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慕思; Tild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24日 11.6°C-20.7°C
澳元 : 人民币=4.81
悉尼

印象的曙光 | 莫奈我来了

12天前 来源: 腔调阿朱patrickzhu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这是专业人士写的艺术评论,和我写的对比下,你喜欢哪个?

正午的冷暖 | 莫奈我来了

大多数博物馆的画展就像一段音乐,稳步提升到高潮。观众们可以追溯一位艺术家的才华,从其卑微的开始到最终的成功。

印象派艺术运动始于一帮贫穷但才华横溢的波西米亚人在咖啡馆里密谋,最终以占据世界上的大部分博物馆展览板而告终。这几乎就是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的故事,也是印象派的故事,毫无疑问,印象派运动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艺术革命。

monet: Impression Sunrise launches at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 on Friday.CREDIT:KARLEEN MINNEY

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NGA)的Monet: Impression Sunrise特展似乎也遵循了这种老套的模式,但在本次展览的最后一间展厅,不同的故事出现了。莫奈晚年在他位于吉维尼(Giverny)的花园里画的巨大的睡莲,并不是他职业生涯的巅峰,而是一种额外的收获。这是对观众的旁白:“你当然知道故事的结局,但为了完整起见,这里有几个例子。”

这次特展已经预设了立场,那就是对莫奈1872年的名作“日出印象”的沉思。1874年4月,评论家Louis Leroy对印象派的第一次展览进行了讽刺评论,这幅画无意中给印象派运动起了一个名字。

主办者把这幅作品放在NGA展览的三分之一处,孤立地挂在整幅墙上,就好像是【蒙娜丽莎】或是某些圣物,但它的尺幅要小得多。在莫奈自己的作品中,有许多画作的排名会更高,包括这次展览中的一些。

Marianne Mathieu of the Musée Marmottan Monet in Paris and curator for the NGA's Monet exhibition with Monet's Impression, Sunrise, on loan to a gallery outside of its Paris home for the first time. CREDIT:KARLEEN MINNEY

客观地看,【日出印象】算不上一幅杰作,但它对印象派的故事有着重要的影响。这是一幅标志性的画作,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们对印象派绘画的热爱不断升级,它变得越来越重要 - 这种爱反映在莫奈、雷诺阿、德加和马奈的作品展览所吸引了大量观众,此外,还产生了一个狂热的艺术品市场,苏富比拍卖行刚刚拍卖莫奈风景画干草堆Les Meules(1890年),以1.107亿美元(1.58亿澳元)的价格创下了新纪录。

les meules的直译是“磨石”(millstones),这是恰当的,因为如此高昂的价格严重损害了艺术品的保险估价,使得美术馆借出作品的风险更大,国际场馆也更难负担画作巡回展览的费用。

巴黎莫奈博物馆(Musee Marmottan Monet)的Marianne Mathieu认为,1.1亿美元的拍卖结果对每位策展人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如果莫奈的每一幅作品都有类似的估价,那么目前在澳洲堪培拉NGA的莫奈特展将是不可能实现的。

Mathieu是此次展览的策展人,她挑选了一些作品,揭示了莫奈是如何成为莫奈的,从Eugene Boudin和Johan Barlthold Jongkind等较早期的画家开始,他们是莫奈在勒阿弗尔(Le Havre)的早期导师,引导观众看到期间对莫奈的一种影响模式。1870年,为了躲避普法战争,莫奈搬到了伦敦。在那里,他被英国大画家透纳(J. M. W. Turner)和伦敦著名的浓雾迷住了。

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 installers Ben Taylor (left) and Chris Burton hang Monet's Water Lilies.CREDIT:KARLEEN MINNEY

1871年底回到法国时,莫奈31岁。他的绘画风格变得更加自由大胆,题材的选择也更加大胆。他艺术上的成熟 - 或者如他所说的“对眼睛的教育”- 是由许多因素造成的。

像Boudin, Jongkind和Turner这样的画家对莫奈有很大的创作影响,但在实践中也有其他人的影响,从Delacroix到Corot到Courbet。这次展览也展出了这些大画家的作品。

艺术史有一种倾向,把一个时期划分为不同的“流派”,把库尔贝(Courbet )归为现实主义流派,把莫奈归为印象派,似乎这两种倾向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事实上他们有相当多的重叠。印象派的一个革命性原则是渴望摒弃法国美院(French Academy)偏爱古典的幻想,转向描绘现代生活的场景。这完全符合库尔贝打破传统的做法。

1870年6月,莫奈和卡米尔(Camille Doncieux)的婚礼上,库尔贝是伴郎。

莫奈住在勒阿弗尔(Le Havre)的一家酒店里。在那个给人留下永恒印象(日出印象)的灰蒙蒙的早晨,,莫奈从酒店的窗户向外望去,看到了一个他作为一个更年轻、更浪漫的艺术家绝不会感兴趣的场景。他没有看到诺曼底海岸线的全景,而是看到了一个正在运转的港口,周围是朦胧的帆船、起重机和高高的烟囱。他看到太阳,由于空气中的烟雾,像一个明亮的橘黄色的球悬挂在天空中。

NGA Director Nick Mitzevich (left) and Musee Marmottan's Marianne Mathieu check out the exhibition. CREDIT:KARLEEN MINNEY.

这不是一个“完美的“风景,传统上理想完美的风景画总是与树木,一个平静的水池,一个牧羊人和一个破教堂相关联,而日出印象中的景致是工业和商业世界的视角。与学院派绘画的严谨画风和对细节的热爱不同,这幅作品被迅速而充满活力的笔刷占满。

当时普通公众已经习惯了艺术作品必须是对现实的一种描绘,是窥探古典历史、圣经或法国军事辉煌的一扇窗户,我们很难想象,当年的公众看到印象派画家们的作品会感到多么的不解,就像印象派之前的现实主义和自然主义一样,认为艺术应该是现实生活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古典守旧的做派。

“日出印象”成为了这种进步态度的象征,随着印象派成为现代最受欢迎的流派,这幅画的地位越来越高。Louis Leroy在一篇臭名昭著的评论中称这幅画是一场“灾难”,但它所造成的破坏将直接落在该学院派身上。这篇评论催生了“印象派”的标签。

今天,我们可以把这幅画看作是一颗定时炸弹,当年它引爆了法国艺术的僵化传统,开创了一种新的观察世界和观看画作方式。

本文翻译自SMH的艺术版The sunrise that ushered in a new artistic dawn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