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ACY 稀万证券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9日 14.4°C-20.6°C
澳元 : 人民币=4.78
悉尼

刺激!内衣藏屏幕,挖隧道偷零件,苹果工厂正上演好莱坞谍战片....(组图)

2019-07-23 来源: INSIGHT视界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说起苹果,你会想到什么?

是乔布斯的传奇故事?是大神云集的苹果总部?是嘴上喊着苹果江郎才尽,身体却很诚实地要看的苹果发布会?还是你干脆现在就拿着苹果手机在读这篇文章?

说了一圈,苹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苹果代工厂可能从没有出现在你的脑海里。

其实,苹果最大的江湖并不在上层大佬和先锋产品之间,而是在底层的代工厂。

苹果工厂内部

盗窃、泄密事件频出

苹果公司在手机市场上独领风骚那么多年,背后的原因离不开自己公司的保密文化,特别是对新项目信息的严防死守。

之前,前苹果硬件高管曾比喻苹果公司总部的保密文化如同恐怖组织:

每个员工都只知道自己手头正在做的事情,互相之间不谈论工作;

每个员工都只能进入与自己项目相关的特定区域;

在职的员工甚至不会知道自己的职位具体是什么;

哪怕是对家人朋友,也不能透露关于工作的丝毫信息。

......

然而,这个保密文化在底层的代工厂似乎就没有那么好使了。

苹果代工厂的数目众多,员工基数庞大,且人员构成复杂,面对市场上对苹果新产品信息的高需求和高利诱惑,泄密与反泄密的谍战剧情时刻在上演。

泄密、盗窃这种事情,在苹果代工厂中甚至都说不上是新鲜事了。

根据The Information 的报道,早在2013年,苹果就经历过一次极为惨重的泄密事件。

当时,正值iPhone 5C 发布前夕,市面上却出现了大量的iPhone 5C外壳。

本应该在发布时成为惊喜的iPhone 5C新外观,早就在网上被剧透了个凉凉。

精心准备的发布会失去了“惊喜”,也相当于是被毁了。

经过调查发现,消息是从中国供应商之一Jabil那里泄露出来的。

而真相竟是,Jabil工厂的一名员工堂而皇之地开着卡车,带走了上千个 iPhone 5C 手机外壳。

当时,该名员工不仅伪造进出文件,还在保安人员的协助下,成功避开了监控,这也导致工厂和苹果公司在外壳泄露之后,才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

无独有偶,2014年,在iphone6上市之前,苹果在黑市上发现了 180 个 iPhone 6 外壳原件。外壳制造工厂的安全主管最终揪出了两名涉事员工,其中有一名还是工程师。

这名工厂工程师调整了库存跟踪系统,使被盗的部件一直显示在制造中,也就一直没有人去核对这部分成品在哪。

然而,这两起偷盗和泄密案件和下面的这件事比起来,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了。

据Business Insider的报导,2016年苹果最大的代工厂之一——富士康在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在深圳的工厂,有人偷走了数千部苹果手机,而被指控有盗窃嫌疑的是深圳工厂的一位高级经理。

这位蔡姓高管先前在测试部门任职,在2013年至2014年期间,这位高管被指盗窃了5700部iPhone 5和iPhone 5s,并把偷来的手机放在深圳当地的电子市场出售。

最终,非法获利156万美元。

三年之间,发生了这么多起盗窃和泄密事件,而这还仅是被曝光的那一部分,没有被揪出来的或是秘而不宣的偷窃事件,又有多少呢?

看到这里,你甚至都要恨铁不成钢的说一句:苹果的安保部门是吃干饭的吗?

苹果敲响警钟

布下天罗地网

不仅是你,这几起事件让苹果也觉得,自己的安保面对那些计划周全的泄密者,是真的不行...

对苹果来说,在供应链中采取更严厉的安全措施,已经刻不容缓。

2017年,美国媒体 The Outline 第一次向世界披露了苹果公司的一支新团队——“新产品安全团队”(New Product Security team, 下称NPS)。

该团队的职责就是监控所有敏感供应商的安全级别。


《泄密记录,苹果内部对泄密者的战争》

在人员组成上,NPS由具有安全背景的美国前军事和情报专家组成,NPS还要求这些团队成员必须精通中文并熟悉中国市场。

除了NPS,苹果公司还雇佣了大量的第三方审计人员,每周去代工厂做审核。

而在NPS成立之前,在中国的苹果审计团队只有10人,而且通常是几个月才会去工厂一趟。

NPS 调查员每周为负责苹果未发布产品的 100 多家工厂进行打分,并根据分数确定这些工厂是否有资格继续为苹果服务。

如果其安全分数低于某个阈值,可能会随时被苹果要求停止合作。

NPS的“巅峰”时期,人数高达30多人,苹果也成为了同类手机和科技公司中雇佣高级安保监督人员最多的公司。

此外,每年苹果公司还会根据实际情况修改自己的安全规范和调整安全职责归属。规范内容可以说是精细到了工厂的每个角落,每个流程。

例如:苹果公司就对零件的存储、丢弃、信息的处理等制定了一系列规范:

用于存放零件的容器必须是不透明的,并由印有编号的贴纸密封;

垃圾袋离开工厂安全区之前,必须清理干净并通过金属筛查;

所有的部件都必须具有唯一且可追溯的安全号码;

库存必须每天统计,每周核对一次废品。

用The Information的话来说,苹果工厂的保密水平已经能与美国造币厂相媲美。

同时,严格的监管政策也促使工厂的管理者们,想尽办法杜绝泄密和偷窃行文的发生。

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导,在富士康的女性员工被要求只能穿着没有钢圈的内衣,富士康甚至在园区外开起了内衣店,专门出手无钢圈的bra.

所有员工每天都必须通过金属探测仪的检测,而怀孕的员工曾因担心X光射线对孩子的伤害向公司提出抗议,但富士康态度强硬,称:“装配线上不检测是不可能的,你可以申请调到其他岗位。”

甚至,富士康还提出过让所有员工穿紧身衣上班,这样谁往衣服里塞了什么东西就一目了然了。

但这个提议,连苹果都觉得太过分了,最终以人权问题否决了。

前面提到的Jabil开始对员工使用面部识别系统,每个生产车间花在监控上的钱就有60万美元。

同时,工厂还雇佣了600多民安保人员,专门负责监督工厂员工行为。

挖隧道、藏内衣、改系统

苹果工厂上演谍战片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就算是在这样的高压监管下,泄密和偷窃行为也还是无法被杜绝。

市场上对苹果手机的第一手信息的需求一直没有变,对于想要承包零件制作的其他厂商,和手机壳厂商来说,提前知道手机零件信息和样式信息,能让自己占得市场先机。

甚至有些零件和图纸,流向了一些外网的科技博主那里,让他们能先人一步,赚取无数流量。

在苹果发布会前,8万美金求一部iPhone 真机的小广告贴在果代工宿舍区,3万人民币一个iPhone 7彩色包装盒的收购信息,大大方方贴在工厂员工的宿舍区......

对薪资较低的工厂员工来说,这几万块钱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总是还有人愿意铤而走险,和NPS斗智斗勇。

在高收益和高压监管之下,诞生的“花样”也让人大开眼界。

工人们曾把苹果的部件藏在供电线或水管通过的槽隙、拖地水、纸巾盒、鞋子、废弃的金属碎屑等地方,指望趁保安松懈的时候偷偷将其取回。

还有女工人把数十个玻璃屏幕藏在胸罩下,企图通过安检,但是最终因为走路姿势过为怪异被安保人员发现。

最绝的是,甚至有工人想要效仿《肖申克的救赎》,想要挖一条地道,把手机和手机零件运出去。

2017年,一名工人带着手机,偷偷进入了印刷苹果说明书的印刷厂,“成功”在发布会之前,拍摄下了iPhone X的使用说明书。

事件发生后,苹果公司不得不再次修改了政策,提前几个月开始审核这类承包商。

在iPhone X发布之前,发生的泄密事件甚至不止这一件。

在发布会之前,苹果就发现一家中国企业已经在为技术人员提供该设备的屏幕修理课程。

被逼急的NPS甚至用上了谍战电影中的那一套,策反了其中的一个学生,才揪出了泄密者。

而苹果的困境也不限于“家贼难防”,还在于很难追责这些泄密者,因为如果报警,苹果必须提供被盗部件的详细描述,这显然不符合苹果保密的初衷。

之前,提到的“2014年黑市iphone6外壳事件”,苹果也只能买回黑市上的手机壳然后让泄密员工卷铺盖走人。

生产网络过大,防范对象实在太多,还要面临竞争对手、配件制造商的压力,甚至抓住泄密者也不能依法惩办......

如此看来,苹果和泄密者的战争恐怕还将长时间的持续下去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