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rena 客户ETHNIC BUSINESS AWARDS 2020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03日 13.3°C-15.6°C
澳元 : 人民币=4.89
悉尼

放手亿万家产?亚洲富二代不愿继承家业

2020-01-10 来源: 澳财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2018年浪漫喜剧电影《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上映后,意外成为爆款。让西方世界的观众惊叹,原来亚洲人,尤其是华人已经这么有钱!

这部电影改编自新加坡作家关凯文畅销全球的小说《疯狂的亚洲富豪》,讲述了美国出生的华裔经济学教授朱瑞秋与男友杨尼克一起参加他的好友婚礼时,竟惊讶地发现男友原来是亚洲“钻石王老五”。

这部电影在当今的亚洲富豪家庭更是引起了广泛的共鸣,而核心关键词即是“继承(succession)。”

面对来自家族继承的压力,电影中男主角(新加坡最富有家族之一的后代)拒绝放弃自己的学术梦想,做出了种种抵抗。

同样的紧张关系也影响着新加坡乃至整个亚洲的真实富有家庭。原因是年轻一代在选择自己生活和追求利益、而不是接手家族企业方面变得更加大胆。然而,这些企业日益壮大、变得复杂、难以管理。

德勤(Deloitte Private)东南亚地区负责人Richard Loi说道:“对于继承而言,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时刻。”

那么,这些杰出的商业家族如何驾驭这一转变?——这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

数据显示,亚太地区已超过北美,成为百万富豪人数最多的地区,这个“百万富豪”的定义是除主要居所外,资产超过100万美元。2018年亚太地区高净值人士的总资产高达21万亿美元。

《摘金奇缘》演员为Hollywood Reporter拍摄的专题照,图/Hollywood Reporter

与美国或欧洲历史悠久的家族相比,大多数亚洲家族企业还只到第二代或第三代。因此,许多人现在面临着通常被认为是管理继承最微妙的时期,即创始人去世或放弃控制权的阶段,但是家族尚未建立牢固的基础架构。

新加坡管理大学企业家庭研究所的学术主任安妮·科恩(Anne Koh)说:“第三代是关键。俗话说富不过三代,这表明不少家族在第三代就败光家产。”

Koh目前正在进行案例研究,以帮助东南亚地区的家族企业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

“富一代”已老 家族办公室需求旺盛

Loi说道:“这一地区财富的快速积累意味着,相比50年前,控制权易手的家族企业数量非常庞大。”

在全球经济、政治和技术方面,继承者面临“一个破坏性环境”。这使得更为广泛的家族企业依靠可预见利润的难度大大增加。

反过来,这可能会加剧继承者企业能力的不确定性,并可能引发冲突。

然而,有迹象表明,家族企业正在逐步适应压力。从历史上来看,亚洲家族企业的负责人一直难以放手,有的时候导致继承计划一片混乱。

三个富有的家族,即郭氏(Kuok)、黄氏(Wee)和荣氏(Yong)家族提供了鲜明对比的例子。这些例子反映出亚洲家族企业继承的演变。尽管老一辈仍然大权在握,但是年轻一辈的成员也可以按自己的方式行事。

现年96岁的郭鹤年(Robert Kuok)是一位高龄的家族企业掌舵人,目前仍然是其商业帝国的代言人。

郭鹤年,图/RojakDaily

他是马来西亚首富,个人净资产高达123亿美元。素有“酒店大王”和“亚洲糖王”的郭鹤年建立了一个横跨农业综合企业到房地产、再到航运的商业帝国。

郭鹤年也是香格里拉酒店集团的创始人。他有8个孩子和一揽子在集团内身居要职的亲戚。郭鹤年曾经说过,如果他的孩子遵循他的“精神(message)”,整个商业帝国至少可以延续四代。

然而,郭鹤年所扮演的、看似永恒的家族族长的角色可能已经成为过去。

德勤联合新加坡管理大学在2013年对大部分东南亚商人家族进行的调研显示,创一代中有62%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在70岁的时候应该放手自己的企业。

但是,富二代、富三代受访者中的这一比例分别降至23%和24%。富四代以及之后的受访者比例仅为10%。

新加坡星展银行私人银行财富规划、家族办公室、和保险解决方案区域负责人李焕秀(音译Lee Woon Shiu)表示,不少“一家之主”开始于上个世纪50/60年代末提出继承计划,这比前几代人早了十年。

李表示,新加坡作为财富管理中心的日益成熟,可以推动继任规划的进一步改善。历史上,亚洲家族一直依靠相当简单的遗嘱或控股公司作为继承工具。但是,随着这些工具越来越难以解决结构和关系日益复杂的问题,家族“越来越多地”采纳私人信托和家族办公室。

根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的数据,仅在新加坡,家族办公室的数量在2016年至2018年间增长了三倍。

李指出,国际商人通过建立家族办公室、私人信托公司或慈善基金会以充分利用新加坡的税制和其他好处。这种趋势开始影响本地企业。

继承者们的责任感

伴随越来越多的家族倾向于选择雇用非亲属出任首席执行官,继承者的选择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考虑到亚洲人群的感性,即年轻一代继承上一代的衣钵,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新加坡老字号建筑巨头,和合(Woh Hup)公司背后家族第四代成员Michelle Yong说道:“压力、责任感和孝顺都是亚洲文化的一部分。”

Koh说,随着家族企业的发展和分层,“您需要雇佣更多家族以外的人才,才能推动企业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

在德勤联合新加坡管理大学的调研中,创一代中有77%受访者认为家族成员应该掌管企业的控制权。但是,在富二代、富三代受访者中,这一比例分别下降至35%和24%。

现年31岁的郭孟儒(Kuok Meng Ru)是郭鹤年的侄子,同时也是农业综合企业巨头丰益国际(Wilmar International)共同创始人郭孔丰(Kuok Khoon Hong)的儿子。他选择了一条远离家族商业帝国的道路。

郭孟儒,图/Fortune

在英国寄宿学校和剑桥大学学习数学后,他回到新加坡并创立了BandLab。后者是一个供音乐家合作的云平台,目前拥有超过1100万用户。每个月,BandLab平台上的原创歌曲超过200万首。

这位热爱布鲁斯的企业家正在建立自己的音乐生态系统。除了应用程序外,BandLab还生产和销售吉他、音乐工具和配件。

在出售《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49%的股份后,BandLab于5月收购了TI Media的音乐杂志NME和Uncut。

其中,在停摆接近1年之后,BandLab将于明年2月重启英国的NME音乐奖(该奖项于1953年首次亮相)。

郭孟儒首次涉足音乐行业即收购并改组了亚洲分销商和零售商Swee Lee。这一点受到了父亲当时创立农业综合企业的启发。

他说:“从种植园到消费者品牌,他们在食品中所做的一切,对我来说很有趣。我想要看看如何将其应用于音乐。”

从长期来看,他并不排除加入家族企业。

“但是有压力吗?并且“如果仅仅因为家庭关系而牺牲一个我认为比我更有能力经营企业的人吗?”

郭孟儒说道:“绝对不会。”他补充道,自己的公司也没有家庭成员参与。

大华银行(United Overseas Bank Ltd)是新加坡目前仅存的一家家族式银行。大华银行家族第四代、现年39岁的黄鼎文(Teng Wen Wee)是大华银行副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黄一宗(Wee Ee Cheong,现年66岁)的长子。

今年年初,黄一宗表示接受非家庭成员继任他在大华银行的职务。

根据2017年《福布斯》排名,该家族的财富达到62.5亿美元。

足够幸运

作为大华银行家族第四代,黄鼎文选择的是酒店业而不是银行业。他创立了Lo&Behold集团,后者负责管理新加坡众多物业,包括时尚的海滩俱乐部、餐厅、酒吧、酒店和会员俱乐部。

他说:“多种企业接班形式的接受度日益增加。”

黄鼎文曾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并在美国做过顾问。黄鼎文表示,回到新加坡后,自己的职业生涯选择得到父母的支持。他是“幸福”的。然而,这并不是全部。

他说:“我只能说压力不大,但是有的时候肯定会有压力。偶尔,他们还是半真半假地问我‘OK,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接手家族企业?’‘无论好坏,这仍然是预期的路线。’”

然而,黄鼎文并没有表示在短期内加入大华银行的任何意向。目前,由其创立的Lo & Behold旗下拥有超过300名员工,投资组合中持有16处物业,另外一家酒店还在筹备中。

黄鼎文,图/Vulcan Post

黄鼎文表示,自己投身于酒店业是想帮助新加坡变得“更具文化底蕴”,改变以往“高效、严谨、干净、近乎无菌”的刻板印象。

海峡会馆(Straits Clan)创立于2018年,是Lo&Behold最新的物业之一。

这家会馆是新加坡新一轮俱乐部浪潮的产物。作为一家集餐厅、酒吧、健身房、SPA等设施于一身的私人会所,海峡会馆基于多样化会员制度,而不是局限于传统上仅侧重于相同职业、家庭或性别的群体。

和而不同

即便是加入家族企业的下一代成员也在悄然改变。

和合(Woh Hup)集团背后家族第四代成员、现年40岁的Michelle Yong在出任Aurum董事之前曾在英国求学并担任过咨询顾问。

Michelle Yong,图/CEO Magazine

Aurum是和合集团旗下一家子公司,最初专注于小型住宅项目,曾经表现不佳。Michelle Yong成功将这家公司扭亏为盈,并先后创办了共享办公公司Found8、以及针对健身和保健专业人士的共同工作空间Core Collective。

她的祖父Yong Nam Seng是和合集团的董事长,父亲Yong Tiam Yoon则是他的副手。

在一个男性仍然占据主导的商业世界中,Michelle Yong要想成为和合集团的接班人并不容易。

和合集团是新加坡的老字号建筑商,开发项目涉及新加坡多处地标,例如新加坡滨海湾花园(Gardens by The Bay)。

Michelle Yong说道:“我的哥哥已经做好了接管核心业务的准备。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那个位置早已设定好。”

研究Aurum案例的Koh表示,接手子公司给了Michelle Yong一个机会,即以初创公司的方式发展自己的风格的公司,同时又可以利用和合集团广泛的人脉网。Michelle Yong的榜样是英国企业家Richard Branson的Virgin(维珍)品牌。

她说:“我希望成为共享经济领域的Virgin。” Michelle Yong目前正在投资现代形式的共享生活和学习领域,并且计划将业务扩大至新加坡和邻国马来西亚之外。

她说:“Aurum不再是房地产开发商。”

关于自己的财富传承,Michelle Yong表示希望自己的三个孩子有很多的选择。她说:“我们这一代人的感觉是很多人想创业。这可能会影响家族企业以及下一代如何看待他们的选择。”

根据亚洲接班人发展演变的趋势,“疯狂、富有、富有浪漫主义情怀”的富X代们摆脱了家族生意,继而开拓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

从目前来看,虽然这并不现实,但是也并不遥远。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