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5日 19.4°C-23.0°C
澳元 : 人民币=4.65
悉尼

美伊冲突继续 2020中东战争游戏规则已经改变(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被美军杀害后,美伊关系持续紧张。1月3日伊朗提及35个美方目标,作为报复美方炸死苏莱曼尼的潜在袭击对象,1月5日伊朗宣布进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第五阶段即最后阶段,放弃伊核协议中的最后一项关键限制,即“对离心机数量的限制”。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1月4日警告伊朗,如果伊朗袭击美方人员或资产,美方将打击52个伊朗目标。美国五角大楼已宣布向中东增派将近3,000名士兵。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表示,“游戏”已经发生改变,美方已准备好采取必要措施维护美国及其盟友的地区利益。1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说,不排除美军将对更多伊朗领导人发动袭击。

同时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纷纷发布旅行预警,要求本国公民避免前往伊朗、伊拉克,为了安全起见立即撤离伊拉克。从美伊层层升级的军事行动来看,中东大有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势。

这样的形势发展超出了特朗普的预期。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特朗普选择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有自身的政治利益考量。在弹劾案持续发酵的当下,需要有外部事件来转移选民的注意力。在特朗普的设想中,斩首苏莱曼尼不过是点到为止的配合美国大选的一场战争秀。这是大多数国家的政客都用过的招数,屡试不爽。一到选举就对外强硬几乎是选举政治的固定戏码。

但是现在,特朗普原以为老调重弹可以轻松过关,却没料到中东这把战火并没有点好。

随着美国与伊朗之间紧张局势骤然升高,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Fort Bragg)美国陆军第82空降师(82nd Airborne Division)约3,500名士兵旋即被派往中东,成为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快速部署。(路透社)

1月5日,苏莱曼尼的遗体被运回德黑兰,民众自发哀悼。(路透社)

1月5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的议会公开会议上,伊朗议员高呼反美和反以色列的口号,抗议美国杀害苏莱曼尼。(AP)

首先,美国国内的反对声浪非常高,是否有助于选战未可知。

1月5日,美国华盛顿州的民主党人对特朗普提出批评,美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喊话特朗普:“战争权力属于美国国会,你不是独裁者。”民主党人援引1973年《战争权力法》指出,“如果没有战争声明,美国在国外的军事力量大幅扩大,总统应在48小时内,提交书面报告”。

连日来,“第三次世界大战”和“躲避征兵”成了美国人的网络热搜词。1月4日美国各地城镇爆发了80多场相关示威活动。白宫外亦不乏高呼口号的示威民众。

1月5日,苏莱曼尼和其他在伊拉克被美国无人机袭击杀害的人的棺材被装载在一辆卡车上,周围是哀悼者。(AP)

美国官员2019年12月29日表示,美军空袭了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卡塔布真主党民兵组织(Kata'ib Hizbollah,即真主党旅),这是对伊朗在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火箭弹并杀死了美国民用承包商的回击。(路透社)

特朗普此前多次宣称将从叙利亚、阿富汗撤军,看中的就正是美国人民的反战情绪。如今挑动中东局势陡然升温显然打错了算盘,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一面是希望继续保持全球霸权地位的美国,一面是希望进行战略收缩的美国。毫无疑问,今时今日,美国该持有什么样的对自身有利的全球角色,到了重新审视的时候。特朗普挑起同伊朗的战事仍然是肆意挥舞霸权的旧的行事逻辑,并没有给美国人民一个清晰的更好的蓝图,必然会遭到反对。

2020年1月1日,数百名亲伊朗民兵及其支持者在美国驻伊拉克巴格达大使馆前静坐时纵火点燃使馆建筑。美军发射催泪瓦斯予以驱散。(AP)

2020年1月1日,数百名亲伊朗民兵及其支持者在美国驻伊拉克巴格达大使馆前静坐时纵火点燃使馆建筑。美军发射催泪瓦斯予以驱散。(AP)

其次,盟友反感、当事国反对,美国的政治信誉几近耗尽。

英媒报道称,正在加勒比海岛度假的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没有提前得知此次袭击行动。约翰逊听闻后,爆了“F”词粗口。而下院前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保守党议员汤姆‧图根哈特(Thomas Tugendhat)为此痛批说,所谓盟友应该“让敌人大吃一惊、措手不及,而不是让自己人”。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经分别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伊拉克总统萨利赫(Barham Salih)、特朗普、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英国首相约翰逊通话。马克龙表示,法国希望与地区和国际社会有关各方共同努力,缓解中东地区紧张局势。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呼吁各方降级冲突,“进一步冲突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4日接受采访时说:“今后几天,我们将尽一切可能控制(中东)更加紧张的局势,在联合国、欧洲联盟层面……与我们在这一地区的伙伴对话,包括与伊朗对话。”

除了以色列,美国的英法德盟友们都希望能够缓和地区局势,避免冲突升级。换句话说,现如今英法德都不希望卷入美国同伊朗在中东的战乱。

更戏剧性的是,伊拉克国民议会5日举行特别会议,通过了有关结束外国军队驻扎的决议。伊拉克政府随后在声明中说,伊拉克政府多个部门正在为这份备忘录做准备。

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操弄伊拉克政局,以反恐和维护局势稳定为由长期驻军伊拉克。尽管正如蓬佩奥所说,伊拉克总理阿卜杜拉—迈赫迪(Adil Abdul-Mahdi)是“辞职的总理”和“代理总理”,但阿卜杜拉—迈赫迪也曾是美国扶植起来的总理。现如今,美军被要求离开,十分不体面,也说明美国在伊拉克是相当失败。美国应该反思的是,为什么美国在伊拉克变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向何处去仍不明朗,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美国的单极霸权正在消亡。各大国之间的关系正在经历新的调整。中东已经不是某个国家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地区国家亦试图在大国缝隙中获得某些独立自主的机会。美国的军事行动让盟友尴尬,让地区国家受累,归根结底是按照旧规则行事,对变局认识不清。经此一役,美国几乎站到了大多数国家的对立面。这是以往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2016年2月11日,苏莱曼尼在伊朗德黑兰参加纪念1979年伊斯兰革命周年的年度集会。(AP)
2016年2月11日,苏莱曼尼在伊朗德黑兰参加纪念1979年伊斯兰革命周年的年度集会。(AP)

第三,中俄伊没有谁会放过特朗普犯错的机会。

俄罗斯对美国的军事行动进行谴责,称其违反国际法。中国认为美方的军事冒险行为,违背了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并敦促美方不要滥用武力,通过对话寻求问题的解决。中俄外长1月4日已经通话协调了立场。

过去几年,俄罗斯通过出兵叙利亚逐步掌握了叙利亚反恐的主动权,美国的势力在叙利亚逐步边缘化。如今,美国同伊朗的关系危机正在成为俄罗斯包括中国继续从政治外交等各个层面挤压美国的机会。特朗普并不想同伊朗真的开战,伊朗也没有动武的意思,但如何在斗争中争取自身的合法权益是需要仔细琢磨的。中东第三次世界大战或许不会发生,不过,伊朗未必会给美国清静,此起彼伏的小规模军事报复足以让美国无法脱身,特朗普未必能坚持到最后。

以往美国动辄出兵打一仗,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就是典型的例子。过去几年美国对于继续投入大规模兵力进行军事作战开始有疑虑,更多以组建反恐联盟,采取定点清除保持威慑存在。从今以后,美国将会逐步感受到,动武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别说是打仗,哪怕是小战也不能轻易沾染。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