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3日 21.1°C-24.0°C
澳元 : 人民币=4.84
悉尼

2020年,那些“压力山大”的上市公司CEO们

2020-01-14 来源: 澳财网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澳大利亚ASX上市公司的 CEO们将带领企业开启新一轮打拼。

而这之中,一些CEO在过去一年满载而归,带着丰厚的薪酬奖金大步迈入2020;有的CEO则在忧虑自己的任期是否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ACSI(澳大利亚养老金投资者委员会)在去年下半年出过一份报告,列举了2018-19财年ASX200 公司中拿到最高报酬的前十大CEO,其中最高者获得了近2400万澳元的整体报酬(现金加股权)。

然而本文要讲的CEO们并不在这张列表之中,这些人普遍顶着更大压力,“忧心忡忡”地进入了2020。因为他们所执掌的企业,在新的一年中都面临着急需解决的问题和挑战。

在澳大利亚和全球当前处在不确定性因素增加,同时股市又徘徊在创纪录高位的这一时刻,投资者们将会用更严格谨慎的目光来审视这些CEO们,关注他们是否能带领公司走出泥潭。

1

Mike Kane, 建材公司Boral Limited的CEO(ASX:BLD)

在2020年初始之际,可能没有几个CEO比Mike Kane压力更大。

这位CEO在18个月内已经连续发布了4份盈利预警,并且暗示了他在接下来几年可能退休。

然而Boral董事会可能在2020年就会让这位CEO“告老还乡”,因为就在2019年结束之际,该公司曝出了北美窗户制造业务的重大金融违规行为。

根据公告,该公司北美窗户业务存在存货水平、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相关的会计失实指控。

公司已经率先展开了内部调查,并有法务会计参与,Mike Kane和他的管理层团队都处于调查之中。这项调查可能会抹去Boral多达4400万澳元的收入。

而内部调查还将审查管理层是否失去了公司的有效管控,这一方面的结果可能会决定这位CEO的去留。

2

Peter King, 四大银行之一Westpac Banking Corporation 的CEO(ASX:WBC)

Peter King 原本是Westpac(西太银行)的首席财务官,本来在2019年9月的时候,已经宣布将在2020年退休。

然而Westpac在2019年末时却爆发重大丑闻,被AUSTRAC起诉严重违反“反洗钱法”,罚金达到天文数字。甚至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都表示该银行需要对其高管团队进行深刻反思。

动荡下,原CEO Brian Hartzer宣布辞职,董事长Lindsay Maxsted宣布提前退休。Peter King临危受命,接过了CEO这一烫手的职位,确实可谓“压力山大”。

接手后,Peter King除了要稳住公司业务,还要应付Westpac针对AUSTRAC指控的内部调查、公司运营议程等,其中就包括推出野心勃勃的新技术平台、重新推动客户服务以及削减成本。

NAB(国民银行)2019年初被皇家委员会曝出丑闻后,CEO和董事长下台,公司花了近一年时间才找到新CEO。以此来看,Peter King在公司找到新CEO之前将面临长期压力。

3

Marnie Baker, 区域性银行Bendigo and Adelaide Bank Limited 的CEO(ASX:BEN)

其实Marnie Baker所面临的压力,代表了整个澳大利亚区域性银行(Regional Bank)当前的问题,所以该行业的CEO们几乎都承担着类似的压力。

澳大利亚区域性银行面临着和四大银行一样的挑战,即低利率、信贷增长乏力、竞争激烈、成本上涨以及破坏性科技带来的行业变革。

但Marnie Baker所代表的行业,却没有四大银行那样的规模和资源,所以当冲击到来之时更容易受到负面影响,应对冲击的缓冲能力不足。

当然每个区域型银行的应对手段也不尽相同,Marnie Baker更注重客户增长,并期望旗下数字银行UP能带来新的增长动力。

4

John Alexander, 皇冠度假酒店集团Crown Resorts Limited的CEO(ASX:CWN)

John Alexander这位知名皇冠集团的掌门人,目前为集团的一笔股权出售活动而“陷入焦虑”。

澳大利亚赌业大亨James Packer同意以17.6亿澳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Crown Resorts 19.99%股权,出售给香港博彩大亨何猷龙的新濠博亚娱乐有限公司。

但新南威尔士州独立酒业和博彩管理局(Independent Liquor and Gaming Authority)对这笔交易发起了公开问询调查,并已向Crown下发强制性命令,要求提供有关文件和信息。

同时,Crown还受其他多个监管机构调查,涉及是否存在欺诈、有组织犯罪等问题。

暂抛开潜在违法行为调查不讲,一旦股权交易完成,John Alexander就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临两名亿万富翁大股东的随时“问话”,单单管理股东这方面的压力就不会小。

5

Steven Gregg, 燃料供应商Caltex Australia Limited (ASX:CTX)

Steven Gregg 是Caltex Australia(加德士澳大利亚)的董事会主席,并非CEO。但执掌该公司达10年的CEO Julian Segal已经在2019年中宣布退休意愿,并将在公司找到新任CEO后直接退休。

所以在新CEO尚未找到,现任CEO去意已决的情况下,Steven Gregg将承担更重的公司管理重任,并要同时寻找优秀的CEO继任者。

而无独有偶,Caltex Australia近期正处于资产活动频频发生的时期。

加拿大巨头Alimentation Couche-Tard对其发出收购要约,但双方展开了长期谈判。同时,Caltex Australia计划对旗下250个加油站便利零售点的49%权益进行IPO。此外,该公司近期还收到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rporation)关于当前在澳大利亚使用加德士品牌许可协议的中止通知。该公司将在未来三年重新启用80年前的Ampol品牌。

这一系列活动,每一项都是一个“大工程”,对Steven Gregg的考验不言而喻。

6

David Teoh, 电信公司TPG Telecom Limited(ASX:TPM)

David Teoh,这位电信巨头TPG Telecom的创始人和执行主席,作为澳大利亚排名第25位的富豪(总资产25亿澳元左右),确实低调到了一个境界。

他之前在媒体上的唯一一张照片,是Fairfax的一名摄影师在2015年“蹲点数日”才拍下的。然而2019年9月11日,他终于无法再“逃避”,暴露在了媒体的镜头之下。

因为他要去联邦法院为关于TPG和Vodafone(沃达丰)合并的事宜作证。

对于David Teoh和他的电信集团来讲,当前发展的关键点其实是简单直接的,那就是TPG与Vodafone的合并能否成功。

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委员会(ACCC)在2019年5月已经拒绝二者的合并,因为会降低市场竞争。ACCC认为二者应该通过建立新业务竞争,相互进入移动网络市场和固定宽带市场,而不是合并,形成不具有竞争性的市场结构。

随后两间电讯公司寻求上诉,推翻ACCC反对他们合并的决定;TPG表示,自己并不会推出单独的移动网络。

TPG当前所面临的是,NBN在固网方面的压迫,企业业务盈利不足,而移动网络业务自己不打算推出而是准备通过合并获得。

2020年,显然对于David Teoh和他的企业是关键的一年。

7

Jim Leighton, 家禽企业Inghams Group Limited(ASX:ING)

Jim Leighton所领导的Inghams Group 其实也是一个行业的代表,就是澳大利亚的农业企业。

澳大利亚近期的大火造成了巨大破坏,而大火的诱因之一——澳大利亚的旱灾,则在通过长期影响使澳大利亚农业相关企业遭受致命打击。

干旱导致农作物收成大减,进一步导致饲料价格飙升,同时饲料成本和干旱导致畜牧业产出困难。目前饲料价格已经逼近历史高点,造成Inghams利润承压。

那么公司本身的运营管理就没问题吗?当然不是。

在近年业绩疲软下,Inghams推出了5年加速计划(Project Accelerate),以推动公司业务的持续性增长。自动化、劳动生产力提高、销售网络重整等一系列重组策略开始逐步展开。

然而最新财报中,公司表示深加工工厂优化计划并未按计划达成实现;加上预期之外的额外市场需求,导致工厂在整合过程中产能不足,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反而带来了额外的成本上升。

Inghams已经给出了2020财年利润下降的预警,而Jim Leighton的挑战是兑现他的承诺,即2021年恢复盈利增长。

8

Francesco De Ferrari, 财富管理公司AMP Limited的CEO(ASX:AMP)

不得不说,Francesco已经度过了一个“压力山大”的2019年,而他又迎来了依旧“压力山大”的2020年。

遥看2018年,皇家委员会揭露了AMP(安保资本)涉及130亿澳元令人震惊的丑闻,被指控向客户不当收费以及试图蒙骗监管机构。随后该公司CEO、董事会主席和数名董事纷纷辞职,投资者和客户对AMP的信任跌落谷底,这家曾经的财富管理巨头从此一蹶不振。

2018年12月,Francesco走马上任,接过了AMP的“烂摊子”。

市场最初对Francesco的改革策略是较为支持看好的,在他主导下的AMP改革计划包括重组财富业务、出售保险业务、完成客户补救赔偿计划、精简运营,重新回归于基金管理和银行部门等。

但现在,一切都与执行力有关,光“下决心”是不行的,投资者需要看到结果。

而在目前趋势瞬息万变的财富管理行业,Francesco想要让企业达到投资者预期并不容易。

小结

CEO们的压力和所在公司面临的问题显然是成正比的,“上市公司CEO”这一光鲜亮丽的头衔,是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和压力的。

当然有压力不一定是坏事,对于这些“身经百战”的CEO们来说,压力利用的得当,就会转化为更大的前进动力;这肯定也是投资者都想看到的情况。

同时,机遇永远与挑战并存,若这些CEO们带领公司在2020年解决了一个个挑战,相信公司业绩也会得到不断提高,股价则会有更好的表现。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