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rena 客户ETHNIC BUSINESS AWARDS 2020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06日 9.4°C-11.1°C
澳元 : 人民币=4.91
悉尼

北大法学教授《纽时》发锐评:防治病毒,中国需要宪政民主

2020-02-11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原文链接 评论526条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报中文网,只代表作者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立场和态度。

1月,冠状病毒疫情暴发期间,戴口罩的人在北京天安门前走过。
1月,冠状病毒疫情暴发期间,戴口罩的人在北京天安门前走过。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月6日晚,武汉“吹哨”医生李文亮不幸病逝,网络上哀悼、谴责之声一浪高过一浪,要求言论自由、政治改革的呼声也不绝于耳。不论官方如何应对,亿万微友已经用自己的言论为李医生举行“国葬”。

此次新冠肺炎病毒汹涌袭来、濒于失控,其根源和17年前的SARS危机如出一辙。武汉肺炎自去年12月中下旬即已确诊,湖北省、武汉市政府非但没有公布实情、提醒社会防范,反而鼓励人们去湖北旅游;李文亮等医务人员在微信群提示病毒风险,当地不仅没有解决病毒问题,反而把提出问题的人“解决”了,几名“造谣者”受到警方不同程度的骚扰。直到1月18日湖北省人大会议结束之后,才恢复更新疫情数据。而就在当日,百步亭社区居然还如期举办了规模达4万多人的“万家宴”,真是愚不可及!这中间至少贻误了3周最佳防控时间,在这期间又有多少人受到传染?

社会在没有知情权的情况下,错过了对病毒流行的最佳防控时期。紧接着病例激增,市政府又进退失据、仓促“封城”……性质类似的事件当然远不止武汉一地,而是近几十年各级各地的常态。事实上,李文亮事件只是在网络上火了不到两天,有关部门对媒体报道与网络社交平台的新一轮压制已经出现,可见从中央到地方都没有真正吸取此次疫情的教训。

2003年非典爆发时期,恰好发生了孙志刚惨案,中央借机废除了收容遣送恶制,由此也开启了互联网时代公民维权的新模式。但是17年过去,“孙志刚模式”的局限性也日益明显。尽管近三四十年中国社会获得了有限的言论自由,但是选举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进步;武汉疫情如此严重,却没有看到湖北省、武汉市哪怕一个人大代表出面说一句话,这本身已是中国民主现状的最好注脚。

毫无悬念的是,只要不践行宪政民主的治理模式,非正常死亡等各种人为悲剧还会不断再度发生。如果人民不能通过选票让政府对自己负责,手中残存那点自由一夜之间也可以被统统收回去。为什么每次疫情发生,地方政府第一反应就是瞒报?为什么各地各级人大代表在每一次重大公共事件中都集体失语?他们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对谁负责?全国各地封城、封路的决定应该由谁作出,需要经过什么程序……所有这些问题本质上都是宪政制度问题,也只能在宪政民主框架下才能得到有效解决。李文亮事件发生后,国内28名学者、律师发起了公开信联署,向当局提出宪政改革六项诉求,正是为了从根本上防止人为悲剧重演。

然而,体制内外有很多人还在歌颂中央集权在应对危机上的效率与速度。问题是,中央集权制度的优势并没有从这次危机中体现出来;虽然各地抽调了不少医生来湖北救援,但是仍有武汉等地许多市民看不上病、买不到口罩、住不进病房。事实上,正是极权体制违背了每一条“政治自然法”——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民主选举、行政中立和司法独立,才人为导致疫情失控和救治不力。

在一个宪政民主国家,这场危机极很可能一开始就不会发生,因为言论与新闻自由即足以将新冠病毒扼杀于摇篮。言论与新闻自由赋予公民知情权,有助于遏制病毒传播——这是自2003年非典即已众所周知的道理,至今讲了17年,无需再唠叨了。但是17年来,国内的言论与新闻自由非但没有进步,近几年反而出现了严重倒退。自去年12月发现病例以来,武汉市一直对病毒的传染性和严重性遮遮掩掩,警方控制了8名“谣言”发布者,造成了噤若寒蝉的舆论恐怖气氛。我在1月18号问候武汉的一位体制内学者,得到的答复仍然是“没那么严重”。试想,假如言论与新闻自由完全开放,武汉乃至全国还会等到封城之后才开始真正重视病毒并采取防护措施吗?

上周五,武汉一家医院,纪念李文亮医生的鲜花。
上周五,武汉一家医院,纪念李文亮医生的鲜花。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当然,不是所有的传闻都真实,即便在新闻自由的国家也有“假新闻”。但再设想一下,即便关于武汉肺炎的传闻是假新闻,自由传播又能怎样?不就是虚惊一场而已吗?但如果传闻不幸是事实,那么压制言论的自由传播就直接造成了我们目前面临的严重后果。不错,言论与新闻自由有代价,但是和压制言论的代价相比就太微不足道了。再重复一遍罗隆基先生1929年发表的名言:“压制言论自由的危险比言论自由的危险更危险”——危险得多得多!

宪政民主的重点是民主,民主的心脏是议会,议会的活力在选举。我不知道湖北省人大1月中的大会是怎么开的,但我可以肯定省人大不是真正选举产生的,否则不可能这么大的疫情。当然,宪法规定的选举制度很糟糕,省人大是由县市人大间接选举产生的,这里面就太容易玩猫腻了。即便如此,县乡两级基层人大是直选产生的;如果能把这两级人大选好,它们选出的湖北省、武汉市人大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对省市人大负责的省长、市长至少不敢对下面压制信息、隐瞒疫情。武汉市长在讲话中提到,这次疫情一开始就上报中央,当地人民却一直不知情。

之所以一以贯之地唯上不唯下,根本原因是这位市长并非真正由武汉市人大选出来的,市人大代表也不是真正选举产生的,不敢也没有动力对市长问责;否则,他们会更害怕武汉市选民,而不是中央或湖北省领导。湖北潜江市曾有一名积极履职的代表姚立法,1998年高票当选,但也只任了一届就被排挤出局;假如今天武汉有一位像姚立法这样的人大代表,情形或许会完全不同。这也足以说明中国地方的政治生态和选举状况,而现在的政治环境显然比20年前更为糟糕。没有真正意义的选举,就无法让政府对人民负责,也无法防止改革开倒车。

在一个宪政民主国家,直选产生的议员一般会更想着给选民省许多不该花的冤枉钱,把该花的钱花在刀口上,而且会有效监督官员并参与重大决策。很难想像,封城这样严重影响人民生活和基本自由的重大决定能不经过议会讨论,凌晨宣布数小时后就直接实施。即便是遇到真正的紧急状态,行政宣布实施后一般也需要在数日内获得议会批准。武汉疫情暴发后,危机处理的各个环节都存在延误拖沓、供不应求,光是一个红十字会就拖延分发救援物资达半个月之久,致使许多等候救治的病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症结即在于代议监督职能的完全缺位。

和严重落后的代议制度相比,长期适应了这种制度的大众心态更可怕。几乎所有人都盼望某个国家领导人出现在救援现场,却没有人期待看到湖北省、武汉市各级加起来数千名人大代表中有一个活跃的身影。试想,这么大的国家上上下下没有一个称职的议会,谁来立法?立了法之后又靠谁来监督实施?谁来为民请命、遏制滥权?14亿人民对代表自己利益的议会和选举漠不关心,怎么可能不危机四伏、险象丛生?

即便议会不灵,但行政和司法能够保持政治中立,兴许也能缓解危机。这次最高法院和检察院为武汉8名“造谣者”正名,为开明司法的作用提供了一个注脚,但是武汉发生的事要绕过武汉和湖北两级司法直达最高层,这个弯子绕得太大、耗时过长,“两高”很可能也是看到疫情如此严重、舆情全国汹涌之后才下决心表态,对于预防危机没有发挥作用,同时也表明地方司法根本不独立,不足以控制地方政府滥用公权。

1月,武汉一家医院外的医护人员。中国在该地区部署了医学专家,以应对病毒疫情。
1月,武汉一家医院外的医护人员。中国在该地区部署了医学专家,以应对病毒疫情。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如果警察能够独立执法,拒绝执行侵犯公民言论自由的上级命令,至少在执行过程中“枪口抬高一寸”,那么关于疫情的信息真的有可能跑在病毒前面。当然,这种期待在中国当下显然是不现实的。“司法独立”20年来一直是“敏感词”,行政中立、“党政分离”则在1987年十三大报告提出后即胎死腹中。面对这两条法治国家必备的政治自然法则,我们的距离依然何其遥远。

即便危机失控暴发,宪政民主制度的危机处理能力也远胜专制国家。言论与新闻自由在政府尊重和司法保护下,能让居民获得疫情发展的准确信息;由选举产生、对选民负责的各级民意代表能合理权衡自由和安全之间的关系,在充分保障人民自由的前提下确定最有效的防控措施,并监督各级行政依法执行。遇到武汉肺炎这样的严重疫情,宪政国家的民意代表绝对是闪现在各种场合的活跃人物,其忙碌程度不会亚于坚守岗位的医务人员,哪能像我们这里如此悄无声息?即便总会有部分百姓认为这是政客摆姿态,但是有没有人替你“摆姿态”,会造成天壤之别的现实效果。

另外,还不能忽视其他自然政治法则对于解决危机的作用。譬如宗教与信仰自由的宪法保障能最大程度地提升民族信仰和信教者的人数,让这个社会充满爱心并在危机时刻组织各类爱心救援行动;结社自由让公民自发组织起来,提高社会自我管理能力并减轻政府负担,在危机时刻调动民间社会资源,填补大一统政府关注不到的空缺。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经过40年市场改革之后拥有了巨大的民间资源。2008年汶川地震,非政府组织发挥了很大作用。但是近年来的倒行逆施极大压缩了公民社会的活动空间,就连“公民社会”都成了“敏感词”。这次武汉疫情控制过程中政府捉襟见肘、应接不暇,很大程度上是近年来受到严重打压的公民社会缺位造成的。

归根结底,病毒谁身上都有,为什么有的人得病,有的人却安然无恙?这是因为不同的人抗病毒免疫力不同。危机的种子哪个国家都存在,为什么有的国家有惊无险、顺利化解,有的国家却会酿成重大公共事件乃至社会政治危机?这是因为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制度化解和应对危机能力不同。武汉肺炎病毒与其说引发了全国乃至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不如说折射了中国日常社会治理中的制度危机。只要制度危机不除,那么这样或那样的社会危机依旧会源源不断发生。这场危机过去之后,我们不仅要反思自己国家制度存在的问题,更要积极推行变革之道。

唯有如此,我们才对得起不幸离世的李文亮医生和此次灾难的众多受害者,让违背政治自然法则造成的人为浩劫不再重演。我们已经倡议将李医生的忌日,即2月6日,设为“中国言论自由日”,让人民永远不忘言论自由等宪政民主原则对于生命的意义。这或许是对李医生的最好纪念。

本文作者:张千帆,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报中文网,只代表作者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立场和态度。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26)
荙铭002 2020-02-11 回复
一有什么事情就有这样的公知出来为民主背书,民主制度如果是万能的良药,为什么没有救印度,没有救叙利亚,没有救希腊,没有救伊拉克,没有救俄罗斯,没有救伊朗,甚至没有救任何一个二战后转向民主体制的非西方国家?反而让这些国家停滞不前,积贫积弱,甚至战火连年?因为民主体制并不是西方发达国家发达的原因。殖民,资源掠夺,工业化和科技领先才是。中国制度在过去数十年的时间已经充分证明了,这样的制度可以为中国人民带来富足美好的生活,这样的制度可以帮数亿人摆脱贫困,这样的制度可以帮助中国在经济危机中屹立不倒,这样的制度可以让中国实现人类历史最大规模的工业化,这样的制度可以在20年间让14亿人的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诚然中国的制度也有诸多问题,有腐败,有特权,我们不回避这些,但是相比于它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富足,自信,希望和尊严,这些问题不足以让我们认为中国的制度不如西方。中国正在崛起,还没有掌握舆论的话语权,网络上说着中文,却为美式民主背书的人比比皆是,想让中国人信民主?很简单,请举例说明,二战后采用民主制度的国家有哪发展程度超过了中国,哪怕一个就行。如果没有,那我可以说,民主只是一个美国支配世界的谎言。很简单的道理,当你的敌人要你做什么时,反着来就好了。
荙铭002 2020-02-12
这样,首先你要告诉我你理解的民主自由是什么,这两个词都是正向的词,但是为什么今天的中国人对民主自由没有迫切的渴望?很简单,因为除了老牌西方国家,新世界推行民主自由的国家都败了啊,一个过的比一个惨,那我们凭什么去推行一个已经被证明失败的体制呢?想想人过一生,要的是什么?无外乎名利二字而已。30多年的改革开放,已经证明了在当前体制下,中国人有足够的空间追寻理想,追寻财富,和美好的生活,我们过的很好,所以为什么一定要学西方投票参与政治呢?西方人对执政党大多不满,中国人不一样,我们觉得共产党这30多年来干的不错啊,把国家经营的红红火火,我们也知道,我们有一些内部问题,不过老实说,问题不大。如果说你觉得我们就应该走民主自由这套制度,那你就应该证明给我看,这套制度可以让我们过的更好,可你拿什么证明呢?恐怕你也没什么底气,因为那些第三世界搞民主自由的国家都太惨了。正是这些国家的失败,才让我们看到,民主自由这套理论,以及一人一票的政治制度,是如何压垮甚至摧毁一个国家的,那我们学了,大概也会落得同样的下场。所以现在我们看这四个字就如洪水猛兽,这不奇怪吧。这和国民教育水平并不相关。专制这个词不好听,但是这个体制却很有效,我们普通人不在乎别的,只要日子过得好,专制可以给我们好日子,那就够了,民主很可能带来分裂和积弱,那就不要,就是这么简单。它只是个工具,而不是目的。有选票能让我的收入翻一倍吗?看看台湾,哦,我觉得不能,而且有可能让我10年不涨工资,那我为什么要有选票?就是这个道理。
土澳居民NcyT2 2020-02-11
我十分惊讶!世上还有像你那般愚不可及的中共走狗、奴才。当权者现在要走岀来,向武汉人民、糊北人民、全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道歉。
土澳居民J4e0c 2020-02-12
谢谢。反驳几点,1:你说中国人对民主没那么迫切,建议不要挟持全中国人,中国新闻发言人总喜欢那全中国14亿人民说事,但绝大多数普通群众根本没有独立的政治立场,望采纳,我们任何儿代表不了全中国,除非全民投票。2:建议不要指责台湾经济不行,台湾至今GDP是中国人均的1.5倍,在中国倾国力压制台湾发展的前提下,台湾还可以做到经济不倒退,就是一种成功。最后从第一点出发,我花时间精力和你讨论,不是要强加我的观点给你,但是绝大数哪怕在海外的华人也容易被议论和片面的爱国情绪所左右而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真好的制度和社会。有个名人说过一句话: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不是没有来由的,给你锦衣玉食但不给你权利和自由的“美好”生活,不是每个人的追求。请不要再误导大家了,谢谢
脑残台巴子必须死 2020-02-11 回复
一个独裁政权 你还想指望多少
忍不住再说 2020-02-12
你呆在哪儿,我们都没兴趣搭理你,就是有部分你的主子是有意见的,他们经常会让你滚出澳洲。这句话是你心底里的痛,所以你时常把它挂在嘴边。因为你一个丧家犬流浪在这里,实在无处可去。你被这句话骂得多了,就把它印在你的脑子里,随时喷出去。你真的是一条非常可怜的贱狗。
JGM 2020-02-12
你一句话道出了人民心酸。
小越越 2020-02-12
我觉得你丫就是特么欠抽,让鬼佬抽你丫的你就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老雾风 2020-02-11 回复
于是,武汉人民发扬民主精神,并要求各民主国家响应,开放航班,开放边界,否则,就是反民主,就是专制。美国,你准备好了么?
Kellycoco 2020-02-11
文章说的不是一回事,仔细看一下,深思一下。如果李文亮的话在最开始被重视,而不是压制,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么难过了
心平氣和 2020-02-11
请允許我做一個小小的修正:李醫生既沒有被“行政拘留”,也沒有被“刑事拘捕”,只是簽了一張有二位派出所警員及李本人簽名的所謂“訓戒書”,因此并沒有“被公安局抓起來”。高院有一個說法,還是較為客觀中肯的。人死為大,官方,社會,民間基本還是趋向一致的。目前為止,上千位“新冠”已故者中,醫療人員也佔有一定比例。寫作不下去了,筆沉!
心平氣和 2020-02-11
想回應一下您的看法,(因有一定的普遍性)可以互相交流。李文亮最先在微信中提出懷疑是SARS,人微言輕,而民警每天要應付多少網路上各種言論,舉不勝舉,李本人是眼科醫師,并非呼吸專業,也沒有通過正常醫療渠道,在當時的情況下,民警主要任務是維護社會穩定,沒想到事件背後竟然有天大的要人命的大事!誰都沒有料到。同時,李文亮醫生的死同派出所的所谓“訓戒書”是發生在同一个人身上的二件互不相干的事,現在的大衆糾結就是把二件事“糾結”在一起了。
吃瓜群众🍉 2020-02-12 回复
不管有没有病毒,中国也需要一个宪政民主的体制。现在就是封建社会。国家这么大,人这么多,一人专政,一个人能盯着这么多东西吗?如果不能,你就只能指望你的亲信,但是这些人又往往忠诚满分,能力低分,而且好大喜功,贪污舞弊,这样的一人专政真的好吗?假设有两个政党互相监督,互相制衡,轮流交替,这更有利于整个文明社会的进步。
要什么昵称 2020-02-12
不知道你们是被什么洗的脑 这么说吧 在中国如果你想从政 那么门槛很低 你考中公务员就可以 哪怕你是十八代贫农 你努力奋斗也能当上市长甚至省级干部 你要走西方民主 你想想你没钱去行政的可能性 你能走多远?民主不过是西方列强罐的迷魂汤 中国要是走所谓的轮流执政 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座山里挖地瓜呢 台湾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除了议会泼妇骂街 打架斗殴 你看看他们经济成啥样了 30年前台湾经济甩大陆几条街 现在30年过去了 台湾怕是被大陆甩的不知道哪去了
吃瓜群众🍉 2020-02-12
台湾现在挺好的,刚不是选举完了吗?还是蔡英文当选,这就是台湾人的选择。虽然我们是泱泱大国,但是我们的人均资源是比不上台湾的,在很多人看来,虽然台湾有钱人没有内地多,但是你看台湾多少人内地多少人,基数都不一样,怎么比?还有台湾的穷人一定比内地少,好吗?台湾的经济条件的确不如内地,但是人民的基本保障是不错的,看病是不用钱的,不像国内还要买高价药。国内现在就是贫富差距太大了,才需要维稳,不然大家都共同富裕,还需要去维稳吗?当大家从新闻上看到武汉的医院都出通知要求定点捐助的时候,大家就知道,政府出问题了,民间捐助为什么都留在仓库里不马上分配到各医院,这是紧急事件啊,过去几年多少民企直接被政府派人内控,你觉得这是正常的现象吗?国库早就空了。。我们看到的有钱人只是冰山一角,就像现在的武汉,什么清零,你看看肺炎超话,每分钟都有人在求救。。。 你也许是属于富裕的人员,但是国内实在有太多人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天天骂土共就是推不翻 2020-02-12
我也支持加速民主进程,比如发起公投“解放台湾,统一中国”,先试个水?
杰森J 2020-02-11 回复
这篇文章写得比较客观,西方宪政的效率低是一回事,而本文主要讲述了没有言论自由和宪政的弊端,六天在各医院是很高效,但造成今天困局的原因是什么?难道不正是瞒报隐瞒疫情?这在民主国家确实是几乎不存在,而中国的高效动员体制往往具有滞后性,这种滞后性有时候没什么影响,但一旦碰到更大的灾难可能就是致命的
完美风暴 2020-02-11
客观神马呀?美国自由就不爆发疾病了?美国流感季节不死人?公共事件当然要走程序,走程序快慢可以调节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全部言论自由,你是不是不知道 “网络兼职”经济的厉害?你可能瞎忙活半辈子,等你真的不相信那么自由的言论了,来了真的病毒,卒!哪个国家都是要走系统的。话说百姓生活中也不是竹筒倒豆子,对同事,朋友,家人,夫妻全都说的。不也是把城府当成熟的在那处理信息再说嘛。这文章故意把两件事拼起来讲。高级假钱就是,一半真一半假的。
杰森J 2020-02-12
批评政府就是煽动?
杰森J 2020-02-12
第一,比烂不可取。第二,流感跟肺炎不同,中国不统计间接流感死亡数据,美国统计所有直接间接,所以数字上美国很多。第三,流感年年有,肺炎可不是。最后,美国烂就可以洗中国政府瞒报渎职的地?你屁股坐在哪了?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