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1日 16.2°C-19.1°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为了治疗自闭症,他定期喝下数十条蠕虫(组图)

2019-07-22 来源: 环球科学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自闭症儿童会选择与周围环境孤立开,甚至静静地坐上一天。除了精神上的障碍,这些儿童中有许多还会遭受肠道疾病的侵扰。近些年来,已经有许多研究指出肠道微生物会影响大脑功能,而由此兴起的蠕虫疗法也正让一些自闭症家庭看到了希望。尽管服用蠕虫等微生物会伴有各种风险,且效果尚不明确,但仍无法阻挡许多自闭症患者对其进行尝试。


图片来源:TIANHUA MAO,Atlantic

每隔两周,Alex就会喝下一种奇怪的果汁,里面混有20到30只缩小膜壳绦虫(Hymenolepis diminuta)幼虫。果汁中的幼虫肉眼看不见,也没有味道。它们被包裹在微小的孢囊里,显微镜下的它们看起来就像精子一样。当Alex吞下这些幼虫后,幼虫会在他的肠道中游动,大约10到14天后死亡。这种生吞蠕虫卵的治疗方式被称作蠕虫疗法,而Alex这类自闭症患者正是该疗法的主要目标对象,他的母亲Judy Chinitz认为,蠕虫疗法让Alex的自闭症症状得到了缓解。

Alex从小还患有炎性肠病(IBD),这使得他整个人都很虚弱,需要定期服用类固醇药物,有时候一次就得吃下6种不同的药。Alex常常会将自己与周围孤立开,一个人坐着坐一天。他成长过程中一直没能摆脱IBD和自闭症的困扰,但是当他们选择蠕虫疗法后,他的家人看到了病症好转的迹象,而Alex也成了众多自闭症患者生活的一个缩影。

肠道细菌与大脑

在2017年的一项调查中,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观察了700名蠕虫疗法使用者,其中一半以上患有自闭症,大多数人使用该疗法都获得了良好效果。至今已有多项研究表明,与正常儿童相比,自闭症儿童的微生物群发生了改变。然而,之前科学家还不清楚这种微生物群的差异是否导致了自闭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些研究人员在动物模型中进行了试验。今年,加州理工学院的微生物学家Sarkis Mazmanian和同事提取了自闭症儿童的粪便,将这些样本注射到缺乏微生物群的小鼠体内。与对照组相比,实验组小鼠表现出了类似自闭症的行为,它们很少发出声音,与其他小鼠互动的时间也更少,会进行一些重复行为。

Mazmanian说,研究结果表明这些微生物群有助于类似自闭症行为的产生。研究小组还分析了这些微生物代谢产生的化学物质,这些代谢物可能在大脑和肠道的连接中起到了作用。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Mazmanian就发现一种名为4EPS的特殊化学物质会引发焦虑。而在最近的研究中,他又新发现另外两种分子似乎可以减轻小鼠的重复行为,使它们更善于社交。


Alex定期服下的缩小膜壳绦虫卵。图片来源:Wikipedia。

而休斯顿贝勒医学院的神经科学教授Mauro Costa-Mattioli则专注于一种肠道细菌——罗伊氏乳杆菌(Lactobacillus reuteri),它被用于酸奶和商业益生菌制造中。去年,Mattioli在没有微生物群的小鼠中,引入了罗伊氏乳杆菌,之后这些细菌在特定条件下恢复了小鼠的社会行为。“我们非常惊讶地发现,当我们切断迷走神经时,细菌不再能够逆转缺乏社会行为的特征,” Mattioli说。如果敲除小鼠大脑中的催产素受体,同样也不会有任何反应。Mattioli推测罗伊氏乳杆菌产生了一种代谢物,能激活迷走神经,促进催产素的分泌。这种激素会激活大脑社交行为奖励中心。

从细菌到代谢物,到迷走神经,再到催产素受体,这一过程中,任何一步受到阻碍都会损害动物的社交能力,但Mattioli指出,其他微生物也可能产生同样的因子或代谢物。“我不想说这是唯一对大脑有影响的肠道微生物,”他说,即使存在单一的微生物或微生物产物改变了小鼠的社会行为,但可能也并不完全适用于人类,因为人的大脑、行为和肠道细菌要复杂得多。

仍有争议的试验

但上述这些研究也遭到了业内专家的质疑,比如有人指出Mazmanian的研究中,动物的行为差异很大,而且反应也并不一致。例如,一些注射了自闭症粪便的小鼠与对照组小鼠的行为没什么不同。还有些人指出了分析中可能存在统计错误。

尽管如此,Mazmanian认为,总的来说,这项研究表明了细菌产生的代谢物是可以影响大脑和个体行为的,至少在小鼠身上是这样。而且目前的数据只是冰山一角,他和同事已经发现了许多其他可能联系大脑和肠道的代谢物,但还没去仔细研究。他表示:“仅仅研究4EPS就花了我们7年的时间。”

而支持蠕虫疗法的人认为,肠道微生物和大脑之间是有密切联系的,因为在人类的演化史上,人类体内存在过许多细菌、病毒和蠕虫,而我们的免疫系统也会因为这些微生物而启动,并保持工作状态。然而,由于抗生素的广泛使用以及各种污染物侵入,微生物从我们的生活中减少了。至少在理论上,我们的免疫系统会因此变得不同,从而导致了自身免疫性疾病、过敏和一些脑部疾病。自闭症通常不被认为是一种免疫疾病,但有证据表明,免疫失调和炎症也对病情发展也一定作用。

2017年,一项小型研究将健康儿童的粪便移植到了18名自闭症儿童体内。“令人激动的是,在粪便移植10周后,自闭症儿童的胃肠道的菌群得到了改善,并且自闭症行为减少,这些改变在18周后仍然存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教授Krajmalnik-Brown表示。今年4月的一项后续研究显示,即使在粪便移植两年后,自闭症儿童依然保留了许多改善状况。


图片来源:Atlantic

不过,该研究同样存在着规模小,控制条件过于单一等问题,Brown的研究小组正在进行一项更大的双盲试验,一半的参与者将接受治疗,另一半接受安慰剂,他们希望招募80多名自闭症成年人参与到试验中。

悄悄进行的蠕虫疗法

仅仅在几年前,微生物能影响大脑的想法都是难以想象的。虽然目前相关领域,加快了研究步伐,但是以微生物为基础的药物还没有出现。许多生物技术公司正试图设计、培养完美的肠道微生物混合物,甚至操纵肠道微生物,以此来治疗自闭症和其他大脑相关的疾病。

到目前为止,制药公司还没有对微生物疗法表现出太大的兴趣。尽管FDA已批准在密切监督下进行粪便微生物移植,用于治疗感染梭状杆菌的患者,但尚未规定可以在其他疾病中应用粪便移植。这也使得蠕虫疗法很难推向市场。自从2014年鞭虫治疗克罗恩病的临床试验失败以来,几乎没有公司对蠕虫感兴趣了。

但这并没有打消公众对蠕虫疗法的热情,许多病患的家长和临床医生并没有选择等待制药公司推出蠕虫产品。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试验特殊的饮食,试图利用益生菌、粪便微生物移植,还有蠕虫来改善自闭症。

但由于缺乏正规的管制,这些治疗会价格不菲,而且后果不可预测,甚至有危及生命的风险。例如,自产的粪便微生物移植和蠕虫可能会引起致命的感染,FDA也已经发布了关于粪便微生物移植的安全警告。另外,根据Facebook和其他网站的数据,有些蠕虫对特定病症有效,而有些蠕虫则会产生皮疹、疼痛、腹泻等副作用。此外,一些蠕虫疗法成本都较为高昂,Alex最初选择的是服用猪鞭虫,但因为费用问题,只接受了初步治疗后就停止了服用猪鞭虫。

在这期间,Alex尝试了另一种相对便宜的蠕虫,美洲板口线虫(Necator americanus)。与猪鞭虫和缩小膜壳绦虫的幼虫不同,这种蠕虫的幼虫会在皮肤上挖洞,并在小肠和大肠的连接处定居。为了获得这些蠕虫,Alex全家在医生的监督下前往墨西哥,但最后Alex因为严重的皮疹放弃了治疗。而现在他们找到了花费和效果都更适合Alex的缩小膜壳绦虫。

在服用蠕虫的这些日子里,Alex的饮食正常,而且IBD症状已经缓解了十多年。现在他也会出去吃饭,听音乐,旅游,他是一个“非常快乐的年轻人,”Chinitz说。当然,每隔两周,特别的蠕虫饮料仍然会出现在他的菜谱中。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机场港口提货 13天前 回复
迷信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