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04日 19.4°C-20.6°C
澳元 : 人民币=4.25
悉尼

1976年美国猪流感:因过度恐慌加速产疫苗,导致接种疫苗死了58人(组图)

2020-02-03 来源: 说书人国师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2020新年伊始,随着2019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爆发使这个年足以在每个中国人的生命中印象深刻。随着一月三十一号凌晨#世界卫生组织#直播投票决定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是否会使中国变为疫区的微博热搜更是将国人的心吊到了嗓子眼,最终正在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被WHO(世界卫生组织)定为构成“PHEIC”即“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其实,自2007年颁布了管理全球卫生应急措施的《国际卫生条例》以来,世卫组织已经宣布了五次公共卫生应急事件。第一次就是在2009年,H1N1猪流感大流行的爆发。而H1N1猪流感这个词美国人并不陌生,早在1976年美国就经历过声势浩大的一次猪流感,而它在历史上赫赫有名,却不是因为流感本身造成的损失,而是因为接种疫苗而引发的一系列“次生人祸”。

1976年的一月,美国陆军在新泽西狄克斯堡的一个训练中心新兵戴维·刘易斯感到头晕、恶心、无力、发烧、肌肉疼痛,这些只是当时流感的典型病症,连他本人都没有太过在意。于是这名新兵依然坚持背起50磅的背包参加了严寒冬季的整夜行军,几个小时后他倒下了,而这一次倒下他就再也没有起来。

后经鉴定他被确认为因一种新出现的猪流感病毒而去世。刘易斯的不治身亡并不是这场流感的结束,紧接着,一月底流感开始在军营里传播起来,约300名新兵住院或在营区隔离,二月病毒学家称发现了五例猪流感病人,紧接着48小时后,疾控中心的科学家证实发现了猪流感,这次猪流感让专家和学者担心1918年那样的流感大爆发卷土重来。


福特总统在接种疫苗

由于担心新出现的流感病毒会引发可怕的流感大流行,因此当时的科学家们建议尽快生产疫苗。时任的美国总统福特反应迅速,立即会晤了一个由世界顶尖病毒学家组成的一流研究小组,其中的成员包括了发明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索克和萨兵博士。总统想知道是否应当批准一项国际性的疫苗接种计划,而当天参会的专家无一例外地赞成了这项做法。

于是当天晚上福特就通过电视讲话,建议国会为全体美国人的疫苗接种计划拨出专款,截至四月中旬,国会就通过了这笔款项议案任人的总统福特也进行了签字,政府将投入1.35亿美元。猪流感疫苗计划全速推进,1976年10月1日猪流感疫苗第一次用在了人身上。到11月11日,共计生产出了1.96亿支疫苗,此时距离疫情发生已经过去了10个月的时间,此等速度在当时已经足够迅速。而这个量几乎足够当时的美国人每人打上一支!

然而,加快疫苗生产时间,是否会产生负面效果呢?其实当时的制药企业也忧心忡忡。

负责生产疫苗的制药企业称,要研发出合格的疫苗需要几年时间的试验和临床试用,让企业研制和分发一种未经试验的药品实在是勉为其难。为此,他们特地还向国会告知,如果生产的疫苗能免于被诉讼,那么他们能生产的更快。

于是乎,新的悲剧发生了。

在第一批接种了疫苗的人,完成注射注射仅十天后,有三位接受了疫苗接种的人却突然死了。截止10月14号死亡的人数徒增到了十几人,这些人的死因全部是一种罕见的神经性紊乱疾病名为桂兰-巴尔综合征,这是由于猪流感疫苗副作用而引发的。

由于疫苗接种而死亡的人数在不断攀升,美国CDC被迫宣布停止了这项疫苗接种运动,最终还是有总计4300万,约四分之一的美国人,接种了这种疫苗。虽然说事后接种疫苗的没有一个人染上H1N1病毒,然而美国政府却为处理这一项疫苗接种的后遗症,而又额外多支出了1亿多美元。最终,这场猪流感没有造成大规模传播,而这项疫苗接种计划却造成后来500多人发展成桂兰-巴尔综合症,58人病发身亡。

1980年10月,美国政府销毁了剩余价值4900万美金的劣质疫苗。


1976美国大选

其实自从新兵刘易斯死后,这种可能的“杀手”并没有造成什么麻烦,虽然猪流感能从猪传到人,但却不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也许当时的医学界对猪流感反应有些过激了。

1976年的美国猪流感最终导致多少人死亡?

其实也就仅仅1人,而因疫苗而死的就有58人。

这就给美国民众一种“因疫苗而死的人比猪流感死的人还多”的感觉。这场“火急火燎”的疫苗接种计划,显然是福特总统为了在11月份大选中获得连任的“政治作秀”罢了,但福特总统本人也没有想到的是,他“好心办了坏事”。这数十人的死亡成为了他连任竞选中的致命伤,导致他在当年11月的竞选中惨遭失败。

诚然,在这其中还有选民的恐慌情绪导致。1976年美国猪流感病毒和1918年流感大爆发时的病毒的相像,再加上1976年的七月,一种神秘的,类似流感的疾病袭击了221名出席在费城举行的全美退伍军人大会上的人。而这种病最终被查实,其实是军团病,与猪流感毫不相干。然而却大大增加了人们对于将要爆发一场大规模猪流感的恐慌,也加剧了疫苗计划的全速推进。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最爱爸爸和妈妈 2020-02-03 回复
为疫苗可靠性做了贡献
Dr_ChosenOne 2020-02-03 回复
记得sars疫苗就是几个月出来的,反正我没敢打
Klutz兔 2020-02-03 回复
美国研究流行病毒已经有四十多年。
KaT_MiSsInG-U 2020-02-03 回复
所以,还是不要急于求成! 唉! 平常要专研?! 防范于未然!
凯文_Kevin_邓 2020-02-03 回复
安全快速只停留在口号?尽力而为啊又没人说一天必须完成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