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 fastrpl
马哥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0日 17°C-27°C
澳元 : 人民币=4.97
悉尼

他10年零收入,露宿街头吃剩饭,却比中产活得好(视频/组图)

10天前 来源: 一条 原文链接 评论26条

香港人Simon Lee露宿街头10年,他没有家,

每晚住在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里,

人称维园犀利哥。

2010年,Simon从原本的中产身份,

跌到露宿街头,

在平常人眼中他是个Loser,被生活所迫。

但Simon眼中,

这反而是他心灵感到最富足的人生阶段。

甚至,他还定期将自己被救助的钱,

捐献给其他穷人。

一条和Simon的第一次见面,

在铜锣湾的一家麦当劳里,

他说自己没有钱,手机不能打电话,

只能通过Facebook约见碰面的时间、地点。

我们满心忐忑地寻找衣着破旧的流浪汉,

但见到的是头戴针织帽、

戴着框架眼镜的Simon Lee,

他正在笔记本上敲击键盘,撰写博客,

看起来是一位学识丰富的中年男子。

Simon礼貌地讲:

“我普通话讲不好,如果听不懂,

我可否讲英文?”

就这样,一行人跟随Simon四整天,

踏遍了他熟悉的街头巷尾,

跟随他体验了一把“露宿人生”。

自述  Simon Lee   编辑  徐聪

我是Simon Lee,今年52岁,住在街头10年,在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住了6年,大家叫我“维园犀利哥”。我一天的行程很固定,基本是:

 6:00 

起床、洗漱,到体育场寄存大件行李

 7:30 

在快餐店寻找二手食物当早餐

 10:00 

到中央图书馆上网,读新闻

 12:00 

每天中午我会去锡克庙吃午饭,那里有免费食物发放

 13:00 

回到中央图书馆,上网、写博客,一直到关门

 19:00 

继续去餐厅找点二手食物当晚餐

 21:00 

取回大件行李,回公园睡觉

 “我的生活一点点降级,从中产人生变成露宿街头” 

我以前读书很好,大学学的专业是化学,毕业后找了一份写字楼的工作。工作赋予了我中产的身份,赚的钱能养得起一台车。

但职场的压力,让我觉得很压抑,喘不过气来,我想逃离这里。我其实并不喜欢这份工作,只是为了应付父母和社会对我的要求,才去工作。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只想走一步看一步,并没有明确的目标。

从小我不是一个会与人打交道的人,我和父母的关系很疏离。我也不是个会讨巧的小孩,我有两个弟弟,父母更偏爱他们,更疼他们,对我却常常打骂。

我和家人价值观不同,父亲和弟弟喜欢赌马,很爱享受,追逐名利。我不是一个爱钱的人,每到周末,看到他们看赛马,我就背包出去露营。

常常出去一周,他们都不会找我。我想尽子女应尽的责任,但感情是相互的,我感到非常受伤,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家庭。

家庭生活的矛盾,想来是我成为露宿者的很大一个原因。

1997年,我辞了工作决定离开香港,离开父母。当时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我的女朋友。我们当时感情很要好,在一起三年多。我没有见她最后一面,怕见了面会舍不得,我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她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对不起的一个人,之后的这些年,我再也没谈过恋爱。

1997年我离开香港,来到澳门,给学生辅导功课做了3年。2000年的时候开了一家小补习社。到了2004年,我想停一停去探索一下这个世界,便去了珠海,在珠海的2年没有工作,靠积蓄为生。

开始露宿是在2006年,我花光积蓄从珠海回到澳门,原本想继续做补习社。但当时正值澳门赌权开放,赌场间竞争激烈,纷纷推出免费食物招揽赌客。

我对生活又没有很高要求,能吃饱肚子就行,这让我有了暂时不考虑工作的契机。我在不同的赌场里吃饭,住在澳门的文化中心附近。

那段期间,我很迷茫也没有工作。我觉得工作是一份职业,要符合自己的兴趣和志向,这样对我才有意义。可我当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2010年,因为长期吃免费食物不赌钱,上了赌场的黑名单,我被遣返回阔别了13年的香港。踏上这片土地时,我对这儿感觉很陌生。

我和家人断绝关系十几年了,期间他们没有找过我,我在香港又没有房产。只能去找社工,他们安排我住在“露宿者之家”,那里每天早上赶人出去,到了晚上才可以回来睡觉,在这儿最多能住6个月,里面鱼龙混杂的什么人都有,还经常打架起争执。

半年后我领了香港的低保,租了政府在西营盘的宿舍,一间房住6个人,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依旧很紧张。

我不喜欢那个环境,平日不做工的时候,我很爱去铜锣湾的中央图书馆,每日在西营盘和图书馆奔波,两地间隔很远。后来觉得,既然喜欢图书馆,那就索性搬到隔壁的维园里住吧。

拿低保的前两年是不需要工作的,到后面需要做捡垃圾和扫树叶的工作,我想这样生命就浪费掉了。我想把时间都花在图书馆里,这才有意义,于是我连低保都放弃了。

这个转折点,让我真正变成了一个流浪汉,睡在大马路上。从有居到露宿,跌了一级;再从有低保到没低保,又跌了一级。

我在维园住了6年,附近的人都对我很友好,他们送我储物柜的锁头,很照顾我。每天早起,我会把大件行李锁在体育场的储物柜中,晚上在关门前取回行李。

我秉承环保的生活理念,对物质没有欲望,吃的也很少。流浪生活,对别人不要的食物、衣服进行再利用,本身就减少了对物资的浪费。

流浪汉常常给人的印象是,穿着又脏又破,行为没有素质。但是流浪汉也有其它的活法,也可以活的很体面。

我一分钱都没有,偶尔会在马路上捡到几角钱,也会在每周六的卖旗日上,捐给慈善机构。

我身上的衣服都是在路上捡来的,在香港这个购物天堂,很容易捡到质量好又时髦的二手衣物。

夏天我经常洗衣服,但我不想占用公共空间晒衣服,洗好的衣服直接穿在身上,一边走路一边用阳光晒干。

体育场提供免费公共浴室,我就常去洗澡,保持干净。以前在澳门的时候,吃得很好,每天健身,那时候我有二头肌和腹肌,现在吃的没那么营养了,肌肉都消耗没了。

到快餐店吃二手食物的时候,我是有选择的。不会吃太过油腻的东西,注重荤素搭配。毕竟流浪生活,要十分小心,不要生病,要认真对待自己的身体。

多喝水,生病的时候,就多休息,身体会自己修复,过几天就好了。

我最熟悉铜锣湾的马路,知道哪里有公用插头可以充电,哪里有饮用水器可以喝水。

我的行李不多,生活需要断舍离,只留下必要的,过多的物资会给生活带来麻烦。我有三个包裹,分别装衣服、食物和电子设备。

旧手机和笔记本是朋友送给我的,我偶尔用手机拍照上传到博客上。

我有两个博客:“露宿一家亲”和“露宿人生”。

一个记录我作为流浪汉的生活,记录别人给我的帮助。另一个博客会发表一些对时事的观点。

我没有工作,但我把写博客看作是我的工作,只不过没有报酬。以前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工作,很迷茫。

现在反而明白了,我感兴趣的是可以自己主张的工作,像是作家、摄影家,或者是义务工作。只要可以帮助到别人,都是有意义的。

犀利哥在博客中分享路人赠送的食物

写博客一是感谢与我分享物资的人,也想让大家看到,不是所有的露宿者都是脏兮兮、素质低下,令人厌恶的。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香港人压力大,常常觉得不快乐。香港在世界的舞台上,人要不断努力,保持竞争力。在争名逐利的过程中,很多人感到痛苦、麻木,甚至自闭。

我希望生活在主流价值观里的人,可以适当降低对名利和物质的追求,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活得轻松一些。

并不是希望他们像我一样露宿街头,即便到了山穷水尽,像我一样也可以活。不必为身外之物,痛苦烦恼,甚至了结生命。

如果读者看到我的博客会变得开心,那我的付出就有意义。

 “我的内在心灵,每降一级就会觉得富足一些” 

有很多人骂我,觉得我是一个Loser,由一个中产白领跌到做一个流浪汉。但这是从别人的角度来看问题。

我觉得人,外在环境不重要,心态决定一切。流浪前,我不会与人打交道,过了流浪生活以后,与外面的世界接触多了,我慢慢变得外向了,我开始分享我的生活和我的想法,是流浪生活改变了我。

从我的角度来看,虽然我的生活在一点一点的降级,但我的内在心灵,每降一级就会觉得富足一些,到现在是最满足的状态。

我从一个迷茫、不懂得人生意义的人,到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这是流浪带给我的最大财富。

家对很多人来说,是遮风挡雨,储存物资的地方。对我来说,一个从个心灵上能够给你安稳,让你心安的地方,就是家,其它都没有关系。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6)
康一在南卡 10天前 回复
虽然这样的生活在我们看来与世无争,但个人并不推崇。在我看来,生活是需要面对的,是需要我们付出一定的努力去争取的。文中人虽然看起来内心纯净,但不工作、不劳动,仅靠嗟来之食,是当下年轻人不应效仿之行为。
大志 10天前
我认同你说的
Hedy 10天前
If you happily do anything you like ,don’t worry
TianyuZhang 10天前 回复
所谓的物质的放逐,精神世界的丰富,本身就是一个笑话。靠救济生活,自己都不能养活自己。错,不是不能,而是放弃养活自己。因压力过大,活在虚拟世界里。若是人人如此,真的是国将不国。自我放逐,可以,首先,你得有能力支付自己的生活。
look 10天前 回复
扯蛋
Yong2844 10天前 回复
“内在心灵:每降一级就会觉得富足一些”? 典型的阿Q精神!绝对是Loser一个
同行 10天前 回复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 评价你🐎呢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