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ACY 稀万证券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4日 12.8°C-18.9°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住房支出使得贫富差距加大

1个月前 来源: 每日地产ozreal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澳洲最穷的五分之一家庭花在住房上的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而最富裕家庭的住房负担却没有什么改变。

Grattan Institute的分析显示尽管收入不均的情况大致保持稳定,但住房费用在拉大贫富差距。

分析发现一旦考虑到住房费用,最富澳洲人的家庭可支配收入比最穷澳洲人的家庭可支配收入增加了快两倍。

智库家庭财政项目主任Brendan Coates说:“如果我们主张公平,那么就必须解决住房问题。”

分析结合了ABS可支配收入的数据以及住房和租房费用的数据。ABS 把澳洲人的家庭收入基于可支配收入分为五类。

2018年最穷的五分之一澳洲人花29%的总收入用于住房。随着时间的推移,住房负担显著增加,1995年的比例是21.9%, 2008年是23.7%。

同时,最富的五分之一澳洲人的住房相关花销几乎没有变化。2018年最富的五分之一澳洲人住房支出占总收入的9.4%,1995年这个比例是9.3%。

中等收入家庭2018年住房支出占总收入的16%,1995年这个比例是13%, 2008年是15.1%。

科廷大学的经济学教授Rachel Ong ViforJ表示,如果这个趋势持续,那么最穷的那些人会越来越穷,还不起贷款或交不起房租。她说:“当人们有贷款或租房压力时,这会影响他们的心理健康。另外一个问题是在那些穷而且压力大的家庭成长的孩子们很可能认为自己和富人家的孩子难以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从2003-2004财年到2015-2016财年收入不均的情况并没有显著变化,但是低收入家庭的住房费用负担却不符比例地增加,最近一年有数据可查。

在这段时期内,最富裕的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增幅最大,达到36.5%。而其余的人群的收入增长在27%-30%之间。

然而当考虑到住房费用后,Grattan分析显示的情况就不同了。截至2016年的12年间,扣除住房费用后最穷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增长了16.2%,而中等收入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增长了20.6%,最富裕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增长了33%。

从净资产来说贫富差距也拉大了,净资产是指家庭持有的资产价值和储蓄金额而不是收入。最穷家庭的净资产增加了8.1%,最富家庭的净资产增加了51.6%.

Coates 表示贫富差距会拉大,因为那些较穷的买不起房的年轻人以后能继承房产的可能性也很低。

Coates 说:“作为一个富裕年轻人拥有自己住房的可能性略低于30年前,但是可能性没有太低,而作为一个贫穷年轻人拥有自己住房的可能性则比30年前低得多。”

 “以后我们能见到有房者和无房者之间更大的差距,因为将会有很大一代的房东是从他们的父母那里继承的投资房产。我们都知道遗产继承是严重倾向于富人的。”

Coates和他的同事们将在周一举行的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社会政策会议上发表论文,这个会议是为了评估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联合进行的国家房租可负担性计划的效果。研究者们的结论是有“更好的方式来提供更具成本效益的住房支持,更好地帮助最需要住房的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