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思;Tild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5月20日 15.4°C-21.3°C
澳元 : 人民币=4.79
悉尼

Campsie华男停车场午夜惨遭割喉,亚裔凶犯竟是屠夫!案情疑点重重,他因此被轻判(组图)

9天前 来源: 杰夫 评论31条

【今日澳洲5月10日讯】(记者 杰夫)今日澳洲App针对在澳华人相关判例发布系列报道。今日关注的案件,上月底刚于新州高等法院宣判。

家住Campsie的华男柯先生,于2015年3月28日晚回到住所停车场,下车后竟遭歹徒乐泽仁(Ze Ren LE,音译)持刀袭击,身中20多刀后被割喉,惨死血泊之中。案件离奇之处在于,凶手与受害者竟完全不相识,但凶手却对死者的住所信息、财务状况等十分熟悉。

本系列报道严格依据法庭判决回顾案情,旨在提醒在澳华人遵纪守法,勿要以身试险(点击查看之前专题报道)。

生前最后24小时 “惨叫持续一分多钟”

柯先生与前妻高女士及女儿,居住在Campsie的一个3层Unit。

2015年3月28日早晨柯先生与前妻高女士共进完早餐后,于中午驱车前往投票点投票。

下午5点左右,待高女士做完美甲后,二人一同回到家中。

一家人吃完晚饭后,高女士出门打麻将,直到凌晨时分接到女儿电话,“家里出事了。”

微信截图_20190510183308.png,0

吃完晚饭,柯先生出门拜访好友朱女士,这已经是他多年来的饭后习惯了。朱女士与柯先生都来自上海,也都选择了Campsie安家,柯先生每周会去朱女士家拜访聊天3-4次,每次1-2小时。

当晚8点30左右,柯先生如约而至。然而,在朱女士开门后,他却没有如往常一般进到屋内,而只是在门口向朱女士问了声好。

“他说今晚有事,得走了,约了明天再来。”朱女士回忆称,“感觉他很着急的样子。”

事后得知,柯先生在离开朱女士住处后,找到了另一好友柯女士,两人虽同姓但并非亲戚。

柯女士称,案发前几日,她曾委托柯先生帮忙购买一些保健品,以便其回国送礼。

晚9点左右,两人见面后驱车前往Brighton-Le-Sands,并在Eurobay咖啡厅坐着聊了1小时天。

Exterior2.jpg,0

“他那天情绪没什么异常,”她说,“他告诉我4月或5月要回趟中国,看望父亲,机票都买好了。”

柯女士称,现在回忆起来,柯先生当晚聊天中的一些内容,着实有些诡异。

“他聊到家中刚遭遇入室盗窃,盗贼从阳台翻入后,打碎了花盆,偷走了他女儿的一只昂贵手表,及数千澳币。

9点45左右,两人回到了柯女士家中。

晚10点50分,邻居张先生在柯先生家楼外人行道上,看见一名亚裔男子在来回踱步。

2.jpg,0

晚11点28分,监控拍到柯先生驾车,拐弯进入Campsie家的地下停车场,这名陌生亚裔男子也随即消失。

晚11点半到11点40分,柯先生所在的地下停车场,突然爆发出惨叫声。据周围数位邻居一致证实,“惨叫持续了1分多钟,是同一名男性发出。”

晚11点43分,听闻惨叫后前去查看的邻居Chitrakar男士,发现柯先生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Chitrakar随即报警。

晚11点48分,警方接报赶抵现场。

疑点重重,神秘第三人浮出水面

案发后,经过调查,主要嫌犯男子乐泽仁进入了警方视野。

然而,诸多证据却显示,死者生前与乐泽仁毫无联系,两人互不相识

随着调查深入,死者的生前好友沈某浮出水面。

沈某为死者上海同乡好友,也居住在Campsie。两人来往较为密切,死者曾多次将自己的奔驰与女儿的车,借予沈某使用。

然而,证据最终指向,真正将死者与沈某联系在一起的,竟是毒品

该案法官表示,2014及2015年上半年,死者与前妻高女士均无正当工作,两人均从Centrelink处靠福利度日。

Centrelink-2.jpg,0

然而,死者一边领着救济金,一边却坐拥一辆奔驰车,并给女儿购买了Mini Cooper,且曾多次借钱给沈某,最多一次超过了$3000

死者遇害后,其女儿曾表示,有人偷走了她价值$6000的腕表、价值$800的钱包,以及$3000澳元现金及¥5000左右人民币。

该案法官采信,死者柯某曾在2014-2015年间,涉嫌从事制毒和贩毒,从中牟取暴利来供自己和家庭生活,而沈某很可能曾为死者贩卖过毒品

法庭文件显示,沈某曾在死者被害两周前,在柯某家车库门口大吵了一架,两人的买卖关系随之结束。

凶手:精神分裂的屠夫

本案凶犯乐泽仁,英文名Vincent,出生于越南,30年前来到澳洲,1988年与刘女士结婚后诞下3个孩子,一家人居住在Cherrybrook。

乐泽仁作为一名屠夫,曾在Silverwater的一家工厂负责肉类处理。也就在这里,他与工友沈某相识

2014年,他与妻子开始在Marrickville共同经营一家肉店。2015年生意失败后,乐泽仁便没有了全职工作,整日开着自己的货车,并随身携带一整套屠宰工具

“这样一有活儿就能马上开干。”他在证词里提到。

除了生意上的打击,乐泽仁的心理也开始出现一些问题。

“他变得非常易怒,完全不需要理由就能暴怒。”前妻刘女士称,“变得很难沟通,有时会把车开得极快,特别危险。”

文件显示,乐泽仁在Hornsby医院接受精神病治疗期间,也开始染指毒品,而法官认为,沈某很可能就是为其提供毒品的供货商

就这样,三个生活轨迹完全不同的男人,却被毒品联系到了一起。其中一人的命运,竟就此画上悲伤的句号。

14_PM582735.jpg,0

最终,警方凭借现场遗留的疑犯DNA,以及手机定位技术,证实乐泽仁曾于案发当晚,驱车从Cherrybrook前往Campsie,并在谋害柯某后,将其装有现金、手机的背包抢走。案发后,警方发现死者的手机定位移动轨迹与疑犯手机契合。

而在审讯沈某与乐泽仁,以及查阅两人手机通话与短信记录后,警方发现,将柯某住址与财务信息透露给凶手,并鼓动其进行抢劫的,不是别人,正是死者生前“上海同乡好友”——沈某

警方调取的通话记录显示,案发前一晚凌晨00:38-00:45分,沈某与乐泽仁曾进行过两次通话,时常约4分钟

随后二人改为短信交流,以下为警方递交法庭的短信记录证据。

Untitled-1.jpg,9

沈某与乐泽仁案发前短信记录

虽然两人短信来往中,充满了大量缩写与拼写错误,但法庭最后采信两点:

一点为沈某曾告知乐泽仁“有人赢了钱”,并怂恿乐泽仁“进行抢劫”;

其二为乐泽仁也希望了解“赢钱人的信息”,并暗示“将准备参与抢劫”。

2015年3月28日晚,乐泽仁埋伏在地下车库,将刚下车的柯某残忍砍死并割喉。

倒在血泊之中的柯某,可能永远也想不明白,眼前这位陌生男子,为什么会挥舞着屠刀向自己袭来。他更无法知道,这位精神病凶手,竟是受自己“同乡好友”的撺掇。

而让柯某一生悲惨收尾的罪魁祸首,只是一名饱受精神病折磨的屠夫?还是人性的贪婪与黑暗?

抑或,柯某的命运,在其涉毒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悲剧?

image-20160706-814-1jt1j3b.jpg,0

最终,根据新州Crimes Act 1990第23A条,由于该案案犯乐泽仁在犯案期间,饱受精神分裂症的折磨,精神失常,故其“蓄意谋杀罪”的起诉被改为“过失杀人罪”,案件听证会也改为特殊听证会,案件裁决由法官一人做出,无陪审团。

法官最终认定,乐泽仁“过失杀人罪”及“持械抢劫罪”均成立。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31)
marsdock 9天前 回复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这种人不要在澳洲污染澳洲的环境
UP-UP-RU 8天前 回复
原来开着宝马奔驰领救济并不是都市传说,都是真的
Rockey 8天前
不少这样的人吧, 以为来澳洲拿到身份就是把救济拿得理所当然的。 自己家里有钱过来了不找工作就可以申请这类福利, 日子过得滋润着呢。
娟姐 8天前
很正常,我身边还有开奔驰领救济的
scrLet 8天前 回复
柯先生每周会去朱女士家拜访聊天3-4次,每次1-2小时,还去一个柯女士家中???
helenh 8天前
怕是毒友....
aney_lv 8天前 回复
Centerlink不知道供养了多少这样的人...
随便说说 8天前 回复
约炮惹的祸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