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4日 13.4°C-19.4°C
澳元 : 人民币=4.82
悉尼

失踪女童生死未卜,租客自杀疑点重重,奶奶又收了5千块,细思极恐!(组图)

2019-07-12 来源: 更美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杭州女童失联案大家都关注着吧,所长也一样在期盼孩子没事,小孩胖乎乎的笑起来有福相,希望她能平安归来。

所长给大家简单梳理下这件事的时间线。7月10日下午,一则急转刷屏微博,杭州市淳安县9岁女童章子欣被租客带走至今下落不明,寻人启事中称孩子7月4日被一对男女带走,承诺会于7月6日将孩子带回。两人是广东口音,男子叫梁某华,女人叫谢某芳,请大家提供线索。

稍晚,浙江宁波象山警方通报情况,将女孩带走的男女租客于7月8日0时许一起跳湖自杀,女孩至今仍下落不明。

子欣爸爸、奶奶都接受了采访,称两名租客以去上海给朋友婚礼当花童的名义将孩子带走。子欣爸爸常年在天津务工,两人感情破裂后妻子在2015年就去广东打工了,孩子由在杭州淳安县的爷爷奶奶抚养。

自租客7月4日两人带着孩子从高铁站后,根据监控可以查到几个信息:

7月6日三人还一起出现在宁波某橘子酒店。

7日上午一起退房。

7日下午17点左右某酒店门口监控拍到他们踪迹,三人表情未见异常,值得注意的是,章子欣手上拿着一个游泳圈。

19时18分,仍是三人,小女孩走在前,两人跟在后面。

而到晚上22点20分,就只有租客两人,未见章子欣。

23点左右,两人上了出租车。作为自杀租客最后目击者,出租车司机表示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只是问了司机什么时候到。

0时左右,也就是警方通报中的,两人自杀身亡。

10日下午,救援队在象山海面两海里进行搜救,共有260多人参与。傍晚,救援人员在海域旁的一个凉亭内,发现了孩子的市民卡。

目前,搜救行动仍在继续。11日,公安干警和社会救援队近400人搜救小子欣,用上了无人机和皮划艇,大家都期待着有好消息传来。

这件事有如此高的关注度,除了大家对小女孩的担忧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有太多非常理之处。

如果把它想象成一次绑架或拐卖事件,显然说不通。假设是拐卖,一定是在7月4日得手将孩子带走后就立刻断联,可章子欣爸爸在租客带走孩子后,与他们仍保持着联系,并附上孩子的视频。直到7月7日17点左右租客发微信给章军,称手机没电充电器也坏了,自此才失联。

那要是绑架呢?更不可能,绑架图财,章军表示租客在交谈中从没跟他要过一分钱。其次,图钱两人干嘛要自杀呢?

那么,有没有可能两人真的只是想带着孩子去玩,然后出了意外孩子落水,承受不住过失后果所以自杀?也不太说的通。因为他们并没有带着孩子去原本说的上海,一会跟章军说在厦门,一会说在宁波,一会又说温州。并且,仔细比对时间,二人与章军断联是在监控中未见子欣之前。

据村民讲述,两名死者用衣服绑在一起,并且很坚定地走入水中。网友们开始猜测这是不是有某种象征,两人说的去上海其实是去“海上”,不是让小女孩去当活人的花童......这也不对吧,花童需要一对,可他们只带了章子欣一个人。

可能是上次“女子晕倒街边,孩子被抱走”实为妈妈自导自演的新闻后劲太大,还有真的希望小女孩没有生命危险。事件刚发酵时,大家也在讨论有没有可能是家人把孩子藏起来了。

于是所长就去看了采访章子欣爸爸、奶奶的视频和对妈妈的电话采访,整个看下来,我头都要大了,真和你们看到新闻标题时想的一样:“这家人心真大”。

所长总结一下,爷爷奶奶把孩子交给了只认识四五天的租客,只因为他们看起来人很好,不像坏人。6月29日入住,7月4号就带走了孩子,并且还是在孩子父亲拒绝后仍让子欣跟着他们走了。章军当时与父母通话不同意孩子去,“要是非要去的话一定让我爸跟着去”,租客以开房不方便为由不让爷爷跟着,两位老人也就没再坚持。

他们极力在老人面前营造出一个“不差钱”的形象,说自己有个两百人的厂子,让他们看转账记录。可连房租差几百块钱都讨价还价,说子欣跟他们去上海当下花童就给5000块钱,能相信吗。

我们确实不应该过分苛责老人,但是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是不是因为这5000块钱,爷爷奶奶放松了警惕呢?

子欣奶奶在采访中还说她与租客认识是缘于他们在自家摊上买水果,后来去子欣家,飞机票都买了的两人,在见到子欣以后,不去了,决定就租到这。

这个......不是大家刻薄挑刺,实在是太明显的不正常吧。是租客太精明还是两位老人太淳朴了?

连邻居都说觉得租客早有预谋,他们一早就盯上了子欣。刚开始两人见到子欣要带她去超市,她不去。后来从奶奶家见到她后,就搬到家里同吃同住,孩子才少了些戒备,愿意跟着去玩一趟。

但子欣并没有完全放下戒备,走之前,她还拍下了男租客的身份证给爸爸章军。

章军6号晚上就觉得不对劲,从天津买了火车票站了20个小时回家,可他8号才报警,并且报警前他做了件更紧急的事——和孩子妈妈离婚,而不是抓紧找孩子,因为他觉得“孩子不会真的有危险”。

孩子失踪的事全网热转、人尽皆知,但孩子妈妈却才从姑父那得知,对于网友怀疑是否她串通租客带走孩子觉得很冤枉:“我虽然是在广东打工。但完全不认识这两个租客。我都是在厂里的,哪里去认识他们呀?”

孩子爸爸也说前妻不可能做这事,自己比她大10岁,她16岁两人就在一起了,17岁生了孩子,她没能力策划这出戏。

17岁生了孩子......然后和章军的关系无法维系,也就没在回去看过孩子。

所长说句不怕被喷的话,小子欣失踪,监护人难辞其咎。

在关心孩子安危的同时,她的家庭情况也慢慢明晰:母亲未成年生育、父母感情破裂、父亲外出打工,照顾她的是隔辈的爷爷奶奶。想必她的内心必然是缺少关爱的,所以才会“谁对她好,她就粘谁”,“孩子也愿意跟着他们去”。

章子欣爸爸谈到和前妻感情破裂的原因是:“我喜欢打点小牌,她喜欢上网聊天。”打牌、聊天、两人轮流离家出走,在他们身上我并没有看到为人父母的责任感。

生而不养,养而不育,何以为家?

不是什么转移重点、受害者有罪论,我认为检讨不给坏人行凶的机会是有必要的,这和同情孩子家庭遭遇并不冲突。孩子是 “心头肉”啊,怎么能随便交出去?

是,生活中难免有计划之外,那么如果有要把孩子交给别人看管的时候,请一定要格外注意。

最近两个刷屏的案件,都与“把孩子交给别人有关”。涉嫌性侵的新城控股董事长同犯周某,就是以带孩子去上海为借口,把孩子带给案犯王某进行犯罪。而这次也是如此,身份不明的租客用相同的手段,骗走了孩子。

所长气得手都发抖。伤害孩子的人固然不可饶恕,但“一念之差”本可以不差,尤其是在涉及孩子这样最最关键的问题上,一定是要谨慎加小心的。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4月份闹的沸沸扬扬的“女童上学途中被父亲遗忘在车内死亡”,送女儿去幼儿园途中,爸爸接了个电话后就忘记送孩子的事,直到妈妈下午四点去接孩子,才发现孩子没到校。爸爸赶紧去找,看到孩子在后座,当天室外最高温33度,女儿窒息而亡。

家长问责幼儿园为什么没通知孩子未到校,三个老师看十几个孩子,少来一个人都不知道?公安通过调查后定性幼儿园无责,但出于关怀,幼儿园还是出了3.2万救助款。

责任如何划分是当时争论的主要点,但有一点没有争议:承受最大伤痛的定是孩子父母,这一粗心之失代价实在太过惨重,可它却本可以不发生。

一念之差,后悔一生。

去年发生的孩子溺水案历历在目,妈妈玩手机 的功夫,孩子已经失去了生命。前车之鉴,却还是有不长心的父母。

贵州3岁女童溺水近五分钟,民工奋力抢救,孩子恢复了生命迹象。

在民工背着孩子跑时,旁边有个女人一直在哭,应该就是孩子妈妈了。到底死怎么让三岁孩子在池塘边玩耍的?看孩子一刻都不能松懈,家长没这个自觉就别生了。

溺水案频出,一个孩子代表着一个家庭,孩子遭遇不幸,家就分崩离析了。

这次的事,大家当然希望小子欣能平安归来,但也更希望不再有让人焦心的失踪案,外面的世界并不都是色彩斑斓的,家长们一定要保护好孩子们。

谴责坏人、制裁犯罪当然应该,可坏人讲道理就不是坏人了,防微杜渐才是我们能做的。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海盗船长 2019-07-12 回复
希望小女孩平安归来!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