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9日 16.7°C-21.7°C
澳元 : 人民币=4.55
悉尼

悉尼Opal Tower居民虽已回家,但索赔之路依旧漫长

2019-12-19 来源: 澳财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对于悉尼奥林匹克公园地区的Opal Tower业主Brian Jones而言,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2018年,圣诞节前夕,一条裂缝,一声巨响,居民紧急疏散。

图/ mogaznews

警报器、消防车、大量警察。

据澳洲广播公司的报道,对于部分业主而言,尽管一年时间过去,他们仍然被大楼墙体开裂所带来恐惧感给深深包围。

业主Brian Jones告诉记者,他之所以印象深刻还有一个原因,因为他的宠物狗Rambo极度讨厌警报声。

他说:“对于Rambo的小耳朵而言,警报声太响了。”

Brian Jones和他的宠物狗Rambo,图/ABC

Jones是悉尼Opal Tower第29层一套公寓的业主。相比买入时天花乱坠的广告宣传,而今Opal Tower楼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最臭名昭著的住宅楼。

周二、圣诞节前夕、当绝大多数澳大利亚居民包装礼物、回忆上一个平安夜的美好时,Opal Tower居民则会想起那个糟糕的时刻,即紧急撤离家园的那一天。

Opal Tower墙体崩裂的碎片,图/ABC

许多业主在临时住所中等到了数月之久,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是一场“噩梦”和“灾难”。

终于可以回家了,

但承诺尚未兑现

历经长达一年、花费了3100万澳币之后,建筑商Icon已确认所有392套公寓的居民都可以回家了。

但是,大楼的修理工作并未完成,而是将一直延续到明年4月。

维修中的Opal Tower,图/ABC

冲突仍在继续。

业主和物业管理主席Shady Eskander说道:“Opal Tower里每个人的生活都被颠覆了。”

身为药剂师的Eskander 成为了业主的非正式发言人。他表示,从大多数方面来看,Icon的做法还是值得肯定的。

业主和物业管理主席Shady Eskander,图/ABC

但是,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先前承诺的10周租金赔偿。

Eskander 说道:“我们有种被人从背后捅刀的感觉。”

"我们努力工作,去银行借钱,我们把辛辛苦苦得来的钱交给开发商,向州政府缴纳印花税。”

“我们得知道Opal Tower到底怎么了。”

“我们得确保这些诺言都会实现,并且确保没有业主会因为不是自己的过错而蒙受经济损失。”

世界上最安全的大楼?

今年7月,居民们发起的集体诉讼也让事情变得复杂。

这变成了一个相互指责的游戏、建筑商Icon指责工程公司WSP,而WSP则反过来指责生产预制板的厂商。

法律专家认为,这场官司得打到2021年。

Icon 首席执行官Nicholas Brown于12月18日去了Opal Tower大楼,并表示自己不能对集体诉讼或租金赔偿发表意见,因为租金赔偿也是集体诉讼的一部分。

他说,Icon从“第一天”就承诺为业主和居民争取最好的结果。

“此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但是,那些建筑商就消失了。”

“我们没跑路。我们希望人们能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做了什么。”

据其透露,公司在做诸如油漆等美化工作,预计2020年4月完工。

他说:“我们的结构(修复)工作已经完成,开始拆脚手架。”

回到第29楼自己的家,Jones表示试图对自己花98万澳币购买的公寓前景保持乐观态度。

他说,这栋楼现在可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了。”

“虽然,眼下几乎没有人愿意买这里的房子。但是,房地产是一场长期游戏。”

“而且,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将重新获得对这座建筑的信心。因此,这也是一场有关耐心的游戏。”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