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23日 14.44°C-18.89°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教授在街头"卖艺",留学生去“拉皮条”…那些在海外打拼的华人过着怎样的生活?(组图)

2019-07-07 来源: 新西兰天维网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唐人街,一个颇具情感意义的词汇。对于漂泊在外的海外华人而言,一提起这个词,就会想起街道两旁那紧挨着的中国餐馆和食品杂货店,形形色色的中文招牌……在任何一个海外城市,它都会是最亲切的所在。

但除此之外,唐人街更是中国人聚集与谋生的场所,无数的华人故事从这里起航,又在这里交汇,一如凤凰卫视在拍摄系列纪录片《唐人街》时所取的象征意味——

走过千山万水,踏遍天涯海角,用镜头记录下那一个个普通而又不平凡的移民故事,记录下他们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


凤凰卫视纪录片《唐人街》

这一系列的纪录片人气并不是很高,在豆瓣上仅有400多人标记过,但即便如此,分数竟然接近9分,说姐想,观众们一定是在同胞的故事里,看到了让自己感触的影子。


图片截取自豆瓣

从在东京街头“拉皮条”的留学生,到流浪在纽约“卖艺”的中国教授,再到竭力为争取华人的微小权益而参加选举的华裔工程师,他们的故事也许和设想中一样,又或许不同。

没人知道一个人走出国门后真正的命运是什么,但为了生存,不认输,不放弃,似乎成了所有海外华人共同的生命底色。

“我在东京拉皮条”

如果你是一名男性,又长着一张“很像游客”的脸,走在东京歌舞伎町的大街上,有大概率会碰到西装革履的男人搭讪,先是用日文,随后用英文,普通话、粤语、闽南话…… 只要是能交流的语言,都会挨个使用个遍:

“客人您好,您想玩点什么呢?”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这里提到的“玩”,虽然谁都不会明说,可人们都暗自知晓——在歌舞伎町这样一条全亚洲最大的“风情街”,色情服务正是它的卖点。看脱衣舞秀、找小姐陪酒甚至包个夜,在被媒体戏谑为“全世界男人天堂”的地方,只要你愿意且有钱,什么事都能办到。

在镜头下,几个被长久尾随的年轻人动了心,他们说自己是从中国远道而来的游客,在招揽客人的人一阵拉拢与寒暄之下,表示愿意去某个酒吧看一场脱衣舞表演。

揽客者显得很高兴,在用方言互相确认过对方是中国老乡之后,隔阂愈发消融不见,还承诺从他的途径进去,“可优惠2000块”。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这时,无论是被招揽的年轻人还是镜头前的观众,大概都会惊讶——原来这个“拉皮条”的人根本不是当地人,竟是我们的同胞!而有一大群中国人正混迹在歌舞伎町,通过介绍色情服务的方式赚取中介费,也早已成了当地情色业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他们把歌舞伎町看成自己的地盘,数十年如一日地守在这里,靠这里吃饭,靠这里谋生,其中最为有名的“头目”,就是李小牧。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15年前,李小牧还是一个刚来日本学习芭蕾舞的留学生,在那个年代,出国留学并不像现在这么普遍,也不如现在容易。

李小牧初来乍到,遇到的最棘手的难题就是如何赚取生活费与学费,东京的物价高昂世人皆知,他不得不放下身为芭蕾舞演员的清高,想尽各种办法拯救日渐缩水的荷包。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阴差阳错之中,他踏进了歌舞伎町的风情街,一步一步从只是分发色情广告传单的杂工,蜕变为揽客群体中一把手。整个过程中,多次涉及到与情色行业谈判、与黑帮势力斡旋,甚至与警察搞公关,种种人情世故纵横交错,李小牧表示不方便透露太多细节,但一路走来,多的是想象不到的艰难。

他最开始尝试拉客的时候,曾被某个帮派盯上,下雨天,一群日本流氓围住了他,给了他一顿好打。那些人逼问李小牧,是谁给他的允许,让他可以在这里拉客,李小牧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被欺负也只好默默承受。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但后来,他学乖了,知道如何借助某些互相敌对的势力来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事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只要能活下来,能多干一天就是赚。

“没办法,要吃饭嘛,都是为了生存啊。” 李小牧一边说着,一边展示着在迈进歌舞伎町以前,给餐厅打工洗盘子时留下的伤口。同样都是辛苦挣钱,和纯粹的体力劳动相比,在歌舞伎町揽客性价比还是更高一点。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据李小牧的介绍,一个刚刚入行的揽客者,干得好的话一个月可以赚到四五万人民币,这还是与李小牧分成后的结果。如今的他早已不亲自拉客,而是通过带徒弟的方式,组织手下人工作,自己则抽取一半的分成。

谈话之间,一个来自北京的中国留学生前来应聘,李小牧仔细询问着对方的基本信息,又介绍了这份工作的基本情况,面试完毕,便让这个学生回去等消息。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在李小牧的组织与带领下,在此揽客的中国人越来越多,而且有大概率都是被高昂的生活成本折磨的普通留学生。因为是同胞,又因为有过相似的经历,李小牧也会对这拨人格外照顾一点,在街头拉客的时间是从下午五点到凌晨一点半,如果知道某个学生第二天有课,李小牧会允许他们提前下班。

除了有中国男生会来应征揽客者,也会有中国女生通过李小牧的途径进入色情服务行业,他们的原因只有一个——需要钱。

来自台湾的韩小姐,表示刚来东京读书的时候,一年的学费是100多万日元,一个月的生活费是20万,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七拐八拐地联系上了李小牧,做了陪酒女。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一开始,韩小姐对自己的“兼职”羞于启齿,但后来发现,它不会占用白天上课的时间,时薪也比任何一份能用学生签证找到的工作更高,便也坦然,“做久了,也就习惯了”。

进入这一行的留学生,毕业后只要是留在日本的,不乏继续从事这一行当的人。韩小姐是如此,李小牧亦是。

在父母口中“去日本念书,之后做了导游”的李小牧,事实上已在歌舞伎町深耕了多年,他深知自己说白了就是个拉皮条的。不愿和父母讲,是觉得他们知道了也不会理解。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但从青葱年少的学生到已离过四次婚的中年人,李小牧坚守着歌舞伎町是仍有着自己的顾虑,从前是为了赚取学费与生活费,如今则是为了儿子,在东京,他要为儿子提供最好的生活、最好的教育,这个动因促使着他继续周旋在情色行业之内,冒着被各方势力铲除与受到道德谴责的风险,义无反顾。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就把我的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的树下吧。” 李小牧这样说着,默默点燃一根烟。西装笔挺、头发梳得锃亮的他汇入了歌舞伎町喧嚣熙攘的人流中。

他在这里留下了踪迹,又仿佛从未来过。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在国内是教授,在美国是“要饭”

“生存,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啊!” 李小牧的这句口头禅要是被漂泊在纽约的二胡演奏家赵宗纯知晓,估计只会获得无尽共鸣。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曾经,他是某知名乐团的首席二胡演奏家,更是国内某著名音乐院校的教授,那时,他的日常称号是“赵老师”、“赵教授”,而到了美国,他会从某些人口中听到“要饭的”这样的字眼,他也不否认,只是觉得无奈。

因为赵宗纯如今的“职业”,便是在纽约各大地铁站拉二胡,靠着路人的施舍与打赏维持生计。从早到晚,一天拉八个小时,生意好的话可以赚到一两百美金。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千禧年之初,赵宗纯受纽约某乐团邀请前来演出,行程结束后他没有回去,直接“黑”在了美国,做出这个选择,并不是心血来潮的一时之举,而是他在深思熟虑许多次之后,一旦抓住机会便付诸实践的决定。

赵宗纯的弟弟妹妹都在美国,或是开餐馆,或是开货车,从他们的口中,赵宗纯总是觉得去美国能赚钱、机会多,一个朦胧的美国梦烙印在他心底,而在他还没考虑到后果之前,就已经走上了那条不能回头的路。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因为想好了要“黑”下来,赵宗纯去美国之前没敢带太多行李,怕引起海关怀疑,滞留成功以后,纽约的冬天,他身上御寒的只有一件薄薄的毛衣。多亏得了弟弟妹妹的救济,才勉强在纽约皇后区某个公寓楼的地下室里安顿下来,有了一个可供栖身的小窝。

住的问题是解决了,可吃饭的问题又待如何?没有合法身份,临时提交的特殊人才移民申请也不知何时才能获批,赵宗纯无可奈何,只好做起了洗盘子、搬冰块等杂活。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纽约的冬天寒风刺骨,五十多岁的赵宗纯还得两手提着重重的冰块,一点点搬运,动作稍微慢一点,雇主便冷嘲热讽。久而久之,他实在受不住了,绝望之中想到了一个谋生办法——在纽约地铁站内表演二胡。

于是,这个搞了半辈子音乐的老艺术家放下了自己的脸面,用娴熟的专业技巧,演奏起了一曲又一曲中国名乐以及西洋歌谣。时常有外国人被那悠扬动听的声音所吸引,驻足欣赏,闭眼沉醉,并放下一张张美元钞票。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现在,我可是纽约地铁二胡的一把手!” 如今已混迹地铁站多年的老赵,难得地露出了自豪的笑容。随着对地铁卖艺的行当越来越熟,他也惊奇地发现,其中的中国人不在少数,而且和他背景相似的人,还有许多。

赵宗纯算是混出名堂来了,每日所得总归能维持温饱,可那些连卖艺都失败的人呢?他不清楚具体的下场,只是知道,“很惨”。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在外人看来,放着国内堂堂教授不做,跑到国外“卖艺”、“要饭”,丢人现眼,无疑让人费解。可纪录片告诉我们,如赵宗纯这样的人,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多。支撑他们前进的,无非是一个“美国是天堂”的幻境。

来自江西南昌的姚继成,曾是当地的专业画家及美院老师,来到纽约之后,他靠着在街头摆画摊给人画画,赚到了第一桶金。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姚继成个性爽朗,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到美国之后可以在街头“卖艺”,画一张肖像画50美元,卖一幅名人素描10美元,能赚钱的事当做则做,都已经来美国了,还想着国内时的那点脸面,他觉得没什么意义。

但最让他无法容忍的,是在街头摆画摊被警察驱赶之际,因为没有“执照”,姚继成被纽约警察抓过好多次,都成了监狱的常客。和他关在一起的,杀人放火斗殴各类人都有。放饭的时候,大家都被手铐铐在栏杆上,只好侧着身子歪下头,去啃发霉的三明治。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那也是唯一,让姚继成觉得自己在美国根本不算个人、只像个动物的时刻。但后来久了,竟一点点习惯了。现在,他靠着在街头卖画的钱,供着女儿在纽约读完大学,还把太太接到了美国,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

姚继成的下一个目标是在纽约办个人艺术画展,虽然不知道何时才能实现,但有了目标,总归是好的,人生也有了冲劲。

而对于赵宗纯来说,下一个目标便是在拿到身份后,将独子接来。赵宗纯与太太早已离异,余生所望不过是这个儿子。一想到儿子可以到美国读书、工作,他满心欢喜。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儿子的未来必定是前途无量的,起码不会像自己这般沦落到地铁卖艺。赵宗纯这样想着,又觉得明日充满了斗志。华人仿佛总是有这样的智慧,在“既来之则安之”想法的熏染下,再苦再难的逆境,也终究能拼下去。

为守护唐人街而参选的工程师

与美国接壤的加拿大,正是寒风扫落叶的秋天。当然,秋天在这里不仅有着自然季节的含义,更有了某种政治性意味——

每座城市三年一度的市长与市议员选举,都将在秋天迎来白热化的尾声。市民们一票一票投出来的市议会,将会进行接下来为期三年的治理,决定城市的大小事务。

而在这个秋天,一个老人的身影在秋风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单薄。他便是决意参选市议员的华裔工程师周炯华。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他手捧着一叠传单,挨个与路人打招呼、介绍自己以及自己的政见。有白人女性一见到他靠近便礼貌性地拒绝“不,谢谢”,也有同样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皱着眉头听完他的“演讲”,应付般地拿掉一张传单走人。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孤独,彻骨的孤独,是周炯华在这个秋天最大的感受。周炯华的父母很早以前就从香港移民来温哥华,靠着在唐人街开中餐馆挣钱,周炯华出生在这里,却对唐人街和中华文化格外有感情。他能讲流利的中英双语,也有着华裔的“学霸”基因——勤读书,拿学位,半生过去,已是水电局的高级工程师。

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周炯华过得挺成功的了,年薪丰厚,家庭美满,在温哥华不错的街区有车有房。当漂在纽约街头的赵宗纯、姚继成等人连温饱都难以为继之时,周炯华已经在这儿过起了丰衣足食的中产小日子。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可明明能够安享人生的他,却偏偏要折腾,在知天命之年一头闯进从不熟悉的领域,非要在温哥华的市议会里,争一个位子。

周炯华的朋友老丁,深知他这样做是为什么——当年,加拿大全国上下都在热议一个方案的实施,那就是在吸毒者聚集的地区设立安全屋,让瘾君子们可以集中到屋内注射。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此方案的出台,虽无法根除毒品问题,但好歹显示了政府对吸毒者们的规范管理,如果不能解决,那就控制,是政府的思路,而温哥华新的市议会一旦选举成立,势必推行。

总体而言,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赞同“安全屋”方案的落地,区别仅在于时间快慢。白人们争执不休,却没人关注到一个细节——第一间“安全屋”,正毗邻唐人街。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对于周炯华和一众华裔铺主商贩而言,唐人街是家,也是海外漂泊的感情依托。一旦“安全屋”设立,唐人街将会成为毒贩与瘾君子的代名词,久而久之,对华人形象的影响更是难以预估,因此,他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参政,以求替华人发出一点声音。

但正如之前所说,周炯华是孤独的。在本地人群中拉票,难于上青天。他曾试着到白人群体聚集的酒吧进行宣讲,未待发言却匆匆离去。同期拉票的白人已经吵翻了天,开始了互相攻讦,大家的论点都在于何时在唐人街搭建安全屋,却无人在意唐人街本身。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那么最有可能支持他的华人呢?情况也不容乐观,先不谈执政党与在野党为争取华人票数,各自推出了自己的华裔候选人,在周炯华面向华人拉票的过程中,却也发现大部分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除了唐人街的铺主商贩及自己的亲朋好友,其他同胞对唐人街的在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深。

片中,一位华人大妈好奇地接过了周炯华的传单,笑他都这把年纪了还搞政治,随后机灵地询问:“投你的票有没有什么好处?”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见周炯华一时语塞,大妈便放下传单冷漠离开,唯余周炯华苦笑叹息。这也使得他越来越怀疑,自己花时间、精力、金钱去“搞政治”,是不是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但纵使有怀疑,周炯华也从未放弃,他没有政党背书,没有财团支撑,所依赖的不过是守护唐人街的那一点真心。就连与他同台竞争的党派华裔候选人——一个长着华人面孔但只会说英文的小伙子都表示,自己极其敬佩周先生,为了信念而孤身迎战的勇气。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唐人街》

温哥华的秋天缓缓落幕,市议会的选举结果也终于出炉——周炯华不出意料地落败了,为此,他请了整整两个月的年假,前后投入数万加元,似乎都成了镜花水月一场空。

但温哥华的唐人街亦知晓,它与周炯华并未彼此辜负。这个秋天是寒凉的,却也因为一丝努力与坚持,有了一点不一样的温度。

1991年,中国台湾歌手罗大佑将他在1986年创作的《东方之珠》粤语版重新填词,收录进了《皇后大道东》这张专辑。虽唱的是香港,但从歌里摘出两句,献给在异国生活、漂泊与奋斗的华人,却别有一番韵味:

拥抱着我

让我温暖你那沧凉的胸膛

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

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

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

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三赞法师 2019-07-07 回复
李小牧也是挺让人佩服的,参选两届议员都失败的情况下还去参选第三次,挺有追求的。
土居澳民 2019-07-07 回复
那张驴脸看着就像拉皮条的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