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13日 16.1°C-17.8°C
澳元 : 人民币=4.79
悉尼

王思聪限制消费令申请人:曾是熊猫直播挖来的主播(组图)

3天前 来源: 新浪新闻综合 原文链接 评论7条

王思聪“水逆”了。继被曝出股权遭冻结、列为被执行人之后,11月9日,他又被曝出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昔日风光无限的“国民老公”,流年不利。

被列为被执行人,被法院颁发限制高消费令,背后却都和王思聪投资熊猫直播相关。而今年3月,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熊猫直播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

3月8日熊猫直播开始关闭服务器,熊猫直播在苹果商店的APP也已经下架。此次王思聪被发限制消费令,申请人也是熊猫直播曾经引入的知名游戏主播曹悦。

王思聪被限制高消费

但并非属于“老赖”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于今年10月12日对王思聪开出限制消费令,内容包括: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在2019年8月12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曹悦申请执行熊猫互娱其他合同纠纷一案,因熊猫互娱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五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三条的规定,对公司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公司(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王思聪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

(六)旅游、度假;

(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这份限制消费令同时提到,如因私消费以个人财产实施前述行为的,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请。如因经营必需而进行前述禁止的消费活动,应当向本院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进行。如违反限制消费令,经查证属实的,本院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和限制消费是两种不同的惩罚措施。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其高消费及非生活或者经营必需的有关消费”。同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人民法院应当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要求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并且具备六种情形才可以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依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一位法院执行系统的资深人士告诉红星新闻,“对于被执行个人可以同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高消费。对被执行公司(单位),最多只能将公司(单位)纳入失信,对法定代表人进行限制高消费。不能将法定代表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因为法定代表人不是被执行人”。

限制消费令申请人

曾为熊猫直播挖来的知名游戏主播

据限制消费令显示,限制消费事由为熊猫互娱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曹悦与熊猫互娱合同纠纷一案”生效判决规定的给付义务,曹悦向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请执行。

在裁判文书网,记者查询到曹悦与熊猫互娱及广州斗鱼的相关法律文书。

在2018年7月的一起诉讼资料显示,曹悦2015年1月1日与广州斗鱼公司签订《游戏解说合作协议》。但曹悦认为合作期间广州斗鱼公司存在违约情况,向公司表明异议,并表明意见将解除合作协议,要求斗鱼公司支付相关费用。

2015年12月10日,曹悦发表微博表示“今日最后一次直播,12月11日将解除直播合作关系”后,曹悦即离开斗鱼TV不再继续提供直播服务,并与熊猫公司建立了直播合作关系。这起诉讼,法院判决曹悦向广州斗鱼公司赔偿损失360万元,广州斗鱼公司向曹悦支付合作报酬和“鱼丸鱼翅”收益156173.79元。案件受理费用3.6万余元由曹悦承担。

在2019年6月的一份曹悦与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的判决书中显示,原告曹悦称,自己原系广州某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某某公司即为广州斗鱼公司)旗下直播平台的游戏主播,被告因自身业务发展需要引进原告,作为其旗下熊猫直播平台的游戏主播并签订《游戏解说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

《补充协议》中明确,若因曹悦与斗鱼公司解除协议产生违约责任,由熊猫互娱直接向斗鱼公司赔偿,或在原告曹悦承担相关费用后由被告熊猫向原告支付其已付款项。

2016年5月16日,斗鱼公司起诉曹悦,熊猫互娱为曹悦聘请律师,经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确认曹悦向斗鱼公司赔偿损失360万元及相应的诉讼费用。曹悦按照民事判决书履行了相应的支付义务,为此起诉熊猫互娱支付已付款项。

不过,熊猫互娱却表示,曹悦并未提供游戏解说合作协议等,但也未举证。熊猫互娱同时表示,曹悦交付执行款项中抵扣的斗鱼公司应付报酬、收益156,173.79元不应计算利息。最后法院判处熊猫互娱支付曹悦近370万元和相关利息损失。事后,熊猫互娱曾提起上诉,要求将案件移交上海普陀区人民法院,被法院驳回。

据记者查询及从相关方面获悉,上述判决书中的曹悦即为知名英雄联盟游戏主播“皮小秀”,在一份熊猫互娱旗下“熊猫TV”的游戏主播基本资料中显示,“皮小秀,LOL国服第一中单瞎子,国服第一小丑”;“真实姓名:曹悦”;“昵称:皮老汉”。

11月9日中午11时54分,曹悦在个人微博@LOL皮小秀上,转发了王思聪被限制高消费的相关消息,并称“跟着校长干了很多年,如今遇到了点事情,还是相信校长会妥善处理的”。此前,曹悦还曾在微博上晒出与王思聪的合影。

11月9日,记者试图联系曹悦,了解其申请向法院申请执行的相关情况,但是未能得到回复。

旗下普思资本股权冻结

成被执行人或也与熊猫直播相关

从今年3月起,王思聪的产业版图像被推倒了的多米诺骨牌,5亿换50亿的“投资神话”无法续写。

今年3月7日晚,熊猫直播首席运营官张菊元在内部工作群发长文称,在2017年5月获得B轮10亿人民币融资后,至今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3月8日熊猫直播开始关闭服务器,熊猫直播在苹果商店的APP也已经下架。

不久前,王思聪担任董事长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普思资本)的股权被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具体冻结数额不详,冻结日期自2019年10月15日起至2022年10月14日。

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与2015年7月注册,董事长为王思聪。据启信宝相关资料。该公司共有19个机构和个人股东。其中,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持股40.07%。珺娱文化为王思聪个人独资公司。

据界面新闻报道,有一级市场投资人士透露,“当时王思聪在融资时普遍签了个人回购担保。”有投资者称,其购买了钜派投资旗下名为“钜大秀赢财股权投资基金”的产品,是单一投向熊猫TV的股权投资产品。

中基协私募基金查询系统显示,钜大秀赢财股权投资私募基金成立于2016年12月,备案于2017年3月,托管人为国信证券。该产品材料显示,其中与王思聪有关的核心条款显示,“本基金确定转股后,PT公司承诺本基金取得不低于A轮投资人获得的所有权利,并由实际控制人王校长承诺本基金有权要求其回购股权”和“年化12%的回购承诺”。

接近钜派投资方面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该基金当时投资时是由王思聪个人签的担保回购,目前钜派投资已经在走司法程序,选择的是仲裁形式,仲裁还没有判决,钜派投资方面已经申请了财产保全。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股权被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便是由钜派投资申请的。

普思投资官网10月发布的公开声明显示,熊猫直播系王思聪个人投资项目,与北京普思投资、天津普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普思一号基金无关,也不存在任何纠纷。王思聪持有的北京普思投资股权被冻结一事,不会对普思一号基金产生任何实质影响,基金已经委托招商银行北京分行托管,投资人无需担心资金问题。

11月6日消息,中国执行信息网被执行人信息显示王思聪(2102031988****4012),于2019年11月04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为(2019)京02执1325号,执行标的价值约为1.51亿元。对此,法院方面回应王思聪确有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于11月4日立案执行,但暂未对王思聪本人采取限制高消费以及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强制措施,故王思聪仅被列为被执行人而非失信被执行人。

目前,法院方面没有公布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的具体案由。晟典(北京)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覃华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表示,此次王思聪被列入被执行人,可能是对被赋予强制执行公证的执行。也就是说,王思聪可能在金融活动中,为他的公司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但不排除个人直接借钱的可能性。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此次纠纷或与熊猫直播相关。记者曾联系包括真格基金、平潭兴证创湃文化投资合伙企业、烟台汉富满霖投资中心、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等在内的多家熊猫直播的投资机构了解情况,但相关联系人均讳莫如深。目前尚无直接证据证明,王思聪是因为什么案由被列为被执行人。

熊猫直播身陷多起诉讼

法人两度被限制消费

一位熊猫直播前员工告诉记者,其曾在熊猫直播负责过内容方面和主播运营工作,熊猫直播破产前夕,员工内部实际上并无预感,因为工资仍照常发放,一些传闻反而来自外界。

据启信宝查询结果显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目前有402条风险提示,其中2条限制高消费的严重风险提示。这两条限制高消费提示中,一条即来上述曹悦的申请,这则限制消费令于2019年8月14日发布。另一条来自上饶市翼飞科技有限公司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法人龙飞的限制消费令,这则限制消费令于2019年7月19日发布。

此外,启信宝查询结果显示,最近三个月多起由熊猫互娱作为被告的诉讼开庭,多涉及合同纠纷、知识产权纠纷和劳动争议。其中,一起网易诉熊猫互娱的合同纠纷诉讼将于2020年1月21日开庭。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7)
年年有鱼 2天前 回复
有用吗?
土澳居民 3天前 回复
别闹 一个主播举报就能搞这么大?小编脑子呢?
亚瑟妈 3天前 回复
完 果然是老员工内讧造成的
连JERM 3天前 回复
得意时不能浪,倒霉的时候,多的是落井下石的臭鱼烂虾
Reppir-eht-J 3天前 回复
可能是当时给开的价贵了事后觉得不想给了,并不是给不起。

相关搜索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