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art
Government
Ettaso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21日 12°C-18°C
澳元 : 人民币=5.18
悉尼


浩瀚股市 如何捕捉冉冉升起的ASX潜力明星股?

9天前 来源: 澳华财经在线 原文链接 作者:Zero 评论0条

\

浩瀚股市,如何选择冉冉升起的潜力明星股?在澳大利亚蒙哥马利投资公司(Montgomery Investments)投资组合经理斯图尔特·杰克逊(Stuart Jackson)眼中,应当坚持事先设定的规则,耐心寻找前景光明的高质量上市公司,并在其估值过低时买入股票,而这也是蒙哥马利的关键选股策略。

“长期来看,高质量的公司股票可组成一个吸引力极强的投资组合,回报高,风险低。”

瞅准朝阳行业

如何评估企业的前景,蒙哥马利的答案是看行业发展潜力。投资人可从诸多宏观经济因素中觅得一个良好起点,比如人口变化趋势。由于寿命延长及婴儿潮一代步入退休年龄,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不得不努力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未来很长时间,这一趋势将深刻影响社会中的各行各业。

确定了一些广泛的经济趋势和驱动因素,接下来就需要确定谁是受益者。随着人口年龄老化,医疗保健的需求强劲增长,相关企业将从中受益。那些配套支持医疗保健行业发展的企业也有机会,比如保险。

金融服务领域,退休人员的需求与他们在职业生涯早期阶段的需求明显不同,他们更关注投资收益而不再是财富积累,传统养老保险、按揭贷款产品,转而关注利率及年金等的收益型资产。同时,得益于老年人数量迅猛增长和退休后空闲时间增加,对适合老年人的休闲活动的需求也愈加旺盛。

杰克逊认为,宏观环境改善,运营收入增长的潜力不断增高。如何辨识出那些恰好能从中受益、可投资特征抢眼的上市公司,需要下一番真功夫。

价值链上的强势者

高质量公司的特征之一是,它能够调整自身的业务模式,减轻外部影响的干预。了解整个行业价值链和行业价值链中企业的竞争地位,对于评估企业利润率和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所带来的资本回报率至关重要。

理解企业的竞争对手设定和产品替代品状况,就能识别投资中的风险。例如,一个垂直整合的竞争对手覆盖了价值链的多个环节,这对一家仅在价值链中某个环节运行的企业的回报意味着风险。因为价值链中竞争剧烈环节的定价、利润和回报会被重新分配给竞争程度较小的另一环节。

譬如锂电池产业链正在出现这样的状况,行业专家指出,现今中国的新能源产业资源“称王”,掌握了上游资源的企业议价能力强悍,可以看到握有锂矿、钴矿资源的公司股价上升迅猛。正是由于锂钴原材料供应紧缺,竞争相对欠缺。

在澳大利亚市场,澳洲电信(Telstra)是一个例子。它在维持零售价格的同时提高了批发性收费。澳洲电信服务经销商随之面临更高的接入成本,尽管市场上零售价格上涨,他们也无法减低盈利压力。结果是零售业务利润率较低,而批发业务利润率较高。

一旦理解了企业在价值链中的地位,以及相对于其他市场参与者、供应商和客户群体的竞争优势,投资者就能够洞察企业的定价能力,以及进入该市场的壁垒。

拥有良好的定价能力可以降低外部冲击或市场变化导致企业利润率和资本回报率发生结构性变化的风险,形成一层壁垒,保护着企业不受市场竞争加剧的影响,而这些竞争可能会稀释利润和资本回报。因此,高质量业务资产的这一关键属性——占据价值链有利环节,降低了投资风险。

寻找好的投资标的并使下行风险最小化的最后一个因素是以合适价格买进该股,这就要求投资者为目标公司确定一个合适的价值,而这取决于企业的风险特征。

敢于投资未来的公司才是好股票

资产质量受许多因素影响,杰克逊认为,企业在业务上的投资能否取得高回报,是一个重要衡量指标。这可以从几个不同侧面来看,比如债务融资状况、有形资产回报,或总的资本支出回报率等。

“最优秀的公司会保留高比例的利润,并以高回报率进行再投资。再投资对利润增长的复合效应能极其强大地推动股东价值增长。”

不过,该算法的关键在于累加资本投资所产生的回报。假设一家企业保留50%的收益,并将之投资于其业务发展,如果产生10%的回报,其利润将增长5%。如果回报率为20%,利润增长将达到10%。

这似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找到那些回报率高、派息率低的企业就可以。然而,杰克逊再次强调,算法中重要的不是一家公司的历史回报率或平均回报率,而是投入的累加资本所产生的回报率,这可能会显着不同于这家公司以往的平均资本回报率。

首先,基于业绩报告和资产负债表的历史回报率可能会被会计政策和运营决策扭曲。典型的例子就是大规模资产减记被视为“重大事项”,这会降低企业资产负债表上的投资资本账面价值。这等于说回报率算式中的分母减少,而未来的资本回报被人为拔高。资产减记不会提高企业的累加资本投资回报率,但会对历史回报率的计算产生实质影响。

其次,历史回报率的另一个问题是它们依据历史行业状况而得。这方面的一个极端案例出现在矿业和采矿服务行业。


\
图片来源:ASX, Montgomery

回看过去10年澳大利亚大型铁矿石企业的平均资本回报率,就会发现税后基础上平均回报率在15-19% 。过去十年中,铁矿石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高企,推动了历史收益和回报率,这主要是由于中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带来巨大需求增长,以及新矿业产能增长迟缓。

从那时起,矿企开始重度投资,全球产能大幅增加,由于中国经济扩张速度有所放缓,在可预见的未来,为矿企带来高回报的极高的大宗商品价格不太可能在短期内重现。其结果是,在未来的资本再投资中,矿业公司所能获得的回报将低于历史回报率。

以上所有这些因素都得到了评估,最后,往往也是最困难的一个因素,是保持耐心和谨守纪律。

免责声明:本文为财经观察评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交易操作或投资决定请询专业人士。

关键词: 股市ASX明星股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