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5日 19.4°C-23.0°C
澳元 : 人民币=4.65
悉尼

与劈腿男友分手后,前男友精心策划对她的这一切报复行动,简直防不胜防!(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关于一个叫JK的女生。 

JK陷入恋爱的方式很老套,办公室恋情。2015年6月,24岁的她在马里兰郊区一家名为Bankers Life的公司找了份卖保险的工作。负责带她的,是一位23岁的员工,名叫Ahmad Kazzelbach。一来二往,两人迅速发展了友情,又升级到了爱情。

过了一阵子,他们就开始约会了。到了12月,两个人开始同居。


(示意图)

不过,相爱很快,分开也很快。没过多久,JK就抓到Kazzelbach出轨。

没有丝毫犹豫,JK果断地与他分手,让他立刻滚蛋!

Kazzelbach见挽回无效,只能搬出了两人曾经的爱巢,这段感情也以惨淡告终……

事实上,如果两个人的纠葛就这样干脆结束,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可是一切都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JK遭到了这位前男友激烈报复……这些报复的手段匪夷所思,与现代科技充分结合,充满恶意,让JK几乎难以招架……

更可怕的是,就连司法部门也被前男友利用,耍的团团转,甚至险些酿成大错……-两个人分手是在2016年的5月。

7月的一天,JK忽然发现自己的Yahoo账号密码被更改。

她试图登陆自己的Instagram账号,发现密码没改,但是用户名变成了“Jvvwhore”。

Jvv是她名字的缩写,而whore是“妓女”的意思,很明显,有人故意要黑她,甚至入侵了她的账号来改名。

JK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她怀疑是Kazzelbach的新女友。于是,她迅速报了警,但警方表示他们找不到嫌疑人。入侵活动还在继续……JK的苹果账号,密码,个人资料都被修改了。

她申请学生贷款网站的账号,密码,个人资料也都被修改了。她的报税软件Turbotax和网银账号被锁,因为有人尝试登陆太多次。

社交媒体和个人账户的更改给JK的个人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她不得不一遍遍更改回来,又反复修改密码。

除此之外,她的工作也受到了影响……经常有人装作她的客户,给她发送伪造的保单取消通知书邮件,她一开始还以为是真的客户要取消,直到闹了几次乌龙之后才发现不对劲。

这些事情虽然不大,但是足以让她的生活饱受折磨,她不知道是谁干的,警方也表示抓不到人……她怀疑是Kazzelbach,也怀疑Kazzelbach的女友,但是她没有任何证据。

事实上,她没有猜错。或许是入侵活动玩腻了,某天Kazzelbach直接闯入了她的公寓。这种传统的犯罪方式让警方迅速展开了调查将其逮捕,也让Kazzelbach短暂入狱了一阵子。随后Bankers Life把他开除,Kazzelbach离开了公司。

只是JK没有想到,人走了,他的报复并不会停止,甚至会更加激烈……-2016年9月30日,分手后五个月。JK的手机忽然接到了一条未知号码的短信,上面的话语让她毛骨悚然,“准备好迎接接下来的事情吧,过去三个月不过是个开始。

我为你准备了更盛大的计划,我真的很爱你这种任人摆布的样子。”短信来自于Kazzelbach,他并没有说谎。

同年12月,Kazzelbach前往了马里兰州法院,申请针对JK的人身保护令。他倒打一耙说,JK在分手后一直对他进行纠缠,不仅在身体上虐待他,还给他发了很多死亡威胁。

虽然JK表示,我没有这么做过啊。但是法院依旧签署了保护令,并且指示她不要再跟Kazzelbach进行联系。JK虽然莫名其妙,但是没有太在意。因为她自然是不愿意与Kazzelbach联系的,那保护令什么的也无所谓了。但是她不知道,这只是Kazzelbach布局的第一步。

没过多久,Kazzelbach就报了警,他说,JK违反了保护令,还在一直骚扰他。在六天内,他在位于巴尔的摩的家中四次召唤警察,每一次,他都给警方出示了自己手机作为证据。

在他的手机上,的确有很多威胁短信,并且显示的发送人是JK的号码。巴尔的摩的警方一看,保护令是真的,再一看手机发送人号码,得,证据确凿!新年过后没多久,他们就把JK给逮捕了,并且把她关进了巴尔的摩的拘留所。

这还没完。当JK在巴尔的摩拘留所蹲着的时候,Kazzelbach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又联系了JK家所在地——安妮阿伦德尔县的警方。

套路还是一样的……他说自己有JK的人身限制令,但是她还非要联系他。然后他出示了自己的手机,上面显示了一些号码来源是JK的威胁短信。于是安妮阿伦德尔县的警方又对JK发起了一系列新指控。

就在JK刚刚从巴尔的摩的拘留所出来没多久之后,他们逮捕了她,把她又送入了安妮阿伦德尔县的拘留所……

结束了吗?还没有。大概是发现这招很好用,Kazzelbach又演了起来……在JK从安妮阿伦德尔县拘留所出来的第二天,Kazzelbach四次报警,说JK骚扰他,违反了人身限制令。其实安妮阿伦德尔县的警方也很疑惑,这个女生为什么不知悔改,刚出监狱就要骚扰他。

但是依旧是“铁板钉钉”,Kazzelbach出示了大量“电子证据”——从JK的号码发过来的多条威胁短信,还有从JK的邮箱发过来的邮件。这些短信和邮件内容基本上是希望两人可以复合,和鼓励Kazzelbach自杀。于是警方又对JK提出了四项新指控。

就这样,相同的戏码三番五次的上演,一直持续到2017年6月,此时距离他们分手已经过去了一年。在这个月,Kazzelbach又又又向警方提供了一份报告,指控JK还在继续威胁恐吓他。

大约一周之后,JK再次被巴尔的摩的警方逮捕,拘留。第二天,一名法官向她下达了软禁法令,不允许她离开自己的家,还给她装上了电子脚镣。

据统计,在这一年时间里,当地警方根据Kazzelbach的指控,前前后后逮捕了JK六次。

但是谢天谢地的是,在多次逮捕JK之后,警方们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虽然看起来“证据确凿”,但巴尔的摩的警方还是发现了一些马脚——在一次讯问中,Kazzelbach对警察说,自己因为JK的骚扰换过很多次号码。

既然换了号码,那JK为什么能够一直骚扰他呢?

Kazzelbach支支吾吾的讲不清楚,故事前后充满了矛盾,因此引起了警方的怀疑。-2017年8月,巴尔的摩警方与FBI合作,对Kazzelbach展开单独调查。

由于Kazzelbach不允许警方对他的手机进行搜证,调查人员从电话公司那儿获得了他的通话记录。结果他们惊讶的发现,在Kazzelbach声称JK骚扰他的日期里,两人并没有任何通话或者短信交流。

警探查看了JK的工作邮箱,同样,他们在Kazzelbach提交的“证据”显示的日期里,没有找到任何由她发出的邮件。接着,警探们在征求JK许可之后,搜查了她的手机。……还是一篇空白,JK根本就没有给Kazzelbach发过什么死亡威胁短信或者是邮件。如果JK没有发送这些短信,那么是谁发送的?

直到这时,警方才想到一个可能性——电子欺骗攻击。在网络上,有一些网站会提供类似于“整蛊”的功能,让人能伪造成他人的数据来发送短信或者邮件。

这一切证据都显示,JK就是电子欺骗攻击的受害者。有人伪造了她的号码和邮箱来给Kazzelbach发骚扰信息。那么会是谁呢?答案不言而喻。FBI审问Kazzelbach有没有上过类似的网站,

抵抗不住压力,他承认自己上过一次,但是是朋友安利下好奇才上的。但是这还不够,Kzzelbach不承认那些短信是自己伪造的,警方也找不到相关的证据直指他。他们已经洗清了JK的清白,但他们需要一些更实锤的证据,才能对Kazzelbach提出控告。

于是他们换了个角度,从之前JK的账号密码被修改入手。他们传唤了雅虎的相关人士,要求运营商提供Kazzelbach的账户记录,结果果然发现了一些猫腻……在Kazzelbach账户下,有一个邮箱账户和JK的邮箱非常类似,只是把“.”改成了“_”。

这个邮箱的创建IP地址在Kazzelbach的原公司Bankers Life,而验证号码使用的是Kazzelbach叔叔的手机号。邮箱里有一封来自于JK学生贷款服务商的邮件,上面写着,密码修改成功。

因此可以确定,是Kazzelbach篡改了JK的账户密码。

而尝试登陆JK Turbotax的IP地址也被警方解析,是Kazzelbach的另一个亲戚家。这些证据让州法院最后放弃了对JK的所有指控,同时联邦检察官也对Kazzelbach提起了诉讼。

在2018年11月,已婚的Kazzelbach被以网络跟踪和蓄意破坏一台受保护的计算机的罪名起诉,同时被勒令软禁在家中。他的案子将在今年的1月16日进行受审。

-Kazzelbach被逮捕了,但是问题来了……为什么警方花了一年时间才反应过来Kazzelbach的阴谋,不仅自己被骗的团团转,还误抓了好人?对此,司法部国家安全和网络犯罪部门的前联邦检察官Alex Iftimie进行了解释,

他认为警方反应慢很大原因是“先入为主”。警方行动的信息是由Kazzelbach提供给他们的,加上他们的确看到了针对JK的人身保护令,因此他们很可能会忽略JK的解释,认为自己正在执行法院命令。Iftimie认为,这个案件“是个很好的例子”,为后来的办案做到了警示作用。

但是他也表示,警方花了这么久才发现Kazzelbach的科技恐怖行为,足以说明这种案件对于警方来说有多么棘手。一般来说,想要获得账户信息,警方需要与运营商进行交涉,这个过程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但他也表示,如果Kazzelbach被定罪,那么法院绝不会放过他。

“我认为法官一定会对他这种操纵司法工具来为自己获利的行为而震惊。”都说分手见人品,好聚好散难得,果真如此。

JK不过是谈了个不到半年的恋爱,谁料前男友Kazzelbach居然是个神经偏执狂,让她却被折磨了两年多的时间。如果不是警方最后反应过来,不知道她还会被折磨多久,这样的报复,真的是防不胜防……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小Miu子_ 1个月前 回复
脑洞大开
越减越肥的小肥 1个月前 回复
这个故事比较好 喜欢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