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10日 15.6°C-18.0°C
澳元 : 人民币=4.46
悉尼

选票不代表信任 香港泛民需抛弃对抗心态(组图)

2019-11-28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在反修例风波持续发酵的背景下,刚刚结束的香港区议会选举,泛民阵营压倒性的获得385个席位,建制派仅获59席;在18个区的区议会中,泛民阵营在17个区获得过半席位,建制派则有多位“明星”落选。泛民与建制双方都将此次选举视为一次“反政府”与“反暴力”的公投,而大陆官媒在报道通稿中对于选举结果只字未提,可见建制派的大败对于大陆官方带来的巨大心理冲击。

针对此次香港区议会选举,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中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刘兆佳表示,未来中央政府与泛民阵营之间还会不断产生摩擦,期待民主派变得“理性”,前景并不乐观。香港若想恢复政治稳定,除了中央政府保持香港“50年不变”,香港也需要尊重国家利益、维护国家安全——尤其是政权安全——才是唯一出路。


相当数量的香港选民用投票给反对派的方式表达对于港府的不满,建制派相当于背了“黑锅”。(AP)

记者:观察人士大多预见到在反修例风波尚未平息的背景下,区议会选举对泛民阵营有利,但最终泛民取得如此压倒性的结果,还是让人有些意外。有观点认为,泛民阵营在赢得区议会选举之后,需要把握机会,不能只是继续搞街头政治那一套,而是要学会做一个真正的建设者,摆脱意识形态和情绪支配。

刘兆佳:我认为泛民根本不可能走上一条理性路线。一直以来他们领导民意的能力都比较弱,瞄准民意的变化而追随民意、赢得选票才是他们所擅长的。尤其是最近几年香港社会上出现一些激进分子,一定程度上这些人骑劫了主流民主派人士,让民主派也走上了激烈(斗争)路线,这也是为什么过去几年民主派在社会上的公信力下降。

特区政府对于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危机处理的很差,才让他们(民主派)在这次区议会选举中有了机会。但就像我多次说过的那样,民主派提出的政治诉求不可能得到满足,中央政府未来也一定会做出行动保卫国家安全、维护一国两制,这样必然导致中央政府与民主派之间还会产生新的摩擦,为了自己的生存,你怎么能期望民主派在未来的摩擦当中离开激进路线?

况且还有一些激进势力不是主流民意所能控制的,这些激进势力有自己的理念和斗争手段,主流民主派很容易被他们牵着走,期待民主派实现“理性的建设者”的角色转变并不乐观。

此外,即便民主派现在控制了区议会这个平台,但他们也不大可能去关注地区基层事务,不大可能去为地区居民干实事,因为这不是他们的目标。他们就是希望把原本是为地区服务的区议会变成全港性的斗争平台。

在这种情况下,我反而担心区议会此后在一些地区事务性的工作上有所疏忽。而且反对派控制了区议会之后,很多原来愿意配合区议会工作的一些社会贤达、工商界人士,也可能会减少对区议会的支持,让区议会失去不少本来能够用来造福地区居民的资源。

记者:如果真像你所说的,可以预见四年之后的区议会选举,泛民阵营还是会丢掉这个平台,就像2003年泛民大胜之后,紧接着2007年就又失掉了大部分议席一样。

刘兆佳:这倒是还很难说。未来香港的政治斗争还会很激烈,四年后的区议会选举是不是还会在今天这般激烈政治斗争的氛围下进行,选民是不是还会因为讨厌某个阵营的政治立场而去支持另一个阵营,左右投票选择的因素很多,现在还很难说。只有在正常、平和的政治氛围下,选民才会去看候选人在地方上的工作表现。

建制派这一次失去了很多区议席,但我相信他们不会退出地区事务,建制派的政党组织,像民建联、中联会等等,还是非常庞大,拥有很多资源,与特区政府关系密切。就算建制派丢失了很多区议席,他们还是会在中央政府、港府和很多社会团体的支持下,继续在地区工作,地区居民还是会通过他们来取得特区政府的一些协助。

建制派一定还会在各个地区为居民服务,以图在下一次区议会选举中卷土重来。当然,还要看到时候的情况是否对建制派有利,主要是如果整个社会氛围依然被激烈的政治斗争所主导,他们也未必就能得到他们所希望的机会。


此次香港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创历史新高。(Reuters)

记者:说到建制派,这次大幅度丢失区议会议席有替港府“背黑锅”的原因,你认为建制派应该如何重新定位自己的角色?

刘兆佳:建制派的定位本身没有问题,他们在中央政府的要求下大力支持特区政府。但现在的大环境不是他们能够改变的,像中央政府与反对派以及部分港人之间的摩擦,特区政府的施政是不是能赢取民心,这些都会影响到建制派所处的选举环境,影响其在港人心中的地位。

尤其是现在还有一个中美博弈的大背景,建制派肯定会站在中国政府一边,反对派在一定程度上会与美国联手,来对付中央政府与特区政府。

从现在来看,建制派只能是多做实事,提出对香港发展有利的建议,做好地区的工作,扩大自己的阵营,把务实、理性的中产阶级更多的拉入建制阵营。特别是要去追踪那些愿意与中央政府合作的爱港人士,这部分人数量其实不少,只是找不到政治参与的途径而已。

记者:除了建制派,港府也必须对这次区议会选举的结果进行深刻反思。就像你此前所说,选民投票给反对派更多是为了宣泄对于港府的不满情绪,而港府对社会主要矛盾的长期不作为,以及在危机管理上的无能和摇摆无法获得市民信任,是市民不满情绪积累的根本所在。你认为未来港府该如何痛下决心实施改革?

刘兆佳:现在港府的处境非常恶劣,反对派实力增加后会对港府更加穷追猛打;建制派作为港府施政的受害者,丢失了很多区议会议席和地区上的影响力,也会迁怒于港府。

港府现在非常弱势,在这种情况下,港府也只能小心谨慎的将一些经济、社会民生问题做好,以一个弱势政府的姿态,与中央政府和建制力量紧密合作,摆脱过去那种傲慢心态,在中央政府和建制派的支持下,把它能做的事情做好一点。在实务上取得一些成绩,是港府当前唯一力所能及的事情。

记者:近半年来香港持续不断的乱局,非常充分地暴露出香港长期积累的深层矛盾,香港需要一场深刻而彻底的改革。你认为港府和建制派该如何配合北京推进这场改革?

刘兆佳:这个命题很宏大,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很多矛盾将长期存在,甚至要延续到下一代人继续探讨。

短期能做的事,就是针对(香港的)社会、经济矛盾做些实事,来改善港人追求公义而不得的情况。反对派与中央政府之间的矛盾涉及到一些根本政治利益与根本政治取向,双方之间的巨大差异很难再短期内得到有效处理。

现在要想香港恢复政治稳定,归根结底是要遵循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方针来处理,即中央政府尊重香港原有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与此同时,香港也需要尊重国家利益、维护国家安全,而国家安全中最重要的就是政权安全。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各方能否围绕这两个基本原则去处理和看待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这才是出路。

所以香港反对派必须要放弃与中央政府对抗的心态,不要妄想改变内地的政治现状,不要拉拢外部势力插手香港事务,尊重中共政权。如果各方能在这些问题上取得共识,不仅香港的深层次矛盾可以逐渐得到处理,香港的民主发展也会有更好的前景。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PokerFace 2019-11-28 回复
选票不代表信任?那你不信任你还选这个人上台?这种话明显一看就知道出自从来都没有投过票参加过民主选举的人之口。
白雪皑皑地 2019-11-28 回复
这个亲共的媒体,选票不代表信任,难道代表不信任,我不信任你才投票给你,也只有多维媒体和戈培尔才能想出来,不过比起多维,戈培尔就是诚实的天使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