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6日 20.6°C-24.0°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中美富二代图鉴:孤独、被骂"废物",不想接班...(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精英说 原文链接 评论4条

提到“国民老公”王思聪,他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

如果说过去有多骄傲,现在就有多疲惫,因为涉及9起股权冻结欠下1.5亿,被法院列为执行人,王思聪因此无法乘坐飞机、住星级酒店、出入高级会所...


图片来源网络

回溯到2009年,刚从伦敦大学毕业的王思聪因为不愿意直接进入万达接班,他拿到父亲给他练手的5个亿开始创业。但10年过去,从万众瞩目的富二代网红到如今的“老赖”,这些年,王思聪为各种媒体、财经杂志输入着源源不断的新闻“燃料”。

但无论富二代如何颓丧、不得志,大家都不必为他担忧,毕竟人家还有一个富一代老爹。


图片来源网络

很多人对富二代这个群体,存在一个迷思,认为他们奢靡、蛮横、不思进取,但事实上,富二代们大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大部分都曾在欧美留学。他们对商业和经济的理解,已经远超他们父辈的当年。对家族传承、自身管理、社会责任,很多都有自己的想法,与外界所传大相径庭。

当一个人衣食无忧,该如何能找到前进的动力?

当一个人从未受挫,他又如何能经受住风雨?

当一个人没尝试过饥寒交迫,受人歧视的感觉,他又如何有改变命运的欲望?

在美国和中国,有一些人正试图为“王思聪们”——这个特殊群体留下一幅时代的画像,在物质丰盈的背景下,他们如何追寻人生意义、自我存在感的问题,正变得无比突出。

有钱却填不上心里的窟窿

强生集团的第四代继承人Jamie Johnson因为对自己与生俱来的使命感表示怀疑,他找到身边10位与他有类似成长经历的继承人,并在对话中寻找答案。

在看到纪录片《生为富人》之前,我们曾以为富二代是天生无忧无虑,每天只管享乐的人生赢家,但许多时候,人们无法看到他们身上各自的痛苦。

孟子曾说,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而富二代从小便生活在极大富裕、满足之中,变得更可能缺失普通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对“失意”的抵御能力。


图片来源:纪录片《生为富人》

这些世界范围内极少数的富二代,犹如在为人类做一个实验:我们每个人都有抵御匮乏与贫困的能力,这是从祖先身上继承而来的,但身处巨大财富包围中的人类,又是否能够拥有适应与抵抗的能力呢?

假若缺少了对自身的克制,富二代们便常常容易陷入无法认清自我的困境。

在十位受访嘉宾中,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个部分,是Jamie和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的对谈。这两位同样出生在巨富之家的朋友,访谈内容也非常坦诚。


  图片来源:纪录片《生为富人》

从富二代到创二代,彼时年轻的伊万卡还未有如今的辉煌与成就,正生活在父亲的光环之下努力成长。

在外人看来,一出生就是超级富二代的伊万卡简直是出生在终点线的姑娘,老爸身价37亿,住在房价通天的曼哈顿大楼顶层,进出都有豪车接送。

殊不知无论是富爸爸还是伊万卡,都曾处在极端的压力和困扰之中。


 童年伊万卡和父亲的合影图片来源:Google

在外人看来伊万卡的童年色彩缤纷,但对于幼小的她来说几乎看不到那些物质享受带来的欢愉,内心感到的却更多是沉重的压抑。站在露台上的她,分享了一段父亲深陷极端债务危机时的童年往事:

“有一次父亲和我走在第五大道上,然后看到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坐在特朗普大厦的门口。父亲当时指着那个无家可归的人对我说: “你知道吗?那个家伙的身价比我要高80亿美元。”

伊万卡描述的事情发生在1991年,那也是特朗普商业上最痛苦的一年。时隔一年后,特朗普的第一任妻子,伊万卡的母亲伊万娜,和他正式离婚。


伊万卡的父母图片来源:Google

那一年,伊万卡只有9岁。

在那之后,父母离婚,家族丑闻窜上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父亲的现任妻子“登堂入室”……年幼的伊万卡即使在上学路上都要学会躲避狗仔的追逐。

社会学家郑也夫教授认为,在这个文化受到涤荡的时代,生活在富贵家庭并非幸事。固然有一些富二代可以向同学炫耀,但真正举足轻重的富二代,有些在小小年龄就需要把自己隐藏起来,刻意保持低调,甚至封闭。


   成年的伊万卡,在镜头前云淡风轻地谈起童年时的经历图片来源:纪录片《生为富人》

伊万卡说自己从那时起就看透了人性的丑恶,甚至需要刻意跟同学们保持疏远,并保持着一丝警惕和戒备。

当哥哥为了离婚的事和父亲翻脸,几年都不说话,年纪小小的伊万卡则变得越发成熟而理智了起来:如果父母给她最大的财富只有“特朗普”的姓氏,那她就把这个姓氏利用到极致。


图片来源:Google

不好好努力,就要继承家产

近年来,通过股权继承一夜暴富的年轻人已不在少数。

有统计显示,未来十年,近300万家族企业将面临代际传承问题。然而对于二代接不接班这个问题,根据普华永道2018年发布报告,中国内地80%的第二代继承人无意加入其家族企业。

“人们总会问我,会不会接父亲的班,这个问题挺无聊的。”

身兼记者和富二代双重身份的王大骐曾这样说。在他的内心,抗拒父亲、逃离父亲的势力范围,才是王大骐人生中最重要的命题之一。


王大骐和他的作品《财富的孩子》图片来源:Google

2012年,王大骐萌生了一个想法:写一本关于“富二代”这个群体的书。他的动因有好几重,其中既有了解研究这个特殊群体的意愿,也因为自身的苦恼。

对于如王大骐一般的富二代们来说,面对家族财富,他们的选择多种多样,但惟独“继承家产”是他们最抗拒的一项。


图片来源:Google

10月27日,通达股份发布公告称,创始人史万福自愿将其持有的1.09亿公司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及投票权,无偿且不可撤销地转让给自己的女儿——年仅25岁的史梦晓,同时,23岁的儿子史家宝出任公司副董事长。按照11月8日通达股份的收盘价,这部分股权的市值达到了5.91亿元。

但时隔一周之后,11月3日,毕业于霍普金斯大学的史梦晓却宣布解除了这项协议,理由是史梦晓研究方向为金融学;结合其专业教育背景,认为专业的金融、类金融公司是其刚毕业之际更好的选择方向。


   图片来源:Google 

中国有句老话:富不过三代,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悲哀的经验总结,眼下的许多富裕家族,也未必逃得过这个魔咒。

普华永道的报告分析,二代们拒绝接班的部分原因是,他们认为自己将要继承的低附加值产业,远远比不上希望从事的银行、投资和科技等行业带来的吸引力。

就这样,交班成了每个企业家在人生的最后关头必须回应的一道考题,这是他们无法躲避的痛点。当第一代创业强人已经老去,他们似乎逐渐变成了弱势的一方——乞求子女能接班。

“如果儿子不接班,那么我这一辈子就白干了。”


图片来源:Google

他们迫切想要找到自我价值

如果说等待接班的企业处于不景气周期,富二代们面临的压力显然更加严峻。

从小王大骐就深感父亲光芒的刺目和灼热。王大骐的父亲王志纲是典型的强人:当过学者、记者、电视人,一路摸爬滚打,最终成为知名的策划人和社会活动家。

王大骐从小接受的,也是狼性教育:

学游泳,是在危险系数最高的水库;小学时,就被要求拿着几十块钱独自在昆明城里玩,夜里10点前不让回来;16岁去美国留学,当其他家长都在机场哭成一片时,王志纲只是对王大骐来了句:“走吧!”然后扭头就走。


    图片来源:Google

母亲多次担心孩子就此消失,王志纲却说:“优胜劣汰,既然这样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跟战绩辉煌的父辈相比,富二代平凡得没有牛逼故事可吹嘘,野性全无,而活着也没有一件事能让父亲满意,读书不成功,恋爱不靠谱,就连帮父亲打理业务也不到位,唯一的指望也就是物质享受上能玩出花儿来。每个人都需要成就感,否则就如风中飘散的柳絮,可有可无。

几乎在大多数富二代的心目中,父亲都是一座挡在自己面前的大山,高耸入云,难以逾越,相比之下,他们自己就像是一无是处的废柴。

一方面生活在父辈强大的光环之下,同时却也缺乏父爱的陪伴。


图片来源:Google

在王大骐看来,如何面对强大而陌生的父亲,几乎是每个富二代的困境,他在《财富的孩子》中写道:

在男性富二代群体里,父亲往往都是一个陌生的存在,也是一个你需要击败的对象,这有点像俄狄浦斯式的寓言。30岁以前大部分人往往只为了获得父亲的认可,至于之后要额外干些什么,他们既没充足的动力,也没足够的勇气和权力去实现。

与那些在父母关切的目光中成长的孩子相比,许多“富二代”,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寄养在国外,即便是那些留在国内的孩子,想要像普通家庭一样和父母沟通与相处也十分困难。

由于父母工作太忙没有时间,金钱成了他们的保姆。也因为过于危险、代价太大,很多“富二代”都自有主张,但不敢彻底反抗父亲。

配角的悲哀笼罩着他们,一些人甚至常觉得自己是一个附庸、陪衬。


图片来源:Google

在王大骐书中,有个叫李斌的男孩从小跟父亲很少见面,由于父母关系不佳,他跟着母亲在老家读书,任由父亲在南方打拼。

而父亲缺失后,陪伴他的是柴油版的模型直升飞机和快艇,限量版的吉布森吉他,以及两辆哈雷摩托。未来,他还想在海南置办一艘游艇,希望这些“玩具”能填补心中的那个窟窿。


图片来源:Google

这个强大的父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有时甚至会成为一个“恐怖”的存在。王大骐曾用生物学的角度去解释他们这群人的境遇:

父亲是群落里最凶猛的雄性,会压制群落里其他的雄性,很不幸,也包括自己的儿子。在宾朋满座的宴席上,父亲曾当面毫不留情地数落王大骐,说他是个“废物”,让他羞辱得泪在眼眶里打转,只能用湿巾挡着眼睛,身体不住地抽动。

而回到王大骐书中的另外一位主人公——李斌,在毕业接班后短短两年里,少年李斌就操起了三个地产的盘,还不到30岁的他,已经在独立操盘三个价值数亿元的地产项目。

但这一切却很少得到父亲的认可,最大的赞美,也仅仅是一句“不错”。


图片来源:Google

在中国,“富二代”这个群体一直是生活在大众想象中的,他们宝马香车,他们左拥右抱,他们出生在罗马,但却更多的,反倒是欲望可以被即刻满足后带来的空虚无聊。

安定的生活和唾手可得的资金优势,成为了这群人的关键障碍,阻碍这些年轻的继承人们找到一个有意义并让人满意的职业生涯。

财富是脆弱的,价值观的稳定继承才会让事业和财富永葆青春,而我们终其一生,其实都在寻找自己。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4)
SHyru2 1个月前 回复
我是真见过富二代朋友想追求自己在科学的爱好可是父母一定要她念金融接班,她一直在为她的命运斗争
钓鱼台小王子 1个月前 回复
喜欢霍普金斯,喜欢巴尔的摩,如何能考上门都不知道在哪儿
咩咩kara 1个月前 回复
如果说生为富二代/超级富二代是一种痛苦,那么请把这种痛苦分享给生活在贫困中的人们
zHanG_金魚兒 1个月前 回复
我想成为那个欲望可以被即刻满足后带来的空虚无聊的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