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18日 5.5°C-13.5°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不堪回首!数千华工被暴打驱赶,被一好心人收留活了下来!澳史上最血腥的反华事件,竟推动白澳政策的确立...(组图)

来源: 今日悉尼 原文链接 评论7条

在新南威尔士州的东南部,有一个叫Young的小镇,距离悉尼大概有380公里。

△Young镇地图 / 截图

这个小镇以当地的历史建筑闻名。

一年一次的车厘子节,吸引了大量游客前来度假。

△Young镇盛产车厘子 / visitnsw.com

其实,小镇真实名字叫Lambing Flat。

150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次大暴动,因此后来改了名字。

那是小镇历史上

最黑暗的一页。


2千欧美矿工群殴华工,成史上最暴力反华事件

一个多世纪前,有人在Lambing Flat的地下发现了金子,

于是吸引了欧美和中国的大量矿工来淘金。

那是1861年6月的一个早晨,

冬季,寒风瑟瑟。

Lambing Flat矿区的地表冻得已经开始结冰。

两千名热血沸腾的欧美矿工却奏乐高歌、游行庆祝。

有的哼唱着大英帝国的爱国歌曲,有的挥舞着旗帜和手中的“胜利品”——

刚刚从中国矿工身上,

撕扯下来的血淋淋的头皮,

和黑色的大长辫。

△华人矿工正被揪着辫子 / 历史图片

当时的中国矿工在矿区受到欧美矿工的歧视和欺压。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向中国工人实施的暴行了。

当天,数百名中国矿工被人用铁锹、铁叉所袭击,鲜血淋漓,遍体鳞伤。

△华人矿工被揪着辫子打 /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

当时,由于警察的无能,导致类似的暴行越演愈烈。

1860年11月至1861年9月期间,大大小小的反华暴力事件在Lambing Flat矿区发生了数起。

史称“Lambing Flat Riots”。

在这里,我们就叫它矿区事件吧。

△矿工在慌乱中四散而逃 /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

这是澳洲史上

最血腥、最暴力

反华暴力事件。

历史记载,有100到200个矿工的帐篷被烧毁,大量钱财被一抢而空。

最后,1000名多个矿工,走投无路,逃出了矿区。


当地一好心人庇护了1500个逃难华工,被后人传诵

他们一直直往南跑,

逃到了20公里外,一个叫Currawong Farm的农场。

那里有一个农场主,名叫詹姆斯·罗伯茨(James Roberts)。

他见这群劳工实在可怜,便大发善心收留了这群逃难的人。

共计1500名。

△罗伯茨先生收留逃难的矿工 /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

罗伯茨先生为他们医治伤口,提供田地和临时住所。

后来在他的帮助下,矿工们在农场开始搭营扎寨、插秧种田,开始了新的生活。

△华人矿工在被收留的农场生活日常 /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

罗伯茨先生的善心,

后来被世人传颂。

他的慈悲被画进画里,一直保留了下来。

据说,后来矿工生活多年后,离开了罗伯茨先生的庄园。

有的还回到了Fleming Flat矿区,并繁衍了下来。

这段历史,后来成为很多老移民心中抹不去的伤疤,也是澳洲历史上一段鲜为人知的过去。


澳两代艺术家办画展,用当代艺术作品为历史疗伤

如今,年轻人已经对矿区事件一无所知。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段重要的历史,艺术家符子龙(Jason Phu)和杨子荣(John Young),一起办了一个画展。

△(左)符子龙,(右)杨子荣 / Teresa Tan(ABC)

用当代艺术作品的方式,他们将这段被遗忘的历史再次呈现在世人面前。

供人审视、评论和思考。

△杨子荣作品 / 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

青年艺术家符子龙告诉今日悉尼,他在高中上课的时候其实有上过这一课。


我们中学的时候学过一点,很多人我问了,他们也不知道有这个历史。我记得当时学的时候,只知道是中国人和外国人打架,没有很多背景介绍。我当时觉得200年前,谁管这些东西,只是把它当作一个遗憾的故事,并没有多想。

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决定重新审视这段历史。

身为一名华裔,他认为这段历史与他的个人命运也是仅仅相连的。


我在创作中,我跟杨子荣有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段历史其实很有时代感,它不仅仅只是局限于中国人和外国人打架,受到欺负,本质上是个人性的故事,其实本身具有时代感。它让我联想到很多的不公平的现实,比如2005年的Cronulla riots(反对黎巴嫩人的暴乱),还有现在的正发生的难民危机。

符子龙说,自己在这段历史中被罗伯茨先生当年的善举打动。

于是在他的创作中,

透露着一点诙谐、

一点怜悯。

△符子龙的作品 / 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

对于观赏者来说,

无疑是一种疗伤。


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我有一个使命就是要还原历史真相。认清历史真相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从中吸取教训,从而推动社会向前发展。

目前,画展《The Burrangong Affray》正在在唐人街附近的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sian Art)展出,

吸引了大量华人前去参观。


矿区事件催生白澳政策,中国式公园纪念受害矿工

在19世纪中叶,华人劳工成为新州重要的交易伙伴和劳动力来源。

当时来自英格兰、爱尔兰、美国和德国的矿工对源源不断来淘金的中国人不满。

他们不喜欢中国人的生活习俗和工作方式,想把他们给赶出去,于是发生冲突。

但事态没有得到控制,反华情绪越来越高,形成了暴动。

1500名中国矿工严重受伤,

损失惨重,

辛好无人身亡。

其中一个带头人,William Spicer,后来被警察逮捕,被判终身监禁。

△警察随后到了当地镇压 / 历史图片

虽然事件发生在新州的一个小地方,却直接导致禁华法令的颁布,成为白澳政策的奠基石。

其实,事件发生前,就有反华的法案就在新州国会里流传,但最终没有被通过。

这一事件爆发后,新州政府在1861年,颁布了法律(Chinese Immigration Restriction and Regulation Act),限制中国人入境。

维州和南澳的政府也紧随其后,颁布了相关法律,

最终促使了当时刚刚成立的联邦政府,确立了限制亚洲移民的“白澳政策”为基本国策。

今天,在那片动乱之地上建起了一座中国式的纪念公园。

里边有拱桥,

△纪念公园的入口 / visitnsw.com

石狮子,

△纪念公园的玫瑰园 / visitnsw.com

池塘和纪念碑。

△纪念公园内景 / visitnsw.com

目的就是为了纪念当年在矿区暴力事件中受到残忍对待的中国矿工,

认可他们对当年对地方和国家的贡献。

如今的澳洲社会,我们仍然可见种族歧视的怪相。

想必这座公园的意义,不仅是起到纪念作用,也时刻为社会敲响了警钟,

历史绝对不能重演。

关键词: 华人华裔历史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7)
只是传说 回复
一千五百人,没有一点战斗力,每个人都想着自己不是第一个被打死的人,最后就是整个群体被赶尽杀绝,无一幸免……
MichaelLeo 回复
时至今日,种族歧视依然存在……
子直兄 回复
哎,一声叹息
水煮小白菜124 回复
那时候的华人真悲剧
itme3131 回复
不忘历史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