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9日 11.2°C-18.9°C
澳元 : 人民币=4.78
悉尼

人类脚趾泡酒 海豹尸油腌海雀…这些加拿大重口味料理 你敢尝试吗?(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加西周末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加拿大人,就是这么剽悍!

说到加拿大美食,人们通常会想到枫糖、冰酒、三文鱼和奶酪薯条。但你知道吗?加拿大美食流派丰富,除了这些网红小清新,还有令人闻风丧胆的重口味料理。这里就给大家介绍两种:酸脚趾鸡尾酒和腌海雀。

酸脚趾鸡尾酒(Sourtoe Cocktail):

威士忌中泡着死了n年的人类器官

“酸脚趾鸡尾酒”是育空地区道森市(Dawson City, Yukon)的特产,配方非常简单,就威是士忌烈酒中泡着一只早已木乃伊化的人类脚趾。没错儿,里面的脚趾真的来自人类尸体,而且有名有姓。

1896年,加拿大育空克朗代克河流域发现黄金,迅速引发了俗称“史上最后一次大淘金”的克朗代克淘金潮(Klondike Gold Rush)。短短4年中10万多人涌入育空,道森城则是当地一个重要补给站。

育空地区的极寒天气严重威胁淘金者的健康,肢体冻坏的悲剧时有发生。1920年代,一名叫Louie Lincoln的男子被困风雪后脚趾严重冻伤。为避免冻疮导致的坏疽蔓延到身体其他部位,他用斧头砍下自己的脚趾并放入威士忌酒瓮。

1973年,加拿大军官Dick Stevenson将这些陈年脚趾捡起来,调制出“酸脚趾鸡尾酒”,并在道森市区旅馆(Downtown Hotel)一楼开设了酒吧“酸脚趾鸡尾酒俱乐部(Sourtoe Cocktail Club)”。

酒吧规定,每个顾客在进门的时候必须喝下一杯酸脚趾鸡尾酒,且顾客的舌头必须接触到杯中的脚趾。

如果顾客有勇气,还可以轻咬、吸吮、咀嚼这枚脚趾,但严禁将脚趾吞下肚子,违者罚款2500刀!

关于脚趾的卫生问题,科学界人士说,长年的烈酒浸泡可以杀灭绝大多数病菌,所以顾客不必担心生病或感染。


另外,每次与挑战者嘴唇接触之后,脚趾都会放到盐粒上消毒,然后接待下一名游客。

鸡尾酒喝下以后,你会得到酒吧颁发的荣誉证书,证明你是酸脚趾鸡尾酒协会会员,并注明你是史上第几个做出这种壮举的人。

酒吧开张40多年来,已有10万多人享受过酸脚趾鸡尾酒。但也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故意将脚趾吞下。酒吧的罚款数额也被迫数次上调,2000年仅仅500刀的金额现在已飙升至2500刀。

更奇葩的是,竟还有顾客将脚趾恶意偷走。

面对脚趾越来越少的困境,酒吧自2013年起就一直在官网上呼吁,希望公众捐赠脚趾。在公开信中,酒吧承诺捐赠者将会“在酸脚趾名人堂中获得永垂不朽(forever immoralized)的地位”。

酒吧最近一次获得捐赠是2019年6月12日,捐赠者是47岁的英国海军上尉Nick Griffiths。

去年冬天,Nick参加“育空北极超级马拉松”(Yukon Arctic Ultra)的时候左脚不幸冻伤,三只脚趾被迫截肢。在医院里,这位硬汉宣布将截下的脚趾捐给酸脚趾俱乐部,并计划将来重返育空时亲口品尝泡有自己脚趾的酸脚趾鸡尾酒。

腌海雀(Kiviak):

500只海雀腐尸与海豹尸油一起发酵

如果说酸脚趾鸡尾酒是现代公司人为制造的商业产品,那么Kiviak则是民间自发形成的传统美食,代表了北极地区加拿大人民千百年来的审美和智慧。

Kiviak(或Kiviaq)这个词来自北极原住民因纽特人(Inuit)的语言,简单翻译就是“腌海雀”。

但这海雀用什么腌?在哪里腌?答案是,在海豹的肚子里,用海豹的脂肪来腌。

图中这两种胖乎乎的萌物,就是制作Kiviak的主要原料,海雀(auk)和海豹(seal)。

首先,将捕获的海豹和海雀们宰杀,放在阴凉处晾一整天。

接着,将海豹开膛破肚,去掉内脏,只留一个内壁有肥厚脂肪层的躯壳。

然后,将海雀全部塞入海豹肚子。注意,这里的海雀不需要做任何加工处理,不拔毛,不清洗,羽毛、内脏以及肠胃系统的全部内容物都直接塞进海豹的肚子。通常,一只成年海豹的肚子可容纳500只海雀。

塞满之后,将海豹的肚子密密缝合,变成鼓囊囊的枕头形状。然后沿着针口用海豹油涂抹密封,以防止苍蝇叮咬。

接下来,将海豹埋入阴凉的冻土层,耐心贮藏3至18个月。埋藏时海豹上方要压上一些大石头,以促使海豹的脂肪与海雀们密切接触。

在漫长的互动过程中,油脂缓缓渗入海雀的肌肉、内脏、血液、骨髓甚至脑浆,充分混合并自然发酵,酿成一种惊心动魄的特色美食。

简言之,Kiviak的本质就是500只小型尸体塞进一只大型尸体,然后尸油和腐尸一起发酵……

开封品尝的日子到了。将海豹从冻土中挖出来,割断缝合线,将海雀一只只掏出。

腌海雀的成品是这个样子的。以前黑白分明的羽毛现在已变成黑黄相间,想必是与脂肪融合的结果。

但羽毛不是人类的食物,所以要剥掉,抛弃,只吃里面的内容。

脱毛的过程非常轻松。随手一抹,羽毛就会轻松脱离,露出一枚暗红色的肉体,感觉有点儿像我们的江南名吃“叫花鸡”。

当然,这枚海雀我们是不需要煮熟的。因纽特人作为北极圈一带的战斗民族,所有的肉食从来都是生吃。

腌海雀的吃法,既可像吃零食一样直接啃,也可以像吃烤鸡一样将鸟腿鸟翅撕下来吃。海雀体积虽小,但好在数量多,连吃10个20个自然管饱。

但在吃肉之前,别忘了喝“海雀汁”。

在漫长的发酵过程中,海雀的五脏六腑及其内容物已全部变成液体。因纽特人认为,这种液体营养丰富,不能浪费,必须在吃肉之前将其吸食(想象一下我们先喝汤再吃皮的灌汤包子),或者倒在盘子上与鸟肉鸟骨搅拌后享用。

吸食海雀汁的方法是,在海雀屁股处找到一个尖尖的东西一口咬下去,然后用力一吸,口腔会瞬间会充满一种神秘的粘稠汁液。也有人会将鸟头直接掰下来,将海雀的喉管当做吸管。

海雀汁的口感,据说像日本纳豆煮成的浓粥一样入口即化,又像陈熟奶酪般柔滑。因为海雀全身浸透海豹的脂肪,轻微的腐败中还混有一种奇妙的冷香。

最后的亮点来自腌海雀的气味。虽然吃的时候不那么明显,但它后劲强大且持久,会萦绕在你的唇齿间好几天,故此因纽特人倾向于到户外享用。

BBC记录片《人类星球》(Human Planet)第三集《北极:极冻地带的生活》(Arctic – Life in the Deep Freeze),详细讲述了腌海雀的制作过程。

腌海雀是因纽特人在多年的战天斗地中适应并改造自然的产物。高纬度地区有“极夜”现象,每年连续几个月都看不到太阳。在这漆黑而酷寒的长夜中,觅食变成一件困难且危险的任务。腌海雀,以及类似的腌鲨鱼(Hákarl)、腌海象(Igunaq)等食品,就像中国北方的酸菜和冬储大白菜一样,千百年来帮助了无数人度过生命中的寒冬。

腌海雀的另一个功能是补充维生素。人类摄取维生素的首要渠道是绿色植物,但北极地区几乎没有任何植被。肉类轻微腐烂以后会生成某些维生素,所以因纽特人在没有营养科学的时代就根据直觉将腌海雀当做“大补”食品并世代相传。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因纽特人聚居地已可以买到各种维生素片,超市里也有齐全的蔬菜水果。但不忘初心的因纽特人仍会每年制作腌海雀,并在婚礼、生日等重要场合聚众享用。

加拿大有个昵称叫“大白北(Great White North)”。在我们熟悉的美加边境城市带以北,有着广袤而辽阔的土地,那里的居民虽然数量稀少但个性顽强。无论是从南方去育空淘金的追梦者,还是世代定居北极的原住民,都在极端环境中爆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并苦中作乐,创造出独具特色的物资习俗和生活方式。

作为因仰慕加拿大而来到这块土地的移民,吃一口海鸟腐尸,再喝一口人类干尸鸡尾酒,你会心服口服地承认:加拿大人,真的很剽悍!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lilia 1个月前 回复
我隔夜饭都恶心出来了……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