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21日 8.3°C-16.9°C
澳元 : 人民币=4.78
悉尼

男子毕业后宅家啃老 却逼母亲拿起了菜刀: 你替孩子走的路 最后都成了坑(图)

1个月前 来源: 加西周末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啃老到底是家长还是孩子的错?

儿子当起啃老族 

两个“母亲”成钱包

46岁的袁桂敏是北京人,2004年与丈夫周世康离异。周世康离异后,与曹春兰组建家庭。曹春兰小他8岁,夫妻俩经营一家五金店。

而袁桂敏一直没有再婚,带着儿子周睿独自生活,这些年靠经营一家水果店为生。周睿三天两头外出找工作,但总是没有着落,于是回头就问母亲要钱,每次三四百,不到一周就花光了。

每次周睿向母亲要零花钱,袁桂敏就责怪儿子:“大学毕业三个月了,你怎么还养不活自己?”

周睿嬉皮笑脸:“您不知道现在工作多难找!简历投了200多份,没合适单位录用我。”袁桂敏心一软了,就又给了周睿400元钱。

母亲给的钱不够花,周睿又伸手向父亲要钱,周世康坦诚相告:“我这边是你曹阿姨当家,你和她说说看。” 

在父亲的点拨下,周睿找到了在商店库房里清点货物的曹春兰。他乖巧地将钉子、螺丝、透明胶带等货物码放整齐。

曹春兰先天不孕不育,对孩子有种天然的亲近,和气地问他:“找阿姨什么事?”

周睿难为情地吐露手头拮据,曹春兰爽快地给了他1000元。

周睿时年23岁,毕业于北京城市学院。他机灵讨巧,善于察言观色,曹春兰并不抵触这个继子。

因继母经济条件优越,周睿三天两头往那边跑,每次不是给曹春兰带一串冰糖葫芦就是一盒冰淇淋,将继母哄得很开心。

此后三个月,曹春兰又先后给了周睿2000多元。周睿与继母的关系越来越近。

这一天,袁桂敏做好晚饭,可周睿直到晚上7点还没回家。她在电话里催儿子:“到哪了?还要多久到家?”

周睿回答道:“我在曹阿姨这边吃了。

明天一早,我要去一家公司面试,今晚就在曹阿姨家睡了。”

袁桂敏不反对曹春兰善待儿子,只是觉得儿子与继母走得太近了。她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儿子,不能让曹春兰顺手牵走。袁桂敏一宿没合眼。

次日下午周睿回到家,袁桂敏对儿子说:“世上哪有好心的继母?她对你好不是装出来的,就是有其他目的,别与她走得太近!”

周睿反驳道:“别把人想得那么坏,曹阿姨是真心对我好。”

儿子真是白眼狼!袁桂敏气哭了,边哭边诉说拉扯儿子的艰辛。

周睿赶紧甜言蜜语哄母亲:“妈,我是您身上掉下来的肉,即便她对我再好,我的心也在你这边,我图的不过是她的钱。”袁桂敏破涕为笑:“还算有良心。”

为拉回儿子的心,袁桂敏将母爱发挥到极致:每月给周睿700元零花钱;省下化妆品的钱,每周让儿子吃两顿海鲜。

有时周睿在外奔波了一天回家后,袁桂敏将儿子的双腿搁在膝上,轻轻为他揉捏。

于是自然而然,周睿又疏远了继母。曹春兰与周世康没有自己的儿女,害怕老年孤单,有意将周睿当做老来依靠。

继子突然冷淡自己,曹春兰猜出是袁桂敏在捣鬼,她开始有意拉拢周睿。

元旦期间,周睿登门看望继母。曹春兰对他说:“挤公交车多累,自己开车多方便,赶紧考个驾照。”

周睿顺坡下驴:“阿姨,我现在没收入,您先替我垫付学费怎样?”曹春兰大方地拿出4800元交给他。周睿很快便报了驾校学习,几个月后顺利拿到了驾照。

4月,周睿终于进入一家物流公司上班。袁桂敏花1000多元给儿子添置了套新西装,曹春兰则将家里一台二手宝来轿车送给周睿。

生母和继母暗自展开竞赛,心甘情愿地被周睿“啃老”。

俩妈联手 逼儿自立

周睿将车开回家的那天,袁桂敏心里堵得慌。她在电话里对曹春兰夹枪带棒:“不是自己的肉,硬往身上贴粘不住。”

曹春兰针锋相对:“我对周睿好,是看老周的面子。周睿乖巧懂事,很尊重我。”袁桂敏被驳得无话可说。

然而周睿只上了两个月班,又重归待业大军。原来由于不用心工作,周睿填错了发货单,差点给公司造成数万元损失。

经理当着同事的面批评他,周睿一怒之下辞职了。袁桂敏埋怨儿子太冲动,母子俩闹起了不愉快。

接连求职碰壁后,周睿索性在家里“啃老”,生母、继母和父亲都是他盘剥的对象。手里没钱了,他就找长辈们要。

若儿子有了女朋友,也许会早点自立。带着这样的想法,袁桂敏托邻居给儿子张罗相亲。

很快,一个叫乔晓萌的女孩走进了周睿的生活。乔晓萌也是北京人,比周睿小两岁。周睿仪表堂堂,加之出手大方,两人相爱了。

袁桂敏的最大任务就是辅助儿子成家立业。她疼爱儿子,对乔晓萌也百般呵护。然而三个月后,乔晓萌决绝地向周睿提出分手。

袁桂敏难过地问乔晓萌:“你们这是怎么了?”

乔晓萌语气幽幽:“我不是嫌周睿在单亲家庭长大,只是他缺乏男人的责任感,依赖性太强了。他连个工作都找不到,日后与他生活在一起,又怎会幸福?”

直白的一番话,刺痛了袁桂敏的神经:儿子游手好闲一心“啃老”,心理和精神状态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丝毫没有男子汉的锐气。再这样下去,哪个女孩愿意与他共同生活?痛定思痛,袁桂敏意识到问题出在自己和曹春兰身上。

袁桂敏对曹春兰有本能的排斥,为了儿子,袁桂敏放低姿态,约曹春兰见面。

四目相对,两人都很尴尬。还是袁桂敏率先开口:“谢谢你和老周照顾周睿,只是这孩子被惯得越来越不像话。”

说着说着,袁桂敏落泪了:“周睿心安理得‘啃老族,连女朋友都看不起他,与他分手了。我整晚睡不着,一直在想,我们能养周睿一辈子吗?他以后怎么办?”

曹春兰被袁桂敏的推心置腹感动了,她问道:“那我和老周该怎么做?”

“别再给周睿钱,咱们联手逼他自立!”

“我是继母,这样做别人会不会说我苛刻?”

袁桂敏拍拍她的手:“我心里有数,不会怪你。”

此后,生母继母结盟向周睿施压。袁桂敏每天逼周睿出去找工作,周睿躲进书房上网,袁桂敏一气之下断了家里的网线。

她不再给周睿任何零花钱。就业本就困难,加上周睿吊儿郎当,他迟迟找不到工作。

生母实行“经济围剿”,周睿便向继母伸手。因与袁桂敏有约定,曹春兰不像以前那么好哄了:“阿姨没有孩子,我和你爸的钱以后都是你的。但是现在,你必须自己努力挣钱养活自己,不然将来我们怎么放心把财产都交给你?”继母的话给了周睿希望,但眼前的燃眉之急仍然得不到解决,周睿心中怨愤丛生……

挑拨矛盾 引发血案

此后,周睿又几次向袁桂敏和曹春兰要钱,均遭拒绝,被迫出去找工作养活自己。

为节省开支,袁桂敏没收了儿子的车钥匙,周睿只得挤公交车跑人才市场。看着成千上万的大学生拿着厚厚的简历在一家家公司展台前推销自己,周睿胆怯了。

为蒙蔽母亲,周睿每天早早出门溜进网吧,在网游中释放焦虑与压力,挨到傍晚再装模作样地回家。

一次,周睿中午只吃了一张煎饼,饿得饥肠辘辘。下午,他来到继母的五金店里:“阿姨,我妈真狠心,每天逼我出门找工作,却只给我8块钱,我连份盒饭都吃不起。我快饿死了,能不能请我吃碗牛肉面?”

曹春兰与袁桂敏本就心有嫌隙,在一种微妙的心理驱使下,她花50元给周睿买了一份披萨。

周睿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阿姨,还是您疼我,如果您是我亲妈,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周睿数落亲妈的不是,让曹春兰的心里感到很舒坦。

她悄悄地塞给周睿500元:“别告诉你妈,到时阿姨不好向你妈交待。”周睿满口应承:“我懂。”

不过是在继母面前说了几句生母的不是,就轻轻松松获得500元,还享用一顿美食;要是在生母面前数落继母,又会有怎样的“奇迹”出现?晚上回家,周睿故意挑起继母的话题,袁桂敏的兴致顿时上来了。

周睿装模作样叹了口气,编造无中生有的谎言:“曹阿姨太强势霸道,我爸在家里没一点地位,连花50元都得向她请示,活该她命里没孩子!我真讨厌她,以后她老了,我才不管她呢!”袁桂敏脸上线条明显柔和了。

周睿觉察出母亲情绪的变化,趁机说:“妈,公交车太挤了,今天差点被扒手偷走身份证。”袁桂敏沉吟片刻,将车钥匙推到儿子面前,还给了他400元钱油费。

至此,周睿摸准了生母和继母的软肋。在生母面前,他攻击继母;在继母面前,他指责生母。周睿绞尽脑汁,玩起了“微挑唆”,每一句都说到了袁桂敏和曹春兰的心坎里。

周睿尽享两个母亲的呵护与照顾,袁桂敏与曹春兰之间的鸿沟,也被一次次拉大。

过了几个月,袁桂敏托人让儿子去广告公司做业务员。周睿一听头立刻大了,决定拿曹春兰压母亲。

两天后,周睿指着脖子上的铜项链,撒谎说:“曹阿姨不仅花9000元给我买了条金链子,还让我去五金店上班。”袁桂敏血压骤升:曹春兰这是在恶意收买儿子,撕毁约定。

她在电话里斥责曹春兰:“你生不出孩子,为什么总打我儿子的主意?”曹春兰反唇相讥,将周睿指责母亲的话复述一遍,袁桂敏愤怒了,扬言要揍儿子。小伎俩被戳穿,周睿连夜躲进同学家玩失踪。

在同学家住了几天后,周睿来到继母的五金店。周世康告诉儿子:“你妈都快急疯了,你赶紧回家。”

周睿胆战心惊:“我不想面对她。”周世康悄悄地给袁桂敏发了条短信,说儿子在他这边。下午4点,袁桂敏赶来了。

周睿心虚,拉着父亲悄悄溜了出去,丢下生母和继母在五金店对峙。

这是袁桂敏第二次与曹春兰见面。袁桂敏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你为什么不让周睿回家?你这是存心挑拨我们母子关系!”

曹春兰针锋相对:“周睿认为我慈爱,有亲和力,要住这边我有什么办法?你这个亲妈当得真悲哀,连亲生儿子都不愿与你在一起!”

袁桂敏认为,儿子被曹春兰洗脑了,把亲妈当外人,将继母当亲人。这是曹春兰彻头彻尾的预谋!

疯狂让袁桂敏彻底失去了理智,趁曹春兰弯腰理货的工夫,她操起货架上的菜刀,对准曹春兰就是一通乱砍,曹春兰倒在了血泊中。

过了良久,袁桂敏才醒转过来,失魂落魄地拨打110投案自首。

惨案发生后,周世康痛不欲生。当袁桂敏得知亲生儿子是始作俑者时,也心如死灰,几次欲自杀。

只因儿子“啃老”就颠覆了两个家庭的幸福,实在令人惋惜。

关键词: 袁桂敏周睿啃老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