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17日 17.78°C-20.56°C
澳元 : 人民币=4.82
悉尼

一句话,拉近了我和法拉利车主的友谊

26天前 来源: HOT男人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最近一发小抱怨,他开法拉利的人生很匮乏。

听完我的笑容逐渐失态,真想跳起来一脚踢飞他手腕上的劳力士和刚到手的IPhone 11。不过理智告诉我,要淡定地听他吹牛B。

「钱是不缺,但是身边真心对待的朋友几乎没了,连你都不太理我。真怀念小时候在野地里追兔子、上树掏鸟窝的日子。」

确实,7年前他借着电商的红利发家后,我就不怎么和他见面了。

一方面,行业不同,聊不下去;另一方面,我俩贫富差距太大,跟他一起,难免会伤到男人的自尊。

这次他提起小时候,成功勾起了我聊天的欲望。于是我放下手机,跟他侃起了那些犯二的童年时光。

男人间重拾友谊,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不用酒精催化,氛围烘托,一句「想咱小时候...」就能让两个疏远的大男人打开心扉,来次灵魂的碰撞。

那么,小时候的我们都有过啥难忘的经历,今天就从那时玩的游戏回顾回顾。

跳山羊

如何体现男人的雄风?唯有跳山羊。

小时候的玩法是多人跳一个山羊,一人弯腰做「山羊」,其他人开始助跑,双腿分开起跳,空中没有翻转360度、平稳落地,潇洒转身,就赢了全世界。

看似简单,做起来却很难。助跑、找准着力点、撑、跳,每一步的时机很重要。

是男人表演真正技术的游戏。

虽然那时候我很瘦小,但跳山羊游戏玩的极好,做「山羊」的次数寥寥无几。就因为这,我小学过的蜜汁自信,坚定的认为自己以后是做大哥的人。

不过,跳山羊也给我留下了一个至今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高中时,跟女友闹别扭。她蹲在操场上哭,本该上前给个爱的抱抱的我,不知为何脑子一抽,看到她蹲地上的身影,就觉得该来个跳山羊。

更「感人」的是,我真跳了。

就这一跳,把她跳成了初恋。至今她那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匪夷所思的眼神,以及追着我在操场上跑的画面,都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夕阳下奔跑的身影,是我欢喜又忧伤的青春时代。

斗鸡

鸡,是一个神奇的字,也是一个让男人着迷的东西。

没有手机、wifi充斥的童年时代,沉迷斗鸡;有了手机、wifi,又沦陷到了「吃鸡」世界。

可以说,「鸡」这个字贯穿了男人的前半生。

小时候玩的斗鸡不需要任何装备,也不需要占多大地,只要有几个兄弟,就能嗨玩一下午。

一条腿抬起来,用手抱着抬起的脚,单腿在地上蹦。玩的时候用抬起的那条腿攻击别人,有1对1的单挑,也有集体作战,脚一落地就算输。

开站的时候,基本就是一场看缘分的混战,没有战术,也不考量对方实力,只要站在眼前的不是自己人就开撞。

那时的勇猛,全靠无知者无畏。

清楚记得每次玩完腿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但真感觉不到疼。

被对方撞倒摔得满身是土,依然斗志满满,拍拍身上的土默不作声站起来,暗下决心:明天再来!

长大后再没玩过斗鸡,这种不怕输的精神也都藏在了「键盘」里。

丢沙包

一个熊孩子甘愿被圈在框框里,就是玩丢沙包时。

丢沙包至少需要三个人,人越多越有激情。画好长方形的框框,两个人站在两端丢沙包,互相传接。

剩余的人在框里任意跑跳、闪躲、旋转、跳跃、不闭着眼,躲避两人丢过来的沙包,被打中就淘汰,接到沙包就多一条命。

那恣意扭动的感觉,比蹦迪还爽。

记得那时跟我们玩的有一个特别灵活的哥们儿,可以用脖子和肩膀夹沙包,还可以用双腿夹沙包,甚至可以在沙包快落地时用腿踢上来,再用头顶住。

你就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最硬核的操作是,他还能用裤裆接沙包,当沙包打他时,他会跳起来在空中劈叉捂裆接沙包,每次接的贼溜。

要不是我亲眼见过,真不敢信世间竟还有如此奇人。

后来,只要有他在,我们的规则就定的极其严格。

比如只能用手接,第一下碰到身体没接住就算输...不过高手就是高手,只有他不想接的沙包,没有他接不到的沙包。

弹弹珠

从小到大,男人对浑圆饱满的球体都有一种执念。

在不知道爱情为何物,一心只想玩的懵懂年纪,我的整颗心就给了弹珠。也因为这份热爱,每次在路上看到一颗颗黑黑圆圆的羊屎,我都会心动一下。

更让人感动的是,弹珠解锁了我很多姿势。

就为了找一个稳妥的点,保证弹珠弹出去能一举击中目标,我尝试过趴着、蹲着、侧卧着、撇着大叉头低到裆部...

姿势极尽风骚,只为能精准射中...弹珠。

当弹出去的弹珠,命中玩伴弹珠时,那「嗒」的一声就是胜利的号角。响声短暂,但铿锵有力,男人的征服欲即刻被满足。

打四角

打四角是一个可以让男人热血燃烧,奋战到天黑的游戏。

从书包里拿出用旧书叠的「四角牌」那一刻,就已站在村子里的决战之巅。猛吸一口气,把全身力气聚到丹田,再推到抬高的胳膊上,用力一摔。

自己的四角牌借着这股力道带起来的风,把地上对手的牌拍翻就可以赢得对方一张牌。

不管有没有拍动对方的牌,一套动作下来,干净利落,感觉自己就是个带着光芒的真猛士。

那时旧书是每个摔四角牌男生心底的白月光,旧书越多,在战场上「厮杀」时越有底气。

毕竟输了这本,还有三本。

如果真被兄弟赢走一本书,怨念也只是暂时的。各回各家后,心底留下的只是摔牌时的快感。

人生艰难事很多,小时候不谙世事的日子,总是让人上头。

那时的我们日子过得简单、朴素,还经常冒着傻气。但往往也是最单纯的东西,更容易打开人们那被筑了钢铁门的心。

毕竟一睁眼就飙戏的时代,大家开始向往真诚。

编辑✎Eileen

排版✎Eileen

监制✎Chen

往期内容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