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7日 19.4°C-20.6°C
澳元 : 人民币=4.6
悉尼

叹为观止!武汉官媒三篇舔屁奇文被删(组图)

13天前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2条

最近网上流传着三篇武汉官方媒体“舔屁沟子”的奇文,引起网友热议。

先说下这个梗的来源:

2009年的春节,南都深圳版女记者采写了一篇市领导与外来工过年包饺子的新闻稿,最后她这样写到:“从来没和这么高级别的领导一起吃过饭…每个人都十分激动。”

在二校的时候,校对员看见后十分反感,将这句话用黑线框了起来,批注了一句话“这样舔屁沟”,表达对记者谄媚的愤怒。

没想到排版员没有看出来这句话的意思,直接把这句话改称了“这样舔屁沟我很激动,会上一首《祝酒歌》将现场气氛推到了高潮…”。

当天的报纸就成这样了新闻史上的名梗。

武汉三杰就是这样文风的三篇新闻报道。

长江日报,武汉市委机关报。

近日和旗下媒体一起有三篇文章被网民视为“三大奇文”。

网民批评之外,多个媒体也发文谴责。

三篇文章分别是:

2月12日,武汉晚报。

标题:《流产10天后,武汉90后女护士重回一线:总有人要拿起刀枪上战场》。

此文被批评为虚伪的正能量,不值得提倡鼓励。

2月11日,汉网。

标题:《“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

此文被称为“甩锅文”,很直白地剑指中央。

摘录如下:

面对舆论的压力,这位市长不得不多在各种场合做出解释,甚至不惜“革职已谢天下”。

笔者观看直播听到这句话时,再望向市长那双疲惫的双眼,眼神中透出的坚定,让人动容。

又有谁去理性看待这位市长背后的无奈?

早在疫情发生12月,武汉已将相关情况上报国家卫生部门。

专家组一行也深入到武汉调研,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有何错之有?

当钟院士说出人传人时,这位市长又是冒着多大的政治风险,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指令?

2月12日,长江日报。

标题:《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

此文引用了德国哲学家阿多诺的名言“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酷的。”

奥斯维辛是举世闻名的集中营代表。

被批评为拿武汉作类比。

摘录如下: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并不是诗歌本身是残忍的,而是一个写诗的灵魂,要经历他们所曾经历的磨难,去感受那些磨难,让语言经历洗礼。

这三篇文章,都已经删除。

三篇全文如下:

“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

来源:汉网

作者:杨剑

2月9日,武汉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长周先旺前往江汉大学、武汉商学院、武汉城市职业学院等院校,督导宿舍改造为新冠肺炎定点医疗点工作。(2月10日 长江日报)

2020年的春节,本应是千年一遇,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全国各地民众的计划。

武汉作为疫情的主要发源地,率先在全国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封城,随后全国各地纷纷发出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严控措施之下,民众的春节正常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于是网络上众多网友,将这一场疫情的矛头,纷纷直指武汉市长,斥其为千古罪人。

有心的网友不难发现,但凡有关武汉,甚至全国的疫情新闻,评论下方无不充斥着谴责武汉市长的声音,面对舆论的压力,这位市长不得不多在各种场合做出解释,甚至不惜“革职已谢天下”。

笔者观看直播听到这句话时,再望向市长那双疲惫的双眼,眼神中透出的坚定,让人动容。

今天再看到这则视察疫情的新闻,再次为这位市长默默点赞,身居高位都能“疫”流而上,我们又为何不能停止口诛笔伐,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呢?

很多人说,疫情在全国的蔓延,武汉市长周先旺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可是又有谁去理性看待这位市长背后的无奈?

早在疫情发生12月,武汉已将相关情况上报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一行也深入到武汉调研,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有何错之有?

武汉市一个千万人口级城市,又是湖北的首府,一举一动关系全局,市长先生提出的依法披露,怎能就堵不住那些口诛笔伐的网友的悠悠众口?

当钟院士说出人传人时,这位市长又是冒着多大的政治风险,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指令?

即便如此,面对网友“拖延封城时间”的指责,这位市长在面对央视直播,敢于说出“对于一个超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来说,封城是人类历史上没有的,可能会在历史上留下骂名,但为了疾病的控制,为了有利于人类的生命安全,不惜革职以谢天下”,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我们又何必站在我们的自私角度去为难别人?

疫情面前,我们这位市长迎疫而上,时时奋斗在一线,指导检查抗疫工作,这些人用实际行动在向我们显示著武汉人民打赢这场重大疫情的坚定决心,你们又怎么忍心在背后用重重谴责的舆论,来寒这些勇士们的心?

非常时期,战胜疫情的曙光,也初露端倪,愿我们这些身居家中的人们,少一些愤青,多一份理性。

当你们看到,那双因为过度劳累而被泪水打湿双眼的时,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

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

来源:长江日报

作者:肖畅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八个字火了。

这是日本援助中国物资上的留言,像是来自远方的一封书信,与我们互道珍重,情意款款。

有些人的“文艺心”激动了起来,他们查阅资料,引经据典,向我们普及唐朝高僧鉴真东渡的典故,还有唐代诗人王昌龄的诗句。

普及就普及吧,只是和疫情的情绪不搭罢了。

但有人发出疑问:“为什么别人会写‘风月同天’,而你只会喊‘武汉加油’”

说“风月同天”有厚重文化底蕴,而“武汉加油”没有文化,修辞贫瘠,是粗浅的口号。

我身在疫情之中,现在的每一篇报导、每一句祝福,每一个传递到我耳边、与疫情有关的汉语,都在打中我的心。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句话让我很暖心。但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

“武汉加油”“湖北加油”“中国加油”,这12个字里面,我听到14亿颗心灵碰撞的声音,这让我瞬间感受到,我是置身在一个宏伟的集体之中,这个集体有一颗强大的灵魂。

“武汉加油”很简单。越简单的词,越有力量。

“武汉加油”,无论你是诗人、作家、艺术家,还是医生、警察、律师,或者是工人、农民,你都不仅听得明明白白,而且会很快被调动起来。

我们的许多现代汉语词汇,包括那些被视为没有“文化底蕴”的词汇,许许多多都出自战争年代,出自危急危难关头,出自那一次次上下一心、全民共振的时候。

抗日战争的年代,多少诗人、诗句,抵不过毛泽东同志的一篇《论持久战》,这是一篇用亿万万中华同胞都能“秒懂”的词句组成的雄浑辞章。

里面没有四六句,没有王维、王昌龄,没有佛语偈子,却有着让中国社会各个阶层醍醐灌顶的力量。

多少历史经典,都是应时而作。

汉语修辞的魅力,不是为修辞而修辞,不是为辞藻而辞藻,修辞的力量来自心灵,来自人的力量。

一个民族的语言,来自一个民族基本的、深沉的、持久的力量。

语言的根脉不是在“艺术史”里头,而是在中国老百姓利益攸关、生死攸关之时,都会脱口而出的那些词汇——现在,它就是“武汉加油”“湖北加油”“中国加油”。

疫情之中,我也听到了一些诗词,很多的铺陈排比、引经据典,可是却那麽疲软无力。

那都是语言形式艺术,是语言上的形式主义,这种文风一丝不苟地传递着他们怎么无感,歇斯底里的词句背后都潜藏着岁月静好。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

并不是诗歌本身是残忍的,而是一个写诗的灵魂,要经历他们所曾经历的磨难,去感受那些磨难,让语言经历洗礼。

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

“风月同天”是来自远方的书信,喊著“武汉加油”的人,则在一同经历著这场战斗。

流产10天后,武汉90后女护士重回一线:总有人要拿起刀枪上战场

来源:武汉晚报

还没来得及从流产的悲痛中完全走出来,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肿瘤一区疼痛科“90后”护士黄杉就擦干眼泪,奔赴战“疫”一线。

近日,她在日记中写到:“我亲爱的战友们啊,我们万众一心,终究会是战役的胜利者,难过害怕焦虑了就哭,哭完还是一条好汉”!

1992年出生的黄杉从事护理工作7年,在工作中她热情负责,深受患者和家属们好评。

去年年底,黄杉怀孕了,将要当上母亲的她内心无比幸福。

然而,怀孕还不到2个月,黄杉就出现了自然流产,于1月10日进行了清宫手术。

“宝宝是妈妈不好,没有照顾好你,愿来生我还能再做你的妈妈。”流产对黄杉和家人来说,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

可是,还不等他们擦干眼泪,新冠肺炎疫情就爆发了。

本来黄杉的小产假有28天,但在家中了解到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科室的同事已陆续投入到抗击疫情中,黄杉决定振作起来,她要和战友们在一起,于是在1月20日主动回到科室“请战”。

“护士长说小产对女性来说很伤身体,要我还是继续在家休息调养。但我看到周围同事们忙碌的景象,就感到这个时候要和我的战友们一起战斗。” 黄杉说,当天她就换上了工作服回归岗位。

后来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被指定为发热就诊定点医院,她又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面罩,奔赴战“疫”一线,在隔离病房护理患者一直到现在。

日记:1月26日:要去隔离病房了,还是有些担忧!

“1月26日,得知要去隔离病房时还是有些担忧,我没敢跟家人说,隔离衣、防护服、面屏、鞋套、两层手套,走起来步履蹒跚。病房里非常忙,病区呼叫铃声此起彼伏,大家忙得完全停不下来。”

黄杉在日记里写下第一次进隔离病房工作时的感受,“也许是身体还有些虚弱吧,我被推搡著有些不知所措,跟不上大家的节奏,我跟着他们换药打针,一直不停。可能是第一次穿防护服吧,觉得憋气难受,呼吸急促,还有些作呕,这可能是身体本就未还原吧。是的,我刚刚失去的小宝宝,肚子里曾经有个小生命,我哭了很久也不能释怀的一件事……”

就这样,黄杉拖着还有些虚弱的身体,一天天适应新的工作环境,调整自己的状态。

令黄杉欣慰的是,现在她已经是一名合格的抗“疫”战士。

日记:2月5日:总有人要拿起刀枪上战场,不是吗?

2月5日,是黄杉在隔离病房奋战的第11天。

她在日记中写道:

我的妈妈得知我在一线直接接触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人,急得眼泪要掉下来,她怎么忍心看到她的女儿置身危险中呢,她宁可代替我,把危险挡在她的身前。

可是,亲爱的母亲啊,总有人要拿起刀枪上战场不是吗。

国家需要,我们就该上。今生今世遭遇这样那样的磨难,总是需要一些人逆流而上。

我亲爱的战友们啊,我们万众一心,终究是战役的胜利者的,难过害怕焦虑了就哭,哭完还是一条好汉。

本文转载自多维新闻,仅代表作者神秘网友观点,仅供读者阅读参考,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2)
ke006 10天前 回复
哪里轮得到这些人说,中央说什么就是什么
mechzll 12天前 回复
请尊重手中那杆笔!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