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18日 17.6°C-25.1°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一个贫困的日本女子,为借钱与很多男人交往,死后头像却被印在了钞票上…

来源: 东京新青年 原文链接 评论11条

首位肖像登上日本纸币的平民女性

樋口一叶(1872-1896)

关于这张脸,小编永生难忘。回想起刚来日本的时候,银联不能用,信用卡都还要用美金还款,带着现金来是那个时候留学生们的唯一选择。大家都是换的面值10,000日元的福泽渝吉,到的第一天晚上,在楼下便利店买给家里打国际长途用的电话卡,电话卡面值5,000日元,递给店员“福泽渝吉"之后找回来的就是这个"女鬼"。小编的内心是拒绝的,一直担心把她放在钱包里会不会闹鬼。再加上刚来那的时候“樋”这个字根本都不会念,所以在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称呼她“女鬼5,000块”。

一副充满了年代感的造型,

一张看着呆滞又带着些怨气的表情。

直到很后来在PS4的新广告当中,

又看到了这个已经十分“熟悉”的脸。

选的这个演员眼睛比纸币大多了好吗。

因为是降价广告,

便宜了一个“我”是卖点。

虽然在广告里面,这个角色被玩的很欢乐,

但是在现实当中,的确是一位很苦的角色,

就像是对她的第一印象,紧绷着的有些怨气的脸。

在那个广告之后,才看了关于她的故事,

难怪表情会看起来特别的苦。

因为是女孩子,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因为家庭的败落,而被未婚夫退婚。

活脱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但是,她为凭什么登上5,000日元的纸币?

天赋异禀 家道中落

1872年,樋口在东京都千代田区内幸町出生。父亲是明治新政府的下级官吏,同时还顺便做着不动产跟金融的买卖。当时的她,是在一个完全不愁金钱的家庭里长大。小学的时候成绩第一,从小就展现出了比其它人更优秀的部分。但是,受传统观念影响之下,在这之后母亲就没有让她继续上学。而是“女孩子不需要学问,需要持家”,就被办了退学。离开了学校的她十分悲痛,在日后公开的日记中曾写道“这是悲伤又难过的经历”。


樋口的笔迹

看到女儿如此悲伤难过,父亲决定送她去专门学习和歌的私塾“萩の舎”。这里跟学习现代科学不同的是,以古典文学跟和歌为中心的学习私塾,参与其中的大多是中上层阶级的大小姐。在大小姐当中,她也丝毫不示弱,潜心学习把心思放在了和歌的创作上面。


那个年代的大小姐们。

在这之后,樋口家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父亲在退休之后出资经营拉货车的生意失败,在加上原本不动产跟金融方面也变的负债累累,1889年病死的时候樋口一叶才17岁。之后哥哥也去世,一叶年纪轻轻就被迫担起这个家。只剩下母亲跟妹妹的樋口家,急转直下,变的穷困至极。


妹妹   母亲   樋口

坎坷的情感与“奇迹的14个月”

在父亲去世之后,曾指腹为婚的对象“涩谷三郎”一家也悔婚。

此时的樋口一家,通过女红跟洗衣服的来换取微薄的收入,但是眼睛有近视的樋口也对体力劳动抱有非常强烈的抵触感。在看到同学通过出书赚钱之后,决心开始写书来贴补家用。之后一叶与朝日新闻编辑,作家“半井桃水”相识。半井桃水对于樋口可谓“一见钟情”,并担任了她的指导老师。作为一叶的老师,长久的关照与指导让一叶对老师产生了仰慕之情(喜欢上老师的梗真的是一直都有...)。

最后因为误会以为半井桃水跟别人有私生子而不再联系,但内心还是喜欢对方的,却无法将自己真实的情感流露,而患上心病。(这个男人对她影响最深,三郎曾经找上她要娶她为妻,但因为当时对半井爱得深,而沉拒绝了悔婚的涩谷三郎。)

因为没有面向大众的作品问世,樋口家的借债越来越多。

“从昨天起,家里已经没有一钱了。”  1893年3月15日

“就连借钱的门路都已经被堵死了。”  1893年3月30日

就在这之后,樋口一家搬到了台东区的“吉原游廓”附近。

很多人来日本旅行可能都会去浅草寺观光,

就在浅草寺后面曾经有一个非常着名的“青楼区”

——新“吉原游廓”。

母女三人开始在这里经营,一间传统果子跟杂货用品店。因为就在游郭旁边,就此一叶对于游女们的生活渐渐熟识。成为靠着卖身卖艺为生的年轻游女们,即便在非常低贱的底层,仍旧努力生活的样子,让一叶找到了写作的方向。因为资金不足的问题,杂货店的经营最后也是以失败告终,随即搬走了这里。

在这之后,写出了许多留名文坛的小说。

因为自身的贫困境遇,加上在游女混迹的地方生活,自然积存了不少故事。通过雅俗共赏的方式,表达了一位女作家的全部心境。几部代表了明治时期女性跟社会之间的关系,自身无可替代的社会意义跟经典小说的接连问世。

几部代表作的主题,涵盖了:“下层游女的生活”,“贫困家庭在迎接大年夜”,“家庭暴力跟男女之间的修罗场”,基本都是“在没有贵贱之分的底层沉浮,最为真实的女性故事。” 这种高产的集中爆发,被文学界成为“奇迹的14个月”。也可以说的上是“真”日本近代文学的开端。

在这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过后,如宿命一般,

樋口一叶患上了夺走哥哥性命的“肺结核”。

年仅24岁。

2004年 樋口登上日本纸币的首位平民女性。

(1881年神功皇后)

取代了之前的5,000日元肖像新渡户稻造。

给人感觉到一种迟来的女性正义。

樋口一叶是她给自己起的笔名,

因为受佛里达摩祖师“一苇渡江”的典故而来。

也像是给自己下的诅咒:

虽年纪轻轻,在人海浮沉,

凭一叶扁舟,终渡了自己。

100多年前的她,都在提醒现代女性的一切:

有权利拒绝女红之类的针线活,

可以不接受刻板印象的“性别设定”。

面对爱情,直面坦诚,敢爱敢恨。

遵从内心,拿起笔直面平民的生活。

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纵使精彩一瞬如樱花般短暂。

在100多年后

登上5,000日元纸币

她当之无愧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1)
L_Jennyyy 回复
只有我关注她字写得真难看这件事么?
将军此言差矣 回复
所以,她名字第一个字到底读啥呀
张小黏 回复
我国也有很多这个故事,撞破头皮也上不了1毛
Patty1680 回复
总觉得她眉间、眼睛有股怨气
Los_Merengues 回复
很多一百年后的人的思想还不如一百多年前的人深刻!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