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22日 18.9°C-23.3°C
澳元 : 人民币=4.73
悉尼

没有双臂的她成了著名艺术家,儿子却被霸凌,抑郁而死...(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英伦圈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他曾以孕妇肚里胎儿的形象屹立于特拉法加广场的第四基座、他曾出现在纪录片《我们的孩子(Child of Our Time)》中——年仅19岁的帕里斯于今年8月19日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将永远活在人们的记忆里。

近日,他的母亲艾莉森·拉佩尔(Alison Lapper)讲述了他生命最后几个月的故事,这位一生勇敢的女性呼吁社会加强 对年轻群体精神健康的关注。

艺术家拉佩尔生而残疾,她没有双臂, 腿部极其短小。

她可能患有“海豹肢症(phocomelia)”。这是一种天生的残疾,其诱因可能是孕妇摄入了大量的沙利度胺(又名反应停,曾经作为治疗妊娠呕吐反应的药物,在欧洲和日本广泛使用),也可能是基因异常。


图:Helix Magazine -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她被生父母送到了福利院,但好在她没有自我放弃——她从一所针对残疾儿童的特殊学校毕业,还获得了艺术领域的中等教育证书。


图:MFPA

她去了伦敦、学了开车,还去了布莱顿大学,获得美术专业的一等荣誉学位。


图:卫报

毕业之后,她似乎遇到了人生真爱——还怀上了他的孩子,但孩子还没出生,那个男人就离开了她们。

生下他,是我一生最勇敢的事

20年前,怀有身孕的拉佩尔被塑造成白色大理石雕像,在特拉法加广场的第四基座展出了两年。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在打破偏见的历史中做份贡献,不过也不全因如此。

“这座雕像的生命将超过我和帕里斯(Parys Lapper),这是多棒的一件事?哪怕世界上没有我们了,还会有这座雕像。”


图:london.gov.uk

“但我从没想过帕里斯19岁就不在了。”儿子的出生是她生命中的奇迹,如今他的离去让艾莉森·拉佩尔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之中。


图:每日电讯报

8月13 日,帕里斯·拉佩尔的尸体在沃辛(Worthing)一家旅馆里被发现。他生前的精神状况不断恶化,最终酿成了这桩悲剧。人们认为他的死因是毒品吸食过量,而且他还在服用大量抗抑郁药物。

拉佩尔认为, 儿子之所以沾染上这两样,是因为他从大概11岁起就开始少量吸食大麻,而且越来越在意母亲身有残疾,因为这让他在中学时经常遭到捉弄和霸凌。

帕里斯从4岁起就会问母亲:“为什么总有人盯着咱们看?”“一开始我会说:‘因为你可爱啊,宝贝儿。’等他长大后,我不得不实话实说:‘因为我长成这样,儿子。他们觉得我没法把你抚养长大。’”


图:旗帜晚报

小学时的帕里斯无忧无虑,上中学以后,他经历了青春期的困惑,在他生命中扮演祖母角色的女性因癌症去世了,他的性格开始越来越孤僻。虽然帕里斯的离去令人痛心疾首,但拉佩尔还是决定向人们讲述这段悲剧,希望借此引发人们对英国青少年精神健康的重视,这可谓是她此生第二大勇敢的事。她人生中第一勇敢的事,则是不顾身边几乎所有人的反对和评判,毅然决定生下帕里斯。“我和他,共同对抗整个世界”——她所说的这个男孩,最终只剩了副皮囊,而且瘦到只有76斤(身高1.8米)。他的尸体被发现前,已经在旅馆客房里躺了3天。 


图:BBC新闻

他已经不住在家里了,因为吸毒成瘾让他的暴力行为越来越严重。16岁之后他因精神疾病被隔离,开始在各地辗转,或许是病急乱投医吧,他去过厌食症治疗中心,也去过庇护者申请中心,最终在旅馆住了下来。 负责他的护工同时还要帮助40个人。他被车撞过,被枪口抵过,被卷入过抢劫,也被痛打过一顿。他一度沦为警察局的常客。


图:express.co.uk

与抑郁毒品相伴 他们被拖入深渊

艾莉森· 拉佩尔是前段时间在英国议会大厦前,参加慈善组织 YoungMinds 的活动。这项活动是呼吁为14岁至25岁的青年提供更完善的心理保健服务。这些年轻人发起了一项请愿,不管下届执政党是谁,都必须建立一项跨政府的战略,完善年轻人的精神保健。

YoungMinds的目标十分明确:关注可能诱发精神问题的社会因素;为困境中的年轻人提供更好的支持(因为精神健康恶化的速度极快);为父母和护工提供更好的在线支持,包括担心子女精神健康却不知如何是好的群体;每个社区提供早期干预手段,如收留中心、活动中心或慈善组织,防止 精神状态恶化;学校提供更多资源;改革《精神卫生法》,保障年轻人住院治疗的权利。上述的许多举措与拉佩尔不谋而合:
“我想过建立慈善机构,但后来发现加入 YoungMinds 的影响力更大。” 拉佩尔是发起这项请愿书的有力代表。失去帕里斯的一两周之内, 她就与 YoungMinds 取得了联系。


图:itv

她至今仍不知道, 为何帅气健康的儿子逐渐卷入了“黑洞”。 “我不想让其他父母也经历这样一场悲剧,当事情一团糟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权威机构,说‘我的儿子需要帮助’, 但是帕里斯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帮助,人们觉得他不过是个捣蛋鬼。” 毫无疑问,毒品让治疗效果大打折扣。 帕里斯不愿意去戒毒中心,而吸毒让他严重的精神疾病无法得到妥善治疗。


图:www.itv.com

“我没接受过精神健康培训。病情严重的时候,他和我较劲,我和他较劲,我们都和现实较劲,就像活在无底洞一样。他每换一个住处,就会 换个医生和心理治疗师。18岁成人后,他连脸都不会洗,可我对他的生活没有任何发言权。” 听起来很耳熟吧?帕里斯去世的关键似 乎在于,当下的精神健康体系并无法照料吸毒的精神病患。“然而二者经常相伴而生。”

一场幸福的意外,到失去人生的挚爱

尽管帕里斯·拉佩尔的生活以悲剧告终, 但他出生时却被希望和爱意包围,他的母亲决意让这个不平凡的家庭过上平凡的日子。他来到人间是“一场幸福的意外”(拉佩尔和帕里斯的生父断了联系),母亲能把他抚养成人也是一个奇迹。“总有人说我养不活他。要不是我意志坚定,很可能就因为压力太大 而放弃了。人们总跟我说,‘如果他和你一样怎么办?’” 

拉佩尔剖腹产诞下帕里斯的场景,被收录到了BBC影片《我们的孩子》里。摄制组与他们母子生活了十几年,还记录了其他24名千禧婴儿的童年时代。

这十几年里,拉佩尔作为口足画家协会(Mouth and Foot Painting Artists)的成员能够领到一定薪水,她凭借这份薪水供养家庭、喂养帕里斯。


图:mfpa.uk

她用牙给帕里斯换尿布,靠一个插电坐垫把他举上举下,整日陪伴在他身边。他只用了4个星期,就学会扭动身子喝奶,助产士们都惊呆了。 “一个单身又残疾的母亲,能够拥有四肢健全的孩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我全心全意地爱着帕里斯。我同意拍摄这部纪录片,是因为我想告诉大家,人可以很坚强。”

“可是现在我有点怀疑了。我证明了自己,可我的孩子不在了,我时常扪心自问,‘帕里斯需要这种媒体曝光度吗?我这样做对吗?’我也不知道。我以前总觉得这是一件正面的事,对他的成长有利。” 


图:The Mirror

她开始哭泣:“我想我现在质疑一切,他是我的一生挚爱……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情绪还是很激动。我好想他,只想让他回到我身边。”在纪录片中,帕里斯成长为一个活泼快乐的小男孩,跑得比母亲还快。他用健全的四肢保护着母亲,母亲也用爱和奉献呵护着他。

“他很快就知道,摔倒和受伤后只能由他跑来找我,因为我没办法跑到他身边。” 拉佩尔没有拥抱他的双臂,却拥有独属于他们的方式来表达爱意。“他会坐在轮椅扶手上。我记得有一次老师让帕里斯不要坐在那,老师问‘你不是有腿吗?’我说,‘抱歉,这是我和儿子拉手的方式,这是我们互表爱意的方式。’”

我现在知道了。我自己无法保护他

后来,他们周围的环境急转直下。11岁那年,患有阅读困难症的帕里斯从苏塞克斯(Sussex)肖勒姆(Shoreham)的一所小型中学转到了当地一所规模更大的学校。他的小学同学们也一起转校了,这多少减轻了拉佩尔的担忧。在这期间,发生了三件事。

他同父异母的姐姐自杀结束了22 岁的生命,扮演他祖母角色的人也因为癌症去世了——而之前人们都以为她的病情正在好转。她生前会给他讲故事(拉佩尔也是阅读困难),在花园里假装老虎追着他跑。和他们共同生活的护工, 则指控拉佩尔在性虐待她的儿子。这项指控经充分调查后被驳回了,但拉佩尔说调查过程让他们遭到了巨大打击,帕里斯也对母亲产生了质疑。

“人们指指点点,让我很反感。这项指控让他受到了伤害。他活得很艰难,我现在知道了。我觉得自己并无法保护他。”她自己也遭受到了精神折磨,“我和帕里斯一直活在别人的目光下。(一开始)很多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不停质问‘她怎么可能照顾好这个孩子?’” 新伤与旧痛,让她之前的力量和决心都蒸发了,她那与世界为敌的信仰也崩塌了。

这个女人长大后成长为艺术家自立自强,最终还是认输了。她说自己基本上有三年时间都无法起床,不过她很快又说,家庭医生为她提供的精神护理很到位。她作为一名成人,得到的精神治疗比脆弱的儿子好太多。她的儿子一直缺少细致入微的精神呵护。

"妈妈,你要是不给我钱,他们会打我"

在这期间,帕里斯的精神需求并没有得到重视。 她说帕里斯似乎从十一二岁就开始吸食大麻。十四五岁时,就有不三不四的人上家敲门,帕里斯开始管她要钱。他还是“原来的帕里斯”,不过他会说“妈妈,你要是不给我钱,他们就会打我。” 


图:Daily Mail

差不多13岁时,他就让她不要再参加家长会了,因为第二天会有人背后议论她(比如叫她“瘸子”)。“我傻乎乎地以为帕里斯和朋友们在一起。他们保护着他,可他的内心却开始发生变化。” 等到16岁时,帕里斯就完全偏离了轨道。

他吸毒成瘾(不过她并不知道儿子在吸食什么毒品),开始使用暴力。他在学校被调到了特殊部门,没拿到文凭就辍学了。那时, 拉佩尔的生活完全依赖于家庭护工,他们都对帕里斯的暴力行为手足无措。“原来的帕里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乱砸东西、拒绝交流、和“小流氓”混在一起的年轻人。

拉佩尔说,她儿子基本上不与任何试图帮助他的人交流,和她也不怎么交流,只是偶尔会争吵几句。后来他终于因精神疾病而与外界隔离。

“他令我恐惧。我知道不应该这样说自己的儿子, 但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帕里斯了。”等到他18岁精神严重不正常时,他的母亲已经完全失去了话语权。她经常怀念14岁的帕里斯:“那才是我的帕里斯,”她说,“我 们在一起的日子真美好。”

“别让悲剧重演 趁一切还不晚”

当警察最后一次出现在她家时,她第一反应是:“哦不,他又干什么了?” 当她听到那条噩耗时,她“一次次地放声嚎叫”。“我不相信他不在了,”她反复说道,“我不相信我竟然失去他了。我不能这样听天由命。” 帕里斯的葬礼在8月29日举行。

葬礼前夕,他的尸体被运回家,54岁的艾莉森·拉佩尔趴在儿子的灵柩旁,最后一次触碰他的身体。“他看起来和刚出生时一样,” 她说。举办葬礼时,人们将他平放在地面上, 尽管没有双臂,拉佩尔依然能够通过肢体接触表达爱意。

他的尸体被火化了,骨灰和毛发将被做成钻石戒指,戴在她的左脚趾上。“帕里斯毁了自己,”她说,“我 (和他)需要的是提前预防。”等她拿起电话说“我需要帮助”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HE小乐 1个月前 回复
如果不能给孩子美好,就不要为了显摆生下孩子。
拒绝霸凌 环保减排 1个月前
话糙理不糙
网上一旧云 1个月前 回复
抑郁是绝对会遗传的。
王祎非得少吃点 1个月前 回复
同父异母姐姐自杀那里就说明,他生父精神方面就不太健全
张惠茜 1个月前 回复
妈妈热衷于表演曝光展示自己的坚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