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19日 10°C-15°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河南教授向北大道歉:为河南考试院的卑鄙做法道歉(图)

1个月前 来源: 今天敲钟人不来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河南籍教授张海霞向北大道歉:

我为河南考试院的卑鄙龌龊做法道歉!

近日,北大退档事件再起波澜,河南籍的北大教授张海霞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主题为《那些年被河南老乡坑过的招生》的文章(详见文末),文章最后附了一封道歉声明,称作为河南人,为河南考试院的卑鄙龌龊做法向北大河南招生组和北大招办道歉。

道歉声明如下:

致北大河南招生组和北大招办作为河南人,我为河南考试院的卑鄙龌龊做法向你们道歉,感谢你们忍辱负重为河南考生所做的一切努力。

作为在北大的河南人,为河南考试院在招生中的龌龊操作和小伎俩给学校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真诚表示歉意,为北大对河南的包容表示感谢。经此一次,我也更深入理解北大兼容并包的家国担当,更爱北大,作为在北大的河南人一定会更加努力。

尽管河南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请相信:河南还是好人多。 

再次真心感谢,真诚道歉。

张海霞

2019年8月14日

张教授在文中提到了河南考试院在招生中的“龌龊操作”和“小伎俩”,但是并未说明河南考试院是如何龌龊、有哪些不合规的操作、用了什么伎俩,也没有提供任何实际的证据,所以真相如何暂时还不得而知。

目前争议的核心问题是:河南这两位考生在考试成绩相对较差的情况下为何能精准捡漏?河南招办是否存在提前遗漏报名志愿人数不足的信息给相关学生的违规行为?

北大退档事件真相到底如何?如果大众关心的焦点问题一直都不调查清楚,恐怕确实难以服众。事关公平,希望能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500

那些年被河南老乡坑过的招生

张海霞

2019-08-14

【题记】

河南招生的事出来以后真的是风风雨雨不断,等这几天陆续看到更多的真实过程展示出来,真的是为河南考试院在其中的龌龊作风感到气愤!前后几次反复,表面上打着程序正义的大旗为自己的私心暗渡陈仓,真的让人不耻!作为河南人,真的是让人更是欲哭无泪,当然这不是第一次被河南老乡坑了,尽管不参加招生工作,但是我几年前也因为爱家乡心切在自主招生中被自己的老乡坑过。

说起来很丢人,因为是跟我毕业的学校直接相关的,所以虽然事情已经好些年,可是我始终耿耿于怀不能放下,也不能把它写出来,实在是很丢人显眼,但是今天这个契机,让我有了再回顾这段痛心疾首的往事的勇气,揭开这个丑陋的伤疤,也许可以给更多的人以警示和提醒:弄虚作假的事不能做就是不能做,占小便宜吃大亏,这些道理从来都不过时。

这是好些年前的自主招生,我所在的母校,一所以前名震豫北的县级高中,在恢复高考以后的80-90年代出过好几个高考状元的县级高中,2000年以后已经连续好些年没有考过北清了,学校的领导很着急,开始自主招生以后,觉得自主招生是个机会,那时候还有校长推荐和自荐的区别,可是由于学校成绩不好,所以校长推荐的名额是没有的,自荐的学生又不出色(一个县级中学的学生拿不出像样的竞赛和社会实践经历),所以也没有机会,如此这么好几年,一直没有突破。

尽管我做为校友也回去过几次做讲座,还担任了某个重点班的名义班主任来鼓励大家,可是也没有什么作用,直到有一年秋天,自主招生报名之前,学校领导跟我打了很多次电话:

张海霞,今年咱们有个学生特别棒!一直是第一名,而且有不错的竞赛成绩,真的很好!你能不能给推荐一下?

资料也给我发来了,盖着红章的学习成绩证明和各种竞赛证书的扫描件:确实很好,在高一高二的几个学期的重要测试中都在2000人中拿到第一名,还有参加市里各种竞赛的获奖证书,对于一个县级高中的孩子来说,真的是很不容易啦!孩子的自荐信也写得非常好,对北大的向往和个人志存高远的追求,让人动容。

我真的是被这个孩子打动了:一个县级中学,这么努力的孩子,这么优秀的成绩,无论如何也要去给他争取一下自主推荐的机会,于是我连夜起草了一封声情并茂地推荐信封口给招办寄了过去,之后还跟河南招生组的老师专门打了招呼(虽然不参加招生工作,但是我常常根据招生组的需要去各地做讲座,也算是积累了一定的人品),希望招生组的老师能够关照一下这个来自豫北小县的第一名的学生,给个来参加自主招生面试的机会。

还好,这个机会终于还是给了,那时候的自主招生考试是春节前后安排在北大举行,正好那段时间我出国开会,也没有看见这个孩子也不知道具体的测试和面试情况,能够拿到这个自主招生的机会,也算是尽到了我这个老乡+校友的责任。

本以为一切顺利,没想到大概是正月十五前后接到这个孩子的电话:

老师,自主招生的结果出来了,我考的挺好的,可是没有拿到加分,那些不如我的都拿到了,你能不能给问问?

我才想起这事,从负责任的角度来说,问下也不过分,于是我给河南招生组的老师打了个电话,想间接含蓄地地询问了一下学生的自主招生情况,没想到,招生组的老师很爽快:

张老师,我们正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呢?您推荐那个学生考了所有学生中的倒数第一!

天呐!这电话线像是着了火,我这边脸立马烧了起来,这是个什么事啊?!我的母校2000多名学生中的第一名竟然在自主招生考试中考了倒数第一!我立即道歉,挂了电话,感觉到没脸见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以后怎么见招生组的老师啊?!

按理说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我也没有再想什么,就是觉得很丢人显眼,也感慨我们这以前牛气哄哄的中学现在怎么堕落到了这种地步!

可是事情偏偏凑巧,那年的高考,我们这个县级中学有个同学考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分数,差1分就可以上北医啦!于是学校的领导又给我打电话:张海霞,你能不能跟招生组的老师说下,他一直是咱们学校的第一名,这次考这么好不容易啊!看看有没有机会把这个学生录到北医?

什么情况?是我上次推荐那个学生吗?

不是,是另外一个。

不是那个是第一名吗?怎么又成这个了?怎么没推荐这个参加自主招生考试?

这时候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话了:是这个是第一名,那个成绩也不错,但不是第一名,他家长是县里的领导,当时就推荐他了,没推荐这个。

我这头简直是暴跳如雷!这不是坑人吗?!怪不得当时那个考倒数第一,原来成绩本来就不是最好的啊!这根本没法帮啊!

于是,这事就这样在我无比的愤怒之中落下了帷幕,大家心照不宣,再也不谈此事。我欠了招生组的人情,每年都无怨无悔地为招生做很多讲座,但是从来不谈此事,也从来不参与招生和自主招生,当然以后就再也没有写过不认识的学生的推荐信,任谁来说情也不写成了我的规矩!

按理说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是事情真的没有结束,几年后的一天,也是中央电视台那个吹牛跟很多名人是朋友的主持人芮成钢落马下狱的那段时间,我跟我的研究生们一起吃饭,席间谈笑风生,说起学校最近的一切轶闻趣事,一个同学说:

最近有个叫朱**的人天天上十大,他每天在BBS上晒他跟著名教授的合影说是北大某学院的学生,现在已经被人肉出来了,根本不是是北大学生,好像是湖南大学的,真是校园版的芮成钢,真是搞笑!

这下可是引爆了话题,同学们纷纷开始说起这个学生在bbs上晒的段子!

朱**,这个名字却是让我一下子石化了:

这个学生叫啥?

叫朱**,已经查出来了,湖南大学的。

这个名字我太熟悉了,这就是我连夜无眠写推荐信的名字啊!虽然推算一下上学时间,感觉有可能,可是我并不敢确认是这个学生,于是我悄悄给招生组的老师发了个短信:

最新在bbs十大上很火的那个朱**是我之前推荐的那个学生吗?

张老师,是的,我已经把他踢出河南群了!

妈呀,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个孩子,竟然又来北大了,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北大的头条!我真的是感觉到无地自容,这真的是我地地道道的老乡啊!

考不上北大,上湖南大学也很好;想上北大也不过分,从湖南大学再考北大的研究生机会也很多;研究生考不上北大也不难看,也可以欢迎来北大旁听,即使不是湖南大学毕业在北大旁听的人多了去了,还有很有名的北大边缘人呢!

可是一个持续假冒北大学生还不停地炫耀的人就很过分!这也是他在北大被人肉上头条的主要原因,实在是让人作呕!

仔细想想到底是什么让这个孩子走到了这样明目张胆不知羞耻地造假的这一步?!

是那些曾经帮助他们造假的师长和帮凶们!

可以说,如果家长当时不去学校找关系,学校不至于失去原则去推荐他;他的家长因为爱子心切去学校活动,而学校的领导们又都是明白人,主动地践行了“凡事为领导服务”的潜规则,就这样主动和被动地成了这件事情的帮凶,为学生造假材料,包装了一个高大上的虚假的学生,可是,这个包装的过程孩子是清楚了,他却信以为真了,忘记了自己的真实水平,想想他春节后给我打电话的语气,俨然是把自己真的当作第一名的啊!这样的恶果就是助长了他无法抑制的虚荣心,才有了后面这个天大的笑话!真的不知道他的一生会怎么走,可是这样的孩子,真的是很可怕,和芮成钢一样,浑身上下是虚假的!而他还不自知!

回看我亲历的朱**这个事情的发展,真的是非常的愤怒:不是愤怒这个孩子多么地不可救药,而是愤怒这件事情中的师长和帮凶们:愤怒他们利用我家乡人的感情,愤怒他们竟然公开在招生资料中弄虚作假,愤怒他们这种“瞒天过海占便宜”的心态!岂不知是让我在学校一直抬不起头来!更可恨的是他们看似“为了孩子好”的行为直接害了这个孩子和另外一个孩子!这也是为什么从那时起,将近十年尽管机会很多,但是我始终不愿意回中学的母校,始终不愿意再去面对这个丑陋的伤疤,这个坑我最深又让我无处诉说的河南老家、这些打着关切家乡的正义之名绑架我的河南老乡!

再看这次河南招生的事情那些不合格的学生,在以河南考试院为首的各位师长以程序正义的名义“帮助”下又要实现逆袭,对于学生是福是祸,尚未可知。但是我知道的是这样以程序正义的名义实际是伤害了绝大多人的真正利益:放一粒沙子进来肯定就少了一粒金子!

当然,这事对于学校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对于那些辛辛苦苦工作在一线的招生老师更是非常不公平!真心感谢他们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顶着巨大压力为了最大化保护考生的利益做出的让步和努力,真心不易。作为河南人,在这里,我要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歉意。

致北大河南招生组和北大招办

作为河南人,我为河南考试院的卑鄙龌龊做法向你们道歉,感谢你们忍辱负重为河南考生所做的一切努力。作为在北大的河南人,为河南考试院在招生中的龌龊操作和小伎俩给学校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真诚表示歉意,为北大对河南的包容表示感谢。经此一次,我也更深入理解北大兼容并包的家国担当,更爱北大,作为在北大的河南人一定会更加努力。尽管河南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请相信:河南还是好人多。再次真心感谢,真诚道歉。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h呵呵 1个月前 回复
这五百多分不要说北大,我觉得上郑大都够呛。
49tomo 1个月前 回复
我看新闻说曝光这件事的学生,家庭很穷,不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家。
小Miu子_ 1个月前 回复
河南老乡不太行啊,胳膊肘尽往外拐。捡漏这么了犯法吗?
Xichen刘 1个月前 回复
把自主招生黑幕露出来了
Rachel_ZzZz 1个月前 回复
早说过这件事情不简单,这俩考生的事100%是招办人故意捅给媒体的,一群人跟着起哄。分数差了140多分,考生的信息又不公布,这里有个巨大的寻租空间。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