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3日 15.9°C-19.1°C
澳元 : 人民币=4.83
悉尼

他是北大尖子生,多次为国争光,拒绝美国名校MIT后落发为僧(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北美报告 原文链接 评论4条

天才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去年的这个时候,数学界最高奖项、菲尔兹奖的桂冠被大师彼得·舒尔茨(Peter scholze)一举摘得。


彼得·舒尔茨

菲尔兹奖,每四年才颁发一次,堪称数学界的诺贝尔奖,是数学高手们毕生追求的最高荣誉。

但令人倍感意外的是,这一次,众人的焦点并未投射在那名年轻的数学家身上,而是聚集在了北京龙泉寺。

说来奇怪,龙泉寺与那位获奖的数学大师根本八杆子打不着一块,不知那位大师与龙泉寺有什么渊源?或是说这项蜚声国际的大赛就在龙泉寺举行的?

不久后,大家才闹明白,原来北京龙泉寺里有一位法号贤宇的大师,在出家前曾多次战胜彼得·舒尔茨。


贤宇法师

贤宇法师本名柳智宇,出家前曾多次代表中国参加国际型数学大赛。就在2006年的国际奥数竞赛场上,柳智宇还曾与彼得·舒尔茨过过招。

那一年,他们虽然都获得了第47届国际数学奥赛的金牌,但不同的是柳智宇满分第一、碾压其他选手,而彼得·舒尔茨却是第二次参赛,当时仅获得了第六名,可见二人之间的实力差距。


 2006年国际奥数竞赛场上,左二舒尔茨,右二柳智宇

所以时至今日,江湖上仍流传着这位数学天才的传奇故事。自此,也不难理解人们后来,为何将目光投向了佛门清净之地——龙泉寺。

他曾是中国北大数学系尖子生、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全额奖学金得主……

他被视为数学天才,背负着众人的期待,代表中国斩获无数数学大奖。

然而这一切,自他从北大毕业后就改变了。昔日的天才选择落发为僧,放弃了普通人眼中似锦的前程。

8年以后,遁入空门许久的他,再度决定走出庙门,历经俗世生活,同时普度众生。

离开象牙塔的尖端,进入佛前孤灯的世界,最后又返回尘世浮沉。这大起大落间,柳智宇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是一个佛系少年

柳智宇出生于湖北,从小性格内向孤僻,身体也不太好,不喜欢运动,对同龄小孩的游戏更是兴趣不大。不过,即使自小没交到什么知心朋友,但柳智宇一直都是大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

小时候的他,最怕挨批评,为了获得表扬和肯定,他不断追求高分。柳智宇曾说过:“有时候上一堂课,就一直在等一句表扬的话!”


他不看电视,也不看杂志,就连学校组织观看电影的时间,他都会借着影片闪烁出的微微光亮,做完一张物理试卷。

那时清淡的他,被称为佛系少年,一点也不为过。不过就算少年无欲无求,也不代表他内心没有自己的坚持。

体育中考前夕,老师暗示爱徒不必担心身体问题。结果当体育满分的成绩下来时,柳智宇开始愤愤不平,认为这是对其他学生的不公。

于是他偷偷写了一封匿名信。最后考官因此受到了处罚,而父母却对柳智宇的举动深深不解……

自此,这名佛系少年与周围师生、甚至至亲的关系就开始渐行渐远。柳智宇表示:“他们所关心的是我的前途会不会受影响,而我所关心的,是一条心灵的出路。”

数学之星冉冉升起

柳智宇最早的心灵路径,来源于书中,来源于数学。

在他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遇见了自己的启蒙老师刘嘉。那时候的每周末,柳智宇都会去上数学培优班。刚接触培优班的时候,他觉得题目很难,总是费尽脑力,才能慢慢解出一两道题。

不过,喜欢挑战的他并没有打退堂鼓,反而认为数学解法中充满着智慧,十分有趣。
此后,他在数学上的天赋日渐显现,收获了更多旁人的夸奖与肯定,并坚定了他走这条路的决心。

之后父母帮他报名参加了更多数学培训班,这让他彻底感受到了数学的美。因为在培训班上,老师除了讲数学以外,还会讲许多数学背后的深刻哲学。

每次上完课,已过晚上九点。柳智宇走过繁华的街道,仍在回味课上的细节。他写文章记录当时的感受:“那是另外的一个世界,数学的世界,其中并没有凡庸琐碎的得失毁誉,只有自然的美、人类心智的美。”


与之相比,世俗生活是那样平庸。游戏和异性,青春期男孩的两大欲望,他都极力克制,连与人聊天都觉得是浪费时间。“常常是咬着牙与它们斗争”,因为会使自己“沉沦”。

不久后,柳智宇凭借优异成绩进了华师一附中理科实验班。高三又拿到北大数学学院的保送资格,并入选国家集训队。整个学校都对他寄予厚望,这所湖北省首屈一指的竞赛强校,此前还从未出过一枚奥数金牌。

对柳智宇来说,竞赛之路行至此,不再是探究数学的奥妙,而是在一轮轮机械训练中向金牌靠拢。

从那以后,柳智宇被誉为数学天才,是无数师生眼中实力的代言人。

属于天才的孤独

可以说作为一名天才,柳智宇从小到大都没有对手。但同时,他也没有朋友,生活里非常孤独。

拿到北京大学保送资格后,柳智宇还曾去主动关心那些因竞赛失利,而被动参加高考的同学,询问自己怎样才能帮助他们。

可惜同学们只是冷冷地回答,我们需要的是做更多的题目,掌握更多的方法,你的帮助不是很重要。


柳智宇在出家后曾返回母校探望 

彼时为了融入同学,柳智宇还强迫自己去学音乐和体育,最终依旧不被大家认可,同学们称他伪君子,总站在道德高地上指指点点。

对此,柳智宇感到格外痛苦。他甚至一度认为自己的数学之路早已不再纯粹,而只是机械性地投入一场场无止境的循环赛中;他需要朋友,他想方设法融入同学,却不断地被误解,甚至让他感到更加的孤独……

眼看一切无望,柳智宇就梦想着够创造一个环境,与一群人“在一个自由、温暖的氛围中一起探索生命的真谛”。


华师一附中

天才少年出家

不久后,柳智宇进入北京大学读大一,并加入了北京大学与传统文化有关的两个社团——禅学社与耕读社。

在禅学社,柳智宇作为社团唯一的骨干和精神领袖,经常组织一些出游和奉粥之类的公益活动,而龙泉寺就是他们的主要活动地点之一。

2008年5月,柳智宇第一次带领社团参观了龙泉寺,在寺里见到了耕读社的创始人邓文庆——贤庆法师。

贤庆法师说了自己出家的经历,这对柳智宇有多少参考价值不得而知。后来很多人把柳智宇加入社团当作尚佛的开始,其实都忽略了若干蛛丝马迹。

那年,在他夺得金牌、万千荣誉加身之后,他写了一篇日记,其中有几段:

这次去斯洛文尼亚参加第47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我的心情非常轻松。2006年7月10日从北京出发,登上飞机时我突然觉得,既没有仪式能让我担忧或害怕,只不过是做一次旅行,做一套题目而已。

到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已经是晚上,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低垂在机场的楼顶,空气中弥漫着清爽的泥土芬芳,道路曲曲折折,充满了田园气息。天到九点半才全黑。11日傍晚,我在小城漫步,晚霞鲜艳无比,在一瞬间,突然不知道“我”是谁,只觉天地万物,无一不恰到好处,任何语言都显得多余和苍白。

接下来的三天,我们在斯洛文尼亚旅游,认识了许多各国的朋友,对考试的结果最初还有所挂怀,后来我想,这次我已在考场做了完美的发挥,当时就已享受到成功的喜悦,之后又何必为成败在意。

文中已透露出看破红尘的意味,可惜,这篇日志被华师一附中当做优秀学子为国争光、为校争光的自白。

当他还在沈阳参加集训时,面对突然造访的校长,他冷淡地说,我个人不需要这块金牌,而你们一附中需要这块金牌。

校长懵了,赶紧给柳智宇班主任打电话,把他接回武汉反复劝说,一周后,柳智宇重返国家集训队,最终给华师一附中捧回金牌。

或许在我们的文化中,集体荣誉从来都比个人生命体悟更重要。

而就在柳智宇出家之前,父母对他的人生下一步规划则是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进修。

后来,他不负众望地拿到了麻省理工全额奖学金以及录取通知书,美国学生签证也顺利通过。

谁知幻梦很快就破碎了。2010年9月,柳智宇决定放弃一切,遁入空门。

其实,当初申请麻省理工学院,也是柳智宇的权宜之计。他不希望父母有过多想法,更不想让他们失望伤心。

但该来的总是要来,就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几个月后,柳智宇做了一生中最叛逆的决定——出走龙泉寺。


美国麻省理工大学

龙泉寺内的天才团

丑闻事件爆发前,龙泉寺还只是一座位于北京郊区凤凰岭脚下的古刹,静谧而古朴。

寺内经常有踱步的僧人,和未剃度的修行者。他们大多戴着眼镜,看上去年轻瘦弱。

自2004年起,一位来自福建的学诚法师入住龙泉寺后,寺内的“天才团”就开始渐渐亮相。原来,当年有八位弟子随学诚法师一起来到龙泉寺,其中四位出自清华大学和北航大学。

此后,陆续加入龙泉寺的僧人中,迎来了不少毕业于北京大学等名校的高材生。

比如负责寺庙文化部的贤启法师(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监院禅兴法师(清华大学流体力学博士)、贤庆法师(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贤威法师(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生)、贤兆法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等等。

因此,龙泉寺也被网友戏称为“学霸寺院”、“清华北大分校”、“史上最强科研实力寺庙”,这些高知僧人在龙泉寺也确实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龙泉寺曾因“贤二”的卡通形象走红网络

由俗世中的眼光判断,这些僧人是社会上的佼佼者,中产家庭、名校毕业、体面工作。

无奈机缘巧合下,他们决心断离与原生家庭的联系,过上诵经打坐的清净生活。而柳智宇的加入则让龙泉寺的神话达到巅峰。

那时的新闻报道层出不穷,不少记者专程前往龙泉寺,只是为了看一眼这个传说中的佛系少年,倾听他归宿于此的真实原因。

天才的突然回归

据说柳智宇的邮箱至今保留着 MIT 教授的回信,教授说她自己被柳智宇的邮件深深打动了:“这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认清自己的道路。”

如今8年过去了,法师柳智宇又突然决定回归俗世,普度众生。

不久前,柳智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不是出家,而是回家了”。

出家八年后,柳智宇再次调整人生方向:走出庙门,下山入世,目的是“普度众生”。但对于已满而立之年却未曾完整经历世俗生活的柳智宇而言,“众生”远比他想象中复杂。

黑塞在《德米安》中说:“对于每个人而言,真正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在那之中尽情生活,全心全意、不受动摇地生活。”

也许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柳智宇一直在理想和现实的夹缝间奋力求生,而他选择的也注定是一条痛苦的、通向自我的路途。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4)
土居澳民 1个月前 回复
看着怎么像弱智呢
小象飞行员 1个月前 回复
应试教育毁天才,这种人该早脱离应试环境,找到自己
风过无涛Jeffrey 1个月前 回复
入空门也得要影响力的,人没有影响力草介不如。
SOLSKJAERw 1个月前 回复
让人心里挺难过的,天才的想法异于常人,只能理解他们吧。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