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art
Government
Ettaso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8日 17°C-22°C
澳元 : 人民币=5.01
悉尼


玩声

2017-08-30 来源: 每日人物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这是Epoch非虚构故事大赛50强作品的第23篇。


以下为作者原文,未做任何改动。

在转折的当口,能看见层次丰富的截面。今天提起配音,很难准确解释它的所指,其既有来自上世纪译制片时代的辉煌记忆,也包括因为国产影视剧演员大规模丧失表演技能而意外获得关注的职业配音演员。而一墙之隔的次元壁内,配音则是承接了日本声优文化的青年亚文化一支。这三个有关配音的群体虽共存于同一时空但各处不同“音域”。最初只有ACG文化才能穿墙而过的次元壁,最终在娱乐IP的高潮迭起下渐次崩塌。互联网浪潮不断翻涌,资本起风了。声音的魅力和价值被重新诠释,并以冰山一角的方式昭示着当下中国青年之趣味。 




 | 李楚悦

华东师范大学



“玩玩可以。”乔榛面含浅笑对着用上海话给《叶塞尼亚》片段配音的观众说了四个字。

5月11日,年逾古稀的上译厂配音演员乔榛出席了在上海广播电台组织的一场线下活动。超过百人的活动现场,大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译制片是他们难忘的青春回忆。

乔榛参加上海广播电台活动。图 / 李楚悦

活动中有一个环节是邀请热心观众上台体验配音,一位男观众用一口地道沪语方言要求和叶塞尼亚“香香面孔”,全场哄笑。

译制片一度是上个世纪文艺时尚的象征,但随着原版片时代的到来,译制腔如今几乎成了表演浮夸的同义词。

在译制片厂工作了一辈子的老一辈配音艺术工作者,时常感叹配音演员的好时光不再。但他们或许并不知道,互联网上一群年轻人正将自己所有的业余时间放在了麦克风前。

与此同时,在国产影视剧青年演员大规模丧失表演技能的今天,观众被迫把视觉焦点转移至听觉,边江、季冠霖、姜广涛、张杰等一众影视配音演员不断被观众熟知。

在急速变迁的社会进程中,一个名词往往并存几重含义。配音,这个在很多人记忆中已经成为怀旧项目的行当,正以不同方式被重新定义。

生日

5月6日晚8点,YY平台上“翼之声中文配音社团”的频道里,“翼之声12周年庆的主题会”正式开场。主持人是“翼之声”的主力CV——“轩zone”和“羊仔”,他们也是这个团队最新一部广播剧中的两位主角的配音者,社团导演和CV部负责人之一的静水@三生静水 则作为嘉宾在节目中参与互动。

CV (Character Voice)是来自日本动画的概念,指特定角色的配音者。与之相近的概念还有声优,两者的区别类似于作者和作家。在中国语境下,声优等同于专业配音演员。

十来分钟后,翼之声社团的YY房间里聚集了近万名听众,声线各异且多变的CV嘉宾通过pia戏(现场配音)和唱歌,不断收获“表白”和鲜花,公屏上因为有听众刷祝福而迅速滚动。

同时在过生日的,还有一个与声音有关的组织。

2017年是上海译制片厂成立60周年纪念。5月20日,央视四套《中国文艺》栏目特别制作了一期节目,向上译厂建厂六十年致敬。节目开头新老上译人以他们最拿手的朗诵细数了上译厂六十年经历:从并不太可能与普通观众见面的参考片出发,走到八十年代译制片的辉煌巅峰,再到九十年代分账大片的新时代,最后以抒情的方式表态,“讲好中国故事”是上译厂未来的使命。

就在上译厂生日的同一个月,赵乾景也刚刚度过他的28岁生日。目前身份是上海领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监的这位90后,曾经也是上译厂新生代中的一员,但译制片式微的时代趋势下,他很快选择了离开。

赵乾景。图 / 赵乾景本人提供

三场生日不经意间勾勒出些许声音的轨迹,个中原委,只有真正投身其中的人才最清楚,比如银砀。

“没有论文的时候,一般每周会花10个小时以上的时间配音。”即便身负论文和实习的双重压力,上海交大经管学院的准毕业生银砀依然没有完全停止配音。2007年银砀就知道网上有人在玩配音,但真正开始进入网配圈是5年之后的事情。

社交媒体的到来之前,与互联网共生共长的网配圈始终是小众爱好的一种。最早的网配爱好者主要集中在中国配音网论坛,很大一部分论坛成员现今都发展成了商配的配音演员,比如叶清。这位出生于上海的香港配音演员,是电影《无间道》中刘德华的配音者,但次元壁之内,叶清老师现在更为人熟知的作品,是国产动漫《全职高手》中的人气角色黄少天。

后来成立独立工作室的配音演员姜广涛和张杰通过这个论坛相识,两位带领的团队是当下不少国产剧的配音主力。而论坛中最初只是业余配音爱好者的山新、宝木中阳也因跻身职业配音圈,成了粉丝眼里的“大大”。

区别于专业的配音群体,网配圈为兴趣而生,作品形态以广播剧为主。比较小的核心圈子是能够产出作品的人,再宽泛些可以算上pia戏爱好者,最宽泛的网配圈可以把声控和玩贴吧语音的也算上。

产出配音作品是这个爱好群体最大的成就,其次是通过各种互联网平台进行线上现场配音,网配圈管现场配音叫“pia戏”。任何圈子都有其独特的生态,“出作品的瞧不起pia戏的,YY上pia的瞧不起QQ电话pia的,然后都瞧不起玩贴吧语音的。”在银砀看来,这个圈子可大可小,甚至可以形成一条鄙视链。

圈子

在网配圈玩了5年的静水,参与策划、导演和配音创作的广播剧作品有几百部。每周都会花费十几个小时做剧,巅峰状态是整个周末都贡献给了配音这个爱好。

如果对网配不熟悉,多少会被这群年轻人旺盛的生产能量和组织能力所震惊。一部广播剧的制作需要团队合作,即便是最低配的剧组,也涉及到策划、编剧、导演、配音、后期多个工种,有时候还会有监制负责监督催促各个环节的质量和速度。如果算上每部剧的ED(片尾曲)制作,剧组成员还要加上词作、曲作和演唱者。所有团队组建都源于各类社交媒体中的“勾搭”。

仿照影视圈里的称呼,网配圈里一般会把制作团队和配音团队分别称为士大夫(staff)和卡司(cast),而参与一部剧制作的所有人散落在天南地北,甚至有远在海外的留学党,所有的录制、制作、交流过程全部依托互联网完成。当然,因为不涉及商用,纯粹出于兴趣的网配爱好者并没有太多时间压力,出一部剧短则数月,长则数年。因为圈子里不少人还是学生,寒暑假往往是出剧高峰时段。

除了像“翼之声”这样相对成熟的团队有机会线下录制或者导演现场参与配音指导。大部分的网配爱好者采取“众筹创作、分包生产”的模式,所有戏份都是分头录制,交给导演审核把关再通过后期剪辑合成。完成后的作品上传至各类互联网分发平台,以UGC的方式为平台输送内容。

绝大多数剧本来自网文,因为不涉及商用版权,一般策划通过微博找到作者讨要授权就可以开始制作了。与同性恋话题相关的“耽美”是这个圈子里人气最高的“主流题材”。由于影视化的题材限制,许多耽美网文爱好者退而求其次通过有声化来进一步延续作品的生命力。

“确实配这个题材更容易火。”在银砀看来,而由于耽美爱好者大多为年轻女性,使得愿意配耽美的男CV成为网配圈里最容易圈粉的存在。

“当然也有很多非常优秀的配音老师也愿意玩网配,甚至配耽美。”银砀说,“不是所有配耽美广播剧的男CV都是gay,人家夏磊老师就是有老婆孩子的。”

夏磊的微博名是“夏磊Leon”,在百度里搜索“夏磊”,会发现这个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的配音演员曾经在电视台电台担任过专职播音主持,还担纲了不少国产剧、动漫、游戏作品的配音角色。但夏磊的另一个身份是星之声配音社团的CV,在网配圈更知名的是他的圈名“Leon”。2013年成立了自己的声优公司“音熊联萌”后,除了偶尔会和网配圈的老朋友互动,夏磊在网配圈相对淡出。

人员的不断更新迭代这是这个圈子的自然规律。

“翼之声”社团刚成立的时候,静水尚未入圈。社团人员不断变动是常态,待得最久的成员圈龄也只有八九年。“老人”退圈,同时每年都有新人补位。招新有一套繁复的机制:海选、复选、复审、终审、试用期,层层筛选的流程源于应征者数量的庞大。

不同于网配圈整体低龄化的趋势,“翼之声”在招新时就要求年满18周岁者报名,所以社团核心均是工作党。即便通过年龄限制提高了入社门槛,仅仅是静水带的CV部,每年在海选期间也会收到两百多封邮件,但最终能成为正式成员的只有个位数。“最多一年招了6个,每年能进2到3个已经很满意了。”静水说。

几乎每年都会有小有名气的CV宣布“退圈”,原因各不相同,最温馨的退圈理由是三次元“现充”。只有混迹二次元的人才有现充这个概念,指现实世界里生活充实,比如忙于升学、工作或者结婚生子。因为走上商业化之路不再无偿接剧也可以算作退圈的一种,除此之外,退圈的CV们也有各自的不愉快经历,比如性取向、三次元生活或者私人照片等隐私被疯狂的粉丝暴露。

有一定粉丝量的CV宣布退圈,在互联网上的影响力有时候不亚于娱乐圈明星,#xx退圈#的话题一度能上新浪微博的热搜榜。

关于这些,银砀倒并没有太多亲身经历,“我的圈子相对比较干净。因为网配也有很多工种,我只喜欢配音,所以只是做cast。staff特别是策导,容易参与到更多的是非里。”

 

但多年网配策导经历,依然让静水觉得愉快。“网配圈也没有传闻那么可怕,也会遇到恶心的人。但很多网配圈结识的朋友放到三次元里也是最好的朋友,我现在去全国各地都有人招待。”静水说她在玩网配的这些年最大的收获是友谊。

2012

玩声音的年轻人,大都提到了2012这个年份。

2012年,还是高中生的银砀因为玩cos,需要给舞台剧找配音,才真正接触到了网配。“最早时候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是喜欢仙剑这些游戏,然后知道了古风,然后才知道有网配这个圈子。”银砀说。

静水第一次去考社团的CV也是2012年。看了本网络小说后搜索相关信息,让还在读大学的静水第一次知道广播剧,除了影视化之外另一种加工文本的方式。因为不满意广播剧对小说文本的改编质量,她决定自己试试。

和众多依托互联网聚集而生的兴趣爱好的圈子类似,网配圈以大大小小的互联网社团形式存在,活动空间存在于各大社交媒体、音视频平台。想要尽快进入最有效直接的途径是寻找同好组织,而加入一个互联网社团是成本最低的方法。

虽然由于忙着英语专八考试错过了社团招新初试,但声音素质良好的静水只用了耳机自带的麦克风,就顺利通过了复试考核。她自己也没有想到,最初的无心之举会成为未来几年里自己最大的爱好。

进了社团,静水才发现这个爱好团体并没有系统的培训体系,什么都得靠自己摸索学习。兴趣能最大程度上激发一个人的潜力。很快,她在YY上找到了pia戏的同好,除了一有空就上麦练习配音之外,广播剧的生产链条上的一切都开始变得熟悉。两年后,声音清亮的静水成为了“翼之声”CV部的负责人之一,同时身兼配音导演和策划工作。

2012年,平行线的另一条轨道上,赵乾景从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播音主持专业毕业,他笑称这是个“最没用的专业”,似乎如果不学点别的什么,很难轻易获得满意的人生。在江浙沪的电视圈跑了一段时间的通告之后,他觉得这个追名逐利的状态“太飘了”。离开电视媒体的聚光灯后,赵乾景走进了安静黑暗的录音棚,在上译厂实习并最终签约。

2012年,拥有超过4亿用户的新浪微博,在酝酿了多个社会舆论风暴漩涡后,成为里中国网络舆情风向标。但在互联网经济探索盈利模式的道路上,这个曾经被寄予公共领域厚望的社交媒体,很快走向了商业和娱乐化的彼岸。

尽管今天互联网内容生产分发渠道不断更迭,垂直领域也各有体系,但对于网配圈来说,微博仍然是最为核心的分发平台。微博能够让彼此陌生的剧组成员在社交网络公开建立联系、即时互动。通过@每一个参与制作的成员能够让听众顺藤摸瓜找到相应的CV,这些在现实世界里的学生、白领凭借声音的魅力,在二次元中收获了数量可观的粉丝。

¥ 1.6

“一个女粉丝的市场价值是一块六。”赵乾景给了一个精确数值。

在领声公司位于上海长宁区新华路上静谧文艺的办公室里,赵乾景说话音色慵懒温柔但语气相当肯定,俨然已经琢磨透了互联网上的变现逻辑。

领声的录音棚。图 / 李楚悦

粉丝量是判断网配CV咖位最直接的途径。截止2017年7月,老牌配音社团星之声的CV@轻薄的假相 微博粉丝量已经超过44万,达到这个数量级的CV往往算得上网配圈里的元老了,当然这和CV本身的经营也密切相关。除了发布作品、预告直播时间,@轻薄的假相 时常在自己的微博上同粉丝交流日常生活、晒狗,甚至抽奖转赠过一支自己曾经用坏的麦克风。

即便是更博频率相对较低不会来事儿的CV,如果生产作品数量质量稳定,在微博上积累几万粉丝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如果想要获得更多,保持和粉丝的花式互动把自己运营成网红是必备技能。同大多数互联网经济逻辑类似,通过声音打开关注度积累人气和流量是一切变现途径的前提。

同制造话题和积累人气能力相比,网配江湖中,专业科班出身显得并不那么重要。

这一点赵乾景有无比清晰的认知。尽管出生于艺术家庭,父母都从事音乐教育工作,但他始终透露着很强的商业网感。在他看来,所有在二次元收获大量粉丝的网配爱好者都并非偶然,“你说业余可能只是配音水平方面,但他们的成功一定是来自于除了配音之外的能力或者魅力,这才是他们在互联网上真正的价值所在。”

但赵乾景并不担心来自网配的竞争,在他看来“网配与传统的专业配音竞争并不在一个层面上”。

而玩网配的年轻人则另有视角。尽管已经有成员在北京成立了文化公司,也不排斥个人能力比较强的社员去接商业活动,“翼之声”目前并没有商业化输出的打算,社团主要以制作非商用途的广播剧和组织线下活动为主。

曾经有商业平台来挖过静水去专职做广播剧,比如影视公司希望将作品先期做成广播剧进行宣传,但她始终觉得“一旦把兴趣真的商业化之后,就会失去很多灵气。你要顾虑很多东西,比如投资人、市场的想法,这样你的作品势必会失去很多灵性。”

对于网配圈的商业化赢利空间,静水也并不看好,“我只能说我目前做的都是非商的东西,但未来怎么样不好说。但有一点我能肯定的是,靠这个挣钱是不现实的,连设备钱都挣不回来。” 

回报和投入的不对等,除了阻碍网配圈商业之路,也是许多职业配音演员的痛点。

夏磊TED演讲视频截图 。图 / 优酷视频

2016年,夏磊在一场TED演讲中,给出了一串数字:全中国专职从事配音的人员只有几百人,但仅仅是国产电视剧中每年上万部的产出中有80%需要后期配音。然而,这个看上去人才稀缺专业影视配音行业里,同影视演员天价报酬相比,配音演员的收入状况几乎可以用“微薄”来形容,甚至在剧组名单的字幕中也很少出现。

物质和精神层面都不曾得到合理回报的配音演员开始向二次元进军。按照夏磊的判断,“国产动漫的崛起,应该是几十年来对中国声优行业影响最大的变化,没有之一。”

次元壁之内,过硬的专业技能使原本默默无闻的配音演员,收获了影视配音从未带来的疯狂粉丝。但在另一方向的轨道上,因为专业要求极高,从网配圈发展到主流影视配音圈并不容易。静水说,“虽然现在早习惯了进棚录音,但三年前第一次进棚录商单的时候,我是跟不上它的画面的。”

于是,配音培训班应运而生。

培训班

几年前银砀报名参加过上海的一家名叫绯雨配音工作室的培训。培训班的学费一直在涨,目前时价是1万左右,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公立大学一年的学费。培训班的老师一般会有几个,教的内容不尽相同,身份也各异。银砀说,“有电视台的、电台的,或者其他工作室的,也有主业是影视或话剧工作兼职配音的。”赵乾景所在的领声工作室也有这样的培训班,“能挣钱,但主要目的还是挖掘和储备人才。”

领声的培训班目前已经办了6期,每期15个人,周期三到四个月。每周末这15个学员都会花一整天的时间来为自己的配音梦想努力。

据银砀观察“很多班是2016年才开办,几乎所有的一线配音演员都在开班。配音还是适合小班教学,最多20人。但听说北京某著名工作室一期课有50人,有点为了赚钱不守原则了。”

对于学员来说,培训班是入行最便捷的渠道。

“优秀的会直接签约,不过一期都不一定有一个。”银砀发现培训班是个在商业配音圈混脸熟的敲门砖,因为资质上佳的学员可以留下来跟棚学习。但培训班时间很短,但配音确实一门慢功夫,真正挖掘到的专业选手很少。“网配圈能进入商配圈的,比例大概在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左右。”静水根据她周围人的情况,提供了这样粗略估计的数字。

入行的门槛并没能阻挡门外汉的热情。培训班不愁招生,因为集中在北京上海,甚至有许多外地学生专程来学习。赵乾景说不远万里来的学员很多,“云南、贵州都有,大都是想通过培训班入行。”

在培训班诞生之前,很少有配音爱好者有机会进棚体验学习。“现在培训班算是一个可靠的门径。但专业商配的话,门槛还是比较高的。网上很多万粉大神进棚说几句话就可能被导演骂出来。”银砀始终将业余网配和专业商配做出明确区分,而商配之中,他也有非常明晰的区隔,“比如说动画学院学生的期末或者毕业作业,也有报酬。但是和《秦时明月》这种动画比,配音水准有差别。”

临工化和兼职化是目前中国商配圈的普遍状态。

“很多配音爱好者来学配音本身为了兼职,挣点零花钱。就算是网配,现在有偿单也越来越多。”银砀本人就可以算作其中一员。

根据赵乾景的判断,“全上海的专职配音演员不超过100个。”所以在他看来,想当配音演员无可厚非,只是现在这个行业处于往上发展的阶段,有很多未知性。

“但人只能活一次,如果进来之后发现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想回头很难,所以配音完全可以作为第二职业。如果有人愿意除了单纯配音之外,继续探索这个行业的上下游,这样的人可能更适合这个行业,因为他是为行业发展添砖加瓦的角色。”甚至在组织来的大学生社团交流会上,他半开玩笑地告诫后辈“不要轻易选择配音为职业”。

风口

传统配音行当因为译制片市场萎缩而不复辉煌,互联网音频行业则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迅速崛起。

对于任何一个二十多岁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一个日薄西山的产业总是很难让人心安理得交付一辈子。回忆从上译厂辞职,跟随前辈狄菲菲创办了领声,赵乾景视其为必然而非冒险。“在今天这个年代,如果足够有才华和自信,一定会出来,因为中间的渠道被省略了,你可以直接接触到你的用户。”

随着资本在娱乐业的大量涌入,从影视、游戏、动漫轮番吹上风口之后,音频产业也迎来属于自己的好时光。

目前国内互联网音频行业有APP平台并正常运营的达数百家,蜻蜓FM、喜马拉雅、荔枝FM都是其中翘楚。诞生于2011年的蜻蜓FM因为赶上了PC端向移动端转型的爆发性增长里,最早积累了千万级用户。从2012年开始,喜马拉雅、懒人听书等竞争者相继入场,互联网音频产业渐趋丰满。

在喜马拉雅APP上,静水一手操刀的广播剧《1930来的先生》在短短几个月内获得了逾百万的点击率。尽管为平台方带来如此大的流量,但“翼之声”除了收获知名度之外并无其他直接收入,这是互联网平台经济通过UGC生产的游戏规则。

内容付费则是另一种玩法。创业之初,领声团队录制过几个针对亲子市场的幼儿读物,上传至音频平台最初无人问津。但一年后,这几个小产品已经开始创收,时至今日依然可以通过付费为领声每月带来一笔小小收入。

2014年是互联网音频行业高歌猛进的一年。

这一年,主要的几家平台用户规模增长率都超过了一倍,团队规模也都在这一年迅速扩大。一切都源于资本的强势介入。据网络流传数据显示,目前互联网音频产业中,估值超过3亿美元的企业至少有一家,估值超过1亿美元的不少于3家。二次元声音社区猫耳FM在2014年11月获得500万元天使轮融资,喜马拉雅也在2014年内完成了两轮高额融资。

对于2014年刚刚起步的领声来说,无疑是踏准了节奏。很快就有投资人找上门来,但赵乾景并没有选择轻易融资,“还不是时候,不想轻易稀释最初股权的价值。”在互联网的浪潮下,这个90后配音演员显得冷静且颇具前瞻性。

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开始总是充满艰难,好在具有上译厂底色的领声手握大量资源,使公司迅速搭建起了基本架构。租棚、谈价格、对接导演演员……在最开始只有五个人的团队里,赵乾景包揽了许多琐碎的事情,但也乐在其中。

领声接受各种形式的商业配音合作项目,影视、游戏、广告,甚至上海迪斯尼乐园所有中文音频内容都是领声制作的。但相比于其他产品,赵乾景更倾向接优质游戏和优质原创动漫IP。非真人化产品无论创作空间或是盈利空间都更为广阔,而优质IP自带流量的属性则能够有效反哺配音。

 “起床啦我的公主,我是唐二,希望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早安。”去年10月,在提供付费问答服务的“分答”平台上,有个姑娘出价38元人民币,希望赵乾景用唐二的语气念这一小段台词。唐二是赵乾景在网游《天涯明月刀OL》中配音角色唐青枫的昵称。

“我觉得他们这个模式特别好,相当于提问者和回答中共同创造一个话题,共享价值。”赵乾景在回答了这个价值38元的问题之后,有77人付了1元选择“偷听”,按照规则,提问的姑娘和赵乾景,对半分这77元收入。

作为“只是付费”的一种,赵乾景的这次“分答”更准确的说是“声音付费”,对于用户来说,购买内容和购买声音分享同一套经济规则。

众多直播平台的兴起则是玩声音的年轻人另一条变现之路。2016年8月上线的“红豆Live”是新浪微博进军直播领域的产物,区别于颜值经济理念,红豆没有提供视频直播服务而是主打音频直播,并且通过微博大V的直接导入的方式对接资源。

今年4月,红豆Live联合微博微综艺发起“声优都是怪物”主题直播活动,组织网配圈众多CV轮番直播飙戏,观众则通过在直播间评论、钻石赞赏、竞价问答、连麦等方式互动。  

粉丝可以通过付费问答的方式指定剧本。这些“私人订制”剧本包括琼瑶剧《情深深雨蒙蒙》、《一帘幽梦》,耽美题材网剧《上瘾》,手游《阴阳师》角色台词,甚至有粉丝要求CV深情朗读小学生《安全公约》。

网络数据显示,“声优都是怪物”直播活动累计在线观看人数达1000万,直播结束后24小时内回放量达1200万人次。更为直观的数据是CV“公子柒夜”在4月16日的直播中获得问答收益超过4000元。这个数字和普通影视配音演员配一部电视剧能够获得报酬相当。

配音演员职业选择的可能性正不断扩展。

音熊联萌声优女团V17。图 / 来源网络

7月8日,夏磊创办的“音熊联萌”声优公司举行了四周年线下发布会。发布会现场公布了音熊联萌获得网文企业阅文集团独家千万级天使轮投资的消息,同时推出了打造一年之久的国内首个声优偶像少女组合——V17。V17的七位成员醋醋、沐霏、诸钰、降温、十四、苏婉、Kiyo都是音熊联萌的声优。同时,公司还公布了进一步开发虚拟偶像的发展目标,而这个虚拟偶像的声源是音熊联萌旗下的醋醋。

时至今日,互联网终于等到了同它最默契的年轻人。在这个肉眼不可见的虚拟世界里,玩声音的年轻人正越来越多,玩法也愈发多元混杂。资本游走其中,几番高音迭起。上个世纪关于声音的辉煌时代渐渐落幕,麦克风由另一群人接手,他们不仅止于“玩玩”,而且玩得风生水起。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银砀、静水均为网配圈圈名)


50强作品微信评选规则

 

8月18日起,50强作品在“每日人物”微信公众号上推送展示,统一按照作品提交顺序发布,每天发布2部。72小时后,计算单篇文章点赞数总和。微信评选期间,评审组对50强作品进行交叉打分,得出单篇文章分数。

 

单篇作品总分=微信点赞成绩(15%)+评审组作品打分(85%)

 

50强微信评选全部结束后,总分前10名进入决赛,并来京进行现场比赛,角逐一二三等奖。10强名单将于评审结束后在刺猬公社、每日人物、AI财经社微信公布。第11-50名分别对应优胜、优秀、入围奖(具体请查看大赛奖项)。


注:主办方将实时监测点赞数据,坚决杜绝刷票现象。“清博大数据”独家提供全程数据监控支持,一旦发现有刷数据行为,取消比赛资格。

主办:刺猬公社 每日人物 AI财经社

特别支持:蚂蚁金服商学院



文章为原作者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后台回复“进群”加入每人部落



点击查看50强名单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