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3日 16.1°C-19.4°C
澳元 : 人民币=4.85
悉尼

中美磋商有进展, 澳洲对华出口是否受影响?

1个月前 来源: 澳财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随着部分协议的达成,中美贸易冲突的紧张气氛有所缓解,商界领袖纷纷对此欢迎。但是,一些人开始担心,中美两大经济体之间签署任何最终协议的细节可能有损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市场。

据悉,上周中美两国贸易谈判取得突破,引发全球市场猜想两国可以就一些更为严重的分歧达成解决方案。两国之间的分歧曾导致谈判一度中止,并为全球经济增长蒙上阴影。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于上周末表示,美国将取消原定于本周实施对从华进口、价值2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有传言称,北京方面有可能购买价值400亿至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

如果该传言得到证实,那么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农产品价值将是2017年贸易战爆发前的两倍以上。事实上,特朗普上周六的推文中就提到了这一点。

他说:“我刚刚与中国达成的交易,迄今为止,是我们国家有史以来为伟大的爱国者——农场主达成的最棒的、最大的协议。事实上,问题是我们能否生产这么多产品。我想我们的农场主会做到的。谢谢你,中国。”

尽管两国之间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许多细节尚未敲定。但是,两国谈判代表有望在下个月智利举行的APEC峰会上敲定。

对于中美两国达成协议,澳大利亚国内反应不一。其中,澳大利亚肉牛出口大亨、Elders首席执行官马克·艾里森(Mark Allison)表示,由于澳大利亚和美国农业结构存在差异,因此澳大利亚对华的农产品出口应该不会受到中美任何具体贸易协定的影响。

目前,美国主要向中国出口大豆和猪肉。Allison认为,澳中两国之间每年的肉制品贸易额大约为30亿澳元。这一份额可以通过贸易协议的方式得到保护。同时,美国生产的肉牛大都使用过生长激素,而这一点在中国市场是禁止的。

在接受采访时,Allison说道:“中美贸易协定带来的稳定性利好有助于抵消任何其他不利影响。一项贸易协议不应对澳中肉类贸易产生任何重大影响。”

然而,早在2018年中期贸易战爆发之前,美国牛肉出口商就已经加强对中国市场的销售。因此,中美之间达成的任何购买协议仍有可能纳入从美国进口更多牛肉的内容。

早在今年8月份,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曝光的一份内部邮件,澳联储(RBA)驻北京的高级代表Adam Cagliarini表示,美中贸易协议将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长期下行风险”。受损的包括澳大利亚农场主和天然气出口商。因此,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结束与中国的贸易冲突,澳大利亚“不应该感到放松”。

另根据德勤(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的最新报告,澳大利亚一直是全球贸易战中最大的赢家。原因是中国试图通过加大投资支出应对经济放缓、继而推动煤炭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出现飙升。

澳大利亚的多元化经营和投资集团Seven Group Holdings董事、澳中理事会主席Warwick Smith对中美拟议达成交易的消息表示欢迎,同时表示评估该协议对澳中贸易的影响尚为时过早。

他说:“我们认为中美之间针锋相对的关税升级进程可能已经暂停。停止互征惩罚性关税是非常积极的一步。”

Smith表示,继上周在华盛顿举行的中美谈判代表会晤后,两国目前还处在一个“表达签署协议的意向”阶段。

据其透露,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政商代表于本月初在北京进行了讨论。在这次活动中,并未发现拟议中的交易对澳大利亚出口造成任何“灾难性的负面影响”。

澳洲铁矿石巨头:

“不能吃中国还说中国”

FMG集团首席执行官Elizabeth Gaines,图/FMG官网

如果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出现问题,首当其冲的可能就是铁矿石。铁矿石一直是澳大利亚出口中国最重要的商品之一。由于铁矿石价格下跌,8月澳大利亚的贸易顺差就从6月的80亿澳元,迅速下滑到59亿澳元。

澳洲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商Fortescue Metals Group(简称:FMG集团)老板Elizabeth Gaines日前警告称,如果澳大利亚忽视与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中国将寻求替代皮尔巴拉(Pilbara)的铁矿石供应渠道。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Gaines指出,澳大利亚商界需要在政治政策的公开讨论中保持应有的影响力。她说:“最关键的一个议题是维持良好的澳中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Gaines并没有直接提及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的加剧。但是,继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于9月访美期间发表有关“中国应加大减排、以及公平贸易的承诺”的言论之后,两国关系持续紧张。

据悉,在中国,莫里森总理的讲话被解读为“在中美贸易争端中,澳大利亚站队美国”。

Gaines指出,澳大利亚资源矿业部门与中国之间的牢固贸易关系一直是澳大利亚经济繁荣的“关键成功因素”。因此,澳大利亚不能忽视贸易在外交事务政策中的重要性。

她说:“2018年,中国的钢铁产量为9.28亿吨,占世界钢铁总量的一半以上。虽然其他市场也很成熟,但体量却大大少于中国。例如,日本目前是世界第二大钢铁生产国,但仅占全球钢铁产量的6%左右。”

Gaines指出,中国钢铁业仍在增长。尽管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是中国钢铁行业最大的铁矿石来源,但是全球范围内其他采购来源也依旧存在,包括巴西、南非、加拿大和乌克兰。

位于巴西Para的Carajas铁矿

“我们都在全球开展业务,无论是作为卖方还是作为买方,我们都有选择权。那些认为增长将会放缓,或者中国将不会继续寻求扩大供应市场的人有可能低估了一些重要因素。”

本周,FMG集团证实正在参与竞标几内亚西芒杜(Simandou)大型铁矿石矿床的部分开采权。

事实上,西芒杜(Simandou)大型铁矿石矿床也是中国的目标之一。中国中铝集团是力拓在西芒杜矿床50%开采权的合作伙伴。为了获得西芒杜矿床一号和二号区块的开发权,FMG集团据信将与SMB牵头的财团进行竞争。后者包括多家中国国有企业。

市场分析师认为,如果几内亚政府坚持要求铁矿石出口必须通过一条650公里的跨国铁路线和当地港口来进行,那么FMG集团参与西芒杜矿床开采权的竞标可能伴随巨大的资本投入。据预计,包括矿山开发在内的成本约为200亿美元(296亿澳元)。

对此,Gaines回应称:““关于资本支出数字的讨论,这是发生在不了解我们实际出价详细信息的背景下,我认为他们无法对此发表评论。这是一个竞争性的过程,因此我不会对资本估算发表评论。”

“我认为我们在采用严格的资本管理方法方面拥有良好的经验,因此,我们开发的任何东西都将为股东带来回报,他们将意识到这就是我们在任何开发中都采用的方法。”

Gaines表示,FMG集团对西芒杜铁矿的兴趣主要受高品位资源驱动。同时,我们认为西芒杜铁矿的储量将最终得到开发,并且和Pilbara铁矿进行竞争。

她说:“我们在铁矿石方面拥有专业知识,这些矿床将在某个时间得到开发。因此,我们认为关注该铁矿具有战略意义。”

FMG集团委托的全球咨询巨头安永(EY)进行的建模显示,澳大利亚铁矿石行业上一财政年度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了587亿澳元附加值(衡量投资资本、税金、工资和特许权使用费回报的重要指标),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

据Gaines透露,铁矿石行业的贡献超过了澳大利亚住宿和餐饮服务、以及信息、媒体和电信部门的总和。

她说:“因此,虽然我们听到有关澳大利亚正在转型成为服务业经济的评论,但服务业的增长实际上源于采矿和资源业等主要行业的增长。”

Gaines警告称,由于中国占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量的80%,因此,矿业资源行业企业必须在有关澳中关系的公共政策辩论中发挥作用。

她说:“我们有责任参与经济和社会政策辩论,尤其是在辩论影响我们的业务和人民生计的情况。”

“我们的成功以及整个经济的成功都建立在中国这个强大的力量上。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经验在有关澳中关系的讨论中处于前沿和中心地位,以便为将来的成功奠定基础。”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