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3日 16.1°C-19.4°C
澳元 : 人民币=4.82
悉尼

2019年末聚焦: 中资在澳投资峰回路转 重点产业成为吸金地

1个月前 来源: 澳华财经在线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澳洲的资本市场上,每年都上演各种海外投资的故事,从百亿澳元的矿业交易,到数十亿级的上市公司并购,再到各类科技公司、商业地产、农场、医疗保健行业的资本捭阖,项目资源全球化布局为澳洲许多行业打开新的机遇。

近年来,中国一直是澳洲最大的投资来源国。只有在去年美国重新超过中国,成为澳洲最大的投资来源国。但中国目前仍是澳大利亚第五大外国直接投资存量来源国。

8月,澳洲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主席大卫·欧文(David Irvine)在悉尼举行的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活动上发表了讲话,称希望维护中澳之间长期和密切的关系,澳大利亚继续欢迎外国投资,包括中国投资。

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寻找海外并购投资时,仍对澳大利亚抱有浓厚的兴趣。澳洲和中国经济的互补性较强,在很多领域,中国产业资本和澳洲资源的适配性很高。此外,中国国内市场需要寻求好的并购机会来实现价值的嫁接和估值的拉升效应,这推动着中资不断在澳洲寻找并购目标。

进入11月,2019年接近尾声。《澳华财经在线》发现,今年的中资在澳并购案,存在不少“悬案”,很可能会带着问号走进新的一年。

江河集团收购Healius

2019年一开年,中国A股上市公司江河集团(SH:601886)就以超过20亿澳元的价格向澳洲医疗上市公司Healius(ASX:HLS)发出了收购要约。当时Healius的许多高管正在度假,这一收购要约来得十分意外。(详见《澳医疗公司Healius陷低谷 江河集团发起20亿澳元收购战》》《江河集团鲸吞Healius 20亿澳币医疗并购来袭》)

但对于江河来说,或许那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收购时机。Healius去年遭遇一连串经营挫折,导致股价低迷,江河发动突袭来获取控股权,接下来可以更换管理层,提升公司业绩。作为Healius的第一大股东,江河集团发送了初步的、不具法律约束力的收购提案,收购报价为每股3.25澳元,比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溢价33%。

江河集团并不是澳洲医疗健康领域的初到者,这家以建筑装饰业务起家的公司2015年从Healius手中收购了澳洲最大的连锁眼科医院Vision的股权,2016年,江河又买入Healius基石股权并持续增持。

Healius仅在发出收到江河收购要约公告的三天后,就又以一纸公告宣布拒绝了江河的收购要约,理由之一是江河给出的估值过低。

更重要的是,Healius是澳大利亚第二大病理服务提供商和第二大医疗影像服务提供商,多位分析师认为,数据安全和隐私可能是江河赢得澳洲监管机构批准的潜在障碍,FIRB已将保护医疗数据作为一个重要关注领域,FIRB可能以保护数据安全的理由阻止江河收购Healius。(详见《江河收购案激起涟漪:澳联邦政府拟制定国家数据政策》)

Healius股东此后仍在等待江河集团再次提出一个有足够吸引力的报价。但直到10月,江河集团才在一份公告中再次提及这笔收购,称针对Healius的收购,公司会结合Healius自身经营发展及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交易价格等综合因素审慎决策。如收购Healius价格合适并符合公司利益,公司方会进一步推进,否则公司也可终止收购,因该收购Healius并非公司发展医疗板块业务的必然选项,是否继续推进Healius具有不确定性。

本月下旬在江河集团的股东大会上,对于是否继续推进Healius收购,会产生一个答案。不过,即使江河集团与Healius就报价等问题达成一致,这笔交易能否通过FIRB的审查,仍是未知数。

从年终到年末,这笔交易之所以牵动着市场的目光,最重要的原因,并不在于数十亿澳元的报价,而是澳洲监管部门是否会在审查外资并购时划定一条以前没有的“保护数据安全”红线,这对于未来的“数据敏感”行业收购案,都会产生重大意义。

美锦能源搁置“华石”大型煤炭项目

今年上半年,中国山西最大焦化企业美锦能源拟在昆州加利利盆地(Galilee Basin)投资67亿澳元开发的出口动力煤矿“华石”(China Stone)项目搁浅。

占地2万公顷的“华石”动力煤项目该项目包括一个绿地上的露天矿、地下热煤矿及相关基础设施,包括简易机场和住宿地。预计每年可生产3800万吨煤,可创造数以千计的就业机会,每年为昆州政府贡献约1.88亿澳元的特许权费。

该项目的申请始于2011年,最初计划在2015年开工建设,但煤炭价格暴跌打乱了进程。(详见《山西美锦能源欲斥资30亿开发昆州煤矿(更新)》)

去年11月昆士兰州协调员已批准美锦能源的“华石”项目。但今年5月,昆州政府证实,美锦能源澳洲子公司MacMines Austasia已于3月份“自愿不进行”五个采矿租赁权的竞购。

据澳广新闻5月份的报道,MacMines Austasia的办公室电话号码已无法接通,公司网站上给出的布里斯班办公室地址已空置数月。

不过,MacMines Austasia仍持有这个项目的持有勘探许可证,并且可以选择在未来重新申请采矿租约。公司首席执行官Russell Phillips对媒体表示,该项目的前景还正在讨论中,他无可奉告,但他也表示“绝对不会取消”。

昆州环境保护办公室的资深律师Sean Ryan称,如果MacMines未来重新申请采矿租约,又需要经历一个耗费时间的过程。

MacMines没有解释为什么放弃申请采矿租约。有分析师认为,该项目不再符合中国在煤炭方面的利益,而且由于公司难以获得煤炭开发项目的资金,该项目在财务上“不可行”。也有分析师认为,中国政府已经非常明确地希望逐步降低高污染燃煤发电,而进口更多昂贵的动力煤与这一目标并不一致。

皇冠与何猷龙股权转让交易

今年5月,持有皇冠度假村46%股份的澳洲博彩大亨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宣布以18亿澳元将19.99%股份出售给前商业伙伴、香港博彩巨头何猷龙(Lawrence Ho)。(详见《澳洲赌业大亨帕克拟向澳门新濠博亚转让皇冠赌场19.9%股权》)

据说,为了争取到时间,帕克在与何猷龙的交易中,接受了相当低的价格。但即使帕克在价格上做了“让步”,这笔交易能否实现,仍然存疑。(详见《Star裁员 皇冠交易未卜:澳洲博彩业阵痛刚刚开始?  》 《监管机构调查皇冠与何猷龙股权转让交易》)

帕克在何猷龙之间达成的协议一经公布立即引发了一个疑问:新濠公司是否“适合”参与皇冠墨尔本赌场以及即将开业的悉尼港口Barangaroo VIP赌场。因为在2014年与新州政府达成的一项协议中,皇冠承诺将不会让何鸿燊及其任何员工“获得皇冠的任何直接、间接的权益,或实益权益”。这是皇冠在Barangaroo的22亿澳元的VIP赌场的经营许可条件之一。

作为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一再强调,他从未为父亲工作,并与帕克建立了成功的业务关系。

目前这笔交易能否继续进行有待于新州博彩监管机构完成对这笔交易和其他诚信问题的调查。如果调查导致产生了新濠国际和帕克认为“不可接受”的交易条件,那么这笔交易可能会完全流产。

新濠博亚已与Packer的私人投资公司CPH达成协议,将该交易的截止日期延长至调查完成后的60天。如果交易没有在明年5月31日的“日落”前完成(也可以延长),那么任何一方都可以终止交易。但新濠博亚的声明中并没有说明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受让和付款的10%的皇冠股票将如何处理。

直到最近,新州监管机构尚未确定调查的时间框架。

复星等数家中资公司竞购Modern Star 

10月,私募公司Navis Capital出售幼儿教育用品公司Modern Star进入第二轮竞标。据说这笔交易额可能为7.5亿澳元的交易吸引了不少实力雄厚的买家。消息人士称,目前表现出兴趣的买家中,有数家中资公司,如复星、中信,鼎晖投资和拥有Better Education Group的弘毅投资。(详见《复星等数家中资公司“看上”Modern Star 7.5亿澳元交易待揭晓》)

Modern Star在中国以“华森葳”的名义运营,中国销售额占其销售额的20%以上。而第二轮竞标中的一个焦点问题就是Modern Star的中国业务。

Modern Star曾对竞标者称,预计2020财年息税前利润将超过6000万澳元,增速达两位数。摩根士丹利告知竞标公司要在12月初之前准备好具有约束力的要约。

Modern Star是否会花落中资,目前尚不得知。预计监管也并不会构成任何障碍。这桩收购案的关注点在于,一家幼儿教育用品公司吸引了多家中国知名的“实力派”投资机构的兴趣,再次折射出中资对澳洲风口行业的较高关注度。

蒙牛收购贝拉米

9月份,中国乳业巨头蒙牛提出以15亿澳元(约合71亿元人民币)收购澳洲婴儿有机奶粉生产商,在中澳各大财经网站都占据了显眼的位置。(详见《【更新】溢价59%!蒙牛乳业拟15亿澳元收购贝拉米》)

众所周知,中国注册证书是贝拉米中国战略中的一个最大障碍。在股价大幅震荡下行的一年多里,贝拉米一直在努力从中国国家市场管理局(SAMR)获得注册,以便能够在中国零售店销售有机婴儿配方奶粉。中国政策风险使贝拉米业绩下滑明显,股东遭遇极大的市场风险和未来发展不确定性,在这样一个时期,蒙牛的收购似乎来的恰逢其时,贝拉米的董事们一致建议股东支持该交易。

10月底,新州最高法院已经批准将关于蒙牛收购贝拉米的计划书分发给股东。接下来,如果12月5日的贝拉米股东大会通过收购计划,这笔交易仍需获得FIRB的批准。

FIRB会不会将贝拉米视为战略资产而收紧监管的绳索?目前这成为该交易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FIRB不太可能会对蒙牛收购贝拉米设阻。因为贝拉米是一家制造和营销公司,并不拥有牛、牧场或任何其他重要的农业基础设施。

不过,澳洲绿党参议员Whish-Wilson已致函要求财长Frydenberg审查:中国政府与贝拉米有关的活动是否不符合澳洲“外国收购和收购法”的国家利益;在未获得SAMR许可期间贝拉米的出售是否符合国家利益;是否有这样的外资收购先例,即收购方为一家国有占股最大的外国公司,且该国的监管决策对目标公司的估值产生了重大影响。

Frydenberg尚未做出直接回应。而联盟党政府也确有阻止类似交易的历史。2013年,联盟党执政的最初几个月,当时的财长Joe Hockey在农业和澳洲国家党(National)的压力下阻止了一家美国公司收购农业公司GrainCorp。Hockey认为出售不符合国家利益,并且考虑到了公众关注的程度,放行这一交易可能会不利于公众对外国投资的支持。

澳佳宝“首要考虑”中资收购

在蒙牛向贝拉米发出收购要约后,澳洲市场颇为关注,哪家澳洲消费品公司会成为下一个中资并购目标。

澳洲保健品牌澳佳宝(Blackmores)于2015-2016年在中国取得了惊人的增长业绩,但在2018-2019年中国市场销售额下滑了14%,原因是中国电商法发生了变化,而澳佳宝高度依赖代购的销售模式受到了挑战。

随着中国电商法的变化,澳洲两大保健品牌Swisse和Blackmores都将重点转移到了直接面向中国消费者的在线销售。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道,澳佳宝的最大股东Marcus Blackmore正在中国寻找合资伙伴,以帮助其重新振兴业务,并承认被中国公司收购“一直是首要考虑”。(详见《澳佳宝:被中资收购是“首要考虑”》)

过去几年,澳洲营养保健品牌寻求中国买家已经成为常态,对于澳佳宝来说,联姻中国公司也不足为奇。中国是澳佳宝首要的海外市场。2019财年澳佳宝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占到全球销量的20%。澳佳宝已在中国市场形成一定品牌影响力,出售给中资可以获得不错的收益,另一方面是通过联姻中国企业获得‘中国身份’,更好地抢占中国市场。

如果在未来一年,某家中资公司向澳佳宝伸出并购的橄榄枝,相信市场并不会感到十分意外。

悉尼大学商学院中国商业与管理学教授Hans Hendrischke认为,中资对澳洲资源、能源和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战略投资已转换为较小规模的投资,多为战术性且与中国消费者市场需求直接相关的项目。这尤其体现在中国投资者正将澳大利亚医疗保健行业作为重点投资领域。

然而盘点今年的投资收购“悬案”,即使在医疗和消费品行业,甚至博彩业,也依然存在比往年更高的监管不确定性。这种不同于以往的“谨慎”或使一些中资企业不得不重新考虑海外投资计划。

而对于美锦能源在昆州规划已久的“华石”项目而言,虽然澳洲方面监管绿灯已经打开,却意外搁置,则是经济环境和中国政策风向的变化所致。

未来几个月,2019年中资在澳洲的投资数据和分析将陆续出炉。但在这之前,我们从这些“悬案”中窥见,虽然中资依然看好澳洲的各类资产,“投资潮”的复苏却不易实现,随着经济形势和监管环境的变化,未来的投资活动也在变得更有挑战性。

Wattle Hill Capital创始人谢若谷(Albert Tse)表示,由于中国政府对境外投资的限制越来越严格以及中国经济的放缓,大手笔的中国投资者在澳大利亚花费数十亿进行收购和投资的时代已经过去。

十亿级金额的重量级投资减少并非意味着中资对澳投资的停滞,相反,中资对澳的中小投资快速升温。今日在悉尼出席中澳企业家峰会的嘉富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郑锦桥表示,刚刚结束的进博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明确向世界发出中国改革开放更加深入的清晰信号,中国中产阶级带来的巨大消费需求和市场机遇,将再一次令中国引领全球经济发展并惠及世界各国,澳大利亚具有特色的营养保健品、高端医疗科技,也将迎来新一轮和中国市场对接的机会,这样的商机,同样会成为中澳间跨境并购整合的新动力。关键是项目,尤其那些具有科技含量、契合中国市场需求的项目,一定会迎来新的投资机遇。

关键词: 中资投资产业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