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5日 19.4°C-21.1°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悉尼大学华裔姐妹花离奇失踪,四楼拐角女厕永久被封!其实她们一直都在你身边(组图)

28天前 来源: 悉尼宝贝 原文链接 评论7条

本篇文章含有限制级内容,胆小怕鬼的朋友请点击左上角退出。

本期内容《悉尼大学消失的姐妹花》祝你阅读愉快。


在我们收集各种灵异事件的留言中,黄小姐的自述让我最为印象深刻。

这件事情发生在她的母校悉尼大学,已经过去了很多很多年,但还是给她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无论如何,床头总会留一盏夜灯的习惯就是在那件事之后.....

十年前,黄小姐随父母来到澳洲,并如愿以偿的进入到悉尼大学的教育系,立志要做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

Teachers College成为了黄小姐经常出没的地方。这栋1906年建成的教学楼依然保存完好,但是黄小姐依然觉得这栋楼说不出的阴冷。

老旧的灯泡发出模糊昏暗的光线,木质楼梯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奇怪声响,一些稀有动物标本被钉在油漆斑驳的墙上,环形的走廊设计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

这天傍晚上完教授的大课,黄小姐就与往常一样匆匆离开,一秒都不想在这栋阴森的教学楼多待。明明是夏天,这栋楼却出奇的阴冷。

回到家吃过晚饭后她才发现,存着作业的USB落在学校了。这时候已经晚上9点了,作业截止时间是晚上12点前,无可奈何的黄小姐决定返校寻找。

这是黄小姐第一次在天黑来到教学楼,昏暗的灯光根本照不清走廊的尽头,诺大的Teachers college一个人影都没有,安静的出奇。树影打在暗红色的墙上,影影绰绰的摇晃。

黄小姐默默给自己打气,加快了步伐,不知道是不是教学楼太空旷的缘故,脚步声“嗒,嗒,嗒”的声响总有一个间隔一秒的回音,就像是有人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不远不近,一伸手就能够着的距离。

黄小姐跑了起来,回音却越来越小,慢慢消失了。只剩老旧的木质楼梯发出的咯吱声。她渐渐出了一身冷汗,不敢回头看。

终于4楼到了,一直往里走,教室就在环形墙的背后,到了到了,黄小姐松了一口气,还好教室的灯是亮着的,虽然昏暗,但毕竟是熟悉的地方。

到了第四排自己的座位上,黄小姐仔细的寻找着,终于在两个椅子的中间,看到了自己的USB。黄小姐把手伸进椅子缝里,拼命地勾着,终于触摸到了一块小小的坚硬的金属,奇怪的是金属却出奇的温热,湿润.....

这时,本就模糊的灯光突然更暗了,头顶的电风扇忽然转动起来,“咔嚓、咔嚓”像被什么绞住了一样。黄小姐不敢多留,快步走出教室。一阵阴风吹起了黄小姐的发梢,像是什么东西从自己旁边飞速略过。

黄小姐吓得疯狂的跑了起来, 4楼的出口就在环形走廊的对面,黄小姐向着出口的方向一直跑,可是每次跑到拐角处,都是一样的女厕所,本该是出口的地方却又回到了刚刚跑出去的教室。黄小姐顿时慌了......

跑了不知多久,没有找到出口的黄小姐已经失去了力气。不知为何,平时门上写着“DANGER”紧锁的女厕所突然敞开了。黄小姐没忍住侧头向里望去。只见一个长发女人用自己的头发一圈一圈绕着自己的脖子,越绕越紧,那女人在诡异的笑着,仿佛痛苦让她更加兴奋。女人似乎注意到了黄小姐,突然转身......

黄小姐来不及思考“啊——”的尖叫起来,撒腿就跑!暗红色地毯宛如黏腻的血色沼泽。走廊里的回音越来越近,“嗒、嗒、嗒”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在走廊的尽头,黄小姐看到了楼梯口!3楼,2楼,快了!快了!教学楼外的灯光清晰的映了进来,终于到了教学楼门口!黄小姐不禁回头一瞥,只见笑容诡异的红衣女子正在自己身后教学楼的走廊里,长长的头发几乎挡住了她半边苍白的脸,顺着她红色的长裙向下看,猩红色的裙摆里空荡荡的,没有腿,没有脚......

黄小姐赶紧回过头来疯狂的向校外跑去,背后狰狞的笑声逐渐消失,三五成群的学生在Fisher图书馆门口聊天。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黄小姐终于放松了紧紧握住USB的右手,只见那只温热湿润的USB上沾满了暗红色黏腻的血渍......

第二天,太阳升起,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像一场可怕的梦境。黄小姐赶紧给自己的学姐打电话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可接下来学姐讲述的故事更令人心惊胆战。

在1948年的春天,一对漂亮的姐妹花考入了悉尼大学。那时候亚洲面孔还没有现在这样普遍,所以这对姐妹花就成为了学校里的“异类”。姐姐的学习成绩优异,更是遭到了周围同学的嫉妒和孤立。

一次学校组织的活动中,与这对姐妹同系的学长把牛奶撒了一地,让“异类”姐姐趴在地上擦干净,还逼着她把衣服卷起来,周遭的嘲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刺耳。

不堪重辱的姐姐第二天就精神失常了,经常穿着一身红裙子在Teachers college厕所里照镜子,把及腰长发绕着自己脖子勒住。看到发疯的姐姐,妹妹也彻底崩溃了,每日坐在教室里小声哭泣,直到有一天,同学们再也没见到过这对姐妹花。有传言是她们辍学了,自杀了,从此消失在悉尼大学里。

如果你有机会进入悉尼大学的校园,可以去感受一下这座古老的建筑。阴冷的空气,老旧的楼梯,还有写着“DANGER”被永远封死的女厕所......

关键词: 华裔失踪灵异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7)
👄😘 28天前 回复
装神弄鬼可以举报了吗,胡写八道
UNSW反共女神 27天前 回复
扯淡。那个厕所从没被封
有劳西姑 28天前 回复
真心吓人
fridge0218 28天前 回复
南无阿弥陀佛啊
小少爷多情 28天前 回复
每个学校都有的鬼故事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