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21日 8.3°C-16.9°C
澳元 : 人民币=4.79
悉尼

杭州女童父亲否认将火化海葬遗体:仍在等警方进一步通知(视频/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新京报 原文链接 评论3条

昨日(7月15日)晚间,遇难女童父亲章军在朋友圈发文否认海葬一说,称待警方调查结束后,家属会做出明确处理结果。

7月13日,失联多日的杭州女童遗体被找到。后有消息称,家属准备将遗体火化海葬。昨日(7月15日)晚间,遇难女童父亲章军在朋友圈发文否认海葬一说,称待警方调查结束后,家属会做出明确处理结果。


▲女童父亲朋友圈文章配图。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浙江省公安厅通报称,章子欣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初步排除为失足落水。专案组负责人对案件几大疑点做出回应,称梁、谢两名租客离世想法已久,“种种迹象反映出两人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


6▲警方排除章子欣为失足落水 专案组:两租客有携女童自杀动机。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昨日晚间,章军发布朋友圈,对社会爱心人士和媒体的关注和帮助表示感谢。“我本人心里一直很感谢感激社会媒体,感谢社会上的好心人,感谢各位领导和所有警方的努力帮助我寻找到我心爱的女儿,不让她在外面继续漂流。”

他称,很多人联系自己问章子欣是否准备海葬。他不清楚该消息从何而来,表示目前家人还在等待警方调查后进一步通知,尚不能认领遗体。“有些媒体不要在我没确认的情况下,擅自作主发一些没有确定的信息。”表示待警方调查结束后,家属会做出一个明确的处理结果。

昨日,新京报记者从章子欣家中了解到,章子欣的父亲精神状态不佳,常常会一人躲在房间不与外界交流。章子欣姑父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及家人非常感谢网友及好心人士帮忙寻找孩子,如今孩子已经找到,家人还在等待尸检结果,希望遗体后续安排不再受到关注。“我看到子欣父亲一人躲在房间,就跟他说你要哭就到楼上去哭,不要让爸妈看到,他们看到肯定受不了。”


▲女孩姑父朋友圈截图。

章子欣姑父说,最近一段时间有太多人添加孩子父亲微信,现在微信开始提示账号异常。章子欣的家人电话一直有人拨打,希望不要再向他们打电话。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章子欣父亲在象山辨认完孩子遗体后连夜赶回家中,其间需要人搀扶上下车。昨日,章子欣父亲更换微信头像为一双手捧着一支蜡烛的图片。图片上写着“欣欣一路走好,天堂没有坏人”。

▲网友曾住民宿拍下章子欣 评论泪崩:小天使一路走好。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带走杭州女童的女租客:

感情屡屡受挫,曾为初恋男友自杀

“如果不是当时她家里人反对,现在谢某芳肯定是我老婆。”

7月8日凌晨,带走杭州9岁女童章子欣的一对租客在宁波东钱湖投湖自杀。看到新闻中提到女性死者名为“谢某芳”,广东化州人黄自强(化名)心中一紧。从警方公布的监控截图中,他没有认出那位中年女性。直到另一张更清晰的照片流出,他才确认,通报中的“谢某芳”正是自己曾经的女友谢某芳。

7月14日中午,新京报记者在广东化州平定镇见到了黄自强。他自称从1992年开始与谢某芳谈恋爱,中间分分合合几次,恋情前后持续10年之久,谢某芳曾流过一次产,甚至为自己自杀过。

黄自强透露,当初没能和谢某芳结婚,主要原因是自己父母早亡、家境贫困,遭谢家亲属反对。“她从家里拿出户口本要和我登记,她母亲就要死要活的。”

黄自强认为,这段持续多年却未修成正果的感情,对谢某芳打击很大。据他了解,谢某芳的第二段感情遇人不淑,感情不好,还被男人“骗”了钱。

2005年的一通电话里,谢某芳还在向他倾诉感情不顺。此后,两人失去联系。

性格偏执,曾为初恋自杀未遂

在黄自强看来,谢某芳性格有些偏执,对自己用情极深。

20多年前,两人相识并开始交往。当时,黄自强18岁,谢某芳20岁,他是谢的初恋。谢某芳在东莞的工厂里做技术工人,一个月能挣到2000元,而当时的黄自强是客车售票员,月工资仅有300元。“一直都是我花她的钱,她从来没花过我的钱。”

黄自强透露,当时谢某芳经常给他买各种名牌衣服,还打算买一辆三万多元的摩托车送给他,被他极力反对后才放弃。“她在自己身上不怎么花钱,但对我从来都很大方。”

黄自强说,谢艳芳喜欢小孩儿,一个月挣2000多的时候,几个侄子的学费都是她在交。遇上亲戚家的小孩子,她也很乐意带他们去玩,去吃好吃的。

黄自强自幼父母双亡,由奶奶抚养成人,家境贫寒。而谢某芳在家中有5个哥哥,备受宠爱,“像公主一样”,这段感情自然遭到了谢家人的强烈反对,谢母甚至扔石头赶过他。两人去看电影,几个哥哥会跑到影院把谢某芳抓回去。“后来她从家里拿出户口本要和我登记,她母亲就说把你拿去喂狗之类的话,要死要活的。”

黄自强回忆,谢某芳性格有些偏执,自己大部分时候都顺着她。一旦两人吵架,他怎么哄都没用,但等谢某芳气消,反而会反过来哄他。

得知谢某芳投湖自杀的消息后,黄自强本打算去协助认尸,后考虑到路程太远才作罢。“她的左手臂有5处疤痕,脖子上还有3处。”这是黄自强计划用来辨别尸体的主要依据。

这些伤疤来自26年前。

黄自强回忆,1993年农历六月份,有一次谢某芳问自己爱不爱她,语气有点凶巴巴的,“我就故意逗她说不爱,她立马跑进屋里”。尾随其后的黄自强赶到时,谢某芳已经用剪刀刺伤了自己的手臂,鲜血横流,脖颈处也有伤口在流血。他手忙脚乱地按住止血。

谢某芳被送到医院救治,医生告知,脖子上的伤口只差两毫米就会伤到主动脉。当天,谢家人还曾报警,不过,警方听取陈述后认定为家庭纠纷,不予立案。

那时,黄自强已经和谢某芳住在一起。当天,黄自强怕回去尴尬,一直到凌晨两点多,他才悄悄回到家门口,让他意外的是,谢某芳正坐在屋里等他。

黄自强回忆,发生这次意外后不到10天,谢某芳的伤口还没养好,就回到东莞继续打工挣钱。此后,两人分开过一段时间。

1994年,因为感到与谢某芳结婚无望,黄自强与现任妻子结婚。“她知道后放出狠话,说一定要杀了我。后来1995年我们又在一起的时候,我问她,你不是要杀我吗,她说爱我爱得太深,不舍得。”

黄自强成为有妇之夫后,谢某芳仍不愿放下感情。黄自强称,当时谢某芳曾想让他离婚,被拒绝后仍愿意以第三者的身份维持关系。婚外情期间,谢某芳怀孕。

“她当时说过这个孩子对她很重要,问我能不能一个月给孩子1000元抚养费,能就留下,我当时真的没这个能力。”两人最终决定将孩子打掉。黄自强说,怀孕三个多月时,谢某芳一个人去堕了胎。

两人之间的特殊关系,直到2003年谢某芳有了下一任男友后才结束。

看到新闻后,黄自强连续几天夜里躺在沙发上睡不着,不停地刷关于此事的新闻。“她跟男的一起自杀我就想不明白,而且衣服还绑在一起,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自杀,我百分之百相信。”黄自强对新京报记者说。

从不缺钱的人到骗钱的人

谢某芳的第二任男友黎清华(化名)也是平定镇人,两人最早相识于一家熟人的糖水店里。和谢某芳在一起时,黎清华离过一次婚,和前妻有一个5岁的孩子。

在黄自强眼中,黎清华这个人不靠谱,“他总说自己有什么大工程,但其实什么都不是。”黄自强说,1994年,黎清华曾向自己的妻子借钱,“借7000,说过一阵子就还2万。”两人觉得他是骗子,便没有借。

后来,他通过谢某芳的堂妹得知,黎清华以投资为由,“骗”了谢某芳十几万元。这些钱中一部分是谢某芳从她的哥哥处借得,为了还钱,谢某芳加班打工,“过得很惨”。

7月14日下午,人在广州的黎清华通过电话接受了新京报记者采访。黎清华告诉记者,谢某芳被他骗十几万一说并不属实。他坚称,实际金额只有两万多元,而且并非“骗”,只是“借”。

按照黎清华的说法,当年他跟着一位曾姓老板承包建筑工程,本钱不够,谢某芳同意拿出两万多元“帮忙”。黎清华透露,谢某芳借他的这两万多元中有五千元是从她大哥处借来,“剩余的应该是她自己打工挣的,但具体我也不清楚。”

黎清华说,这笔钱原计划几个月就能还,后来项目出了问题,曾姓老板一直未能还钱,他自己跑前跑后也没有得到报酬,“最多每次只拿到几百块的零花钱”。该曾姓老板后来因犯合同诈骗罪被判刑11年。

7月14日下午,新京报记者通过查询相关判决书证实,上述曾某确因以虚假合同骗取40万元工程保证金,于2011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但判决书中披露的案情并不涉及黎清华和谢某芳。

黎清华承认曾在交往期间找谢某芳要过钱,“少则一两百,多则一千多,但加起来最多也就三千多块。“

两人的感情从2003开始,最终只持续了一年多时间,并未结婚,2005年左右,两人分手后不再联系。

与黎清华交往期间,谢某芳私下仍和黄自强保持联系。黄自强回忆,谢某芳曾多次在电话中倾诉自己感情不顺,和黎清华经常吵架。在他看来,谢艳芳从一个不缺钱的人变成“骗钱的人”,或许和第二任男友有关。

在2005年的一通电话里,谢某芳还是在抱怨自己过得不好,这次通话后,两人失去联系。后来,黄自强多次向人打听谢某芳的下落,但始终没有音讯。

据杭州警方7月14日发布的通报,2005年,谢某芳经人介绍与梁某华共同生活至今,未办婚姻登记,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以欺骗手段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

7月13日,在平定镇采访时,谢某芳的大哥谢信玉告诉新京报记者,8年前,谢某芳曾以买房为由,骗走他一位弟弟种菜攒下的三十余万元。“后来我母亲生病,她问我们几个哥哥一人要五千元,说是到美国买药,我们没给。”

此前有媒体采访了一位曾和梁、谢二人共同在泸沽湖旅游的“驴友”,该驴友称,短暂相处几天后,梁经常给她发旅游视频,后来向她借钱,但被她拒绝。

7月14日,谢信玉带新京报记者来到自家老宅前。最右边的一间屋子曾属于谢某芳,门上贴着红底金字“五福临门”,房屋如今已闲置多年。谢信玉说,按照当地风俗,她的遗体将由男方家属处理。


▲谢某芳的大哥谢信玉站在原本属于谢某芳的老宅前。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摄


评论

章子欣事件:当经验全部失效,能相信者唯证据

9岁女童章子欣被租客带走事件,谜底正逐渐揭开。浙江警方的最新警情通报显示,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梁、谢两名租客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继续实施诈骗维持日常开销的状况已难以为继,两人离世想法产生已久,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经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这起悬念叠着悬念的事件,终于眉目初显。目前已调查出的结果,无疑给此前网上蔚为风行的“邪教迫害说”与“拐卖儿童说”盖上了“不实”的戳,将那些被“怪力乱神”式归因和猎奇想象带着跑的公众拽回现实地面,却也让很多人直呼“没想到”:没想到,这么多诡异情形背后竟然没有“一盘大棋”,也没什么“惊人内情”;没想到,案情只有颇显寻常的诈骗与自杀戏码,没那么复杂的剧情……

一连串的“没想到”,也表明了,公众经验在此事上是失效的。经验和常识是人们判断是非真假的罗盘针,有些所谓的谜案发生后,“网络福尔摩斯”们断案凭恃的,就是日常生活经验;而是否与经验“对表”,则成了评判逻辑自洽与否的重要依据。

在该事件上,公众也是凭着经验脑补了各种玄乎的可能性,可答案揭晓却是挺普通的一种,这就像埋了很多“包袱”的悬疑片,吊足了公众的好奇心后谜题解开,原来那些反常线索连着的只是寻常情节。到头来,这寻常情节反而因跟顺着经验生成的逻辑链有出入,显得有些“不寻常”。


▲浙江两船长还原9岁女童发现过程:她一只脚还穿着凉鞋。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但“不寻常”不代表调查结论不靠谱,只能说明用惯常经验“算法”无法读取当事人的行为“数据”,公众根据自身经验确定的评判“坐标系”也偏离了事实方向。

而“经验全部失效”的场景,在“后真相时代”恐怕会越来越多:我们以为的,未必是事实;有些经验,也并不能适用所有情形。我们凭着经验去执果索因时,也会陷入“概率归因谬误”,觉得在盖然性层面说得通就能下结论。问题是,圈层隔膜与生活差异,会限制我们对“非我群类”的他者行为逻辑的想象力。我们跟他们之间,隔着认知上的“次元壁”,他们觉得合乎情理的行为,我们可能觉得匪夷所思;他们知其所以然的事,我们没准不知所以。更何况,有些人不按常理出牌。

在此事中,两名租客的家庭关系和生活轨迹,乍看确实很“怪”——他们负债累累还四处出游,还以租花童为由将女童带走,并出没在多个城市。可觉得“怪”只是因为这不合我们的经验化想象。事实上,靠实施诈骗维持日常开销的他们,跟我们本就不在“同温层”,生活方式截然不同。他们的行为的确是不按“正常人”的套路来,却是按他们“生活维艰想自杀,自杀之前先挥霍”的路数来的。

不只是这类怪诞事件,面对当下的很多公共事件,我们的经验都经常失效,因为局势多变,因为认知壁垒,因为太多事物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很多所谓的“反转”,也是这么来的。像曾闹得满城风雨的周口“婴儿被盗案”,最终被证实是夺子闹剧,就让民众始料未及;更早之前的温州男孩失联事件,系男孩母亲为测试丈夫自导自演,也让许多人大跌眼镜。

当很多经验失效时,我们该信什么?答案是证据。现在网上有个词叫“实锤”,证据对事实判断的价值就如敲下了实锤,拿事实说事的关键也在拿证据说话。

正因如此,虽然浙江警方的调查结论证伪了很多人的猜想,却被公众信服。比起那些有模有样的纸面推演,警方结论也被视作对该案本来面相的“高清还原”,原因也很简单:那是用证据说话,得出的结论经过了走访调查、交叉印证。

这对各方不乏启示:对公众而言,对有些事信经验更要信证据;对办案者来说,宜多拿证据说话,以解公众之惑。也源于此,前不久“一家5口出游3人藏尸冰柜”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后,呼吁事发地警方介入调查的声音比比皆是,毕竟该案也够蹊跷,以至于公众的经验失灵,最终深圳当地警方也通过现场勘查、排查走访、调取监控等,对事实作了还原。

不要盲信经验的参考价值,不要低估证据的作用,这也是女童被租客带走事件给我们“上的一课”。

关键词: 女童租客溺水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3)
daien 1个月前 回复
所以自杀为何带上女童?身无分文了,为何还要带女童出门,9岁女孩出门,各种开销也不小了。
松鼠一枚 1个月前 回复
孩子在海里失去生命的时候她一定很害怕吧,还是葬在家附近比较好吧
幕幕呆美国代购 1个月前 回复
因为父亲的想法而谩骂这位父亲,给父亲造成二次伤害的网友,很残忍也很愚昧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