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3日 17°C-32°C
澳元 : 人民币=5.3
悉尼

忆子玥《录梦人:中国人在澳洲》- 小白(下)

1个月前 来源: 今日澳洲 作者:Zero

“梦想就是帮助别人圆梦的同时实现自己的价值。”----小白

“这其实都还不算什么啦,你知道在卡尔文(Darwin)有一个被列入世界遗产,以具有以5万年历史的原住民岩画艺术和亿万年原始森林而闻名于世的KaKaDu National Park吗?”小白问我,

我摇摇头。

“就是那次有癌症晚期老太太参加的那一次,我带着团员们在KaKaDu的一个叫Yellow Water专门给旅行家们宿营的营地露营。安顿下来之后,就带他们去旅行者之家的超市买东西,然后去酒吧吃饭喝酒,放松一下。在天黑之前,我开始清点人数,并安全的把全部人员带回营地休息。”

“为什么要在天黑前?”

“因为每天太阳一落山,夜幕降临前的傍晚时分,Yellow Water里就有近1万条鳄鱼到近岸的地方觅食,或是爬到岸边的沼泽地里产卵,最长的鳄鱼大约6米长。我可不希望我负责的人里面有任何一个团员被它们当作下午茶的点心拖咬到河里吃掉。”小白诙谐的笑道。

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一清点人数,小白的脸色跟他的衣服一样白了。

一个团员失踪了!全团人也都吓傻了!

小白心里直犯嘀咕,昨晚不是明明数的清清楚楚的“任权道”(人全到)吗?怎么会这样?而且失踪的是一位从深圳过来的一位小姑娘。大家都急得不得了,问小白该怎么办?

小白心想,我不能慌,我这个领头的一乱,那这帮跟队的团员不是更紧张了吗?小白一边稳定住大家的情绪,一边迅速打电话报警,然后一个转身折回昨天那个酒吧。找到Manager 和Security ,把昨晚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回放,果然看到这个女孩在酒吧里一直坐到关门,而且从监控录像上看出她是和一大群原住民一起离开的。

这下子小白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警察很快就到了,小白向他们汇报了情况,警察要求大家全部散开来找。所有人全分头跑到森林、悬崖、瀑布、湖泊、岩洞。这上哪儿找去呢?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小白找的浑身大汗,还是不见人踪。

正当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一个人影一蹦一跳的向他走来,定睛一看,哎呀!老天爷啊!这不正是团里那个深圳的小姑娘吗?只见她背着个双肩包,扎了马尾巴,高高兴兴的回来了。

小白冲上去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小姑娘指指跟在她身后的一帮原住民,快活地说:“昨晚这些原住民的小伙伴们邀请我到他们的部落去玩儿的,大家教我怎么摘果子,怎么做饭,怎么缝纫,怎么和孩子们一起玩古老的儿童游戏,真是有意思极了!”说完那些送她回来的原住民们大大小小的都朝小白挥手致意。

小白心里一块巨石落地,深深的舒了一口气,抹了把头上的汗心有余悸的说:“你是玩的开心了,知道我们这么多人都为了你一个人急死了吗?!幸好大部分的部落是热情好客守规矩的,不然的话你可就惨了。”

另一次环澳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个部落的一个男人,看见小白靠在石头上抽烟,就朝他走过来。小白怕来者不善,就灵机一动把快抽完的烟头放在脚下用鞋踩灭,然后把熄灭了的烟头拿起来很礼貌的示意给他看,接着小心翼翼地把这个烟头放进自己的牛仔裤口袋里。心想这下该不会有什么事了吧。

谁知道这位原住民大哥用非常不屑的眼神看了看小白,撇着嘴朝他摆了摆手,看的小白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灵机一动,就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恭敬地递给这位大哥。大哥一看,表示很高兴,接过去。由于语言不通,也没法儿聊天。很快抽完,这位大哥拍了拍小白的肩膀,用手指指烟头,意思是:你小子注意看好了啊!然后把还在燃烧滋滋冒烟的烟头往红土地上一扔,光着的大脚巴一脚踩上去,然后将熄灭了的烟头捡起来,得意洋洋的拿给小白看。小白一看这家伙脚底的老茧和一双大牛皮鞋的鞋底一样厚。

原住民大哥看着小白惊讶的样子来了劲头了,一伸手再来一根烟,吞云吐雾一番,大哥指指小白意思“小子,可别眨眼啊!”然后把滚烫的红烟头往耳朵孔里一塞,当他把用耳朵眼熄灭的烟头拿出来给小白展示的时候,那叫一个浑身上下的踌躇满志啊!这回小白笑了,他明白这位原住民大哥的意思了:“就是原始雄性动物之间的一种能力的较量和胜利一方对战败者的炫耀。”

“我听说你们在环澳到墨尔本的时候裸骑?是骑什么?骑马还是骑骆驼?”

“骑自行车”

“真的全裸了?还是半裸?”

“全裸”

“你是天体主义者吗?”

“不是”

“那为什么要和队员们裸骑?”

“当时正好有这样一个活动嘛!他们说你白哥敢全裸,我们就敢。我说一个环澳那么多次的人还有什么不敢的?!于是就特意开车过去参加。大家在背上画上图案和标语全裸骑行。这个骑行其实是一个被政府审核批准通过的环保主题的公益活动,目的是为了唤醒人们“节能减排”的意识和强化“绿色环保”的概念。8公里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半途遇到至少10个辱骂我的人,什么“你就不能正常点吗?”之类。我的车胎还意外爆了,按照规则既不能停也不能下车换胎,所以我真是要花比别人多一倍的脚力骑完全程。当时一个摄制组在跟拍我们那次环澳,他们问我骑下来什么感觉?我就说了两个字:蛋疼!”(笑)

蛋虽然是疼的,但是心却是喜悦的。因为“做了件平时不敢做的事情,算是对自己的一个突破。”特别爱笑的小白对生命里的任何事物都不会留下什么遗憾。

而旅途中的乐趣还远不止这些,无论春天的清晨仿佛飞翔般行驶在天地云海之间全世界最长的海上公路,陶醉于海面在阳光下发出金子般耀眼的光韵中;

或是夏季凉爽的夜晚躺在满天繁星的银河下,各种传说中的星座真实而巨大的悬挂在自己的头顶如钻石般闪耀着;

还是秋日午后疾驰在绵长壮观的红土地上,风吹过两旁的果树上结满了满枝随风摇曳沉甸甸的果子;

亦是冬季的傍晚躲藏在低矮灌木丛里睁大眼睛好奇又机敏的看着你的小袋鼠们。

大自然从未如此真切过,只剩下无垠的天、广袤的地、真实的你和延伸的路,世界如此遥远,又如此之近。

环澳不仅是一种旅行和冒险,还是一场心灵的洗礼,更是人生价值观真谛的大彻大悟。

A travel of discovering  the truth of life and yourself.

文明有的时侯是一种掩饰,遮羞布一样粉饰着掩藏在那一裘爬满蚤虫华丽袍子里面各种戴着假面的肉体和虚伪拜金的灵魂。

文明有时候更是一种枷锁,那些人类世俗世界里背负着的虚荣的名利,就如环澳路上的红尘土一样。在路上人们只能卸下所有的伪装,灵魂中的自由才能得以释放,把全部的真我融入到大自然最纯美的怀抱之中。

文明的进程在运用高科技丰富物质的同时,却在肉体上不断弱化人类自身的基本生存能力,同时在心理上又使人类变成依赖高科技产品才能存活下去的物种。

在精神上,文明和科技带来的物质奢靡又反过来让人类患得患失,充满了各种恐惧:对死亡的恐惧,对年龄的恐惧、对体重的恐惧、对金钱的恐惧、对地位的恐惧、对名气的恐惧、对爱情的恐惧、对婚姻的恐惧……

我想起Leonardo DiCaprio 在The Revenant 里那些充满原始与血腥的味道画面,和他的那句掷地有声地话:“I am not afraid of death anymore.”

一个曾经失去一切,经历过生死,而又顽强活下来的人,一个连死亡都不惧怕的人,还会害怕什么呢?!

我亦想起看过的一个澳大利亚旅游局的宣传记录片《澳洲最美的旅店》里一位Kangaluna Camp 的主人所说的:“One that really fascinate me is Saturn.  It is a very  tiny dot. when we are on Satan if we look at it that is how big we are. This is universe of life. This is where you can learn and respect the environment, you can learn respect the resources, and learn how to use it better than I, I am sure.”

This is universe of life!

这就是旅行冒险家卓建新“像风一样自由”返璞归真的本色生活。

“有很多人说我傻,带学生都是免费。有的学生在我这里学了之后就自己去另立门户了,可是他们遇到问题没有办法解决,到最后还是又回过头来找我。我有这么多次环澳的经历和经验,我知道自己的价值是什么!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小白非常肯定而自信的笑着告诉我:“梦想就是帮助别人圆梦的同时实现自己价值。”

从佛祖释迦摩尼一生行游各处宣讲佛法,到悉尼净土宗所有的佛法书籍和音像制品,全部法宝皆是“免费结缘,禁止贩售”,没有条形码,没有价格,只有一朵小小的莲花印在封底,仿若风动羽衣秋月湖。无量功德而来,随喜色空而去。自古大智者从来若“愚”,一如天书无字。

对于笃信“物质即精神”,活在对物质世界里的人来说:拥有物质时就幸福感满满上图八方分享,可是人生往往世事难料,历史总是不断重复惊人上演着的着同样的故事。万一哪一天失去了依赖成性的这些物质该怎么办呢?难道说就不快乐了吗?是不是连存在感也会随之烟消云散了呢?

一个出生清贫的读书人未必能够拥有朴素的宇宙价值观,在以金钱为唯一衡量人事的标准,狭隘隔绝的小世界里,成年后反而有可能更加沉迷于各种物质带来的快感,以弥补童年时期因为物质匮乏所造成的心理阴影和自尊缺憾感。

无论何种物质,花鸟语虫、衣服、包、鞋、名酒、美食、首饰、古玩、字画、豪宅等等,都只是一种载体,能够传导给人的只是或肉体刺激或精神意淫的快意而已,这种快意感是短暂的,随着物质的不断消耗是终会消失的。尤其是得之太易、特别是习以为常之后,更会变的麻木和乏味。

物质在某种狭义的程度上是精神的载体没错,但是同一精神的载体却可以是百千万亿种介质存在于不同时空不同维度的宇宙能量里,当然包括非物质的形式,否则也不会有引领全人类科学史里程碑式的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了。故而:物质是精神的载体之一,但倒过来推理,精神却绝不能仅仅简单的等同于物质!

这个并不复杂的哲学道理就比方《道德经》里老子把上善之“水”比喻成精神,把水倒在杯子,杯子就是承载精神的物质。把水倒入杯子,水就是杯子的样子;倒在碗里,水就是碗的样子,水在不同的物质容器中可以呈现出不同形状。水是精神内容,不同的容器就是物质形式,我们不能把水等同于某一单独的容器,正如同不能把内容等同于某个单一的形式一样。

水未必只能在容器里,离开容器,水侵入泥土,浸湿衣服,蒸发入空中,化成云朵,凝成霜,结成冰,构成宇宙有型部分的阳性的物质能量就成了水的“容器”,如果把水放在同样构成宇宙中看不见摸不着的阴性的非物质能量里,水的载体就可以是无形的。

真正快乐的灵魂是可以超越物质的,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能量的发光体,大日如来佛祖甚至可以化万物于大空之境。一个人的故事,千百万人共同的经历,大千世界的种种传奇,真实的生活本身就是一本无字的真经,大自然可以在无言间传递给我们的太多太多……而这一切的关键都在于“悟性”二字。

“if you know, you don't need me to tell you. If you don't know, even I tell you, you still can not find it.” From movie 《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 Part 2 (2011)》

面访就要结束了,我不无感慨地对小白说道:“小白,你活一辈子相当于别人活十辈子!这,才叫赚到了。”

“哈哈,我的故事要全部讲出来够你写一年的。”小白笑着说。

十字路口,红绿灯前,我挥手向小白道别:“再见,神奇的人!”

忆子玥
2017年元月一日
于海上悉尼•一态书屋


版权声明:《录梦人:中国人在澳洲》里所有故事都经受访人本人亲述并授权公开发表。所有版权归原创作者忆子玥,如有侵权,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转载请注明作者、作品名和媒体出处:忆子玥《录梦人:中国人在澳洲》今日悉尼传媒集团。欢迎原文链接并转发。谢谢!

作者简介

忆子玥,旅澳华人女作家。微博:@忆子玥,公共微信号:忆子玥

身高:1.75米。江苏南京人。太阳星座:天秤座。

已出版古典奇幻小说《橴月亮》,已完成科幻小说《爱奥尼克斯之谜》。正在撰写现代都市爱情奇幻小说《Farewell,北京》。

自幼习学美术、钢琴、声乐、舞蹈。先后就读于宁海中学高中美术班、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设计与表演专业、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与教育专业、北悉尼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新南威尔士大学美术学院设计学专业。多年在海内外担任艺术教师。

热爱阅读与写作,除小说外,还写有大量散文如《小睡莲》、《致童年小伙伴的一封信》、《春夜里的紫月亮》等;诗体短小说《二月的最后一天》,《遂雨而爱》。

此外大量古体、新体诗词如《蕡酒词赋》、《问紫藤仙人大归隐何处》(七律)、《明月出山涧》(七绝)、《明月千古》(五言)、《春夜雨紫藤居》(七绝)等。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广告服务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地址: Suite 3, Level 10, 66 Hunter Street Sydney, NSW 2000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税务顾问:澳纽税务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