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5日 19.4°C-23.0°C
澳元 : 人民币=4.65
悉尼

华人女留学生自述被性骚扰的真实经历…后面的应对措施让人佩服!(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新西兰微财经 原文链接 评论3条

这是一个很长的帖子,也是一个旧贴,仍有现实意义,写给所有来新西兰留学的女生。


图片来源:Google

介绍一下当时的背景:


背景1、当时本人刚到新西兰不满一年,是刚走出国门,在学校念书的一个学生妹。9月份的最后一周,我们学校举行mid-exam,9月25的下午我将要考一门试 这里就叫这门为G吧。我们教G的老师这里就叫M吧,他人很敬业,说我们周三周四的每天下午一点,他都义务的为我们讲tutorial,只要是我们那天没考试的人,都可以过来问问题。

背景2、本人之前觉得这个G科怎么学都学不好啊,而且前景不妙啊,我就去跟学校要求换课。因为当时这个M老师极力挽留我,而且鼓励我说以后肯定能学好什么的。所以我并没有把这科放弃,而是比别人多学了一门,就叫这门S吧。当时还学了C,感觉学的也不是很好。心想这三科都去学都去考试,考完试比较成绩,然后放弃成绩最差的那科。

那天来上课的包含我在内有六个学生。

因为那天不是正式上课,所以开始一直在开玩笑。

那个时候老师问我们:“what do you want to know?”

我们开玩笑说exam、answer。后来老师想正式上课了,就挨个让我们说都有什么问题。问到我的时候,我说answer。但是你们懂的,这只是延续刚才的玩笑,并不是真正的想要答案。想必大家在学校也偶尔在不是正式上课的时候会开类似的玩笑吧,尤其是大家都笑作一团的时候。

后来我自己也接着说 just a joke,然后提了一个真的问题。但是他说我提了一个大家都会的问题,所以要在下课之后再给我讲,我和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后面就正式上课了 。

一个半小时以后下课了,他让我等他给我讲题,他回办公室拿了我问的那个问题需要的handout,然后回到教室给我讲,当时还有一个同学在旁边听了两三分钟分钟然后才去了别的教室。

一开始讲课十分正常,他确实把我问的问题讲了,在讲完的时候,我准备走了。

这时候,重点来了!

他在黑板上写了一句话:when I asked you what you want to know, you said answer. Are you serious or just a joke?

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想会不会是老师不高兴我的玩笑。我就想解释一下,我想说我想知道答案,但是没有可能会知道答案,所以学生必须努力学习准备考试。

但是他不以为然,而是去打开一个存在他电脑里的PPT,这个PPT上面第一个问题是多少分是你的理想分数?他问我,我说及格就好。(在背景里我已经交代了,我真的对这门不抱什么希望)

他继续带我看PPT,接下来是讲想得到你想要的分数需要什么?里面画了流程图,流程图有几个线,说你需要work hard/come to class and tutorial/extra help.

当时我还以为extra help指的就是今天这种free tutorial和他义务帮忙解答问题呢。

我就说:“yes I know. I will work hard and have a good prepare for exam.”

他笑而不语,把黑板上写的字擦掉了,然后写I can do what you want. 然后另起一行,What can you do for me?

我没有多想,我就说我回去会准备考试的会写essay,要是有不会的我会来问你。

他摇了摇头,说 No。

我很困惑的看着他,他又在黑板上写I want you.

我就傻了!觉得有问题,我就说sorry, I do not understand clearly what you meant.

他说I will give you all the exam paper but I want you. I do not want money. I want you.

我这会彻底傻了,我说你打算要干嘛啊?

他说you can agree or not agree之类的话。因为他说话巨小声,应该是怕路过的人听见,又加上我听力没那么好,所以没有全记下来。

但是那个意思就是我同不同意是我可以选择的,但是如果我同意了,我就可以拿到考试卷子和答案,不同意就算了。

我当时吓傻了,而且那个时候因为考完试了,学校几乎没人。所以我怕他伤害我尽管我想直接拒绝他,同时也非常气愤。但是为了保护我自己,我就继续说 I do not understand what you want and what i can do for you.

他就说,他想要我,这次说的比较明白。

他说明天tutorial结束之后,会让我留下,如果我同意,他会带我出去,当然不是在学校干这个事儿。

我说我需要准备CS考试,周五就考试了。

他说但是你周五也要考G的考试啊,他还补充,让我不要去告诉什么东西(我没有听懂那个单词)不要去找那个东西,如果我不同意,也别去找。不要对外宣讲,否则他会lose job。

我想早点儿离开,不想他伤害我。我就说,我明白你意思了,你让我考虑考虑,明天告诉你。

他说你一会儿做什么?我为了赶紧离开我说我要去问一个老师题。他说cool,我说okay bye bye;他跟我说bye bye然后把黑板上的都擦掉。

整个过程,他把几个关键的问题都写在了黑板上,而且都擦掉了。说话的声音很小很小。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从来没想过。事情发生的时候,我甚至不敢直接说不,因为那个教室周围当时都没学生了,我怕直接拒绝,他会伤害我。

让我很恶心的是他已经结婚了而且他的两个女儿都比我大,他的年龄比我的父亲还大。

最重要的是,他是老师啊!为人师表啊!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我赶紧回家了,然后一直躲在自己的屋子里,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很怕以后会引发什么事情!

应对措施:

1、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一个同学,即使他们是我在奥克兰最熟悉的人,最好的朋友。但是考虑到我就算问他们了,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办,而且万一一传十,十传百,反倒不利于我。

我找到了两个在新西兰已经生活了很多年、有身份的朋友问了这个事情该怎么办,尤其是那些在学校之类地方工作的。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办,但是却有一个比较清晰、理智的思路。这也帮助我不慌、不害怕了。我很感谢他们当时告诉我的一句话:现在怕的人,不是你,而是他。

2、因为我当时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所以我和我的朋友都打算不要轻举妄动,再观察一下。

我第二天因为害怕碰见他,又因为我本来那天也没有考试,为了躲他我就没有去他的tutorial。周五我考试才去的学校,而且尽量避免自己一个人行动。回家之后我觉得实在是太压抑了, 而且很担心我的未来在学校的日子。

这时候,我觉得那些朋友也只是知道大概方向,但是并不清楚怎么去具体的处理。我就想还有谁能帮上我,后来我鼓起勇气告诉了我Homestay。可能很多人会说为什么不早跟homestay说,我平时有什么事情就不爱跟他们说。

第一,他们虽然很好,但是毕竟不是朋友,而且都是老头老太太了,也没什么共同语言。

第二, 作为女性也好,还是基于中国那种传统思想也罢,我觉得这个事儿并不光彩,我其实谁都不想告诉。如果我知道怎么办,我一个人都不会告诉的!何苦他们是洋人呢?就这么让洋人知道了。万一帮不上忙,再落个笑话。多郁闷啊!

但是当时事情走到那步,我就理智下来,我认为他们是洋人,又是有知识文化的老人。肯定知道怎么解决这个事情。就算不知道,也知道我可以找谁,当时有朋友让我找什么社工,什么部门,什么NZQA。我并不是否认他们的思路,但我始终觉得并不是很精确。更何况,就算我的朋友们,都是来了十来年的,但是再怎么说也是外国人。

所以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给我的homestay的老太太发了一个短信,说了我的事情。我说你们能帮帮我么?她马上给我回了短信,yes we can deal with that. R(他们的女儿) knows this law.that is what she does---womens rights.

她还问用不用她去学校接我回家什么的。我当时说不用,不过我看到她的回复顿时觉得天亮了。

3、回到家后,homestay的爸爸妈妈还有他们的女儿都在,然后我也顾不得不好意思了,详细的讲述了这个过程,也告诉了他们我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这时候家里展开了一系列非常激烈的争吵。妈妈和姐姐都认为这个事情一定要讨公道,她们很气愤。

而且她们提到一个我心里想的问题,就是凭我们的直觉和判断这个老师绝对是个惯犯,他一定伤害了许多人。

姐姐说,有没有办法找到其他受害人,她可以潜入学校调查或者去做个research,她想从找到其它的受害人下手。但是爸爸否定了这个提议就一直在强调我没有证据,学校不会理睬,学校会维护学校的声誉而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再说那些受害人以前没为这个事情做任何事情,以后也不会做的。

如果举报之后,不成功。到时候,遭罪的是我。

当然了,还有一些争吵,由于我英语没那么好,我没太听明白。后来吵了一阵子之后,他们觉得这样当着我就吵起来不太好,会给我更大的压力,让我更困扰,就停止了。

然后姐姐说,你现在去把这件事情写下来,中文英文都无所谓,只要写明白就行。(这一步是他们仨一致强调的,他们大概意思是 1、为了防止日后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记忆力出现偏差;2、为了确保我们可以证明这件事确实发生在9月23日。一旦我的考试成绩有什么问题,或者以后出现任何因为这个事情引起的问题,这个事发日期都很关键)

然后他们就说你先去写这个吧,然后我就走了,还听见老太指责老头说 怎么可以当着我的面讨论这些呢!我回去记录事情。他们背着我想办法。

4、周一,我没有跟管教学的老师说什么,但是告诉他我已经决定不再学学科G了。

5、周二,她们告诉我事情有了进展。他们找到一个在我们学校工作的朋友,一起讨论了这个事情。最后决定让这个朋友,在我们学校四处打听,旁敲侧击。

这个朋友果真从同事那里了解到以前不止一个学生被这个老师给骚扰过,但是这些学生竟然没有一个举报,他们只是告诉了自己在学校里关系好的同学。而这些事情,也是那些嘴不严的人传出去的,甚至学校的领导也听过这些风言风语。她又直接找到我们整个学校最大的领导去说这件事情,并且说了这期间她调查到的这些结果。那位领导说,现在是时候需要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正式举报那个老师了。

6、这位领导因为要去别的国家我们的学校,就把这个事情交给了他的下属,也就是我们这块儿的顶头上司。

周三的时候,他找到了我,说听我的homestay还有那个帮我忙的老师说,我之前已经把事情记录下来。现在能不能愿意以我的名义交出这份材料,愿不愿意署名?

老实说,我是真的不愿意署名,但是想到之前那些连个屁都没放,忍气吞声的窝囊废,也不知道她们是让那个人占了便宜,还是怎么样的。而且,这个时候我的homestay,以及那个朋友老师已然把这个事情放到women rights的程度上了,基本上不把那个人搞到以后再也找不到工作,是不会罢休的。

我想了想,也许这就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吧。想到只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实名举报,就可以为我和我那些不争气的学姐们出这口气,我拿起笔,把所有的相关文件都签了下来。


图片来源:Google

7、然后那天我在上课的时候,学校的领导把我请了出去,让我回家,我疑惑的看着他。

他说,你知道为什么吗?我说不知道。

他说,再过不到半个小时,就是会有相关机构和我们学校的领导开始对他进行审问的时候了,到时候他也会知道是有人举报了他,他可能会猜到是你,这是学校和调查机构给你的保护。

我们担心怕他找到你,对你做什么事情。如果有家庭作业,我下班以后亲自给你送过去,你到了该回避的时候。取得的成果:学校承诺我,不管这个老师承认不承认他的罪行,他们都会解雇这个老师。

其他的一点儿感受:事情发生以后的某一天,我的homestay的妈妈问我:你们中国人知道像你们老师这样的人做出的这种事情,是不对的么?

我们的孩子,从儿童开始,就教育他们如何处理这种事情了。我说,我们当然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我们很难去捍卫我们的权利。如果我们去举报,那么他们会向我们要证据,但是这种事情,很难取得任何证据。所以也很难维护我们的权利。

她说,所以这种事情就一犯再犯,那些犯罪的人就可以逍遥法外对么?我说,呃……她说,在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们那一代人,就为维护这种权益进行不懈的努力。

我们付出很多,才换来现在法律的相对健全,才换来我们的权益得到保证。然后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想她的意思是说,那么我们这些年轻人,放着现成的法律 不去维护自己的权益,让放下错误的人逍遥法外,怎么对得起老一代人的付出?

很多时候,权益不是天上掉的,而是靠自己去捍卫!一味的恐惧、懦弱,只能让你把属于自己的权益拱手相送!我一直都不相信,之前遇到这个问题的那几个女生,他们身边就没有我身边的这些人。

就算没有,他们就不会有别的什么亲戚朋友,或者自己认为可以信赖的老师。

他们就没有想到过“维权”这两个字?或者,这其中,也有人真的跟他进行了交易。那些年轻女孩儿们,我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求学,遇到的困难,大大小小,不计其数。

但是请不要以为,一些有身份的人,给你的“馅饼”真的好吃,他们只是把你们当成白痴、可以随便玩乐的玩具。

况且,这就是一个期中考试,他就可以猖狂成这个样子,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把他惯成这样的。也许答案就在我们这些必有可恨之处的女孩自身,也许是你的恐惧,也许是你的懦弱,也许是你的崇洋媚外,也许是你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权益可以捍卫……我想,我应该是用了并不太聪明的一个方法,最终把这件事情画上了一个句号。

所以,我把这篇帖子发表的目的并不是想要引起谁的注意或者同情,而是真诚的希望看到这篇帖子的女孩儿们,一定要捍卫自己的权益!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3)
zoe还是想喝奶茶 1个月前 回复
跑到美国学东亚语言和文化?这是些什么学生?
郭小新_Cyndi 1个月前 回复
家有小孩出国留学的可收藏此文,引以为戒
_七七四九 1个月前 回复
这件事告诉那些留学生在国外宁可信外国人也别信国人,同胞害同胞的事太多了。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