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20日 10.1°C-14.4°C
澳元 : 人民币=4.78
悉尼

上海滩最后一位歌后离世:你要想活得漂亮,看他们就够了(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在穿着旗袍的旧照片中,缅怀一个时代的落幕!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霓虹闪耀、声色流金,百乐门门前又响起一曲清乐。只是这一开口,就成了一个时代的哀音。

2019年7月19日,姚莉去世,上海滩七大歌后中的最后一位也走了。

周璇、白虹、龚秋霞、姚莉、白光、李香兰和吴莺音,她们是20世纪40年代中后期旧上海媒体和听众评选出来的歌星,现在却成了永远的黑白光影。

旧上海就这么落幕了,我们耳中似还响起那些美妙的歌声,脑中还有那些传奇人生。


▲上海滩七大歌后中的六位(除龚秋霞),左起为:白虹、姚莉、周璇、李香兰、白光、祁正音

1

“想你,想你。”

又一浅笑:“蛮好了,足够了”。

拿出相机,就要拍照。

她用口布轻蘸嘴唇,染上一点口红,好似有人在说:“上台了。”

“银嗓子”姚莉轻轻一鞠躬,缓步走上台来。


▲姚莉

她自幼练习周旋的歌曲,14岁被引见出道。一曲《玫瑰玫瑰我爱你》让她红遍海内外,英文版《Rose, Rose, I Love You》曾登上美国美国流行音乐排行榜前三名。

她还是邓丽君、徐小凤的偶像。

曾经,徐小凤邀请姚莉参加自己的红馆演唱会,对现场观众介绍道:

“我的偶像是姚莉,今天她来了。”

那时的香港乐坛,可以说无人不晓姚莉。


▲1951年,香港,“银嗓子”姚莉在演唱

她与哥哥姚敏、填词人陈蝶衣组成“铁三角”,她的歌成了香港流行音乐的源头之一。

2011年,蔡琴在演唱会上重新演绎姚莉的《苏州河边》。她说这是世界上最浪漫的歌曲。

“夜留下一片寂寞

我望着你

你望着我

千言万语变作沉默”

邓丽君、梅艳芳、蔡琴、凤飞飞、费玉清……都翻唱过这首歌。它被比作“春申小夜曲”和“东方托赛利”。

“陈歌辛的曲子好,词更好。”

有人说,歌里写的这两个人,就是姚莉和陈歌辛。

只是,那时陈歌辛已有家室。


▲陈歌辛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一段情愫就此放在心底。

后来,姚莉也成了家,故人纷纷离去。

疗养院里,有人问起:

“听说你喜欢过陈歌辛,是吗?”

她微微一笑:

“应该讲是欢喜的,暗暗的,一起散散步,抬头看他,觉得他好斯文,好文静。不敢讲的,母亲管得很紧的。

陈歌辛的儿子陈钢来香港看我,抱住我叫姚阿姨,哎呀,真的是亲热的不得了。想起那时侯的事情,还是很美好的。”

如今,斯人已逝,徒留一朵海上浪花。


▲姚莉老年照

2

周璇

她是高晓松眼里难以比拟的美人,王家卫《花样年华》的灵感来源,却“一生坎坷,两度被卖,三次改名,差点落入娼门。四次婚恋,无一善终。五年疯癫,最终香消玉殒”。

回顾拍过的几十部影片,她认为只有《马路天使》才能称为代表作。


▲周璇《马路天使》剧照

卖唱歌女,孤苦无依,身世凋零,她们境遇颇为相似。

周家贫困,最窘迫时,她也差点被抽大烟的养父再次转手,落入秦楼楚馆,烟花之地。

她婉拒“电影皇后”的荣誉。

“对于影后名称,绝难接受,并祈勿将影后二字,涉及贱名……”

她被黎锦晖赏识,唱响《天涯歌女》、《四季歌》、《夜上海》等名曲,却在感情生活中一路坎坷。

她曾与第一任丈夫严华结婚,维系3年就面临分手。

当时,人人都在传她与男演员的绯闻,无人愿听她的一字一言。

她在日记里写道:

“我以为当美满的家庭不能获得,甜蜜的生活成为幻梦,猜疑、污蔑、诽谤,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我再也不能忍受了。”

签离婚协议时,她才满20。


▲周璇

之后,她又与“话剧皇帝”石挥订婚。

没想才子的桃色新闻不断,周璇写信寄往上海,石挥却冷淡处理,两人就此分手。

绸布商人朱怀德趁虚而入,用甜言蜜语安慰她受伤的心灵。

然而,当周璇带着朱怀德的孩子寻夫,却不被承认。他说自己早有家室,还讥笑道:“谁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我的?”

周璇一下坠入崩溃边缘。


▲周璇

1951年,周璇在上海拍摄电影《和平鸽》时结识康棣。在两人准备举行婚礼时,康棣却被指控犯有“诈骗罪和强奸罪”,将在牢里关上3年。

防不胜防的打击彻底摧毁了她。

就在生命垂危时,她给友人写信:“我觉得自己意志不定,心又太直,所以害了自己,到今天真是吃足了苦头,一言难尽。”

3

白虹

她是中国流行音乐史上第一位歌唱皇后。

“11岁步入十里洋场,15岁力压周璇成为沪上风光无限的歌唱皇后,26岁举办了内地歌星中的第一个个人演唱会。”

她与周璇、龚秋霞并称百代“三大歌后”,与白光、白杨并称电影界的“北平三白”。


▲白虹

然而,才到30岁,她便匆匆结束了自己歌、影、剧三栖巨星的演艺生涯。

她曾与恩师黎锦光在演出途中结为夫妻。

就在白虹取得歌星比赛冠军的当晚,黎锦光将白虹带到自己的洋房,向她求婚,献上一曲——《送我一支玫瑰花》。

她轻轻点头,二人甜蜜拥抱在一起。

结婚时她只17岁,23岁就有了三个孩子。

她的一颦一笑都让他心动,由此写出《夜来香》、《假正经》、《相见不恨晚》等名曲。


▲白虹

夫曲妇唱,原是天下最美好的事情,但他们只生活了10年就声明离异。

黎锦光说:“我们是剥削家庭出身的人,这个身份一辈子没法洗涮干净。”

他自知无法护她周全,便含泪和她分手。

她再三挽留,只求共同生活在一起。他口头答应,却还是远走他方。

4

吴莺音

1989年的央视春晚上,香港殿堂级歌手徐小凤献唱一首《明月千里寄相思》。

台下无数观众落泪眼红。

40多年前,“鼻音皇后”吴莺音将它唱红大江南北。


▲吴莺音

她生性桀骜,不肯披上白大褂行医。父亲觉她没志气,她便跑到一家小学当起“教书匠”,晚上再去电台唱歌,做儿童节目。

当她被作曲家黎锦光看中,录制第一张单曲唱片《我想忘了你》,一炮而红。原本反感的父亲赞赏不已,竟不知是自己女儿唱的。

一段时间的演出之后,她选择退出,整个乐坛叹息不已。


▲吴莺音

为了迎接吴莺音的复出,百代唱片请来黄霑、顾嘉辉等众多大咖,为她写词作曲。

当时卢冠廷初出茅庐,万分激动地给她创作出一曲《送我一支胡姬花》。

“无论他走到什么地方

我心里都牵挂”

5

白光

她是白先勇的名著《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中的原型。

独特的“豆沙”噪音,妖媚泼辣,都惊动着世人的视听。

《如果没有你》、《等着你回来》、《假正经》……

她就是“一代妖姬”——白光。


▲白光

她演反派,老道够味儿,让人又恨又爱。

“顾盼神飞的修眉俊眼撩人心动,勾魂摄魄的低吟浅唱醉人心田。”

她的电影精彩纷呈,她的人生更是令人惊叹。

白光本是军需处长的后代,18岁奉母命初嫁,生下一对儿女。

接着便离婚、订婚、解婚、结婚、离婚···········

一场不成功的婚姻让她搭进了很多精力和金钱,光是开庭就达到20多次。

白光低头一叹:“我这个人做人失败,得罪不少朋友,婚也结得不好,一路走来,始终没有碰到一个真正爱我的人。”


▲白光

1969年,她在吉隆坡登台,遇到小26岁的忠实影迷颜良龙。本不再期待婚姻的她,再一次甜蜜沦陷。

影迷不解:“问卿究竟何所思?”

白光只回一句:“缘分来了,千军万马都挡不住。”

长相厮守30年,二人终于让人再次相信了爱情。

6

李香兰

她被看作文化汉奸,判处了死刑,却在终审的时候被无罪释放,遣返日本。

邓丽君将她的《夜来香》,《何日君再来》等歌再次唱红。

她的中文名叫李香兰,日本名叫山口淑子。


▲李香兰

因为偶然结识的俄罗斯犹太裔少女柳芭,她拜师学艺走上歌唱之路。

淑子认过两个干爹,都是大汉奸,都被处决。

然而因为两个干爹的照顾,她学会了美声、戏剧及电影表演。

她原想功成身退,穿着旗袍过海关回日本,却被日本海关指责:

“你是日本人,你怎么能穿中国的旗袍呢?”

她觉得委屈,却无从诉说。


▲李香兰

“中国相当于我的母亲,日本相当于我的父亲,那个年代父母却都不认可我!”

2005年,已经86岁高龄的李香兰给首相小泉纯一郎写了一封信:

“你不要去参拜靖国神社,因为那样,会伤害很多中国人民的心。”

7

龚秋霞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这首《卖报歌》,即使你不会唱,也一定听过,

它被上海滩“歌坛大姐”龚秋霞翻唱而红。


▲龚秋霞

龚秋霞在电影中首开自演自唱风格,《秋水伊人》、《蔷薇处处开》、《溜冰曲》被她唱成一个时代的记忆。

“望穿秋水

不见伊人的倩影

更残漏尽

孤雁两三声

往日的温情

只换得眼前的凄清

梦魂无所寄

空有泪满襟

几时归来呀

伊人哟”

百乐门的门前流光溢彩,传奇们的身后声影环动。

这些上海滩的宠儿已经谢幕,她们的故事还在流传,成为一个时代的传说。

一个人将要成为怎样的人,是历史的选择,也是个人的命运。无论平和时代,还是战乱社会,唯有修得一颗强大内心,才能迎来辉煌一生,最终优雅谢幕。

关键词: 姚莉周璇夜上海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好大一棵树 29天前 回复
旧上海迷人的景色
加菲猫爱北极熊 1个月前 回复
白虹那个签名,一气呵成真的很有范!
ImAsia 1个月前 回复
永远的留在记忆里了,一个辉煌的时代!!
Kwan_Maggie 1个月前 回复
旧上海像一场梦一觉醒来就消失了,那些天籁之声只留在了时间的缝隙里偶尔飘来
岑小岑岑 1个月前 回复
夜,留下一片寂寞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