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 fastrpl
马哥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4日 19°C-27°C
澳元 : 人民币=4.97
悉尼

四川夹江公交爆炸案嫌疑人:性格孤僻,10年未同家人来往(组图)

6天前 来源: 澎湃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11条

卢仕兵在村里默默地生活了40多年,很少引人注意。

即使他因“妨害公务”被羁押的事,也是在他涉嫌制造公交爆炸案之后才被同村人知晓。

12月5日,四川省夹江县焉城镇一辆3路公交车发生爆炸,车辆玻璃碎裂,爆炸致17人受伤。夹江警方发布消息称:现场监控曝光画面显示,44岁的夹江县顺河乡前进村农民卢仕兵有重大作案嫌疑。

12月6日,卢仕兵的姐夫周先森(化名)向澎湃新闻称,卢仕兵曾因对家门前一条新建公路占用他家土地而心怀不满,拿着电锤(钻)、钢钎砸路时同村社干部发生争执,警方处理之时,他又拿着钢钎追赶处警民警。事后,卢仕兵因妨害公务,被关一些天。

当地一名村干部介绍,卢仕兵从看守所出来之后,一直要求当地政府对他进行赔偿,直到此次公交爆炸案之前还在找政府。

“我们都反复调解了四五次。”这名村干部说。

四川夹江公交爆炸案嫌疑人:性格孤僻,10年未同家人来往
夹江汽车站外的安保人员。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图

性格孤僻,同大姐10年不来往

12月5日,四川省夹江县一辆3路公交车发生爆炸之后,有人在现场拍到疑似犯罪嫌疑人卢仕兵的画面。这段视频显示,他同一些伤者一起坐在公交站台的地面上,面无表情。几个小时后,警方公布嫌疑人的信息时,这名男子已逃无踪影。

12月6日,几辆警车停靠在夹江县顺河乡农民卢仕兵的家附近的路边,警察和治安巡逻队员在村里来回走动,从卢仕兵被确定为爆炸案嫌疑人之后,警方开始在他家附近布控。

四川夹江公交爆炸案嫌疑人:性格孤僻,10年未同家人来往
警方在村口布控

前进村位于夹江县青衣江边,地势平坦,纵横交错的村道将各家各户串联起来。卢仕兵的家共七间青砖瓦房,以堂屋中线为界,他同大哥各占一半。据邻居介绍,卢仕兵家有姐弟三人,他排行第三。大姐嫁在邻村,二哥一家在贵州做生意,很多年没回家了。父亲去世后,其母失明,这些年跟着卢的姐姐一起生活。因此,家里平常只有卢仕兵一人居住。

四川夹江公交爆炸案嫌疑人:性格孤僻,10年未同家人来往
夹江顺河乡前进村卢仕兵的老家

村里人对他的行踪知之甚少。“有时像在家,更多时候又好像在外打工,没有特别注意。”他留给一名村民的印象是,看着老实,话不多,不喜和人交流。一名村干部说,他这个人性格孤僻、偏执、很难交流。

如果不是他涉嫌制造了这起爆炸案,村里更多的人都想不起他的存在。距离他家几十米远的几名邻居都表示,已经有几年,甚至10多年没见过这个人了。

四川夹江公交爆炸案嫌疑人:性格孤僻,10年未同家人来往
夹江顺河乡前进村卢仕兵的老家

卢的大姐、姐夫也表示,跟卢10年没有联系了,“连电话都没有”。姐夫周先森说,十年前的一天,卢因为整天在家不出门,也不做饭吃,周先森就去他家里,叫他按时做饭吃,但他却跟姐夫大吵了一架。从此,姐夫一家就没再和他联系了。周先森说,当时他吵架,可能是早年他要借钱,没借,他有怨气。

周先森说,卢仕兵只上过小学三年级,没什么文化,但脑子是正常的。早年,也给他介绍过女朋友,有的别人看不上他,有的他看不上。一名邻居说,卢仕兵后来自己也不想成家了,姐姐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女方都同意,他拒绝了。理由是,太穷,养不起老婆孩子。

四川夹江公交爆炸案嫌疑人:性格孤僻,10年未同家人来往
卢仕兵家中存留的竹制工艺品

这名邻居说,卢仕兵早些年去贵州帮哥哥卖过瓷砖,但一两年就回来了。后来,又在峨眉做竹筒工艺品卖,同样没做长久。至今,卢仕兵杂乱的家里还堆放着很多竹制工艺品。

卢仕兵后来又先后在成都、夹江、村子外面的沙石场打工,时间都不长久。

四川夹江公交爆炸案嫌疑人:性格孤僻,10年未同家人来往
夹江顺河乡前进村卢仕兵的老家

曾因“妨害公务”被羁押

在前进村,卢仕兵很少引人注意。他曾因妨害执行公务被羁押的事,也是他成为公交爆炸案嫌疑人后才在村民中传开的。

姐夫周先森证实,卢仕兵的确才从看守所出来两个月。据周先森介绍,村里修了一条公路从卢仕兵家门口过,他家旁边有一块地,以前种橘子,后来公路拓宽的时候占了一些地,当时卢仕兵不在家,回来看到后很不高兴。于是,拿着铁锹、电锤(钻)、钢钎,准备撬砸公路。看到他要搞破坏,村社干部就出来阻拦,因此同他发生了争执。村干部报警,派出所民警来了之后,他又拿着钢钎追赶民警。邻居称:“最后是防暴队来人,才将他控制住。”

村民们甚至并不清楚卢仕兵是被拘留,还是被法院判了拘役。可以确定的是,之后,卢仕兵因妨害执行公务,被关了四五十天。姐夫周先森说,因为他们很多年没和卢仕兵来往,这些情况都是后来派出所民警告知他们的。

前进村一名村干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卢仕兵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就不断找政府要赔偿,他要求政府按照他被关押的时间,每天赔偿他240元,还有精神损失费,总共提出4万多的赔偿要求。这名村干部说:“因为他的确违法了。是否关押错了,是否应该赔偿也应由法院裁决。怎么能找政府要?”

“我参加调解都有好几次。”村干部说,12月5日事发当天,卢仕兵还到过乡政府。

卢仕兵的老母亲70多岁了,现在住在卢的姐姐家。澎湃新闻记者见到她的时候,她说希望他“赶快去自首,争取得到政府宽大处理”。

卢的姐姐称,他们家也是6日早上才知道这件事,她非常伤心,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去伤害那些无辜的人。

关键词: 公交爆炸四川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1)
任家族的野爹 6天前 回复
在中国不整出个集体死亡事件都上不了新闻。
By-X_芸芸芸芸 6天前 回复
乡下人都是靠土地吃饭,日子都并不富裕,人为生活所累的时候,心胸难免会狭窄一些,当合理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会积怨成恨。望各级领导多关注民生,让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
坐在天际边幻想 6天前 回复
报复社会太不该,事出有因应深挖。
TTC_WAKEUP 6天前 回复
没文化 老实人 没家庭温暖 不要惹我 占地不赔 逼上绝路 就这么简单
Arissashan 6天前 回复
野蛮拆建,是造成社会官民矛盾的主因!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