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06日 12.8°C-14.0°C
澳元 : 人民币=5
悉尼

住宅建设急剧下滑 基建能否担当支撑澳洲经济的重任?

2019-11-14 来源: 澳华财经在线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1989年,时任澳洲财长的保罗·基廷(Paul Keating)曾毫不掩饰地褒奖自己的成功改革赢得了公众的支持,他说:“我保证,你走进澳洲任何一家宠物店,鹦鹉都在谈论微观经济政策。”

30年后的今天,澳洲宠物店的鹦鹉都在谈论的是“基础设施”。

今年以来,各界都在不断呼吁堪培拉放宽财政,将数十亿澳元的财政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建设,用于创造就业、挽救经济。

的确,目前大举投资基建的最大理由是,借贷成本很低,合适的基础设施项目有潜力提高未来经济的生产能力。对基建投资会创造就业机会,也许还会对工资产生适度的上涨压力。

但还有一个更为令人不安的理由是,住房建设已经跌入低谷,基建似乎不得不接棒担纲拉动经济和就业的重任。

住宅建筑市场下跌深度超出预期

澳大利亚建筑业高峰论坛(ACIF)预测机构本周警告,住宅建筑市场下跌深度超出预期,经济将更为依赖政府承诺的基础设施支出来支持建筑、就业和更广泛的经济。

ACIF的最新预测将今年住宅建筑的下降预期从六个月前预测的5.7%扩大至8.4%,住房建筑总价值从去年的1047亿澳元下降至959亿澳元。

ACIF建筑预测委员会主席鲍勃·理查森(Bob Richardson)说:“不利的市场条件促使建筑商退出新项目的开发;我们目睹了去年新住宅审批骤然下降,开工也有所下降。住宅建设活动的下降趋势已定,这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扭转。”

上周五公布的抵押贷款数据显示,当前的住房价格上涨对刺激新住房开发无济于事。与8月份相比,9月份房贷增长了4.8%,而新建住房的贷款下降了2.9%。向投资者提供的新贷款下降了4%。

澳央行周五下调了对今年新住宅投资的预期,证实了住房建设的恶化局面,这将使今年的建筑业总产值减少1.7%,就业人数减少2%。

据安永首席经济学家乔安·马斯特斯(Joanne Masters)估计,作为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住宅建设吸纳的就业人口约占总就业人数的2%。(详见: 《建筑业寒冬未过 建筑师薪酬滑至行业金字塔底》)

基建或难“抵消”住宅建筑下滑

在住房建筑业低迷的情况下,基础设施建设能否抵消今年住房建筑业的下滑?前景看起来并不乐观。

来源:ACIF

ACIF顾问经济师克里·巴里维斯(Kerry Barwise)估计,如果政府承诺的公共基础设施支出无法实现,仅今年就将减少2.3万个工作岗位。

尽管各州和联邦政府的基础设施支出计划都加大了力度,但这项工作并未像承诺的那样迅速展开。ACIF截至2019年6月的年度数据显示,由于实施计划工作的延误,基础设施总支出625亿澳元实际上比上一年减少5.5%。

大型项目的缓慢进展已经促使ACIF下调了未来几年的基础设施支出预期。今年5月预计今年的基建支出为732亿澳元,目前预计为664亿澳元。把对2021年的预测也从760亿澳元下调至680亿澳元。

巴里维斯说,新州去年WestConnex M4 East隧道和悉尼George Street轻轨铁路建设的拖延就是一个例子。并且,问题不仅仅限于新州。去年澳洲大部分地区都遇到了基建拖延的情况。(详见: 《基建项目推进缓慢 昆州基建进入倒退期》)

PPP“缺陷”设障?

G20的全球基础设施中心和牛津经济研究院发布的最新《全球基础设施展望》称,要想在未来维持经济增长,则全球基础设施支出需要大量增加。

该报告概述了从现在到2040年之间基础设施支出可能短缺15万亿美元的情况,其中道路、电力和机场部门面临最大的支出需求缺口。

报告称:“世界将需要将其用于基础设施占GDP的比例提高到3.5%,而根据目前趋势,这一比例为3.0%。” (详见: 《基建咨询机构最新报告称未来五年需要2000亿澳元基建投资》)

尽管澳洲的大型基建项目,如悉尼的WestConnex和新的Metro,表明基础设施支出激增,但这些项目不一定对澳大利亚最大的承包商有利。

据墨尔本大学的一份报告中在28个已完成的大型项目(价值5亿澳元以上)中,利润率从1%到43%的不等。实际上,从2000年开始,参与大型项目的承包商的资产负债表损失了60亿澳元。

这个数字表明,澳大利亚每个已竣工的大型项目平均每年损失2.15亿澳元,这给当地承包商带来了巨大压力,并且建设行业出现了巨大的洗牌,到现在全澳只有三个大型一级承包商,即CIMIC、John Holland和Lend Lease,同时许多外国承包商现在已经进入澳洲。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澳洲有能力在本地和海外为基础设施项目融资,尤其是从美国、西欧和、亚洲。

NAB全球基础设施负责人Jaron Stallard表示,基础设施支出随着全球城市化进程的持续进行非常强劲。有大量的基础设施需要追赶建设,而且全球经济相对疲软,各国央行在货币政策上更为宽松,从而又向全球释放了许多廉价资本。并且大量私人资本也在进入基建领域。

但澳洲的问题在于,大型承包商对一些基建项目持谨慎态度,虽然公私合伙制模式在澳大利亚“行之有效”,但政府不愿锁定保证的承包商回报率,因为如果采取这种措施,可能会导致高昂的政府“埋单”,使项目无法执行。

(详见: 《产能限制致成本飙升 基建提振经济前景黯淡》)

他说:“关于PPP的问题一直存在争议,特别是当事情进展不顺利时,但不可否认的是私营部门带来了很多项目专业知识,尤其项目持续运营成本方面,这是政府没有的。” 

在2019年澳大利亚基础设施审计启动仪式上,该组织主席朱莉安·阿尔罗(Julieanne Alroe)谈到,尽管澳洲的大都市和较大的城市都有良好的基础设施,但在许多地方,基础设施提供水平低于高度发达国家所能接受的水平。解决这些不平衡问题,是各级政府的当务之急。

关键词: 住宅基建经济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