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oro
慕思; Tild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21日 9.8°C-19.8°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珠峰五大"尸体路标":强风将她的皮肤毛发剥离 只剩下骷髅般的遗骸(组图)

2019-05-16 来源: 网易体育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众所周知,在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过程中,有很多人把生命永远留在了那里。而由于移动遗体的难度非常大,大部分遗体都只能停留在原地,成为珠峰醒目又刺眼的“尸体路标”。

1953年5月29日,新西兰登山者埃德蒙·希拉里作为英国登山队队员与尼泊尔向导丹增·诺尔盖一起沿东南山脊路线登上珠穆朗玛峰,成为登顶成功的世界第一人。

此后的66年时间里,有超过6000人登顶成功。

而据不完全统计(因为风雪太大,很多尸体被掩埋后在无人发现),在挑战珠峰过程中遇难的人数,也至少超过了280人。

目前还停留在珠峰的尸体数量就高达200多具,在这些尸体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以下五具,堪称是珠峰的五大“尸体路标”。

珠峰五大尸体路标:强风将她的皮肤毛发剥离 只剩下骷髅般的遗骸
最久远的尸体:George Mallory

很多人可能都听过那句著名的登山名言:因为山在那里。说出这句话的登山家George Mallory在1924年6月8日与同伴冲顶珠峰时失踪,没人知道他们是否成功,也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直到1999年才有人发现了George Mallory的遗骸,上半部的躯干惨白的暴露在外,只剩下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尚且保存完好。通过George Mallory腰间的伤痕,可以推断出他应该与同伴通过绳索系在一起,但是一同坠崖身亡。

以1924年当时的简陋装备去挑战世界最高峰,后来者无不钦佩George Mallory及其团队的勇气。

珠峰五大尸体路标:强风将她的皮肤毛发剥离 只剩下骷髅般的遗骸
最恐怖的尸体:Hannelore Schmatz

如果刚刚那具背部惨白的遗体已经吓到你,下面这位倚坐在地的骷髅一般的遗骸恐怕更加触目惊心。

在珠峰南坡线路IV号营地上方不远处,德国女性登山者Hannelore Schmatz在1979年成功登顶后疲惫至极,不顾向导的反对将帐篷扎在了死亡地带。

入夜后的暴风雪来袭,Hannelore Schmatz挣扎着撤往主营地,但是最终因为缺氧极寒死在了距离营地只有100米的地方。

Hannelore Schmatz也成为在珠峰遇难的第一位女性登山者,她斜靠在背包上双眼圆睁,头发被凝结在风雪中死不瞑目。

而经年累月的强风呼啸和严寒,慢慢将她的皮肤和毛发剥离,成为了令每一位登山者都见之惊心的一具恐怖遗骸。

珠峰五大尸体路标:强风将她的皮肤毛发剥离 只剩下骷髅般的遗骸
最知名的尸体:Tsewang Paljor

珠峰遇难者照片中最著名的莫过于这张浅绿色靴子的主人,他蜷缩着身体僵卧在一个石穴的雪地和坚冰中,好像仅仅是在小憩一般。

他被所有登山者称为“绿靴子”(“Green Boots”),位于海拔8500米高处的死亡地带,红色的登山服,蓝色的登山裤和绿色的登山靴,三种靓丽的颜色让他在珠峰白色和灰色构成的色调里格外醒目。

“绿靴子”是谁?虽然还存在一定争议,但普遍认为是印度登山者Tsewang Paljor。

1996年Tsewang Paljor随印度-西藏边境警察远征队挑战珠峰,但由于遭遇恶劣天气,冲顶小分队选择撤退,只有Tsewang Paljor和另外两人坚持前进,最终消失在冰雪中。

珠峰五大尸体路标:强风将她的皮肤毛发剥离 只剩下骷髅般的遗骸
最具争议的尸体:David Sharp

刚刚提到的绿靴子”的所在位置也被称为“Green Boot Cave”,很多筋疲力尽的登山者都会选择在此短暂歇脚。

2006年5月15日,登山者David Sharp也选择在这里休息,他双臂环抱双膝,谁知道就此被冻僵,永远凝固在这个距离顶峰只有几百米的地方。

随后有人曝出,在David Sharp处于生死一线时,曾有几十名登山者从他身边走过,却没有一个人提供援助。直到有一队登山者在成功登顶后返回时,才发现David Sharp已经没有了呼吸。

尽管有人辩解称以为David Sharp只是在休息所以没有注意他,但是首登珠峰的登山家希拉里还是气愤地谴责那些只顾登顶而不顾他人死活的人。

珠峰五大尸体路标:强风将她的皮肤毛发剥离 只剩下骷髅般的遗骸
最悲情的尸体:Francys Arsentiev

1998年5月23日,这位美女登山家和丈夫一起来挑战珠峰并获得成功,但是在下撤途中却与丈夫和队友走散。

直到第二天一早才被两位乌兹别克斯坦的登山者发现,但是此时Francys Arsentiev因为在极寒中暴露太久,身体已经呈现毫无血色的惨白并意识模糊,只剩下不断重复的喃喃自语:“不要丢下我”“我是美国人”“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

两位登山者放弃了登顶,在零下30度的严寒中陪伴了Francys Arsentiev一个多小时,最终因氧气耗尽,无法施救只能选择离去。

而人们后来在一处裂缝中发现了她丈夫Sergei Arsentiev的尸体。据其他登山队透露,Sergei Arsentiev曾跟他们借用氧气瓶但发现规格不符,但是他依然选择折返回去营救妻子,最终坠落裂缝而亡,用这样悲情的方式永远陪伴了妻子。

冒着死亡的风险去挑战雪山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或许对于很多登山者来说,只有一个解释:因为山在那里!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PinkFlamingo 2019-05-16 回复
都是敢于挑战自己的勇士!
saraMUSM 2019-05-16 回复
勇气可嘉的冒险人,一般人做不到
rebecca失 2019-05-16 回复
不管怎么说既然选择作死,那就没啥好说的,同情更谈不上
人人都爱奇小葩 2019-05-16 回复
没有金刚钻,不要攀珠峰!
Sevon 2019-05-16 回复
做自己喜欢的事,死而无憾!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