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oro
慕思; Tild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19日 9.2°C-17.6°C
澳元 : 人民币=4.87
悉尼

今天,澳洲历史被改变:独立议员联手工党击败政府,难民从此可进澳洲就医!总理称澳洲边境被摧毁,但背后却是重重黑幕……

2019-02-13 来源: 今日墨尔本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今日党争

经过漫长的争斗后,就在刚刚,澳洲国会两院通过了一则令人震惊的法案!

在多名独立议员联名提出允许难民入澳就医法案后,在工党的支持下,该法案得到通过!

根据该法案,接受特别委任的医生可以要求将被羁押在马努斯岛和瑙鲁岛难民来到澳洲接受医治!

据悉,在该法案框架下,内政部长将被要求对医生的要求进行审查,如果部长拒绝难民入境,独立健康咨询小组将再次进行审查。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澳洲九号台新闻报道称,联盟党政府试图在最后一刻阻击该法案,副检察长直言法案违反了澳洲宪法。但是,工党却修改了法案内容,明确表示裁决难民是否入澳治疗的医疗小组不会被支付报酬,因此绕开了宪法方面的障碍。

虽然联盟党政府施加了极大的压力,但6名中立议员还是与工党站在一起,让联盟党政府以1票之差败北。工党党魁薛顿今天表示:“我认为澳洲政府在人道地对待难民的同时,仍可以保持边境安全和国家安全。”

澳洲总理莫里森(图片来源:网络)

澳洲总理莫里森则表示,薛顿打着人道主义的旗号做出这些改变就是在“自欺欺人”,“我提醒他们,他们的人道主义上次导致了儿童死亡,导致我们的边境完全被摧毁。澳洲人民会记得今天,会把这笔账记在你——工党党魁的头上。”

根据这项新的法案,由两名医生组成的医疗小组将负责评估马努斯岛和瑙鲁岛难民入澳就医的申请,然后内政部长需在72小时内做出是否允许他们入澳的决定。除非申请人会威胁澳洲的国家安全,有大量犯罪记录,且对澳洲民众造成威胁,否则内政部长不能否决这一类的申请。

为什么这则法案的通过意义重大?有下面三个原因

这法案,严重动摇政府威信

首先,澳洲独立建国的历史只有80多年。而这则法案的通过,则是澳洲八十多年来首次出现联邦政府在议会被击败的情况!

一般来说,澳洲的政体要求联邦政府在议会中是多数派,这才能确保各项法令的顺利通过与实施,确保国家能正常运转。

而联邦政府如果在议会中被击败,也就意味着其执政能力面临巨大挑战!

尽管如此,总理莫里森至今仍然拒绝提前选举,他坚持联盟党有能力执政。“选票来来去去,这并不让我烦恼。”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这则法案由独立议员Kerryn Phelps与Julia Banks等人联手提出,并获得了反对党工党的支持。

Kerryn Phelps来自新州的Wentworth选区,这里曾经是自由党的铁票区,并由前任总理谭保一手把持。但谭保遭遇党内同僚逼宫下台后宣布退出政坛,此后Kerryn Phelps击败其他候选人当选。

640.webp.jpg,0

Julia Banks曾系自由党议员,但在去年谭保前总理下台的政变后,Julia Banks宣布无法忍受党内的歧视与霸凌,并退出自由党。

Phelps与Banks是澳洲独立议员的代表,她们牵头的这则法案通过,或许意味着两党把持澳洲政权的时代正在出现改变。

这法案,牵扯到黑幕重重

这一点,还要从澳洲金融评论报(AFR)最新的报道说起。

据这篇报道称,这些被拘禁在澳洲之外的难民们,正成为某些人中饱私囊,大肆洗钱的工具!

AFR称,今年年初,澳洲联邦政府悄悄延长了一份最有争议的合同,额外增加了1.09亿澳元的拨款,为巴布亚新几内亚马努斯岛上的难民提供安全保障。

640.webp (1).jpg,0

据AFR报道,拨款的大幅提升,使得鲜为人知的Paladin Group成为澳洲政府最大的承包商之一,该集团在马努斯22个月的工作中获得了价值4.23亿澳元的拨款。

AFR调查后发现,Paladin Group仅仅是一个实体注册在袋鼠岛(Kangaroo Island)海滩小屋,另一个实体注册在新加坡一个邮箱的皮包公司。这种公司能成为澳洲政府最大的承包商,简直不可思议!

当联邦议会准备在周一就难民问题展开另一场激烈的辩论时,AFR的一项调查发现,澳洲内务部不仅忽视了对这家公司欺骗的指控,更在1月3日延长了Paladin的合同。这家公司被指在投标时撒谎,并有可疑的资金支出。

这些指控是在Paladin与其前巴布亚新几内亚首席执行官Craig Coleman之间激烈的法律纠纷中出现的,Coleman正在起诉该公司违反合同。

此外,Paladin的创始人和重要高管Craig Thrupp已被禁止进入巴布亚新几内亚,而另一名当地董事Kisokau Powaseu上个月被拘留在Port Moresby,被指控挪用资金和洗钱。

在马努斯,Paladin负责安全、信息技术、当地交通以及East Lorengau中转中心、Hillside Haus和West Lorengau Haus的一些场地管理,难民和寻求庇护者抱怨设施破损,以及缺乏服务。

在岛上生活了5年的苏丹难民Abdul Aziz说:“澳洲纳税人正在花费大量的资金,但是在马努斯没有看见资金被充分使用。”

难民署去年7月发表的一份报告证实了这一点。该报告指出,难民营的设施老旧,很多都已经损坏,但没有维修。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的计算显示,Paladin每月平均被支付2080万澳元,用于所有3个地点的安保和East Lorengau中转中心的管理。这个数字比去年平均每月1400万澳元增加了48%。

一名内政发言人说,现在有422人住在这3个营地,213人住在East Lorengau,111人住在West Lorengau,98名寻求庇护者住在Hillside Haus。

这意味着,澳洲政府每天花费1600多澳元,用于在马努斯安置每个难民,还不包括食品和福利服务,是悉尼香格里拉酒店套房价格的两倍多。

通常,由于涉及风险,这些合同的利润率高达40%。然而,据一位熟悉这类操作的消息人士称,Paladin的利润率“难以置信”。这是因为该公司主要使用当地员工,其保安每小时收入约为2澳元。

640.webp (2).jpg,0

据信,该公司有十多名外籍员工,他们每人可能收入15万澳元。内政部表示,Paladin提供安全、运输、IT服务和应急管理。

但即使为撤离、应急小组和当地顾问提供慷慨的资金,Paladin的总成本估计每月不到300万澳元。这意味着,他们每月将超过1700万澳元用于管理并保护这3个营地。

内务部长彼得·达顿拒绝公布Paladin合同的任何详细细节,称这可能会损害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关系。

Paladin集团从这群难民上赚来了澳洲人几个亿,却完全缺乏监管。

这法案,或将暴露重重漏洞

话说回来,莫里森对这则法案的指责并非空穴来风。

此前就有媒体报道,称有难民利用来澳洲就医为借口,多年滞留不归,而其就医的原因包括便秘。

来自内务部的数据称,有895名难民利用法律漏洞来避免他们被送回海外羁押中心。

而其中有一名伊朗青少年,在去年10月医生要求将她送到澳洲接受紧急治疗。这名19岁的女孩后来发现是便秘。她现在依然留在澳洲。

而另有一名44岁的男子需要做骨盆CT扫描被送到澳洲,现在5年过去了他依然没有离开。

此外,这些来澳洲治疗的难民中有50%并不是自己有病,而是陪伴有病的家人一起过来。大部分住在社区,少部分人因为他们的身份处于羁押之中。而其中很多人试图通过打官司留在澳洲。

今日结语

这则法案的意义,已经为您阐述完毕,但它将为澳洲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还不得而知。我们能知道的是,澳大利亚新一轮的政治斗争,开始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Ralberry 2019-02-14 回复
呵呵,假仁假义的工党
richi 2019-02-15 回复
又是内政部长,护着自己的利益小弟。
Martin_Z 2019-02-13 回复
工党正在带领澳洲人民走向:真正的社会主义。哈哈
G’day 2019-02-13 回复
太糟糕了,以后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农夫和蛇。
QWER 2019-02-13 回复
呵呵呵 现在到底谁是多数派?
豬頭肉 2019-02-13
谭保走人退MP,又加上辞职的MP, Coalition 已经不是多数, 要想拿到多数票得靠独立MP的支持。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