子去cooking呢?把全部什么东西就都这样稀里哗啦地混在一起哈”崔叔边瞠目结舌,边用两只手做出Mixing的样子来。

我看着笑道:“那是哪个式样的厨艺啊?”

崔叔耸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我不知道啊,我没有见过,我只知道Classical Europe Styling啊!”

“Aussie BBQ吧!”我笑起来:“澳洲只有烧烤。平时您和家人就在店里吃吗?”

“不会啦,天天烧,天天就不想吃啦~”崔叔笑道:“我出门绝对不吃西餐的,人家的西餐我吃不惯的,总觉得那个牛排烤的不到位就拿出来给客人,我说要五分熟,结果端出来七分熟都不止了,然后还收人家的钱,这个钱拿的还不心痛。我就吃中餐,这样以一个普通客人的身份来品尝,不从职人的角度去评判,只是单纯的享用美食会舒服很多。”

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鲍叔牙说人生有两大快事:“一为食盾鱼,二为饮玲珑。”淮南子发明了我最爱吃的豆腐。中国自古就是一个美食文化的大国,古人原来也个个都是资深吃货和美食家。孔子在《礼记》里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李安在《饮食男女》这部电影里用他特有的细腻和婉约的人文主义的叙事风格,如同一个失散多年的老朋友般,动人心扉地跟我们娓娓道来一段跨越东西方世界,两代人不同文化传统和价值观的饮食故事的同时,也向全世界展示了堪称完美的中国大厨精湛技艺的“功夫菜”。一道汤里姜放了多少?是否改了其药膳的功用?都是一个一辈子都值得考究专研的问题。

如果说一道菜只是一种功夫,那么一席盛宴就是一首交响乐。西餐宴席里如何安排前菜和餐前汤,如何安排主菜和附菜的搭配,和何种酒配合什么样的主料,最后如何安排甜点都是极有讲究的。中餐大宴从开胃菜,凉菜,蒸、炒、煎、炸轮番过场,到后四道必须是炖菜的排序。日系寿司宴从生鱼片里口味最清淡的纯瘦三文鱼作为前奏,然后是半肥瘦三文,脂肪三文,再到口味较浓的Tuna,海虾、墨鱼和海胆这些是整个交响乐的高潮部分,最后回甜鸡蛋果冻尾声余音缭绕。

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一场盛宴呢?从稚嫩的婴儿,到清淡的少年,再到浓烈的青年,深重的中年,最后回归到沉寂的老年。从一滴泉水,蜿蜒奔腾至百川归海。

一道菜仅仅只是一道菜而已吗?

一道菜,接着一道菜,再一道菜,又一道菜,最后一道菜,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在一道一道的菜中慢慢度过了所有的时光。

这一道道菜就是我们所有人人生的缩影,无数个时代的合集。

慢慢地回想起来,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重要的时刻无一不是都伴随着美食一起留在我们永恒的记忆深处吗?那些与亲人团聚的温馨时刻,与恋人约会的甜蜜时分,与朋友聚会的欢乐岁月,或是独自一人在世界尽头的游历时光,甚至延伸人间与天堂的生离死别……又婚丧嫁娶,人世间无数大大小小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哪一遭离得开上苍恩赐于人间的食物和厨艺呢?美食早已不光是一门手艺,更是代表一个国家民族文化的象征。

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所有人都慢慢离开这个家,到最后只有家靓一个人留在老宅的旧厨房里,那么多年的壁垒已经不存在了,那已经不再是谁的禁地。坚守,只为此生圆一个大厨房的梦。

我开始相信:立志成为一名真正的大厨的梦想,就算明明知道这是条不归路,也是值得一个有天赋的梦想家穷尽一生去实现的伟大理想。

“很多客人来我这里吃饭,付过钱,还专门一定要到大厨房里来当面感谢我。你知道对于一个Chef来说,是多么令人感动!人家跟你素未平生,又不认识你,付了钱给你,还要来专程感谢你,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认同,这比站在领奖台上还更让我开心。不光是对我个人,对所有以厨艺为梦想的人来说,用心做好每一份美食让品尝的人内心充满感激和快乐,不仅是每一个职人的责任,那个瞬间才是身为一名Chef最骄傲的一刻!”

是的,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就充满了感动、感激还有感恩。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温暖,如同山间的清泉一路欢畅地流淌在悬崖的岩石上,如同春天洒在小草嫩叶尖上的第一缕阳光,如同天空里自由变幻随意飘流的一朵云。

云开雾散,在澳洲大洲东部最边缘的这座城市里,我和以厨艺为终生职业的父子两代职人讲述人生的传奇故事和梦想,又是多么有趣而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呢?

2个多小时的采访转瞬飞逝如箭,我们没有一个人发觉时间那条银色的河是如此迅速而无声地快速游向永恒宇宙之尽头。

当我最后一次点头朝他们鞠躬致谢,然后转身跨过Great Café and Restaurant这座殿堂内如夜空的星辰一样璀璨,明净的湖水一般透明的玻璃大门。我心里知道,这也许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回头再转身的一步。

image008.jpg,0

我的脑中突然冒出Iron Chef片头那句在黑色的幕布上浮现出的来话,那是法国18、19世纪著名的美食家Epicureanism(伊比鸠鲁学派)的代表人物Brillat-Savarin所说的一句话:

“Tell me what you eat, and I’ll tell you what you are.”

十字路口红色的信号灯在稀薄略微清冷空气里显出一种朦胧的玫红色,我毫无迟疑迈开大步穿过那两条长长永远水平并行的白线,迎着微微迎面吹来的混合着香甜气味的风。我心里更明白,无论前面的黑夜还有多长,总有一盏明亮的灯在上帝的指引下照亮着我们的归属之路。

忆子玥

2017年8月22日

于海上悉尼·一态书屋

image009.jpg,0
image010.jpg,0
image011.jpg,0

版权声明:《录梦人:用梦想改变世界》由忆子玥个人原创在今日澳洲独家首发,所有版权归忆子玥所有,不得转载,欢迎转发。特此声明。

作者简介

忆子玥.JPG,0

忆子玥,旅澳华人女作家。微博:@忆子玥,公共微信号:忆子玥

身高:1.75米。江苏南京人。太阳星座:天秤座。

已出版古典奇幻小说《橴月亮》,已完成科幻小说《爱奥尼克斯之谜》。正在撰写现代都市爱情奇幻小说《Farewell,北京》。

自幼习学美术、钢琴、声乐、舞蹈。先后就读于宁海中学高中美术班、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设计与表演专业、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与教育专业、北悉尼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新南威尔士大学美术学院设计学专业。多年在海内外担任艺术教师。

热爱阅读与写作,除小说外,还写有大量散文如《小睡莲》、《致童年小伙伴的一封信》、《春夜里的紫月亮》等;诗体短小说《二月的最后一天》,《遂雨而爱》。

此外大量古体、新体诗词如《蕡酒词赋》、《问紫藤仙人大归隐何处》(七律)、《明月出山涧》(七绝)、《明月千古》(五言)、《春夜雨紫藤居》(七绝)等。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地址: Suite 3, Level 10, 66 Hunter Street Sydney, NSW 2000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