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1日 16.2°C-19.1°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马云“退休”,造出5个时代热词,留下4大挑战

11天前 来源: 华尔街见闻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见闻君注:2019年9月10日,是中国的教师节,同时也是马云55岁的生日。在这一天,马云将交出中国最大电商平台的权杖——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

“退休”后,马云并不会去过天天打太极的闲云野鹤日子,正如他自己一周前在2019全球女性大会上所说,“绝不等于我不创业了,我不会停止下来,我觉得阿里巴巴它只是我梦想中的一个而已。我今天还很年轻,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折腾,还有很多事想做。”

卸任前那些年,马云造了很多词,时代热词。卸任后,马云留给阿里巴巴管理团队的挑战一点不比和eBay大战时少。

“造词者”马云

来源:全天候科技 作者张超 编辑罗丽娟,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一切得从头开启,失败了也无所谓,我至少把概念告诉了别人。我不成功,会有人成功的。”这是1999年成立阿里巴巴前,马云说的话。

在一则关于阿里巴巴成立初期的纪录片中,可以看到马云不同于如今在大场面上自信、张扬的姿态,彼时的他一手托腮、眉头轻皱,虽然看起来面无表情,眼神却很坚定。那时候的马云,脑子里满是如何“改变世界”,如何用互联网让中国商品抵达全世界的想法。

有人嘲笑马云在做梦、吹牛。二十年过去,马云的梦却已成真。

如今,阿里巴巴已经成长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企业,旗下不仅有淘宝、天猫、支付宝、饿了么口碑等产品,还形成了涵盖核心商业、云计算、数字媒体及娱乐、创新业务等的生态,影响着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出行、购物再到缴纳水电煤气、提取住房公积金。

从1999年到2019年,阿里巴巴的二十年还被看作是一部中国人的时间“减”史。官方数据显示:过去20年里,中国人可以10分钟内办完的事情至少多了200件。对于个人和企业来说,这其中提升的效率和创造的价值无法估量。

当初那个看着不起眼、个子娇小的杭州人,如今不仅成功登顶“2018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还被授予“改革先锋”称号,被看作是数字经济的创新者。

在阿里巴巴的二十年间,马云多次创造性地提出了推动社会变革的概念。虽然很多人可能并不太明白这些概念的真正内涵,但不可否认,这些概念确实引发了街谈巷议,并让相关行业人士纷纷效仿、跟进解读。

一起来回顾一下那些年马云造出的新词。

01

网商

根据互联网行业专业研究人士纪子义在《马云如是说2》中的记载,“马云在2002年提出了‘网商’这一概念,认为作为在网络上从事商业经营的人群,他们才是中国电子商务未来发展的主体”。

业内普遍认为,真正让“网商”这一概念广为人知是在2004年。为了记录中国电商行业的发展,阿里巴巴集团在2004年举办了第一届网商大会,开创性地评选出了“全球十大网商”。

当时整个淘宝的交易额不足亿元,在500多位前去参会的人中销售额最大的网商是每月5万元。但在会上,马云却说:“10年之后,你要是月销售没有100万,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网商”。在场的人并没有把这句话当回事,因为谁也不会想到,不足十年,淘宝成交额就突破了万亿元。

网商的出现,让互联网生活不再简单地沉迷于聊天、游戏、交友等娱乐活动,而是将互联网当作生产力工具,可以做生意。

之后网商群体迅速发展,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6月底,仅中国个人网店数量就超过1400万家。

不过,在2012年之后,阿里巴巴暂停了举办网商大会。马云决定停下脚步重新思考,“九年了,世界变了,中国变了,经济变了,网商变了,如果网商大会不变,那么我们还在走老路,我们一定会很后悔。”

2017年3月,当荷兰亲王康斯坦丁·冯·奥兰治造访阿里巴巴时,马云再谈及互联网时代企业创新,此次他又造了一个新词:网商精神(netrepreneurship)。

马云认为,企业家需要诚信,决不能失信于客户,且企业家需要明确什么是自己拥有的、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自己可以放弃的。“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能放弃什么,也就不会知道自己将坚持什么。”在他眼中,“梦想”和“取舍”都是网商的特质。

由于网商群体已经来到向新零售时代升级的关键节点,同年7月,阿里巴巴重启网商大会。在马云看来,此时的“网商”概念已经重构,不仅代表网络上经商的人群,随着数字商业和实体商业充分融合,“网商”已经覆盖到供应链、全渠道、线上线下融合、物流、金融支付等各个领域。

02

Made in Internet

2017年阿里巴巴重启网商大会时,将大会主题定为“Made in Internet”。会上,马云也是首次提出了“made in internet”的概念。

“以前我们称之为Made in China或者Made in 印度、Made in 法国,以后不会存在纯美国造、中国造,可能是设计是美国的,组装是中国的,卖向的是全世界的。原来只有大企业可以做这些东西,今天由于互联网,每个人可能做这样的事情。”马云说。

大概是担心大家不够重视,觉得这个“以后”很远,他还提醒网商重新思考自己的商业模式、消费者、供货商、物流体系、融资体系,并强调:“我们提出的Made In Internet,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口号,它会影响每一个人。”

这一概念后来也被马云用来帮助解读“五新战略”中的新制造,以加强外界对互联网的重视。在2017世界物联网无锡峰会上,马云称:“制造业必须要学会拥抱互联网,未来已经不会存在着Made In China、Made In USA,未来的制造业是Made In Internet,未来的制造业全是在互联网上制造。”

03

新零售

网商大会停歇的那几年里,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2016年云栖大会上,马云通过总结过去几年技术变化,对未来的发展趋势做了预测,并创造性的提出了“五新战略”: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与新能源。他还强调:“这五个新将会方方面面的对各行各业发动巨大的冲击和影响,把握则胜。”

其中,最为马云所重视的就是与阿里巴巴核心商业密切相关的新零售。他认为,纯电商时代很快会结束,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子商务这一说,只有新零售这一说。

“新零售”这个概念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停留在“望文生义”阶段,很难有人给出一个清晰的定义和解释,到底该如何去实践。虽然在2018年3月,阿里研究院发布的《新零售研究报告》对新零售的概念和方法论给出了解读,但报告却是用更多新名词来解释“新零售”,让人摸不着头脑。

即便如此,“新零售”之风依然席卷中国,并迅速引爆了一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商业革命。诸如盒马鲜生、永辉新物种等打着新零售名号的产物相继出现,“天猫小店”、“京东便利店”、”苏宁小店”等联动线上线下的业态也层出不穷。

行业热闹过后,成果似乎并不明显。近几个月,“新零售”热度开始逐步退却,关于“新零售走下神坛”的论断也开始流传。

04

新制造

当整个行业沉浸在“新零售”风潮的时候,马云又为“新制造”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宣传。

2018年的云栖大会上,马云首次系统地阐述了“新制造”,并称“新制造很快会对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制造业带来席卷性的威胁和席卷性的机会,所有的制造行业所面临的痛苦将远远超出想象,我们必须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并且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不过,新制造不是大家想象中的实体和虚拟融合,马云解释道,新制造是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其核心是数据。“以前制造业靠电,未来的制造业靠数据。”他预言,未来成功的制造业一定是用好互联网,一定是IoT,一定是云计算、大数据的新型制造业企业。

马云强调,“我们提出新制造,不是阿里巴巴要进军制造业,而是要帮助制造业进行改革和进行变革。”在今天的外部环境和技术变革的大趋势下,传统制造业肯定会越来越艰难,挑战越来越大。马云认为,“新制造”是企业迎接未来的重要机遇。

不同于新零售提出后行业内爆发的大变革,这一次,行业对新制造的反应似乎淡定很多。

05

新实体经济

“新实体经济”概念最早提出的具体时间已经无法考证,只能从《华夏时报》2015年12月的一篇报道中查到,马云在当年双11的时候提到:“网络企业不生产产品,但会与制造厂商一起利用新技术来诞生销售奇迹,这是一种新实体经济、新经济的崛起。”

与马云造出的其它词一样,开始的时候鲜有人理解“新实体经济”。格力电器掌门人董明珠甚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只有马云能把“新实体经济”的内涵讲清楚,自己搞不懂。

即便外界不懂,马云仍然很重视新实体经济,并在2017年4月接受《人民政协报》采访时强调,“未来30年,全球将迎来互联网时代,经济结构会发生深刻变化。未来没有商业可以离开互联网,也没有线上线下之分。线下的企业必须走到线上去,线上的企业必须走到线下来。未来不一定属于传统实体经济,但一定属于拥抱互联网、拥抱新技术的新实体经济。”

他指出,阿里巴巴就在从一个电子商务企业向一个经济体转型,正推动和布局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的新经济体,构建以数据为生产资料、计算为生产力的新实体经济。

过去二十年,马云一直活跃在社会的各个领域,为阿里巴巴发声、向社会作表率,不仅担任几十家公司的董事、股东,还在联合国、国内外高校、公益组织、文化机构等拥有一众社会头衔。

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称,马云是能把办不成的事办成了的人,很了不起;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则在评价马云时表示,“不能说前无古人吧,但很难有后来者”。

不过,也有人观点认为是时势造英雄,没有马云也会有其他人。但前阿里巴巴CEO卫哲却说:“中国应该珍惜,整个社会应该珍惜有马云这样的一个人,他的电子商务真的改变了很多,尽管我也同意是时势造英雄,但千万不要忽略一个英雄对时势的影响。”

而马云本人的说法是:“我们只是恰逢其时,比较幸运地走在这个机遇的中间。”

马云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时代已经接近尾声,但这并不意味着马云就此退休。他称,他仍是阿里巴巴000001号员工与合伙人,仍将活跃在各个领域,不断为创新和改革做努力,一如他拿到“改革先锋”称号时所说:“国家把‘改革先锋’的称号给了我,但我认为是给了我们这一代人、这一批人。对改革最大的致敬就是坚持改革。”

阿里巴巴面临4大挑战

马云虽然正式“退休”,但留给阿里巴巴管理团队的挑战一点不比和eBay大战时少。

也是在2003年,刘强东开始试水电商,2006年之后融资成功,进入爆发式增长轨道,其B2C的商业形态与天猫形成正面竞争态势。过去10多年,京东擎肘了淘宝、天猫的发展,逼得阿里巴巴不得不和苏宁联盟,以苏宁对抗京东。

更让马云意外的是,2016年拼多多强势崛起,成立3年时间,成长速度就超过传统电商10年发展的积累,证明了其商业模式的成功,目前阿里巴巴还没有找到有效克制拼多多的策略。截止9月5日美股收盘,拼多多市值冲破400亿美元大关,成为阿里不敢小觑的对手。

目前,阿里巴巴依然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但毛利率则从刚上市的约80%,一路跌到现在的50%,跌幅37.5%,净利率从超过50%,跌倒现在的25%左右,跌幅高达50%。两大关键经营指标的一路走低,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同为世界级电商,虽然阿里的利润高过亚马逊,但亚马逊的市值接近万亿美元,是阿里巴巴的两倍。

资本市场所疑虑的,正是阿里巴巴目前所面临的挑战:

  • 阿里巴巴目前的营收支柱仍然是电商平台,营收贡献率达60——70%;


  • 两大基本盘淘宝、天猫面临用户触顶压力,同时拼多多强势崛起,和淘宝构成正面竞争;

  • 多元化布局的摊子还产生不了利润,饿了么、菜鸟、Lazada以及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零售业务全部亏损,整个集团的利润依赖传统业务淘宝和天猫,多元化业务何时成为产生利润的管道,目前没有明确答案;

  • 重要资产蚂蚁金服2018年为拓展海外市场,下大力气补贴用户,强势扩张之下由盈转亏,而竞争对手微信紧跟不放,致使蚂蚁金服补贴用户的行为难以停止,这就意味着如何止亏压力不小;

9月10日起,马云虽然“退休”了,但阿里团队仍然重任在肩,阿里巴巴征程远未结束。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