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art
Government
Ettason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19日 13°C-30°C
澳元 : 人民币=5.21
悉尼


炎黄春秋总编质疑中宣部门 揭遭整肃内情

来源: 多维新闻 作者:Charles 评论0条

日前,新华社退休高级记者、《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杨继绳已经在2015年7月1日离开《炎黄春秋》,不再担任《炎黄春秋》总编辑岗位。他在离职前写下了《致炎黄春秋社委会和全体读者的告别信》和《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最后陈述》,现以公开信形式发表。在公开信中,杨继绳主要表达了两个观点,一是自己为何要离开《炎黄春秋》,二是对以广电总局为代表的中共宣传系统表示了不满。

离开《炎黄春秋》的三个原因

杨继绳离职前的第一份公开信是《致炎黄春秋社委会和全体读者的告别信》。信中他对自己为何离开《炎黄春秋》作了三个原因的解释。“一是我已经75岁了,又有多种疾病,难以承担总编辑这个沉重的负担。第二个原因是4月10日新华社三位局级干部代表社党组找我谈话,用党的纪律要求我立即退出《炎黄春秋》。显然,这不仅是新华社党组的意思。我不能让新华社的领导人为难。第三个原因,去年四季度,总编辑、两位轮执主编和网络主编四人同时辞职,社委会让我担任总编辑,重组编辑部。我不得不临危受命。但我承诺只干半年。现在,半年已过,新组的编辑部运作良好,编辑工作已走上了正轨,我已经完成了社委会交给我的任务。我要兑现承诺,决不恋栈。”


杨继绳

除此之外,杨继绳还表示,自己离开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当局对《炎黄春秋》以及他本人的“打压”——“新闻出版和广电总局向《炎黄春秋》杂志社发出的《警示通知书》是4月10日;新华社三位局级干部找我谈话,让我退出《炎黄春秋》,也是4月10日;几家极左报刊和网站,以姚文元式的文风,对《炎黄春秋》发起集中攻击,也是在这个时候。这不是巧合。”

对广电总局不满

但更引起外界关注的是杨继绳的第二封公开信——《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最后陈述》。这封公开信中,杨继绳对于2015年4月10日广电总局下达《警示通知书》,要求《炎黄春秋》杂志社的主管主办单位“督促杂志认真整改,对2015年第5期杂志选题内容进行严格审核”,“切实履行管导向、管干部、管资产的职责,强化对杂志社的日常管理”,“确保正确舆论导向”的做法表示不满。

信中称,对于《警示通知书》指出《炎黄春秋》有37篇文章“违规”,杨继绳表示自己并不理解,并从各方面给出了理由。

例如, 《警示通知书》指出37篇“违规”,其依据是《图书、期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重大选题备案办法》(1997年新闻出版署新出(1997)860号)。这个“办法”列出15个方面的选题必须报备:1,有关党和国家的重要文件、文献选题;2,有关党和国家曾任和现任主要领导人的著作、文章以及有关其生活和工作情况的选题;3,涉及党和国家秘密的选题;4,集中介绍政府机构设置和党政领导干部情况的选题;5,涉及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的选题;6,涉及我国国防建设及我军各个历史时期的战役、战斗、工作、生活和重要人物的选题;7,涉及文化大革命的选题;8,涉及中共党史上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选题;9,涉及国民党上层人物和其他统战对象的选题;10,涉及前苏联、东欧以及其他兄弟国家重大事件和主要领导人的选题;11,涉及中国国界和各类地图的选题;12,涉及香港、澳门、台湾图书的选题;13,大型古籍白话今译的选题(指500万字及500万字以上的项目);14,引进版动画的选题;15,以单位名称、通讯地址等为内容的各类“名录”的选题。

15条中的第1、2、3、4、5、6、7、8、9、10条几乎覆盖了近、现代史的全部内容。凡是近、现代史专业的刊物,几乎每一篇文章都要备案。上报备案后,待新闻出版总署批准以后才能够发表。这些条报备范围,每一条都界限模糊,无法操作。

杨继绳最后得出结论,“贵总局这一行为,使我们感觉到,与前年相比,现在更加收紧舆论了。”而且他还表示,广电总局向《炎黄春秋》下达《警示通知书》时,两位司长一再强调这一行为是“依法治国”,但是杨继绳认为,官方的做法是“于法(法律)无据的,不具有法律效力”。所以,这一行为不能说是“依法治国”。

透露变换主管单位内情

此外,杨继绳在公开信的最后,还透露了一度沸沸扬扬的《炎黄春秋》改变主管主办单位的内幕,称“2014年9月10日,时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雒树刚主持四部委联系会议,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决定改变《炎黄春秋》的主管主办单位。随后,有关部门背着《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一个星期内就办完了变更手续。对此粗暴的行为,炎黄春秋杂志社进行了顽强的抵制。随后,新的主管主办单位文化部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经过几个月的反复协商,最终达成了几点协议。这个协议的主要内容是:炎黄春秋在遵守现行宪法、坚守‘八不碰’的前提下,主管主办单位在编辑、人事、财务方面,给《炎黄春秋》充分的自主权。”

杨继绳表示,“时间才过半年,贵总局就完全漠视《炎黄春秋》和文化部艺术研究院的这个协议,剥夺了《炎黄春秋》在遵守现行宪法、坚守‘八不碰’的前提下,享有的编辑、人事、财务方面充分的自主权。这种作法既不尊重《炎黄春秋》,也不尊重文化部艺术研究院。这一作法将《炎黄春秋》逼向绝境”。

屡屡遭遇风波

《炎黄春秋》是一本月刊杂志,经常刊登退休官员的文章,对现代史的看法与官方角度多有不同。杂志原本的主管单位是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该会是一个与文化部有关联的社会团体。该杂志拥有相对较大的编辑自由,这可能缘于杂志社许多成员都是退休高官。像所有国有出版物一样,《炎黄春秋》也由一个与政府有关的机构主管,负责审核其出版内容。不过,该杂志因得到许多享有名望的退休自由派官员的支持,其中包括习近平的父亲、已故中共元老习仲勋,因此仍保持着相对自由的编辑方针。

但在2015年,《炎黄春秋》发生了更换主管单位的风波。据称,因为被要求变更主管主办单位,官方的此决定受到该杂志社抵制,并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提起行政复议。同时该杂志社还发生了辞职风波,多名高管辞职。

(佑安 综编)

原创声明:本文系本站原创采写/编译整理/读者来稿,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