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ACY 稀万证券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6日 17.8°C-25.0°C
澳元 : 人民币=4.77
悉尼

反修例游行愈演愈烈 认识原因 才可能涅槃重生(图)

2019-06-18 来源: 香港01 原文链接 评论13条

9f94c1a92b4c8f171e9497a94980bc66_w.jpg,0

香港“6·16”游行,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对“只缓不收”表示不满(图源:多维记者/摄) 

世界上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原因,在大多数情况下会源于多个原因,让事情容易变得复杂,更让人无法简单弄明白。为什么当原因多了就会难以理解?那是因为大家都不习惯同时面对众多原因,大多数人选择用最简单的方式了解事情,尽量将原因收窄为只是几个,甚至只有一个。时间久了,这就成为大多数人看事情的标准方式,当遇到必须用多个角度考虑的事情,其复杂性自然而然让事情的理解变得多样,容易在不同人的视域之间产生差异,继而成为矛盾,甚至是冲突。 

修订《逃犯条例》正是在这种背景里,由不同观点之间的争论演变成冲突。 

修订《逃犯条例》可能只有几个原因,陈同佳案、香港与其他司法领域之间有关司法互助存在的法律漏洞、内地认为香港不应该成为逃犯的匿藏地点、国际间在推进司法互助时发生的各种困难等。然而,事情转变为社会冲突却有着众多原因,包括对内地司法制度的不信任,对香港特首是否能拒绝来自内地不法的引渡请求,错误以为“逃犯”可以包括任何内地视作违法的港人,分不清在香港触犯内地法律会否同样被引渡,担忧内地会用非政治指控掩盖背后的政治目的,继而申请引渡。 

这些原因其实只是大家口头表达的,却没有包括一直在年轻人心中积累怨气的其他原因,如生活压迫、前路茫茫、工作不顺、家庭冲突不断等。近年各种社会辩论,不论对错,年轻人的诉求都无法有符合他们追求的理想结果,这都成为怨气上升的叠加原因。顾名思义,《逃犯条例》的对象是“逃犯”,对绝大多数港人本无影响,竟然成为全港市民“同仇敌忾”的催化剂,实在让人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但事实就是这样。   

怨气一直在积累 有群人被遗忘了 

有人曾经认为,香港的社会工作者大多是社工系毕业,而不是社会学研究,所以只能够解决一些表象问题、做一些福利层面的事情,无法从全局、历史、结构上掌握社会的发展与其内在规律。这种分析或许过于简化,但香港人对社会结构的讨论从来都不热衷也是事实,就算是从政者、学者和处理社会事务的官员都不愿意挑起这种讨论。试问,解决个别问题或许是大家习惯的,当我们发觉问题没有停止发生,大家是否应该从问题不断发生的立论来研究,尝试寻找这些问题发生背后的更深层次原因?只有这样,不断发生的问题才有机会被彻底消除。 

当政府官员以为几年前发生的社会冲突已经平息,这种判断本身就已经是冲突死灰复燃的支持。它一方面反映政府对冲突缺乏认识和反思,另一方面根本没有意识到社会怨气还一直在积累,甚至不知道这种怨气并非来自政治和经济领域,而是社会不公和某一群人一直被社会遗忘。在如此细小的地方,地狭人稠,却有着无数不同生活水平的群体居住,包括那些生活在贫穷线下的弱势群体,他们数量庞大,却无法让政府和社会注意到,也就无法为自己的生活找到希望。他们的沮丧和无奈,假以时日,又如何不变成怨气,不转化为怒气?最可悲的是,当这种怒气爆发时,社会精英们依然搞不懂事情的原委,依然沉醉在早已经证明错误的理论分析上。 

这次反修例冲突是民粹政治的典型案例,更是网络世界疯狂发展之后假新闻野蛮滋生的绝佳作品—“送中条例”这四个字,就是将无数的思考和想像一笔勾销,只用情绪来定义,结果是将复杂的世界简单划分为“敌、我”之间,被煽动者只能够跟着“送中”这个符号前进,理性思考和“停一停、想一想”完全起不了作用,政治被彻底扭曲。或许它只是一个小编辑偶然间的调皮灵感触动之后的成果,却让民众将焦点转移,不再需要认识事情背后的诸多原因,更不用再多说明。人与人之间的讨论变得无意义,反“送中”成为当下的最大政治正确。   

傲慢的官僚 政治教科书反面教材

《香港01》从第一天就意识到政府处理这件事情的粗暴和傲慢,我们从社会发展和提升依法治理的角度认同修例的合理性,却担忧官员们的理所当然和自以为是,“数够票”就想强硬推动的任性,所以我们多次要求政府必须注意社会的忧虑,避免触动市民对内地政治的不信任,让两地之间的矛盾重燃。政府官员不断指摘其他人的意见不可行,甚至嗤之以鼻,也算是现代政治教科书的绝佳反面教材。这种背景只会扩大了“反送中”的合法性和传播性,甚至将反对者集中到了这面旗帜之下,一股反对大潮骤然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见。 

这不是第一次,甚至已经是多次发生过的,早在回归前就出现过无数相同类型的扭曲言论,一些人根本不相信一国两制,认为回归后香港就没有了新闻自由或言论自由。试想,香港的立法会议员不就是根据《基本法》制定的立法会机制,成功否决了中央政府建议的政制改革方案吗?回归以来,香港爆发多次数十万人的游行示威,和平表达意见的权利一直受保障,反对派和反共媒体依然大行其道,外国媒体可以继续在这里严厉批评中国政府。但偏见始终是顽强的,更何况有着如此庞大的意识形态支撑。城市可以改变,甚至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却无法撼动人的习惯,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属性,孰好孰坏,见仁见智。 

显而易见,“送中条例”的寓意是“送终”,一个所有中国人都听得明白,而且代表消极、极不吉利,大家都不愿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行为。绝大部份香港市民不会认为自己是逃犯,这次修例本应与他们毫无关系,“送”也无从谈起。然而,这个词竟然能轻松地喧宾夺主,取代了“逃犯”的应有角色,扭曲为条例的核心意思。“送中”的谐音让大家将自己想像为“逃犯”,当然就会视此次修例影响到自己的自由与安全。这绝不代表人们是愚蠢的,却说明社会的从众心理,特别是社会深陷转型瓶颈的时期,各种事物都在逼迫他们寻找新方向,当没有指引时,任何让大家活在同温层中的机会都会被注意到,甚至对号入座。创造这种假象的人当然可恶,但纵容这种假象的政府官员显然责无旁贷。政治本来就是争夺话语权的游戏,技不如人就要挨打受辱,不为过! 

事情接下来或许会稍作平息。这么短时间让如此多的人迅速走过一次火场,已经消耗不少精力,让大家重新停一停、想一想,当然是有益的。但事情没有了结,因为“逃犯”既然可以被“送终”取代,就表示修改条例从来就不是冲突的真正原因。就好像一个人感冒了,或许是因为被风吹了,但实际上这只是次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他的身体本来就衰弱,除了风之外,还可以有其他原因让他生病,风只是借“体”发挥而已。 

人们很习惯诿过于人,酿成冲突的始作俑者都是对方—不论是批评政府大石砸死蟹,还是指摘反对派扭曲修例原意,都是如此。现任政府认为过去两年的平静是自己的丰功伟绩,反对派认为鼓动如此多人参与示威是自己有号召力,事实上两者心底下都明白,自己只是旁观者,大家都知道社会的躁动从来就没有停息,甚至一直在积累。反对派近年的沮丧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知道社会和市民的希望所在,政府则更无法掌握大众的所想所求,以为市民的无声就是对自己的默许。无声的风暴是最可怕的,缺乏约束的野象可以制造极大的伤害。当然,政府和反对派根本不会承认自己的缺失,更遑论一起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当香港遇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香港01》从开始与香港社会对话的第一天,就企图推销另一种认识香港问题的方法。这种方法既是从方法论层面观察,更是尝试为香港建立一种新认识,用冷静、诚实、包容的方式述说香港的结构性困局。它既是与回归和内地相关,更是要解构香港一直以来信奉的逻辑规律和信念,从自身的缺陷中寻找药方。香港的议题并非是单一的,它与英国发生脱欧事件,法国面对黄背心骚乱,美国选了个特朗普,甚至是中美发生强烈的经济冲突,乃至美俄在苏联解体之后依然在中东和东欧发生直接和间接的军事竞赛等国际大事,可以一并思考。或许没有人会认为“送中”冲突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期经常挂在口边的“百年未有的大变局”有什么关系,但事实上,这在事情发生的诸多原因中可能是最能够说明情况的关键。 

如果中国崛起被视为西方文明的威胁,香港作为西方文明的一面旗帜,又如何不发生某种碰撞?如果中国经济的强势发展暴露了西方经济优越性所遮盖不了的结构缺陷,香港作为被赞誉的最自由经济体,又如何不会同样暴露自己的危机?如果法国总统的税制改革激发大量巴黎市民上街和骚乱,香港的任何一项政策都可以激发同样冲突,更何况它被穿上了“送中”的黄背心?如果特朗普为了与中国角力,连运行数十年的台湾政策都可以被肆意改动,连欧美的同盟关系都可以弃之如敝屣,那么将香港放入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中又有何难?出出口术,对这位口没遮拦的政客简直是轻而易举之事。 

当政府知道香港再次蝉联“最自由经济体”地位时呈现喜悦,当他们决定暂缓修例时呈现不忿和无奈,将冲突推卸为市民被误导,甚至认为警察的强力执法是“天公地义”时,他们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原因所在。这与在脱欧公投中失去英国首相位置的卡梅伦、必须彻底改变自己经济政策的法国总统马克龙、面对全世界批评俨然成为过街老鼠的特朗普,其实都没有太大分别。将香港政府与这些大国领袖相提并论,显然有些矫情,但它们不就是这个大变局中的一个个章节,是说明事情发生的多种原因之一? 

多走一步 或许才能凤凰涅槃

香港的经济或人口都不大,但它有着独特的功能与角色,因为它长年是中西两种制度与文明之间的交汇点。这个典型的华人社会本质上是中国的,但穿着上和习惯上完全是西方的。这可以是优势与强项所在,亦可以是香港人的负担与挑战。稍有不慎,就会被负担所压垮,将优势转换成劣势。其实,这一次《逃犯条例》修订,正是在中西方关系重构的大变局中的小事,就是因为政府处理得极欠妥当,被反对派一句“送中条例”解除了所有正当性,甚至成为西方各国借题发挥大吃中国“豆腐”的一次盛宴。香港有些人或许会高兴,以为又一次能在中西方文明争议中“择善固执”,为自由主义摇旗呐喊,但香港在这次事件中又会耽误多少时间,多少人又要付出什么代价,显然不是他们的关心所在。 

正如在文章开头所说的,当多种原因叠加,人们并不会精心挑选其中的主次轻重,用批判的眼光来审视其中的意思,认真了解事情的原委。既然“送中条例”能够误导大家,为什么政府不能用其他方式,将被“误导”的市民拉回来?或许一时糊涂就是生活的规律,然而,如果我们不相信社会大众心里有数的,我们又为什么要如此关心,甚至不懈努力,企图建立一个相互尊重、体谅、公平和进步的社会?我们始终认为香港这个中西方交汇点的角色是积极的,以及有着引领潮流的作用。或许大家依然努力不足,还需要多走一步,甚至多步,才能凤凰涅槃。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3)
Ling81 2019-06-19 回复
反对派这次煽动,这根本就是反中,就让他们煽吧!最后他们的下场会很悲惨的。
FantasticShiNE 2019-06-18 回复
香港=洋奴集团。有本事、有学历、有能力的精英香港青年出国的出国,要不就是赴大陆赚钱……剩下的鸠形鹄面、歪瓜裂枣港渣(以黄猴子为形象代表)也就是香港社会的渣滓了,港奴(洋奴)“病入膏肓”没救了。
饼饼饼饼姐 2019-06-18 回复
其实是中共自己在破坏一国两制,即是一国怎么会有“引渡”。香港居民犯罪为什么要“引渡”到外地去受审。为什么不扩大香港的司法管辖权使得香港法院可以审理所有涉及港人的案件。
鱼小姐张小姐 2019-06-18 回复
香港人在帝國主義統治下跪得太久了 已經忘了自己是人 站不起來了 看見別人站起來做主人 很不習慣 所以堅決反對
专干傻逼跪舔狗 2019-06-26
香港狗在英国时期不是一直跪着?什么时候站起来过了?香港狗
肥jay 2019-06-18
说的是反话吗?现在谁在跪着谁站着一目了然
土澳居民 2019-06-18
白痴
Jen 2019-06-18 回复
港犊子们得寸进尺啦,不见六四历史吗?不知道到见好就收吗?真的是自欲灭亡必先疯狂吗?幕后操作者就是推上一堆血肉之躯,换着法子去激发枪膛里的火药,自己赚取政治收益,哪怕运动失败,他们也可以逃到台湾、美国拿救济金逍遥过一辈子,如王丹可以拿台府几十万美金,吾尔开西可以当上银行家。

相关搜索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