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oro
慕思; Tild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21日 9.8°C-19.8°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如工党胜选,能解决澳洲经济的不确定性吗?

2019-04-13 来源: 澳财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澳洲媒体今天纷纷发表文章,探讨了5月18日联邦大选一个可能的结果,就是Bill Shorten成为澳洲第31任总理。那么如果工党赢得了选举,有哪些前任政府留下的财富可以继承,又有哪些不利的挑战需要面对呢?

工党影子内阁财长Chris Bowen

明年的这个时候,现在的工党影子内阁财长Chris Bowen可能会成为继Peter Costello之后,时隔11年再次宣布政府预算盈余的财长。然而,前几届政府留下的经济条件和财政环境则可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况。

前任政府留下的财富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从有利的方面来看,Bowen将迎来政府3A信用评级、预期盈余、净债务减少、失业率创八年低点、经济增长复苏苗头、零售销售和消费者信心回升、以及减税对GDP贡献的0.25个百分点。

财政部乐观地预测GDP增长到2021年会加速至3%,失业率则稳定在5%。

需要面对的不利因素

就不利因素而言,住房价格和消费增速持续下滑,中国和全球经济增速出现放缓,煤炭和铁矿石价格开始回落,以及工资增长率停滞不前。受这些因素影响,未来四年内政府预算收入或减少150亿澳元。

AMP集团经济学家Shane Oliver表示称,如果他是Bowen,则会既兴奋又紧张。

他说:“在历经长达11年的财政赤字之后,我们终于即将迎来财政盈余。对于任何一届新政府而言,这都是他们所希望看见的。财政盈余的情况下,政府在制定相关宏观经济政策时享有更多的灵活性。”

但是,有利就有弊,财政盈余也可带来一定的风险。

澳大利亚前金融部副部长Stephen Bartos称,有些事情可能较预期发生的更早,并且可能在竞选阶段就会发生。

他说:“Chris Bowen必须考虑的首要风险控制,竞选活动可能会产生财政陷阱。如果联盟党在竞选过程中宣布有些对选民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政策,工党势必也不得不与之相匹配,导致支出增加。”

“在目前澳大利亚经济面临多重风险的背景下,如果工党选择匹配联盟党所作出的大型承诺,势必会导致预算盈余变赤字。”

“工党继承了很多不确定因素。Bowen必须敏锐觉察到这些风险。尽管联盟党已经预期会实现财政盈余,但是并没有保证一定会有财政盈余。”

另外,根据Bartos的分析,影子财长Bowen所面临的一个关键陷阱是过分依赖财政部的预测。

Bartos说道:“财政部的预期并不是一直未曾落空过。例如,财政部曾预期工资会加速上涨,但是事实上,这一预期并没有实现。对于任何一届政府,推动工资加速上涨是关键任务之一。”

对于工党而言,工资增长是其所传达的一项关键政治信号。因为在竞选活动中,工党已经承诺提高最低工资水平。

目前的工资增长率仅为2.3%,不及预期。澳联储(RBA)预期今明两年的工资增长率分别为2.5%和2.6%。相比之下,财政部预期2020财年的工资增长率为2.75%,2021财年则加快至3.25%。

澳联储对工资增长率的预期是建立在失业率下降的基础上的。目前的失业率为4.9%。根据澳联储的预测,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导致工资价格水平收紧,继而推动工资上涨。

要想达到这一目标,非加速通货膨胀失业率(NAIRU)则需发生变化。所谓的非加速通货膨胀失业率是指预期通货膨胀率和实际通货膨胀率是一致的失业率水平。

非加速通货膨胀失业率过去是5%,但是澳联储预期是4.5%。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我们可能达不到这一点。

澳新银行(ANZ)经济学家David Plank表示,Bowen之所以应该感到“兴奋”是有机会重塑澳大利亚的未来。之所以感到“紧张”是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因素非常具有挑战性。

他说:“在家庭债务高企且全球不确定性很大的环境下,信贷收紧导致住房价格持续下跌。”

现在的住房价格相比2017年峰值时期已经下跌了14%,并且有早期迹象表明房价下跌开始抑制居民消费。事实上,澳联储已经明确表示,房价下跌是导致家具和汽车销量下降的原因。

目前,澳大利亚的家庭负债收入比为190%。澳联储也明确表示,家庭负债高企是经济中的最大风险因素之一。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EY)于近期进行了一项调研。调研结果显示,仅有不到1/3的受访者预期他们今年将减少债务负担,较去年的60%有所下降。值得注意的是,之所以不能减少债务负担不是因为受访者的个人意愿问题,而是他们没有能力这么做。

西太银行(Westpac)经济学家Bill Evans也认为Bowen将不得不面临一些经济挑战。但是,联盟党于四月份公布的预算案并不存在“陷阱”一说。

他说:“并没有理由对预算数字提出异议。虽然其中有一些预测是过了,但是对于铁矿石价格等其他预测则相对保守。”

说到铁矿石,由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铁矿石价格也是一个潜在的不确定性因素。澳联储副行长Guy Debelle近期也提到了这一担忧。

他说:“中国各种政策刺激因素将对全球经济的不同部分产生不同的影响。其中最明显的一个特征是,澳大利亚经济受益于中国大规模基建支出。”

但是,对于Bowen而言,这一特征或已暂告段落。

生产力挑战

据澳洲广播公司(ABC)报道,澳洲第二大基建投资机构IFM Investors的Alex Joiner博士表示,政府在大选后应该采取的最重要的挑战是提高生产率。

“财政刺激很容易,降息也很容易,”Joiner博士说:“生产力的提高更难,需要时间,更难解释,但最终更加重要。”

这意味着要对税收改革而不仅仅是减税,要进一步进行劳动力市场改革,增加教育和技能支出,以及对生产性基础设施的投资。

“如果澳大利亚希望生活水平继续改善并保持可持续发展,那么我们就需要提高生产率。”

可悲的是,“生产力增长”这个口号,不太可能会在未来几周被政客们召集的任何一个“焦点小组”所认可并通过。

最有可能的是,它将处于“将被考虑”的队列中,而在短期内我们所希望的最好结果是财政部此次预测完全正确。

关键词: 工党大选经济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