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art
Government
Ettaso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18日 15°C-25°C
澳元 : 人民币=5.12
悉尼


【CBA】你以为只有足球俱乐部欠薪?“小姚明”的孤独讨薪路

2017-08-05 来源: 体坛周报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孟祥宇,前天津荣钢队队员,日前在社交媒体掀起“讨薪”事件。经过这段时间的考虑,他决定成立CBA球员工会,为球员谋取利益。

讨薪?成立CBA球员工会!

文|体坛周报记者邵化谦、季孟年

8月3日的凌晨,前天津荣钢队队员孟祥宇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状态,内容只有一个字,“累。”

此时距离他发布的那篇名为《CBA天津荣钢男篮欠薪20万》的博文已经有10天了,记者问他是不是因为讨薪的事情心力交瘁,他的回答让人稍稍有些吃惊,“我自己有一些业务在美国那边,因为有时差,老得晚上熬夜。”孟祥宇说。

在有些人看来,孟祥宇讨薪就是因为退役了、缺钱了,这才想起来要找天津队的麻烦,但他的回答却不是这样。“我自己现在并不缺钱,即便这些钱以后要回来,我也不会自己拿去花掉,我会把这些钱投到一个基金会里面,成立一个非盈利性组织。”看记者依然有些不解,孟祥宇清晰地说出了四个字,“球员工会。”

从开始要讨薪,到现在想成立球员工会,孟祥宇说,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让他的思路一点点扩大,情绪也一点点高涨。

 

“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进入职业联赛,在职业联赛里打球。”即便现在已经退役,当孟祥宇说出这番话时,脸上依旧洋溢着幸福和骄傲。

有关他的成长经历,自从讨薪的事情出来后已经被很多媒体报道过。出身辽宁青年队,后来去了美国,边读书边打球,三年前回国,许多球队希望引进,一番权衡后,孟祥宇最终选择了天津队。

2013年,雅虎体育头条曾报道这位时年18岁的大个子:《寻找下一个伟大的7尺中锋》。

 

但孟祥宇没想到日后和天津队之间的裂痕会变得这么大。“起初天津队说会给我请一个中锋教练,但我什么也没看到,球队伙食也不好,我经常要自己点外卖。”孟祥宇说,“这些困难可以去克服,但不让球员谈恋爱、干涉私生活这些事情,真的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

 

用孟祥宇的话来说,“他们就是想把我变成他们(天津队)那种球员的思想,让干嘛就干嘛,没有自己的想法。”

孟祥宇于7月24日发表的长文,揭露与天津队之间的矛盾细节。

 

双方的关系在2015年彻底破裂,孟祥宇一直没拿到上场打球的机会,也动了想换个球队的想法。在签下一份与天津队没有任何工资、训练费等方面的经济及其他一切法律纠纷的声明后,孟祥宇获得了自由身。“当时他们还欠着我的薪水,但天津队说不签这份声明,就不和我签解约协议。我想去别的俱乐部打球,只好签了字。”孟祥宇说。

这就是孟祥宇和天津队签下的解约协议。

 

成为自由身的孟祥宇没能“自由”投奔任何一家俱乐部。那之后他曾经在几支CBA的球队试训,但让他不解的是,“试训的时候感觉都很好,有的都已经谈好了合同,但到最后要签字的时候,突然就没有下文了。”孟祥宇说。

“我觉得如果实力不够球队也不会跟我谈合同,他们不会浪费这个时间,但最终没有签约是因为什么?”在他看来,是天津队从中作梗,才导致他没能找到新东家。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孟祥宇的言论,天津荣钢俱乐部发表了官方声明予以否认,“至今为止,(天津队)从未与任何一名球员发生过任何形式的合同纠纷。俱乐部本着充分尊重球员个人意愿的原则,与他(孟祥宇)结清工资及训练费之后,无条件终止合同,同时为他开具注销证明。在其转会的过程中从未设置任何障碍。”但除此以外,并没有接受其他更多采访。

7月24日,天津荣钢俱乐部做出回应:“孟祥宇发表了关于天津荣钢男篮俱乐部的不实言论,给天津篮球、天津荣钢篮球俱乐部造成了一定的社会影响,伤害了此前一直保持的友好关系。”

天津队公开的孟祥宇注销注册申请。

试训了多支球队之后,2017年的6月21日,孟祥宇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这样写道:“我知道很难说出口,但是再见了篮球,我退役了。”孟祥宇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本不该如此。造成如今这样结果有他个人的原因,但自己所遭遇的一些不公正待遇也导致了如今局面的出现。

 

“欠薪是一方面,但在最能涨球、最需要比赛的两三年里,我基本没有打过正式比赛。这对运动生涯伤害太大了,我不希望我的悲剧在后人身上重演。”他说,“职业球员需要保护,但如果篮协不给我们足够保护,谁能给?只能是球员自己。”

 

在发表退役声明之后不久,孟祥宇在网络上开始了自己的讨薪之路。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为孟祥宇说话,也有人站在天津队那边,事件也不止一次登上微博热搜榜。

在社交媒体上,孟祥宇表示是因为奶奶患病,急需用钱,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式向天津队讨薪,不过事情在最近变得有所不同。孟祥宇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他的家人已经通过变卖房产等方式为奶奶筹集到看病的钱。

孟祥宇回应天津荣钢的声明。

 

“我现在有一些自己的事情,做有关于中美体育文化交流的,我并不缺钱。”孟祥宇说。在记者问他项目内容具体是什么时,孟祥宇拒绝回答,“我不希望别人认为我是在通过讨薪这件事情来炒作。”

 

现在,孟祥宇只是希望将这些黑幕曝光在阳光之下,“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光是为了要钱,我已经联系了几位与我有着相似经历的球员。我们会联合召开一个发布会,介绍一下自己被欠薪的内情。”

 

孟祥宇透露将于8月中下旬召开“CBA球员联合维权发布会”。

 

据孟祥宇透露,在自己讨薪的新闻出来之后,先后有不少球员找到了他。甚至,曾经有一位CBA球员起诉了欠薪俱乐部,但最终俱乐部所在的当地法院判处他败诉,这名球员也没能如愿讨回自己的薪水。

 

“在CBA欠薪的很多,只是有很多没有被爆出来。除了CBA之外,NBL之中也存在着欠薪的情况,更严重。”孟祥宇说。

筹备发布会期间,几个人一直在沟通,“我们三个都不缺钱,也都不打球了,只是觉得这样的事情不能就这样过去了。没人知晓,未来还会有人和我们有一样的遭遇。”像他们这样的球员实在太多了,怎么才能让大家免受伤害?

 

在美国读过书、打过球的孟祥宇突然就想到了存在于NBA的球员工会。

 

提起球员工会,熟悉篮球的球迷并不陌生。在NBA,这样的一个组织已经存在了很多年。1954年,这一组织由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全明星球员鲍勃·库西牵头成立。当时NBA联盟并没有医疗保障,没有养老保险,甚至没有最低薪水保障,球员们的年平均工资只有8000美元。

 

在球员工会成立后的10年时间里,球员薪水逐渐增加。1964年,NBA官方最终承认了这个组织的合法性。

从那时到现在,球员工会一直都是广大NBA球员的后盾。目前,NBA球员工会的主席是克里斯·保罗,在上一次劳资谈判中,球员工会进一步扩大自己的话语权,为球员们谋得了不少利益。

 

由于NBA签下新的转播商合同,球员工资大幅上涨是一个必然趋势。当时,亚当·萧华表示希望球员工资逐步上涨,但是球员工会则认为球员薪水的涨幅应该一步到位,这才有了之后工资帽在2016-17赛季的大幅上涨。

 

不过,在CBA联赛之中,目前还没有球员工会这样的一个组织出现。“我们都商量好了,从俱乐部讨回来的钱,如果成功了我们不会自己留下,而是会拿出来,成立一个项目基金,用这笔基金建立球员工会。”孟祥宇说,“我们现在就是想维权,不想让球员就这样成为‘弱势群体’,被人欺负。做这个球员工会,我们不想盈利,就是希望能够真正地保护球员的利益。”孟祥宇说。

 

与其他CBA球员不同,孟祥宇有过在美国打球的经历。他也表示,美国球队的训练、运营氛围与中国完全不同,在大洋彼岸,球员权益能够得到很好的保护。

 

上赛季,孟祥宇虽然没有打球,但他却和上海队一起训练了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这支球队,孟祥宇颇有好感。他认为上海队的训练方式与NBA更为接近,球队的氛围也更为融洽,这一切都与姚老板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而现在,姚明从老板变成了主席,CBA的明天理应也会变得更好。

 

“我希望姚明可以成为球员工会名誉主席。”孟祥宇说,“当然我知道这很难。”

从讨薪到渴望成立球员工会,孟祥宇的转变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但球员工会,说出来近在眼前,如果要成立怕是远在天边。

“我们可能会被球迷、媒体认可,但可能不会被篮协认可。”孟祥宇说。

在孟祥宇看来,这其中他们会遇到非常多问题。中国篮协、CBA公司或许不会承认这一组织,各家俱乐部也不会站在工会这一边,甚至现役的CBA球员也很难有哪个人愿意站出来力挺孟祥宇。

 

“这些我都理解,毕竟他们还要打球,还有面对俱乐部和篮协。”孟祥宇说,“但在私下里,已经有很多人和我说过了,他们支持我现在的讨薪,也支持我成立球员工会的想法,事情总要有人做的。”

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孟祥宇现在希望牵头成立的这个球员工会,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只是一个空壳,无法真正起到为球员们谋利益的作用。

对孟祥宇来说,这些事情之前根本没有人做,现在做了,哪怕只有一点点进步,也是好的。他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唤起球员的保护意识,同时也让社会各界关注,让欠薪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

 

记者问孟祥宇,你觉得球员工会的事情能有几成把握?他说:“可能有80%的可能,会失败吧。”但他很快又补了一句,“我知道我可能不会成功,但我现在取得的每一点进步,不都是在帮后面的人扫清道路么?”

编辑|冼小堤

关键词: 孤独俱乐部姚明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相关新闻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