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art
澳洲野生海参
Ettaso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1日 16°C-23°C
澳元 : 人民币=5
悉尼
我是大美人

养老院老板携百名老人集资款潜逃 老人无奈离去

来源: 天山网 评论0条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这春天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歌曲,乌鲁木齐市翠泉路822号“咱爹咱娘”老年公寓的老人们眉头紧皱:对于这些儿女不在身边,无家可归的老人们来说,养老院就是他们的“春天”,可如今,他们将不得不被迫离开。

1月25日,乌鲁木齐“咱爹咱娘”养老院法人代表刘红带着所有老人“集资”、股东投资的上百万资金毫无征兆地玩“失踪”,2月11日,当这一消息暴露后,原本秩序井然的老年公寓顿时炸开了锅。

老板没了 老人慌了

2月12日上午12时许,新疆都市报记者来到乌市翠泉路822号“咱爹咱娘”老年公寓时,只见一些老人们不停地下楼给儿女或者亲属们打着“求助”电话:“这儿的老板跑了,集资的钱也拿走了,你们快来看看吧!”

年近七旬的张老太在电话中一遍遍地催促着子女将其接走。而一些接到老人电话的儿女们也陆续来到老年公寓。

除此之外,公寓内还有一些医务人员、护工挂着听诊器、带着测压计,马不停蹄地穿梭在公寓各楼层中。

据前来“支援”的乌市老年社会福利院胡姓工作人员介绍,春节前,他们受民政部门的委派来到该养老院帮工。

“当时养老院的老板刘红就已经联系不上了,直到现在打电话都无法接通。年前老人们还不知道情况,情绪都还稳定。可昨天,当刘红失踪的消息被传出后,养老院里就炸开了锅。很多老人一时难以接受这一事实,他们纷纷出现不适症状。”该工作人员介绍,为了稳定老人们的情绪,乌鲁木齐市老年社会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带着医疗队来此全天陪护,注意老人们身体状况,疏导他们的心理障碍,同时稳定老人们的情绪。

“目前,公寓一日三餐正常供应。经过我们和老人们子女的劝说,大部分老人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股东投资 信任为上

据该老年公寓工作人员、投资人之一汪显荣介绍,该公寓自2007年创立至今,老板刘红共向公寓内老人集资40余万元,邀股东投资100多万用于公寓建设。

2011年1月25日,刘红在向股东第三次追加入股资金后突然失踪,投资、集资合同及公寓所有财务支出账单等也一同不见了踪影。

据部分股东介绍,刘红不仅卷走了投资款,还卷走了天山区民政局年前补助的7万元床位费。事件发生后,天山区民政局已报案。

2月13日上午,得知养老钱被“卷跑”,年过七旬的股东柯大秀老人当即晕倒在公寓中。

2009年,经朋友介绍,柯大秀老人投资“咱爹咱娘”老年公寓。

“刘红说,反正以后都要住进来,我可以先投资些床位,一来可获得分红,二来我可以随时入住公寓,不用另外交钱。”最终,柯大秀老人将52000元养老的钱投资到了老年公寓,“随后,每隔几个月,刘红都会准时给我分红。”

“今年春节前,刘红再次让我妈追加投资,我妈认为前面的承诺都兑现了,刘红应该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于是在年前又追加了4万元。”柯大秀老人的儿子说,由于其父在两年前过世,儿女工作忙又不在身边,其母在年前就想着入住养老院。“刚过完年,我妈就催我给公寓打电话,昨天我们打了一天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说不接收老人了。今天一听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后,我妈气得晕了过去。”

“2008年底,经朋友介绍,我成了‘咱爹咱娘’的投资人之一。”市民刘秀珍说,朋友当初给她介绍,刘红是个苦命女人,丈夫因车祸去世一个人拉扯大孩子。正因为生活艰辛,刘红所以要办养老院谋福利。

“我和她是同病相怜,加上我也去公寓看过,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就拿十几年打工存下来的所有积蓄10万块钱分三次做了投资。”刘秀珍说,与柯大秀老人相同,她最后一次追加投资也是在今年年初。“刘红说要买地皮盖养老院,把养老院建成花园式的,钱不够要继续投资,我就又追加了5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至今还在租房住的刘秀珍后悔莫及。

在股东们出示的入股合同中,记者看到,法人刘红用了多个身份证号,其中一个尾数为“18”的身份证号显示性别是“女”。

一股东说:派出所民警告诉我,男性身份证号的倒数第二位才是单数。”

老人集资 各有苦衷

说起“集资”,入住公寓的老人们显得有些激动。

“老人们在公寓的待遇,要看你掏了多少钱。”见记者来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大爷说出了“集资”的憋屈。“刚住进来没多久,刘红就让我们集资,一集资就是上万。我们哪里有钱,于是她就断水、断电。”

重组家庭4年的周玉明夫妇也是“被集资”的对象之一。

提起当年无奈的选择,妻子王娇有苦难言。“3年前,再婚后一年,由于儿女离得远,工作忙,我和老伴住进公寓。没多久,刘红就让别人劝我集资,我说我们没有钱,等以后有了再说。见游说不成,又挑拨我们夫妻关系,而且对待我们的态度也是越来越恶劣。”

想着各家养老院的情况可能都差不多,况且“咱爹咱娘”的住宿条件确实还不错,更重要的是为了以后不再受气,老人决定集资。“前两年补了3年的工资将近5万块钱,我们凑了个整数,给了刘红。”今年年前,在家人的介绍下,老人欲转到另一家老年公寓,但由于月供很高,老人准备向刘红提出撤资,谁料刘红竟消失了。

相关部门 介入协调

据在该老年公寓帮忙的胡姓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是受民政部门派遣暂时过来护理公寓内剩余的130多名老人的,民政部门已联系好首府11家老年公寓用于安置老人们。

“老人及家属们可以自己选择这些公寓,如果满意,即刻便可入住。”胡姓工作人员表示。

2月13日下午16时许,记者在该老年公寓见到了负责处理此事的天山区民政局副局长李竹林。他表示,“天山区民政局也只是暂时负责该老年公寓。”

目前,相关处理工作还在进行中。

■老人心声 无奈离去

2月13日下午18时,老人们拿着工作人员发放的“分流单”(乌市11家老年公寓的介绍)呆坐在公寓过道的长凳上。

说起日后打算,部分老人表示,“那只能走了,这里月底就关门了,不想走也得走啊。”正等着儿女来接自己的李大爷说,他们已经适应了“咱爹咱娘”的生活,没事的时候,几个老人可以在楼内绕圈溜达,还有“邻里”可以打打牌,说说话。“人老了,就不愿意挪窝了,说实话,我们不想走。”

与没有集资公寓的老人们不同,“被集资”的老人们无法“轻装”离开。他们表示,“虽然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给我发了11个老年公寓的联系方式,还要把已交的剩下的月供及暖气费退还给我们,但投资的钱又该怎么办?人走了,钱可能也就没了。”

面对人去巢将空的局面,个别能联系上的股东表示,他们也不想看着老人被分流,也不想让辛辛苦苦的投资付之东流,如有可能他们愿意把公寓接管下来,但难度很大。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