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 fastrpl
马哥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4日 19°C-27°C
澳元 : 人民币=4.97
悉尼

过来人给你讲诉瓜豆的成长史

6天前 来源: 腔调阿朱patrickzhu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主人公胡有才系列第二集又来了

第一集请看这里  瓜种得瓜,豆种得豆


胡有才说【一位教育孩子不成功的家长的内心独白】是他的处女作,没承想却几乎一炮打响。我把很多读者的私信都转发给他,胡有才沉默良久,惜字如金:“再搞两篇。”

晚饭辰光,胡二篇不期而至:“你润色下,理顺下句子,发吧。”

我告诉有才哥,不是每一篇文章都能火,你要有平常心。老胡回我:“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我其实并不知道这句听起来颇文艺的句子是什么意思。

不管它了,上胡二篇。

让孩子在一个没有恐惧的世界成长


上帝在我四十一岁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天使。直到今天,我都觉得这像是一场梦。我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在女儿熟睡的时候坐在床边,静静的看她,有时候看着看着就会带着笑容却情不自禁的流泪,我知道那是幸福的眼泪,那种幸福感觉只有经历过中年得女的人才能真正体会。

女儿出生的那天,我一点不像已经做父亲十几年的中年男人,我仿佛被从天而降的巨大彩蛋击中,被幸福困扰中手忙脚乱,而老大老二也在面对突然从天而降的一个女孩来到家中颇为不适,他们总是会在妹妹睡觉的时候故意捣乱,也会在最需要安静的时候有意制造点噪音找些麻烦。我常常忍不住把他俩拉到一边一顿胖训:“妹妹还小,你们都是大孩子了,要懂点事了, 不能总这样捣蛋!”那段时间似乎哥俩特别淘气,行为举止颇有些异常。三个月后我突然意识到或许是妹妹的到来和我们对妹妹的贴心照顾造成了老大老二感受到了情感缺失却无处发泄。随着妹妹一天天长大和我们对三个孩子爱的平衡,一家五口也是其乐融融。

女儿三岁前我从未给她发过脾气,乖巧的姑娘也每天都笑脸盈盈。后来,两个哥哥上了High School, 妹妹也进了幼儿园,我整天为老大发愁,为他的不上进上火,每次回家见他都气不打一处来。只有老二从来不需要管,自己做功课,也不用花钱补课,成绩还挺棒。妹妹也开始不服管教,无论送她去任何课外班,都是两天打鱼三天晒网。于是,家里的日常经常是这样的一个场景:我呵斥着老大去做功课,太太揪着妹妹逼着她练琴。老二像一头老黄牛,任劳任怨的收拾家里,洗碗刷锅,剪草倒垃圾,从无怨言。然后一言不发,去自己房间完成功课。

中国古话说:“严父慈母”,于是我就和太太合计,我做严父,太太忍着性子做慈母。三个孩子便都有些怕我。只要我板下脸,家里都会顿时安静。老大识趣的去坐到了电脑旁,女儿也会拿起琴谱装模作样。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老二依然那么优秀,依然不需要任何管教。老大也还是很顺从的你让去补课就补课,你不让我玩游戏就不玩,你让我回家就复习功课,我就一直坐在书桌旁,

我用尽了我能想到的一切招数,school report和老师的评价都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女儿渐渐的失去了笑容,即便笑,也有些许勉强,不再天真烂漫。她开始变得讨巧,她似乎很清楚的洞察我们的喜好,过早的学会了察言观色。那时候她八岁。我隐隐觉得有点可怕。

后来的事情我在【一位教育孩子不成功的家长的内心独白】中已经写的清楚,我和老大开始了六年的冷战,原本承载了我所有期待的老二背着铺盖卷选择了离开。

我和太太在这个过程里从来没有停止思考,也没有停止比照。我们意识到没有给孩子因材施教,譬如,我们到现在也不清楚三个孩子到底天赋在哪,兴趣何在?但我们的的确确用了同样的方法尝试管教了三个个性不同的孩子。

于是我们斗胆在女儿身上开始了尝试,我征求了她的意见,她可以放弃所有她不喜欢的课程,于是她放弃了钢琴,绘画,她主动要去打羽毛球。她说“爸爸,我不想考OC,不想读精英,因为我觉得哥哥上学好辛苦,也不开心。” 我忍着痛答应了她所有的要求,但我告诉她:”你可以放弃所有不喜欢的,但如果你决定做一件事,请用尽全力。“ 我不能确认,十岁的女儿是否完全理解。但那一天,我和太太有点释然,既然我们对老大老二用尽了全力管教却不得其法,为何不能放女儿一条生路?

那一天后,我们耐着性子陪伴女儿成长,时常会在睡梦中惊醒,一身冷汗,因为担心这样的放松最终会害了这个心爱的姑娘。也有许多次,我都想把自己的方案推倒重来,但每一次太太都轻声的告诉我,我们要学会等待。女儿十岁后的这四年,必须承认,我变了很多,我没了脾气,我学会了鼓励。我改掉了对儿子的高压,我让女儿不再害怕。

十四岁的女儿就读于我们片区的公校,再普通不过,但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优秀,所有科目的成绩几乎全A,而且一直是学校的Captain,运动也从未拉下,以前憎恨的乐器重新拾起,相信很多人都在山区的商场门口见过弹吉他的我家姑娘。

老二去了贵州,老大也在冷战许久后和我选择了和解。妹妹开始在老大的咖啡馆打工,一个月前的午后,老大说:爸爸,有空来店里聊聊。我们一家人坐在小小咖啡馆的角落,老大说:“看到妹妹现在的样子,她在自己家里不再担惊受怕,她不需要察言观色,我都替她高兴,如果十几年前,我能生活在没有恐惧的世界,我就不会那么反叛,我选择和你对立,只是因为你没有让我感受到爱,我却感受到了恐惧。现在,我不恨你,我要感谢你,因为,你终于没有像对待我们一样对待妹妹。“

当天晚上,我给老二打了个电话,聊起这件事,老二说:”爸爸,别生气,我知道你都是为我们好,只是当时你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法。对妹妹好一点,别让她在家里受委屈,别让她在家里觉得恐惧,那就够了,你不是常常告诉我们,爱能够改变一切吗?“

这是我和三个孩子的故事。


胡二篇有点欲言又止,似乎没有完全写完,但我完全能够体会他对女儿的爱和他对两个儿子的愧疚。我想起他和我聊天时分享过的家庭教育的三个门槛,作为胡二篇的结尾,也颇为恰当。

老胡说,他总结了自己对三个孩子的教育,并观察了周边华人朋友的现实境况,他认为有三个门槛,这三个门槛决定了孩子的未来。

第一个门槛:3-5岁(学龄前)

时常我们会观察到,国外的孩子似乎天生自信,阳光,而亚裔的孩子普遍表情沉重,我自己的总结,原因在于正是在这个年龄段,我们开始了家教,开始了”严父慈母“,三岁前我们会有很大的包容和耐心,你不会发脾气,你不会因为他没学会一样技能而发飙,因为作为父母,还没开始攀比,还没有调高期望值。但三岁后,开始为孩子设立了目标,开始了起跑线上的抢跑。所以,焦虑也就从此埋下了种子,我家老大老二的教育就是从这里开始,我没有迈过这个门槛,也就没有开好教育的头。

第二个门槛:10-12岁 (四年级-六年级)

在国内是小升初,在澳洲是开始OC,精英的准备。共同点是开始在学业上给孩子有了要求,开始了漫漫的补习征程,鲜有人能够逃脱。这个门槛的核心在于,孩子处在青春前期,有了蠢蠢欲动的叛逆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反抗强势的父母给的任务和高压,乖巧的孩子选择了默默忍受却在不知不觉中丧失了在未来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锐气,那些不服管教的孩子或许就在此时在看似服从的过程里积蓄着反叛的力量,然后瞅准时机给父母致命一击。

人格的不健全很大程度取决于这个年龄段孩子所身处的环境,尽量让孩子不要生活在恐惧里,这是每一个为人父母都要学习的功课。

第三个门槛:16-18岁 

孩子们无论以何种方式度过第二个门槛,在16-18岁的时候,他们基本已然摸清家长的底牌,而且他们也已经自认足够强大。而家长在此时要么已经调试好教育的心态,给予孩子尊重和鼓励,这已经是非常好的家庭教育结局,要么已经束手无策,听之任之了。

无论家长处于哪种状态,如果到了这个门槛,还没有足够的反思和领悟,家庭教育在这个阶段结局已经难以改变。

至于18岁以后的人生,做为家长,只有观望的份,起不了什么作用了,但18岁以前所接受到的家庭影响,基本决定了你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一大半。

这是老胡给我上过的一课,深感认同。

关注"亲历澳洲". Zhukai13564661437,或扫码关注

关键词: 教育家庭父母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